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大考下的手机行业:占据半壁江山,逃不过芯片魔咒|年度经济观察

2021-01-04 10:12 | 作者: 程璐,李薇,邓攀

市场空间逼仄,激发手机厂商们开展更多的技术创新。它们仍在焦灼地等待着,等待中国自研芯片的突破,带来更广袤的博弈空间。

文|《中国企业家》程璐

编辑|李薇

头图摄影|邓攀

2020年,或许是中国手机行业经历过的最为跌宕起伏的一年。

从年初一场新冠肺炎疫情让整个商业社会都笼罩着悲观与不确定的情绪,到国际形势的纷繁变化,手机乃至半导体厂商们共同经受着严酷的芯片“围剿”。当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低端制造向东南亚等地转移已是大势所趋,5G似乎成了手机行业黎明前的第一道曙光。

战斗成为唯一的选择。手机厂商们短兵相接,性能、系统、屏幕、影像、续航等等,每一个赛道的技术竞争都越发激烈。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2020年1~11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累计2.81亿部,同比下降21.5%。出货量走势在这一年里呈现出了跌宕起伏的曲折变化,手机厂商们绝处逢生,又满怀希望,展现出了旺盛的生命力。

2020年,由求生、繁荣、争夺、创新交织而成的手机江湖故事,在我们眼前徐徐展开。

绝境求生

翻开中国手机行业30多年的历史,可能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的行业像手机行业如此充满戏剧性,泥坑与黄金遍布满地,创业仅两年的公司可以在一夜之间功成名就,全球登顶的巨头也可以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

过去十年,是电子产品空前繁荣的黄金十年。直到2016年,国内手机市场格局逐步稳定为“华米Ov”,头部品牌集中度超过八成,中国手机厂商步入全球手机舞台,拥有与三星、苹果相抗衡的能力。

不过,2019年开始的“实体清单”事件让国人意识到,芯片把握着中国手机产业的命门。华为曾代表了中国冲击行业关键技术的一股重要的力量,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对海思芯片的期望是:“一定要站起来,减少对美国的依赖。”

断供,让华为高端芯片的生产制造彻底成了纸上谈兵,无奈之下,任正非调整华为经营策略,忍痛割“荣耀”。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华为这架像是二战中被炮火打得千疮百孔的伊尔-2战斗机,继续飞行并能顺利返航。

“我们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也处在一个最艰难的时期,我们本来是一棵小草,这两年的狂风暴雨没有把我们打垮,艰难困苦的锻炼,过几年也许会使我们变成一棵小铁树。铁树终会开花的。”任正非在荣耀送别会上动情地说,一旦“离婚”就不要再藕断丝连,要各自实现各自的奋斗目标。

断供事件,让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手机行业都清醒地认识到了卡脖子问题。手机厂商们意识到:国产芯片的自研之路不得不走。台积电花了近20年才走到今天的位置,短时间内华为要想实现突破确实不容易,但中国芯必须要国产化,必须要建立起上下游供应链。我们现在就是在跟时间赛跑,现在不做的话,未来时间只会拖得更长。

过去十年,也是中国半导体行业腾空建高楼的十年。在落后几十年的背景下,中国持续探索半导体产业,设计、封装、测试、设备等半导体企业近两年尤其在2020年在神州大地如雨后春笋般生长。这其中,有国家“909工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的决心,也有各种泡沫,如不断曝光明星芯片项目烂尾收场,只留下一地鸡毛。

2020年12月,中芯国际的一场“辞职风暴”,把中国造芯的艰难苦涩再次摆到台面上。中芯国际联席CEO梁孟松在辞职信中表示,中芯国际正面临着美国的种种打压,先进工艺的发展受到严重威胁,一般公司需要花费数十年才能完成的任务,中芯国际已经完成了28nm、14nm、12nm、及n+1等技术飞跃。但国际上早已实现的7nm,甚至5nm和3nm,中芯国际还需要等待EUV光刻机的到来。

半导体产业,从生产工序上分为IP开发、设计、代工、封测等环节,如今行业分工精细、内容繁帙。造芯为何如此之难?通俗来说,中国最缺的是高端芯片的生产能力。像芯片这样的高复杂系统能力的建设,通常投资周期长、投资成本巨大,而中国的短板——材料限制、器件物理限制、光刻工艺等,都掌握在其他国家手里。

造芯道路注定艰难,但必须走。好在国产芯片领域投资热情高涨。据统计,截至2020年9月1日,全国已新建半导体企业7021家,2019年新建半导体企业超过1万家。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2020年1月~10月,中国VC/PE投资半导体的项目345个,比2019年同期少一成,但融资规模大增,前10月达711.3亿元,为2019年同期的2.5倍。

中国手机厂商同样在产业投资上有所动作。小米与长江产业基金共同发起募集总规模为120亿元的长江小米产业基金,主要投资小米相关的制造业上游技术和核心元器件,目前已投资近80家企业。

弘信资本合伙人郑俊彦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我们看好未来三年,整个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升级。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政府很多大基金都在支持硬核科技和芯片行业,另外科创板的注册制,也体现了国家对高科技企业的支持力度,未来三年中国半导体产业都将迎来较快发展,甚至出现一批IPO企业。”

尽管短期内芯片“断供”将带来负面影响,但只有在面对生死存亡的时候,中国半导体产业链、中国手机行业才会在华为事件的带动下进一步发展。手机厂商们或投资、或投入技术研发,期望通过自己的力量,打破当下国家的芯片困境。

收缩与迎战

受芯片等多重因素影响,2020年国内手机行业格局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变局。

疫情引发供应链危机,演变成全球的供给需求问题,连带断供事件影响,复杂形势之下,华为、小米、Ov在内的手机厂商纷纷做出调整,一场全国手机厂商争夺战就此拉开。

研究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华为在2020年第一季度手机出货量大跌17%之后,得益于库存储备,第二季度迎来反弹,在全球市场夺冠。但与此同时,第三季度,小米手机出货量同比增长46%,闯进全球前三,OPPO、vivo也逐渐从疫情中缓过气来,中国手机厂商在全球市场站稳脚跟。

不过,华为市场份额已经从第一季度的18%降至第三季度的14%。面对断供危机,华为全面收缩战线,有意识地控制出货量。在外界看来,华为此举意在能让芯片库存将华为手机支撑得更久一点,以期找到更多的自救方法,毕竟生存下来才是华为的第一要务。

另一边,小米、OPPO、vivo等手机厂商蓄势待发。小米频繁地调整组织架构,vivo围绕产品线、系统和芯片,OPPO同样从人事、产品线到其擅长的渠道运营策略上,做出了一系列主动的战前调整。上述三家手机厂商都不约而同地将2021年的出货预期调高了50%。

“高端树品牌,中低端走量”的玩法依然得到践行。Redmi牢牢掌握着小米出货量的基本盘,Ov旗下主打性价比的realme和IQOO的声量也逐渐有了起色。对国产手机品牌而言,高端市场成为树立品牌调性的必经之路。

2020年,一向以性价比著称的小米先后发布小米10系列、小米10至尊纪念版,高端旗舰机的价格一路上探至5000元大关。得高端者得天下,小米努力突破高端的极致科技,再将技术下沉到Redmi系列,让千元机用户也能享受到技术突破带来的体验。反过来,千万级的Redmi用户,也因此能够体验高端科技,慢慢成长出一批高端用户,形成良性循环。”

线下渠道同样不断洗牌。由于华为手机因芯片断供持续缺货,Ov、小米对经销商的态度开始有所转变。小米号称要将小米之家开到中国的每一个县城里去,Ov也重新梳理了渠道布局。OPPO中国区总裁刘波此前对《中国企业家》表示,OPPO的阵地是往人群集中的地方去的,对于一些条件有限的旧、小、偏远门店,重点是提升门店形象和效率。

如今,整个手机行业面临的问题也是共通的,例如人口红利的消失、市场持续萎缩、供应链缺货严重等等。2020年的全球手机市场进入存量时代,4G到5G的过渡,大家似乎没有感觉到3G到4G那样的巨大变化。

不过,疫情让供应链踩了一脚刹车,但疫情过去,需求量一下子起来了。包括芯片在内的很多电子元器件,在供应链端都出现了紧缺,供应链缺货成为行业最棘手的问题,而这个缺货可能会延续到2021年年初。

市场空间逼仄,激发厂商们开展更多的技术创新,留给二线手机品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在芯片领域,手机厂商们仍在焦灼地等待着,等待中国自研芯片的突破,带来更广袤的博弈空间。

 

关注“中国企业家”视频号

 

观看企业家独家视频

 


值班编辑:周春林  审校:陈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