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美国允许非5G芯片供货,华为消费者业务迎来转机?

2020-11-02 11:15 | 作者: 刘哲铭,李薇,史小兵

无论是华为还是美国公司都试图打破断供局面,而美方似乎已有松绑动向。华为消费者业务会迎来转机吗?在消费者业务前途未卜时,华为会如何寻找新的增长点?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

编辑|李薇

头图摄影|史小兵

华为或迎来重大转机。

10月30日,上海东方体育中心外,时不时会传来广西、河南等地不同的口音喊出的“Mate40大卖,大卖,大卖。”体育中心内,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像巨星一样出场,掌声、欢呼声、口哨声一路伴他走到圆心舞台中央。

“华为Mate系列已经走过了将近十年时间。”余承东细数了Mate系列走过的种种节点,掷地有声地说,“今年,华为带来史上最强的Mate40手机。今天,Mate40正式销售。”

余承东好心情的背后,是美国或对华为禁令有所松懈的好消息。有媒体暗示芯片断供事件或迎来转机,消息人士透露,美国将允许越来越多的芯片公司向华为提供组件,只要这些公司不将芯片用于华为的5G业务。分析人士认为,华为智能手机部门可能有机会复苏。

一段时间以来,因为制裁,华为对外的表态里总离不开“困难”一词。不过,置身这场澎湃的发布会,仿佛一切从未发生。只是在介绍Mate40新颜色的时候,余承东用了“胡杨”形容该颜色,寓意其生生不息的精神,又把人们拉回现实。

不过一切还未成定局,华为现阶段的命运依然不可预知。

通讯行业分析师付亮对《中国企业家》表示:“Mate系列作为华为的高端旗舰机,目前它在按照周期往前推进。但其实今年二三季度尤其是三季度,华为发布新机的节奏明显比往年慢,或许是由于芯片带来的影响,华为已经在做一些调整。”

2019年全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同比增长34%,而2020年上半年,其增速跌落至15.85%,Mate40和已发布的22款手机承载了这个数字。

紧握高端市场

余承东的情绪总能和观众们共振。他回忆,华为to C转型走过了十年,直到2014年,使用了业内首个指纹一键解锁的Mate7面市,才扩大了影响力。

“华为好不容易才把高端市场打开。”付亮同样感慨。2016年,国内手机市场的竞争主题还是性价比,小米炙手可热。但华为却与徕卡、保时捷设计合作,进军高端机市场。

有通信行业人士分析,华为手机崛起的过程和华为交换机,华为无线网设备,华为路由器的崛起过程一摸一样。那就是坚定不移地堆研发人员,用迭代极快的微创新打败对手。至今,华为手机业务已经形成了定位不同的清晰阵营。

搭载首款5纳米麒麟9000 SoC芯片,集成153亿晶体管,这款全球集成度最高的芯片成为Mate40的最大卖点,同时也将人们的注意力再次拉到芯片之上。

无论是华为,还是美国公司都试图破局。

在将一些中国公司划入实体清单后的一年里,超过300家公司向美国方面申请继续与华为开展业务的许可,其中约三分之一获得了批准。

美国芯片公司英特尔和AMD便包含在这三分之一里,英特尔继续为华为的云计算业务提供服务器处理器。在此前《中国企业家》的采访中,高通内部人士曾表示,作为一家美国公司,“我们很愿意帮助华为,也在向美国政府申请,但是没有办法”。

付亮认为:“我们分开来看,中低端机市场,华为直接从联发科或者三星、高通买成熟的芯片是很有可能的,但高端机的芯片很难。华为的高端机型该怎么走,目前很不明确。”据AI财经社报道,余承东后面采用联发科芯片较多。前不久华为和联发科达成一项合作协议,向后者下了1.2亿颗芯片订单。

除了芯片外,操作系统方面依旧存在挑战。“如果说没有芯片这个问题,可能华为的鸿蒙系统会发展得更快一点。现在芯片问题没解决的话,大家对系统的投资信心就在变弱了。”付亮表示。

上游充满不确定时,下游开始了连锁反应。

“手机真的太难了。”一名北京的华为经销商回忆说,“去年孟晚舟事件发生时,华为调了四千万台回来,那个时候中国的市场形势很严峻,四千万台货往市场一扔,整个盘子都废了。”不高的毛利加上华为命运的不确定性,使得这位昔日操盘大户已经从手机转向代理网易词典笔等产品,而和他一样,有的经销商转向了珠宝首饰。

不过,无论是付亮还是其他接近通讯行业的人士,都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华为总会有办法过渡。付亮甚至认为,华为现在的核心板块还是5G,如果能保住这方面的业务,即使手机销售额再下降50%,华为也能坚持下去。

多种可能性

2020年7月12日,华为发布2020年上半年经营业绩,2020年上半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454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1%,净利润率9.2%。其中,消费者业务营收为2558亿元,与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的营收相比,占据大头。

“手机这块业务的毛利率实际上是比较低的,就说是它对整个华为的支撑,并不是那么强烈。”付亮认为。

余承东曾在2016年公开表示,任正非批评了他们盈利能力还是不足,利润增长太慢,太多利润都被渠道商赚走了,为渠道商打工。彼时,华为手机业务销售收入暴涨,增速一度高达40%。

从总体大盘来看,华为的净利润率与同类型通信公司相比,的确不算高。相关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销售收入67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9%,净利润率8.0%。这一数据基本符合华为每年的平均净利润。从2008年到2017年,华为的平均净利润率为8.48%。

2020年年初,华为宣布组织架构调整,“Cloud&AI产品与服务”部门升级成为华为第四大BG,即华为云与计算BG,与运营商、企业、消费者等三大支柱业务并驾齐驱。

华为云与计算BG掌舵人侯金龙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曾这样总结华为的to B业务:“B端是华为最核心的。华为首先成功就是在B端,只不过终端名声大了以后,大家都觉得华为是做终端的,实际我们最强的是B端业务。”

在消费者业务艰难前行的大背景下,华为B端被赋予了更多的期待,也被重新放置在聚光灯中。2019年其企业业务与运营商业务分别增长8.6%、3.8%。

在运营商业务里,核心是5G。“目前,华为最主要的是5G。华为在5G方面的专利和核心技术是领先的,有话语权,也就是说不管哪个国家,如果想用5G技术,不用华为的技术是不可能的。”付亮评论道。2019年,华为5G核心标准提案数达3045个,位居行业第一。

事实上,在5G板块芯片问题上,华为亦有回旋之地。5G基站主要芯片是基带处理芯片和接口芯片,目前这两类芯片华为已有自研能力,只是华为今后无法采用先进工艺生产。

1987年,任正非在深圳创立华为,通过“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将小型电话交换机扩张到欧洲大型电信公司还未涉足的偏远地区,赚到了第一桶金。但彼时,通讯设备相关的技术与设备都被西方垄断。 两年后,任正非从华中科技大学请来三位技术人才,正式开启自研之路,并在不久后便推出了众所周知的第一台数字程控电话交换机C&C08。11年后的1998年,华为开始在海外开拓市场,推广其交换技术。

眼下,华为需要的是多一点时间。

12月6日至7日

2020(第十九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

欢迎新老朋友

报名通道已经开启

点击下图即可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