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成立5年估值超50亿元,这家初创公司凭什么打造生鲜行业的基础设施

2021-08-12 08:29 | 作者: 李艳艳,实习生 曹清,米娜

物流和科技基础设施,支撑起了鲜生活的全网配送能力、服务密度和服务质量。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艳艳 实习生 曹清

编辑|米娜

图片来源|被访者

笃定,是“后疫情时代”孙晓宇感触最深的词,孙晓宇是国内生鲜冷链物流平台“鲜生活”的总裁。

“笃定”带来的影响,直接体现在公司的战略选择上。“之前我们还会看一些外部机会,疫情发生后,我们变得更加专注,就是要建设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集中资源、落地战略。”近期,孙晓宇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说,“从长远来看,实现冷链物流食品的全程可追溯,食品安全的把控和溯源,以及如何让流通环节更短、更高效,可能是后疫情时代冷链物流(企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命和责任。”在他看来,战略笃定,亦是鲜生活在疫情期间和新发展环境下的最大变化。

过去5年来,得益于国内生鲜食品产业及冷链市场的蓬勃发展,鲜生活快速成长,近两年的业绩增长呈倍增状态。据孙晓宇透露,2021年上半年,公司整体营收达30亿元,这一数字相当于2020年的全年水平。2021年1月,鲜生活完成了6亿元A轮融资,目前公司估值已超过50亿元。

“今年下半年,我们还会迎来新一轮融资。”孙晓宇称。

鲜生活冷链起步于竞争残酷的低温乳业,这个行业拥有冷链配送发展的最好土壤。

鲜生活从“草根知本”脱胎而来。草根知本是新希望集团旗下的消费产业投资控股平台,席刚担任总裁。2016年,他发起创立鲜生活,担任公司董事长,同时任命孙晓宇为总裁。公司初创阶段,10个月内,团队走访了国内冷链百强中的70家企业,进一步明确了自己的发展路径。“成为生鲜食材行业的基础设施”是席刚给鲜生活立下的愿景和目标。

鲜生活诞生的最初考量,是为新希望集团旗下的业务做支撑,为城市仓配环节补足供应链。不过,这种状态很快就被打破了。据孙晓宇透露,目前鲜生活的业务和营收结构中,来自新希望内部的业务需求不足20%。

这得益于公司在三方能力上的快速拓展,在数字化、科技化方面的转型成为其重要抓手。千亿体量的外部市场正在这家年轻的公司面前层层打开,同时展现着它的诱惑与残酷。2020年初突袭而来的疫情,不仅加速了冷链物流行业的发展,整个市场亦在快速洗牌。

目前席刚最关心的,是鲜生活在未来能否形成核心竞争力。尤其科技方面,是冷链物流企业必须去突破,并决定其能否成为行业龙头的关键。席刚对《中国企业家》表示,“传统行业怎么对接科技是非常关键的。很多公司没有理解,数字化转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没理解到本质,交的学费就会很多。”

数字化是冷链的核心能力

“我们是痛过的,能切身感受到痛点在哪。”席刚称。

“鲜生活为什么做冷链,因为乳业的常温赛道,竞争已经白热化了,我们只能做低温奶(冷链赛道)。后来我们做平台模式,没烧钱也能快速发展。我们的技术场景面向整个新希望集团的多元食品,技术投资的针对性也非常强,同时还能通过技术提升体验。”席刚说。

在席刚看来,一家企业的数字化能力包括三点:一是确保信息能全部在线,也就是信息化;二是沉淀数字资产,实现数字化;三是,智能化。在他的印象中,草根知本投资的很多企业,数字化基础都不一样,有的企业连信息化改造都没完成,有的企业虽完成了信息化,但还未实现智能化。

“数字化有很多坑,你要关心数字化能解决哪些问题。所有消费品的变化都来自用户需求的变化。一方面,企业能否通过数字化,增强与用户的联系,提高用户体验;另一方面,能否提升内部效率,产生价值。”席刚认为,数字化能力本身是一个管理问题,就是如何让战略和组织适配时代的变化。

鲜生活董事长席刚

基于新希望集团的资源优势,鲜生活快速搭建了覆盖全国的冷链网络。据悉,2020年,鲜生活平台已经链接冷链车辆超4.5万台,服务范围覆盖全国大中型主要城市,物流和科技基础设施支撑起了鲜生活的全网配送能力、服务密度和服务质量。

鲜生活诞生前,行业里已经存在了大量的冷链物流公司,但极其分散,服务标准各异。数据显示,中国冷链物流企业超过1800家。碎片化需求,无法对接的运力,加之冷链体系内诸多业务板块都很弱,投入资金及可应用的场景有限……诸多挑战都意味着,实现数字化需要行业出现龙头企业。这些都让孙晓宇开始思考鲜生活的存在意义。

“数字化是冷链的核心能力。想做数字化,就要先完成标准化,”孙晓宇坦言,“这个过程非常艰难,因为标准化意味着每个角色和场景都需要逐渐标准化。”鲜生活在数字化过程中也曾“踩过雷”。

“第一,传统企业要完成数字化转型,是选择数字化战略还是战略数字化?经过半年的激烈讨论和反思,我们选择了战略数字化;第二,IT团队怎么搭建,独立的各个部门的KPI及协同怎么解决。我们的组织搭建要打破传统企业的架构,才能更有效率。”孙晓宇介绍,鲜生活目前拥有一支近200人的IT团队,技术层面的投入累计已达2亿元,“今年下半年还会再投2亿元”。

“鲜生活旗下的技术平台已运营两年多了,时间不长,还需进步。”席刚说,对冷链物流企业来讲,产品溯源和安全问题,都是技术层面要突破的难题。

成为基础设施

“做行业的基础设施是很高的要求。在规模、体量、技术和管理上,你都要领先,要确保你有溢出和竞争力。”谈及新希望集团掌舵人刘永好对鲜生活的期待,席刚这样表示。

孙晓宇切身体会到,冷链行业里客户要求的服务标准越来越高。但与此同时,行业的标准未能及时跟上。更明显的变化是,伴随平台型互联网企业和网红经济的兴起,需求端的数字化对接和效率的要求愈加紧迫,供给端自身也在快速调整中。

“我们希望进入行业第一梯队。”孙晓宇称,“今年下半年,我们要实现营收倍增的目标。”

鲜生活诞生至今已近5年,经历了四个关键节点的反思。比如,在交付能力方面,如何实现比别人“快半步”;如何形成“合金文化”;如何用数字化的方式赋能行业;如何打造团队,包容不同的价值观和行为模式。

草根知本是新希望集团“五新理念”的试验田,鲜生活是草根知本自己孵化的项目。目前,鲜生活在草根知本的战略和业务板块中,处于什么位置?诸如鲜生活这种新业务,在新希望集团的转型要求下,承担着怎样的作用?

就此,席刚解释称,鲜生活冷链现在拥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一方面,得益于大势向好。“冷链水平的高低决定了生鲜食材的质量水平,生鲜食品的消费比重可以衡量一个国家的消费水平。”

“新希望以前在上游做得不错,接下来怎么跟用户对接,这里就涉及一些关键环节的打通。”席刚说,“在智慧物流上,我希望鲜生活可以通过科技化解决食品安全溯源问题,使通道里的所有产品都有安全生产记录。”

在国家加强反垄断、数据安全审查等监管力度加大的背景下,席刚亦在思考,国际物流公司如何在政策范围内确保数据安全。

席刚还谈到,最近有很多投资人都在看鲜生活,感觉这家公司很有潜力,“这说明投资人认可我们的成长性,但估值还是市场说了算。”

在孙晓宇看来,传统冷链物流企业在资本市场的发展受限很大,新型的物流企业更受青睐。但百亿估值不是最终目标,“现在我们正在做的事是‘从0到1’,已经行至大半,未来通过资本市场,可以实现‘1到100’。”

行业整合加速

从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来看,国民人均收入超过4000元后,冷链的需求量会快速增长。此外,我国政府也在一直推动冷链行业的发展,连续多年推出了系列扶持和促进措施。在各方面因素的推动下,冷链行业正成为企业投资的热点。

竞争格局越发激烈。一方面,价格战正在城市配送领域、尤其是第三方冷链物流之间展开。有观点认为,很多冷链企业若没有明显优势,就会参与价格战的恶性竞争;跨界竞争也在行业出现。这样的环境下,决定玩家胜出的核心能力或关键筹码是什么?

“一个维度去竞争,情势就会很激烈。与其说竞争,不如说这是个窗口。”孙晓宇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我们的危机感来源于我们数字化与自动化能力打造的速度。对外界来讲,供应链效率确实很重要,我们也很担心速度。”

在孙晓宇看来,价格战只存在同维度竞争上。在一个to B的行业里,长时间烧钱是不可能获得竞争优势的。企业外延的赛道,应该与自身产业强相关。完全跨界的公司,成功率也会很低。

但对于跨界竞争,席刚的观点更为审慎。“现在往往都是外行干死内行。”席刚说,很多行业都上演了这种情况,“我们很关注那些具有颠覆能力的跨界公司,市场本就是一种不断竞合的状态。”

当下及未来,鲜生活需要面对越来越多意想不到的对手,如何进行差异化竞争?对此,席刚有信心。“这个行业有它的门槛和壁垒,长远来看,还是需要重资产和重投入的,要想真正做下去也很难,轻资产模式很难成功。”

席刚称,自己在团队中是一个“不断打鸡血、不断激励大家”的角色,“创业不易,很多人不理解,因此我要不断给大家信心”。

鲜生活目前的规模扩展及业绩增长速度非常快。“这一阶段,对于服务能力和标准的考验更多了。”孙晓宇称。疫情加速了行业迭代,整个市场的反应和需求也在发生变化。“市场正进入快速洗牌阶段,这是必然的。”

鲜生活快速发展的背后,资本亦在押注,冷链生鲜行业再次站上新风口。

1月19日,鲜生活对外宣告已完成6亿元A轮融资。席刚表示,在食品消费升级大背景下,冷链行业正处于与新商流相互促进、螺旋上升的阶段。未来的冷链行业,一定会呈现全新的基础设施;未来的龙头之争,也必将是一场关于科技、人才和资本的综合竞争。

中金资本旗下中金启泓基金董事总经理陆垠表示,在供应链环节,上下游企业对于高效的物流网络与便利的销售渠道的需求愈发明晰,物流企业拓展供应链环节具备显著优势。

行业人士分析称,目前我国冷链行业身处热门赛道,企业普遍存在规模难扩大、盈利困难的问题。冷链物流对于规模性经济非常敏感。同时,冷链物流在运输过程中,成本消耗量也非常大,如何在提高服务品质的情况下还能降低运营成本,是每一个冷链物流企业应该思考的问题。

 

相关阅读:

技术催生千亿市值公司,下一个宁德时代会是谁|封面故事

刚刚融资102亿!小米、三一等投资,这家动力电池新秀凭什么

半年融资6亿美元,拿下中美两国关键牌照,这家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凭什么挑战巨头

BAT排兵布阵的领域,这家初创公司靠什么创下最高融资纪录

一年内获三次大额融资,梅卡曼德在AI慢赛道里快跑

 半年两次融资9亿元,这家学院派创业公司攻入一片“蓝海”

 

完整报道详见2021年第八期《中国企业家》杂志,点击下图订阅 ⬇️微信图片_20210805113055.jpg

值班编辑:周春林  审校:陈睿雅  制作:崔允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