|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独家对话李军旗:全球最大代工厂如何开启智能制造的春天|何问西东

2020-10-20 10:19 | 作者: 何振红,米娜,李薇,邓攀 来源:《中国企业家》

在李军旗带领下,脱胎于富士康的工业富联,正通过一个个“卡脖子”技术的突破,努力构建起工业互联网、健康互联网、教育互联网三张网。

对话|《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振红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米娜

编辑|李薇

摄影|邓攀

李军旗精彩观点

谈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就是要实现制造结果的可感知、可预测、可控制、可复制,实现生产制造过程的自动化、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打造一个真正的智能化的无忧生产状态。

谈智能制造核心要素

分为“三硬三软”:三硬是装备、工具和材料;三软是在制造业基础上加上工业大数据、工业人工智能、工业软件,实现智能制造。

谈“卡脖子”问题

中国制造体量已经非常大了,大而不强的原因是,我们每个行业都有一些“卡脖子”的问题。要做制造业,要做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这些卡脖子的问题必须解决。大公司应该承担起责任,勇敢地去攻克这些技术难题,然后才有可能来谈智能制造工程的春天是美好的。

谈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转型是一场持久战。消费互联网走过20年的探索过程,才有了今天的生态。智能制造已经提出二三十年,把制造业实现互联网化,是在打造一个全新的生态,需要靠全行业的努力。

谈商业向上

这实际上是一个责任问题。对个人、对家庭、对团队、对国家、对社会,我觉得都要负起责任,企业家肩上的责任是很重的。发挥企业家精神,服务全球制造,兼善天下实业,是我们的使命,我们还要继续努力。

作为工业富联的“掌舵人”,李军旗正逐步走向台前。他想向人们展示一个开放的,与富士康风格迥异的工业富联。

工业富联前身为成立于2015年的福匠科技。2018年,富士康将整个集团跟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有关的业务,切分出来成立了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即工业富联。

这艘新生的先进制造业“航母”,切走了富士康集团三分之一的业务收入(大约4000多亿元),二分之一左右的利润来源(大约169亿元)。

富士康是全球最大代工厂,这一标签让很多人对工业富联存在先入为主的误解。事实上,脱胎于富士康的工业富联,拥有先进的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技术。

作为早年的留日机械系博士,李军旗在机械和精密制造行业钻研超过三十年,是典型的技术型企业家。他有个梦想,希望通过工业互联网的互通互联,帮助国内中小企业得到它真正需要的技术,提升产能效率。

在李军旗的带领下,工业富联完成了从一家封闭状态的制造企业到面向公众开放的上市公司的转变。如今的工业富联,想通过已有的先进技术,打造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新生态,并努力构建起三张网。

这三张网,除了耳熟能详的工业互联网,工业富联还希望在医疗界开展合作,通过医疗器械,用工业互联网和精密制造的思维,解决人的健康问题,打造健康互联网;此外,工业富联还希望打造教育互联网,将未来的工厂搬到课堂,让未来的工程师能接触最先进的技术,把人才培养的问题解决好。

近日,李军旗参加了《中国企业家》杂志社35周年大型对话节目《何问西东》,在与《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开展的对话中,从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云网端、工业软件到5G和新基建,他都一一作了回应。

李军旗试图向外界解释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的真正内涵是什么,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他说,很多人在炒这两者的概念,但实际上并不理解。李军旗还讲述了他脑海里的中国制造业的梦想和未来,以及面临的痛点和挑战,“一个个高大上词语背后,是艰苦的‘卡脖子’技术的突破过程,没有技术突破,就没有智能制造的春天。”

中国制造业的下一个十年,会是怎样的景象?

“十年后,再回顾来看,你可能会发现,改变世界格局是从今年开始的,改变很多企业的命运也是从今年开始的,2020年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李军旗认为,“尽管现在出现了逆全球化的趋势,但只要你能突破核心技术,把自身实力做强,对企业的影响就不会很大,甚至还可能会是一个机遇。”

以下为《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与工业富联董事长李军旗的对话实录,有删节:

富士康与工业富联的区别

何振红:说起富士康大家都知道,谈到工业富联,大家觉得很好奇,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工业富联和富士康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李军旗:从深圳开始,富士康在中国大陆发展到现在已有32年的历史,一直不断地在转型升级,工业富联是富士康下属的子公司。2018年,富士康将跟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相关的业务剥离出来,成立了工业富联,之后成功在A股上市。

所以,工业富联瞄准的方向就是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工业富联是以引领整个制造业转型升级为目标和方向而成立的一家公司。2019年,公司的营业收入4100亿元,这是一个体量非常大的,致力于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公司。

何振红:你能用几个关键词谈一谈工业富联,比如想起工业富联,我们应该想起来的是什么?

李军旗:想起工业富联应该有两件事情:

一是工业富联的方向是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工业富联未来转型和定位的方向就是这个双轮驱动战略。为什么选择这个方向?实际上这一方向的选择是跟国家的制造强国战略高度融合的。

一是制造强国。大家都知道富士康是一个制造型企业,制造型企业要实现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转型,走向智能制造。

二是网络强国。全球的云、网、端,工业互联网硬件部分的制造是工业富联的主营业务,平均起来可以占全球30%左右的份额。我国正在从现在的消费互联网向工业互联网转型。

  解决好“卡脖子”问题,

才有智能制造的春天

何振红:今年,工业富联克服了非常多的困难生产了口罩,你们是怎样用自己的制造能力来搭建口罩生产线的?

李军旗:今年1月末,公司深圳园区有近3万名员工还在坚持做研究开发和生产制造。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我们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是继续生产、研发还是停工?问题取决于有没有充足的防疫物资及防疫措施,口罩就是非常重要的防疫物资之一。

当时,我们口罩的缺口非常明显,存货只够两三天。我们在72小时内率先搭建了第一条口罩生产线,属于国内动作非常快的转产口罩制造企业。

这也体现了公司原本的精密制造业的工业基础。公司很快就有一个团队突破了口罩机的生产制造技术,一个月之内我们生产出近100台口罩生产设备,其中有50台通过合作伙伴推向了全国,那时候全国都缺口罩机。剩下40多台用来满足自己的需求。我们生产出来的口罩不但满足了公司几十万员工的需求,还提供给上下游的合作伙伴。

口罩是简单的生活用品。但实际上生产口罩的材料包含了核心技术,材料的品质直接决定了口罩的过滤效率。所以材料很关键,但我们的问题卡在了生产材料的设备及核心元器件上,其中需要的一个工具就是熔喷头,它需要经过超精密加工才能生产出来。

国内当时的水平,一个熔喷头的孔直径大概在0.2至0.3毫米左右。而全世界最高品质的熔喷头,它的直径可以达到80微米。孔径越细,防护质量就越好,喷出来的过滤效果就越好。孔的加工水平,取决于整个精密制造行业的技术能力,也能决定熔喷布的生产质量。

在今年二三月时,我们把精密制造的能力进行快速转向,生产出了很多急需的设备。在防疫当中,也体现出公司在硬件和软件方面的生产能力:硬件是指装备、工具、材料;软件是指我们开发的防疫APP,这个APP帮公司一起梳理了遍布在全球和全国各地的员工需求,员工能够通过APP实现互联互通,公司也可以随时了解他们的身体状况,然后把内部的信息快速通过APP推给员工,让他们做好各种应对的措施。

过去大半年,我们做到了在疫情暴发期间和复工后,在大陆几十个园区内的100万员工基本零感染,这非常了不起。

这只是中国制造其中的一面。一个小小的口罩生产,在硬件领域表现出来的,是精密制造能力不足的集中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