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CEO被查、负债90亿,这家公司会成为下一个ofo吗

2020-11-17 10:16 | 作者: 高欢欢,周春林,王超

通过“烧钱”来抢市场的方式并不具有持续性,依靠“烧”风投的资金发展也不是长久之计。在资本疯狂过后,等待蛋壳的会是爆雷、易主,还是继续经营?

文|高欢欢

编辑|周春林

头图插画|王超

“鸡飞蛋打”?蛋壳的破产传闻似乎要成真了。

继欠款、CEO被查、断网、提现困难、数百人聚集总部维权等问题之后,11月16日,有媒体从蛋壳新离职员工处获悉,蛋壳公寓或将宣布破产。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传闻也波及到了分公司。同日,据媒体报道,蛋壳公寓杭州分公司的门头招牌已经撤掉,虽然还有员工在,但是只负责登记一些前来讨要说法的租客。

自2020年伊始,长租公寓爆雷事件频发。仅7、8月份,就有20多家长租公寓项目“爆仓”“跑路”,主要原因多为资金链断裂和高收低租。

自称管理房间“40万+”,累计服务用户“100万+”的头部玩家蛋壳公寓(NYSE.DNK),从1月份高光上市到被传破产,这一年来命运多舛。

持续亏损

事实上,从创立至今,蛋壳公寓一直都未能盈利。其赴美上市的招股书显示,蛋壳公寓已经连续三年处于净亏损状态,并且亏损幅度在不断上升,累计亏损达到63亿元。其中,2017至2019年,蛋壳公寓亏损分别为2.72亿元、13.7亿元、34.47亿元。

从经营数据来看,今年3月份,蛋壳公寓发布的首份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蛋壳公寓收入为19.40亿元,同比增长62.5%。不过,蛋壳公寓仍处亏损状态,一季度净亏损12.344亿元,上年同期为8.162亿元。

截至2020年一季度,蛋壳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26亿元,但总负债达90.2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7.06%。

负债高企,蛋壳公寓的投诉量也惊人,仅仅黑猫投诉就有近2万的投诉量,如拖欠房东租金、不退租户押金、联系不上客服、交钱无人做保洁等。

近期蛋壳公寓的股价也一路下滑。1月17日蛋壳正式登陆纽交所,其开盘价为13.5美元。截至11月16日,其股价仅为1.51美元。10个多月里,蛋壳股价跌幅达90%。

蛋壳公寓上市以来股价表现。来源:东方财富网

成立于2015年的蛋壳公寓已经经历了多次融资。2018年2月,蛋壳公寓完成1亿美元B轮融资;同年6月完成7000万美元B+轮融资,由老虎环球基金领投,B轮投资方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高榕资本、愉悦资本等全部继续跟投;2019年3月,蛋壳公寓完成5亿美元C轮融资;7个月后,蛋壳公寓又完成了D轮1.9亿美元融资。

吸引资本持续追逐的,是蛋壳公寓积聚的海量房源、租客和房东。截至2020年3月31日,蛋壳公寓进入全国13个城市,运营公寓数量达到41.9万间,同比增长46.8%。其中,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运营的公寓数量为20.7万间,其他城市为21.2万间。

但蛋壳公寓的亏损在不断加剧。一方面是长租公寓市场竞争激烈,租金收入下降和竞争加剧,蛋壳公寓不得不开始降价,不断压缩利润空间,从2018年三季度的每间每月752元,下降到517元左右。

另一方面,相关部门加强了对租金贷的监管。蛋壳上市前有67.9%的租客都使用了租金贷,这一比例最高时曾经超过了九成。然而去年底,住建部等六部门发布新规:住房租赁企业租金收入中,住房租金贷款金额占比不得超过30%,超过比例的应当于2022年底前调整到位。这意味着,蛋壳公寓来自租金贷业务的现金流入会大幅减少。

而陷入泥淖的长租公寓并非蛋壳一家。公开资料统计,下半年暴雷企业多达30家,受害的房东及租客高达几百万。

长租公寓为何屡屡爆雷?

据《证券市场周刊》分析,宏观和监管冲击造成了流动性危机的原因是蛋壳公寓亏损幅度大,且经营性现金流长期为负。更进一步的模拟显示,只有当出租率达到98.7%以上,蛋壳公寓的经营性现金流才能转为上升态势,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我爱我家集团前副总裁、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认为,蛋壳公寓亏损不断的根源在于长租公寓属于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短线长投的运营模式。长租公寓的资金沉淀还来源于时间错配。长租公寓企业对业主是月付或季付,据蛋壳公寓招股说明书显示,蛋壳公寓的租客中,以“租金贷”模式支付租金的人数远超直接支付租金的租客数量。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9个月,使用“租金贷”的租客占比分别为91.3%、75.8%和65.7%。

根据蛋壳公寓的招股书,2019年1~9月,蛋壳公寓通过“租金贷”模式获取的租金预付款,占租金收入的80%。据环球网报道,与蛋壳公寓合作的平台有网商银行、微众银行、平安好月付、中关村银行等。

胡景晖还表示,长租公寓企业快速扩张,收房、装修、装配靠自有资金根本不够,在这种情况下,长租公寓企业挪用了资金池里的资金,但这是需要未来持续支付给房东的,这样也就慢慢变成了“庞氏骗局”。一旦没有新的租客进入,通过租金贷的方式提前付房租,现金流就会断掉,最终资金链崩断。

通过“烧钱”来抢市场的方式并不具有持续性,依靠“烧”风投的资金发展也不是长久之计。在资本疯狂过后,等待蛋壳的会是爆雷、易主,还是继续经营?

谁会是蛋壳的白衣骑士?

被视为一场危险资本游戏的长租公寓,显然有天使与魔鬼的AB面。

“长租公寓爆雷,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胡景晖两年前曾做过预言,今天这一幕正在上演。

高管被查、纠纷频发等一系列丑闻,以及糟糕的资本市场表现后,大资本似乎也在抛弃蛋壳。

2019年初春,蛋壳上市前的C轮融资,蚂蚁金服领投,将蛋壳估值送上20亿美元。截至2020年一季度,蚂蚁金服持有蛋壳公寓8.6%的股权,副总裁兼战略投资部负责人纪纲代表蚂蚁金服担任蛋壳公寓董事。

但在6月16日,蛋壳公寓创始人兼CEO高靖接受调查前2天,纪纲辞任董事。市场猜测蚂蚁金服寻求退出。

据《财经》此前报道,监管层已经就蛋壳资金链事件约谈了自如、微众银行等企业,寻找解决方案。据悉,2018年8月鼎家爆仓后,自如曾配合一些地方政府,解决了部分租客的接收安置问题。

作为蛋壳“租金贷”业务的合作方之一,微众银行11月16日下午在官方微博发布公告作出回应。根据租户与蛋壳公寓签署的《房屋代理租赁合同》,租户和业主已形成租赁关系,并已预付租金,享有合法居住权。建议在已付租期间继续居住,保障租户的权益。“有关蛋壳公寓租金贷至少在2021年3月31号前,征信将不受影响。”

显而易见的是,曾经的资本宠儿如今已内外交困,蛋壳的处境越来越糟糕。尽管蛋壳官方多次声称“公司正常运营”,信号却不甚明朗。至于它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拿着号码牌排队退押金的ofo,要看它是否找到自己的白衣骑士。目前来看,这并不容易。

住建部近日发布的《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特别强调,住房租赁企业存在支付房屋权利人租金高于收取承租人租金、收取承租人租金周期长于给付房屋权利人租金周期等高风险经营行为的,房产管理等部门应当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加强对租金、押金使用等经营情况的监管。

显然,乱象丛生的长租公寓即将迎来最强监管。希望风暴过后,行业能迎来真正的发展机遇。

12月6日至7日

2020(第十九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

欢迎新老朋友

报名通道已经开启

点击下图即可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