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投资蔚来、寒武纪获数十倍回报!揭秘联想创投的投资逻辑

2021-02-22 13:49 | 作者: 刘哲铭,李薇

5638717e2fa74498644cc2bf660de121

既长于早期投资,也敢下注Pre-IPO;既做外部投资,也做内部孵化。这是一支“不正经”CVC基金养成记。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

编辑|李薇

图片来源|被访者

入职的最后一刻,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试图请来的“救火队长”还是反悔了。2019年下半年,蔚来遭遇危机,股价跌入谷底。在当时的背景下,“拒绝”是情理之中的选择。但如果这位准新CFO彼时接受了这份邀约,如今手里的股票能换来15亿美元。

这只是蔚来魔幻切片之一。成立之初,造车新势力被戏称为PPT造车。一路走来,巨大的研发投入时常把蔚来财报烧出窟窿,漏掉上百亿资金。危机时刻,核心员工也相继传出离职。直到2020年2月底,合肥市政府宣布投资100亿元,蔚来才真正算缓过了那口气。

蔚来绝地求生的故事被切割成明暗两条叙事线:明面里,合肥政府出手力挽狂澜,将生死边缘的蔚来拉回正轨;这背后,蔚来100号车主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曾三次会见李斌斡旋其中,而最终向蔚来出资百亿的合肥政府正是联想联宝工厂的根据地,联宝一年贡献了合肥十分之一的GDP。

“我们当时跟李斌很清楚地表明,要找到一个地方政府的支持。”联想创投总裁、管理合伙人贺志强在向《中国企业家》回想这段经历时说道,“因为我们相信新能源汽车能做到蔚来这样的,全世界没几家,它只要‘不死’就一定会更好。”

回报来得比想象中快,1月11日,蔚来突破了象征性的千亿美元市值。对于从未减持蔚来的联想创投而言,蔚来大喘气自然也带来了几十倍的收益。

除了蔚来,在联想创投投资的案例里,还有更多神奇故事。例如,天使轮用100多万元投资10%旷视股份,而后这家与依图科技、商汤、云从并称为AI四小龙的公司,融资纪录被不断刷新,D轮收获了7.5亿美元投资。

“那段时间投项目主要是布局移动互联网,投资还没形成完整体系,对项目判断主要是围绕联想生态以及创始人和技术。”贺志强说道。

2010年,联想创投前身乐基金是联想研究院的业务之一,只是一家规模1亿元人民币的天使基金,第一个投资的项目是乐逗游戏。三年后,乐逗游戏在纳斯达克上市。乐基金时期,团队多为联想研究院的原班人马,投资只是小试牛刀,真正全身心投入投资行业发生在2016年,彼时中国投资行业正经历一系列规范和调整,而互联网创业也进入了下半场。

从联想集团本身来看,那时联想正在经历战略转型的关键时期,决定开辟一项与其核心能力相去甚远的新业务十分需要勇气。

即便在相对复杂的背景下,联想创投创立以来发展飞速,从资金管理规模来看,2016年第一期规模5亿美元到现在累积管理规模已超100亿元,宁德时代、蔚来、寒武纪、比亚迪半导体等明星公司背后均有其身影。

2020年11月3日,联想集团公布的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20/21财年第二季度,联想创投投资收益实现历史性突破,单季度为集团贡献投资收益首次突破1亿美元,约合6.92亿人民币,上半年累计投资收益达1.7亿美元,约为去年全年的3倍。

财报同时透露,联想创投新增投资项目13个,累计投资公司135个,被投企业寒武纪于2020年7月上市科创板,芯驰、飞马、驭光等获新一轮融资。而在未来的两个季度,联想创投还将有多家企业上市。

在外界看来,一家年轻的创投能有上述成绩少不了“运气”。这家定位CVC2.0的基金的确很难看懂:既长于早期投资,也敢下注Pre-IPO;既做外部投资,同时内部又孵化出10家优秀子公司。但在惹人注目的成绩和“毫无规律”的投资背后,绝不止于“幸运“二字。

CVC2.0式反思

贺志强在两次拜访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后拍板:宁德估值800亿,贵,也得投!

对于主要覆盖早期科技投资的联想创投来说,估值上亿美元的项目是常有的,过百亿的项目则超出了投资射程。不过,宁德时代这个非常特殊的项目却在创投内部得到了从上到下的一致通过,毫无争议。

3845e35dedc6b162cee452cffd481077

贺志强在2020年ceo年会上。

“我跟团队讲,我们既然投电动车,那么也要投电池。如果清洁能源电池是未来,那宁德时代可能是未来的中石油、中石化,未来估值可能是过万亿元。”贺志强说道。宁德时代的故事虽然还未结尾,但目前的序章是:用3亿人民币换来了过十倍的收益。

实际上,贺志强与团队这种坚定来自于投完蔚来后的反思:在大量行研的背景下,为什么投完蔚来不投小鹏?如此大的赛道里,布局竟只有单点。

“Miss(错过)掉小鹏,一是因为我们投了蔚来,没再将小鹏与蔚来对比。”深度参与投资蔚来的联想创投合伙人宋春雨反思道,“二是我们是制造业出身,特别懂制造业,非常喜欢正向设计能力强的公司,我们确实过于保守了。”

另一个因此错过的案例也是贺志强至今最遗憾的项目。

今日头条初出茅庐时,由于联想创投已经投资了ZAKER,对于头条未来的发展和前景判断有些犹豫。等今日头条估值100亿美元时,“我们就投不起了”。贺志强不无遗憾。

最后联想创投定下策略:在能容纳多个选手的大赛道里,不能只投完一个,就放弃第二个第三个。

对于弹药充足和经验丰富的投资机构来说,这样的策略与打法十分常见。在投资需要的杀伐决断中,从VC起家发展的红杉中国早已是投资全链条布局;对于更加追求确定性的PE来说,高瓴的行研与全产业布局亦堪称典范。但对于一家在摸索中成长的CVC基金来讲,亲历错失的机会才更具说服力。

之所以叫CVC2.0,是因为其定位与传统CVC的区别:打破原来只投上下游的策略,只投IT的未来。讲到这里,贺志强站起来在墙上画了两个圈,左边的圈代表着IT的未来,右边代表联想产业,联想创投关注左边,并且相信投到越往后,重叠的圈会越来越大。

一旦明确了这个问题,定位于“研究型机构”的联想创投的优势便开始凸显。在人工智能赛道里,联想创投先后投了旷视科技、第四范式、寒武纪、思谋科技等。贺志强几乎认识了整个人工智能圈的所有人,遇到不懂的问题,李飞飞、吴恩达等业界翘楚都是其外部智囊团。

贺志强对行研有近乎执着的热情:“做投资跟做技术其实一样,要对行业发展有判断,问对的问题。”

从2000年开始,贺志强带领的联想研究院每年做LTO(Lenovo Technology Outlook,联想科技展望),近1万多名工程师与产业链上下游各方一起探索,对行业未来进行研究。这个习惯一直延续下来,在年末的两个月,团队要围绕未来5到10年的技术发展趋势,在产业互联网、半导体、新消费等领域里回顾、前瞻、预测。

领导LTO二十多年,贺志强乐此不疲,工作的热情并未随着年龄增长而消减。一次,本该在国外度假的他突然出现在办公室,因为“度假太无聊,想开会了”。这种对工作的兴奋感蔓延到了联想创投整个团队,与贺志强共事多年的联想创投董事总经理王光熙笑称,兴许都是摩羯座。

“对新鲜事物永远有感觉,很重要”

1986年研究生毕业即加入联想集团的贺志强,有很多神奇的传说。多年共事的杨元庆评价他,不显山露水;乐Phone面世后,时任微软执行副总裁的陆奇为见他,专程跑了一趟北京。

如今,作为联想创投的掌舵人,贺志强将自己30多年对产业的认知带入联想创投的投资版图中。一方面,在其定位里,联想创投关注的是IT未来,但另一方面每日优鲜也是被投企业。

我们是CVC2.0,不是单纯的财务投资。所以,我们投跟IT相关的项目占了80%以上。但同时,我跟团队开了个口子,20%没限制。无论是阶段还是方向,没有限制。所以才会有宁德时代、每日优鲜。”贺志强解释道,“中国是个消费大国,尽管有了阿里、京东,还是出现了拼多多,还有元气森林。所以我们20%的机会不设边界,不错失好项目,对新鲜事物永远有感觉很重要。”

贺志强认为这个机制最重要的是能让人摆脱惯性思维:“20%可能成功,可能失败,但是它的好处是,能够始终提醒我们所有人,包括GP团队、投资团队,以及中后台的风控同事,永远不要用一成不变的思维去看待所有的项目。如果100%投相同的东西,很容易思维固化。”

对于联想来说,制造就像是强大的引力,这股不可或缺的力量也在形成一些固化思维,例如折射到蔚来身上的谨慎。但创新业务注定不在近地轨道。

联想创投不仅有外部投资,还有内部孵化的项目。

联想创投的前身为联想云服务业务集团,当时下设软件新兴业务。王光熙记得,刚开始每隔半年会跟董事会做新兴业务的汇报,前一个汇报,同事还在讲服务器,讲供应链投入,销售布局。但到他时,申请预算的项目内容变成了“这款APP用户数有多少”,很难用主营业务的逻辑去解释新兴项目。

“(在投资和孵化新业务)这点上,整个联想的高管非常有战略眼光。”安想智慧医疗CEO林林回忆,“2015年,联想内部调整管理思路,倡导用创业的模式做创新业务。一些创新型业务体量小,但是战略意义大,联想吸取之前在创新业务模式变革上的经验,希望将一些创新型业务,用创业的方法来做,尤其是能够利用到在联想体系内的一些机制和资源,同时又能够有团队的激励。”安想智慧医疗是联想创投第二家内部孵化的企业。

事实上,确定成立创投业务部门前,联想集团刚经历了一段起伏不平的发展之路。

2013年第三季度,联想首次夺得全球PC第一头衔,这也是中国企业首次在PC行业登顶。联想内部开始探索一项新的主题:寻找第二增长曲线。光环之下联想紧接着宣布了两场收购,2014年1月23日,23亿美元收购IBM System x服务器业务,一周之后,再次出手,29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手机业务。但两次引人注目的并购并未收到理想中的成绩,反而2015~2016财年,联想遭遇自2009年以来的首个年度亏损,净亏损1.28亿美元。

质疑扑面而来,联想和杨元庆被推至风口浪尖。不过对创投这项新业务,包括杨元庆在内,集团上下却没有丝毫犹豫。

贺志强回忆道:“柳总(柳传志)和元庆(杨元庆)觉得,联想已经走过三十年,和所有三十年的企业一样,未来新业务发展会遇到很大的挑战。而移动互联网又让资本的力量显现出来,所以我们要做一个CVC2.0。”

2016年3月,贺志强的头衔正式从联想云服务业务集团总裁兼联想CTO变为联想创投集团总裁。不过,即便对于这位在联想工作了30年的老员工来说,发展一块全新业务也绝非易事。用了四年的时间,联想创投逐步建立了完整的内部孵化与外部投资机制,走向成熟,并与集团协同越来越紧密。

“我们投IT,有的项目虽然现在看起来与联想无关,但或许未来某天就会发生化学反应,比如自动驾驶看似与联想无关,但其背后的计算单元与服务器、算力都紧密相关。”贺志强表示创投是联想的业务,必须紧围绕联想的战略,与其互相促进,不能脱离联想。

既是时机的博弈,又是时间的朋友

北京首都机场漫咖啡,早上8点,蔚来合伙人秦力洪与联想创投合伙人宋春雨第一次见面,一小时后一人往上海,一人飞香港。

那时,蔚来B轮融资几乎已经敲定,为了说服秦力洪,宋春雨问道:“你现有股东已经有财务投资、互联网这些背景了,但这件事的本质是不是制造业?”

“好项目是要抢的,你要像个特种兵一样把它抢下来。”宋春雨说道。一个月后,蔚来的B轮融资资方名单里出现了联想。

投资是一场关于时机的博弈。一方面,如宋春雨所说要能够争抢到好项目。另一方面是预见,在大多数人还未觉醒之前提前布局。

“实际上,我们在2015年就做了全面的行研,2016年创投成立后,我们便开始投资科技领域,很多半导体项目比如寒武纪、芯驰科技、思特威我们都进入的很早。”宋春雨介绍道。

“你在大家‘不感冒’的时候进去,那才有意思。”贺志强饶有深意。

2016年清科年会开场,贺志强判断,流量时代过去了,接下来的主题是要投产业互联网。接下来的五年时间,联想创投将始终坚定地围绕物联网、边缘计算、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行业智能进行布局。

“做时间的朋友”是对所有价值投资最好的诠释之一。联想创投的路径亦是如此,在蔚来低谷期,坚持没有抛售蔚来。

加入联想不久,贺志强对王光熙说了一段令其印象深刻的话:不管做哪件事,投资、创业,要变得更加执着和有韧劲,很多事不能完全用概率来计算,一个好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是目标导向,想尽十二分的办法克服各种挑战,达成目标。

当年,安想智慧医疗拆分独立出去后,贺志强送给林林一艘帆船模型,同样嘱咐他:“做时间的朋友,听真理的声音,创业很难短时间内爆炸式增长,有的时候你要耐得住寂寞,有的时候你要抓住机遇,只要你找到对的方向,你就必须得坚持住。”

在贺志强的基金周期布局里,十年是最低期限。但十年,对于联想来说并不算太长。创投集团里,王光熙2011年加入联想研究院,宋春雨和董事总经理梁颖更早,分别为2001年和1996年。上至联想的一众高管,童夫尧、乔健等工龄都以十年为单位。

卡夫卡的《城堡》里,主人公K终其一生追寻意义。作为故事的母题之一,寻找自我与意义从来不曾过时。如果问联想创投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贺志强认为,离不开联想本身。那么联想对于他的意义又是什么?“联想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贺答道。

同事们说,老贺总觉得,去别的公司就是给人打工,但在联想不是。

值班编辑:周春林  审校:陈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