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还钱!找钱!烧钱!在线教育急剧洗牌中的事故和故事

2020-11-02 11:15 | 作者: 赵东山,李薇

一边是像优胜教育这样的线下教培机构陷入困境,甚至倒闭溃败;一边是以猿辅导、作业帮为代表的在线教育机构一轮接一轮巨额融资,估值迅速膨胀。2020年,教育培训市场急剧洗牌,在线教育会成为下一个共享单车吗?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编辑|李薇

头图摄影|赵东山

陆雨晴妈妈从来没想到,优胜教育的溃败来得这么突然。

10月17日,周六,吃完午饭之后,陆雨晴妈妈本来打算督促女儿上网课,结果发现之前预约的课程已经被取消,电话询问优胜教育的老师才知道,自己所在的优胜教育北京十里堡校区快要倒闭了,老师集体罢工。

然而,就在几个礼拜前,优胜教育的老师还在穷追不舍地以低价鼓励陆雨晴妈妈续费。她共计给优胜教育缴费三次,分别为3万、8万和3000多元,最后的一次缴了3000多元,是因为实在受不了销售每天的信息骚扰,三次缴费折合400多课时。如今,陆雨晴优胜教育的学习账户里,还剩5万多元的课时费。

还钱!

优胜教育总部和各个校区已乱成一锅粥。

在公司内部,负责拉新获客和续费报名的工作人员是情绪反转最为激烈的群体。几天前,他们还在为优胜教育舍命工作,想尽各种办法打动家长们续费,甚至不惜争取到超过五折的课时折扣,而现在他们和学员、家长一样,变成了受害者,被公司拖欠工资。

当时有多努力,现在就有多后悔。在数月无法领到薪水后,北京数十个校区及天津等校区的老师,邀请家长一起聚集到优胜教育位于北京光华路SOHO的总部维权,以期获得社会更大的关注和更好的处理结果。不过,他们等待一天后,只等来了一位优胜教育的谈判代表告诉大家,“谁还想复课,加我微信入群。”

部分家长早已失望。陆雨晴妈妈告诉《中国企业家》:“我其实早已经不抱希望了,是陪其他家长一起来的,希望能多一份力量。以后我只能多留心,多赚钱,给孩子提供个宽松的环境,会选择更有保障的品牌。”

现场有家长告诉《中国企业家》,有位家长有两个孩子,都报了优胜教育,还剩40万元的课时费。还有那些在国庆期间缴费的家长,“孩子一节课没上,白搭很多钱。他们当中,甚至很多都没有签订合同和收据。

事实上,家长们对优胜教育以及创始人陈昊有一定信任基础。

《中国企业家》在询问多位家长后得到三方面答案:一是因为经常在天津卫视求职节目《非你莫属》BOSS团中看到陈昊,优胜教育有一定的品牌知名度;二是优胜教育在北京有多家校区,且选址离公立学校都不远,家长们觉得应该比较有保障且比较近;三是优胜教育的1对1服务比学而思培优便宜,家长之间也有一定的口碑。

优胜教育的主要业务是针对K12人群的个性化教育、素质教育和家庭教育,其中1对1是其主打产品,公司拥有专兼职员工超3万名,在全国有1500多家门店,分直营、直盟和加盟三种形式。

找钱!

10月21日,陈昊终于发声。他通过线上直播的方式向外界传递了一些信息。

“优胜教育现金流断裂是由于前两年发展过快,管理不规范,使得全国有接近50%的校区重新选址装修,为维护品牌曾开启绿色退费通道。此外,由于自己部分决策失误,在没有足够资金储备的情况下,遭遇疫情冲击,导致陷入如今的境遇。”陈昊如此解释优胜教育为何会遭遇目前的危机。

其实,在疫情期间,优胜教育就被曝欠薪、裁员。4月13日,陈昊发布了一封名为《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恳表歉意,定克时艰!》的公开致歉信写道:“在改革的过程中,有些决策为了追求效率,从而欠缺细致和周到,尤其是近日个别加盟校区出现了一些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

“痛定思痛,究其原因还是我们对个别加盟商管控出现疏忽所致。时局突变,我们没有对存在经营隐患的加盟商进行重新评估,导致其预留资金不充分,从而产生出现大量退费问题后,处理不及时的现象,导致消费者和员工缺乏安全感,酿成负面情绪。”陈昊写道。

今年5月,陈昊还曾与上市公司金洲慈航接触,后者拟收购陈昊等交易对手持有的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优胜教育为其全资子公司,对价不超过5亿元。

金洲慈航是一家涵盖黄金饰品加工、融资租赁等业务的上市公司,根据财报,金洲慈航已连续两年亏损,公司股价曾连续低于1元面值,处在退市的边缘。

但在家长们看来,优胜教育落入此境地的原因,大概率是陈昊挪用了学生家长的学费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发不出工资,老师罢课,学生家长退费,从而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

家长维权群中,有人发出了一张截图,图中优胜教育员工要求销售们“所有的钱都不允许进北京账户,一经发现,业绩无效,校区责任人包括校区财务一并罚款。所有辅导费和其他收入都进之前发的天津优问管理账户”。天津优问是陈昊在2019年底新注册的一家公司。

10月13日,北京海淀市场监管发布的《关于谨慎选择教育培训机构的消费警示》中,优胜教育位列投诉榜榜首,投诉量最多,达193件,解决率最低,仅3.63%,且今年已经三次上榜。

预收费在教育培训行业具有其独特性,但是,关于学员预收费,政府早在2018年就出台过相关政策。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出发点即是避免出现培训机构一次性收取高额学费后跑路等风险事件。

然而,现实情况是,优胜教育的销售人员会以低折扣优惠等方式鼓励家长们多报、多缴费,缴费越多,优惠力度越大。同时,对于家长来说给孩子报班是一笔固定的家庭支出,频繁更换培训机构转移成本又很高,所以一般会选择在固定的机构学习,但在这个过程中,家长们往往忽略了风险成本。

在10月21日晚的直播中,陈昊说,“再获得5000万元左右资金北京地区问题就可以完全解决,如果有1个亿的话,全国就能完全解决了。”

但墙倒众人推。在优胜教育不断传出欠薪、欠费消息之时,金洲慈航宣布终止对优胜的收购。

2020年,倒下的教育公司并不在少数。工商数据显示,截至9月7日,全国范围内培训行业吊销注销企业数量为7.06万家,相当于平均每天就有超过254家培训机构消失。

烧钱!

在优胜教育总部光华路SOHO楼下的公交站旁,耗费了一天心力的家长们正在靠着公交站旁的广告大屏休息,大屏里是作业帮直播课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