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从全球惊艳的高光时刻,到股价腰斩的至暗时刻,这家LED企业靠什么走出丛林|领军者

2020-10-27 17:41 | 作者: 于静,周春林,史小兵

新技术的突破标志着利亚德走出LED下游产业的原始丛林,走向利润更丰厚的中上游行业。但这并非坦途,上游竞争依然激烈,技术瓶颈待解,竞争对手更为巨大。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于静

编辑|周春林

摄影|史小兵

利亚德一鸣惊人。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卷轴与五环惊艳全球,背后的供应商正是利亚德。

此后,新中国成立60周年、70周年庆典彩车与天安门广场上的大型显示屏,世博会、亚运会、APEC会议、军运会中的光影色彩……几乎所有的大型庆典活动背后,都有利亚德的身影。

这家2017年即被权威机构认证取得全球LED显示屏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公司,最风光时市值冲破了400亿元。

“全世界各地,走到哪里都能看到我们的产品。”利亚德集团董事长、总裁李军说,“机场、高铁站、商场,景观亮化、楼群外立面照明,基本上你能看到的大半显示屏,都是利亚德的。”这让他觉得做实业更有满足感。

但他也切实感觉到做实业难。2018年的那次挫折,着实让这位掌门人意难平。仅6个月时间,公司股价从最高点的17元一路下跌到6元左右,“近于大腿斩”。他忍不住公开发文质问:市场规律何在?天理何在?他鼓励利亚德员工增持公司股票,承担兜底并保证只赚不赔。

随着MicroLED技术突破,李军终于走出两年前股价跳水的阴影。新技术的突破标志着利亚德走出LED下游产业的原始丛林,走向利润更丰厚的中上游行业。但这并非意味着坦途,上游竞争依然激烈,技术瓶颈待解、竞争对手更为巨大。

丛林生存,永不止息。

股价“腰斩”的教训

2018年10月16日,在成都出差的李军,散步回来仍觉得憋屈:产品不错,营收不错,现金流充裕,还有12亿元净利润,公司股价怎么下跌这么快?

利亚德股价K线图最高点定格在2018年4月,此后6个月一直“跌跌不休”。

这一年,员工持股计划5亿元,李军个人补仓2亿元。此前,李军及妻子杨亚妮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的1亿元公司股票损失达60%。

作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李军对宏观经济走向的判断向来乐观,利亚德从一家小企业逐步发展为全球LED显示屏巨头的经历便是最好证明。但这一次,还是有一些曾经坚信的东西逐渐被打破。

谈起当时的场景,李军至今依然感觉五味杂陈、一言难尽。

“股票一跌就要补充质押,每次在质押处站着的时候,(就觉得)那家伙又被押过去补充资料了。”这两年解押、质押上百次之多,他对《中国企业家》说,“你说我什么心情?”

他不服气。在公司以公告形式发布当年第二次“鼓励员工增持股票倡议”,并承诺亏损由他补偿后,又在手机上写下一封“兜底声明”发了出去。

“最绝望之时,定是反转之日。”“用不了多少时日,怎么跌下来,再怎么涨回去,并涨得比原来更高!”他坚信,只要坚持科技实业为本、业绩为王,扎实进取,拼搏努力,实现长期稳健高成长,创造价值,“市场一定不会把你埋没,是金子迟早会发出烂灿的光芒”。

这次呐喊在业内的影响很大。

李军是中关村上市协会会长,理解上市企业困境,在他发布声明之后,还有政府官员站出来呼吁支持民企发展。

注定会在商业史留下浓重一笔的2018年,也成为利亚德转折点。

这一年,自上市以来每年营收和利润连续翻番的惯性被打破。利亚德有四个业务板块,包括主营业务智能显示,以及外延业务夜游经济、文旅新业态、VR体验。外延业务很多来自政府项目,占比高达三分之一,2018年“去杠杆”力度加大,地方政府投资收缩,直接影响到利亚德的外延收益。

现实让李军更加清醒,不再像年初那样盲目乐观,也不再像股价跳水时充满信心。

确切地说,他不得不像多数企业家一样,从多年高速增长的预期中跳脱出来。

从行业学徒做起

李军进入LED行业,完全是从学徒做起。

一次参加行业展会时,李军注意到LED新技术。他参与创办了校办企业北京蓝通公司,从代理做起,慢慢进入LED行业。

没人了解,没有订单,创业初期的李军就背着一大包设备到王府井大街扫街,一家家挨个去推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