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新一轮融资超10亿元,这家自动驾驶公司却要“踩着刹车开车”

2021-10-15 11:57 | 作者: 陈睿雅,马吉英

db50ccfcd1d71e6939f72635155041d0

在加速商业化的进程中,吴甘沙直言今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理解客户。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陈睿雅

编辑|马吉英

图片来源|被访者

6年前,前英特尔资深工程管理者兼英特尔中国研究院(Intel Labs China)院长吴甘沙,在自动驾驶创业未成洪流之前,率先扎进赛道,创办驭势科技。

公司创立之初,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驭势科技以研发驾驶辅助科技起步,而非取代驾驶员的科技;驾驶员辅助系统出现之后,会使无人驾驶汽车在受控环境下,按照固定路线低速行驶。

这与此后百度系裂变的创业者在技术路线上截然不同。他们在Waymo发起的Robotaxi方向上看到了更大的可能性,因此在资本上采取高举高打的行事作风。这在一段时间内令先发起步的驭势科技黯然失色。

站在创业第6年的时点上看,吴甘沙表示驭势科技经过几次战略性的企业策略调整,它的机场物流自动驾驶进入商业化推动期。

作为驭势科技创始人、CEO,吴甘沙并不甘心于机场物流自动驾驶产品线。“我们公司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全场景。”他说,自动驾驶是AI领域中,为数不多的标准化技术;尽管技术是通用的,但它的商业化是分场景的。因此,驭势科技采取的策略是一栈式研发中台,包括机场、工厂物流在内的各个产品线基于研发中台的研发进展、结合具体场景推出产品。目前,驭势科技的研发中台有约150名研发人员。

过去一年,驭势科技累计交付了数百套“AI驾驶服务”,营收同比增长150%。2021年,吴甘沙的目标是拿下20个客户。最近成为驭势科技客户的是蚂蚁物流。

9月14日,驭势科技宣布携手保定蚂蚁物流共建汽车物流智能化标杆,并联合发布园区无人驾驶运输项目。“蚂蚁(物流)肯定算标杆。”吴甘沙表示。3月上线的东风自动驾驶领航Robotaxi项目则是今年的战略合作,“我们叫样板间,我们今年会打造近10个样板间”。

除了蚂蚁物流,截至9月,驭势科技在机场、工厂物流方面,已宣布的合作包括徐福记广东东莞生产基地、四川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成都卷烟厂、巴斯夫浦东基地等。“我们还在跨越鸿沟的阶段。明后年加速期计划真正把早期大众市场做大。”吴甘沙说。

资本先一步嗅到商业化的味道。2021年1月,驭势科技宣布完成累计金额超10亿元人民币的新一轮融资,并获得国开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的战略注资;在此之后,驭势科技再次引入国盛资本、中信证券投资、湖北高质量发展产业投资基金、湘江投资、力鼎资本、宏兆基金等投资机构。9月中旬,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吴甘沙证实了最新一轮的融资,“规模其实比前面宣布的没小多少”。他称,股东会和他们分享国家层面重大政策调研渠道、客户资源。

d90d39a534ac0dafa0e08e2194a3a61e

吴甘沙说:“我们公司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全场景。”

但在加速商业化的进程中,吴甘沙直言今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理解客户。2021年,驭势科技组织架构上新增了创新中心。它类似售前,吴甘沙对这个团队的诉求是,通过倾听用户的需求,提出行业解决方案。此外,他要求包括他在内的管理层拜访客户、做田野调查。

踩着刹车开车

吴甘沙告诉《中国企业家》,他是在2019年决定将驭势科技的重心,从无人公交转到机场、工厂物流上的。

据公开资料,驭势科技曾在2017年1月打造获得红点奖的城市移动包厢——车厢内没有方向盘和仪表盘,无人车内部座椅呈环形排列,并在2017年于广州白云机场开启全国首个微循环商业运营项目。

但在2019年,吴甘沙意识到,真正的商业化需要满足几个要求,第一,法律法规允许,“你不是只在北京的某个自治区可以跑”;第二,客户有高频刚需,它不是一个形象工程,“客户一天到晚在用,存在着很强的痛点,他来逼着你(提升)上去”;第三,能算账,不仅不能有安全员,“而且要在中国今天的工资水平上取代2~3个司机才行”;第四是安全一定有保障。而机场、工厂物流作为“区域物流”,刚好满足这4个条件。

4687bfca4f5b8f4d78ce33cc5ea2e019

在驭势科技联合创始人、首席系统架构师彭进展看来,这次战略重心的调整并非突然为之。2019年上半年,驭势科技的机场、工厂物流项目真正实现了“真无人”运营——把安全员拿掉。团队由此判断,这是“三叉戟”(mini bus、乘用车AVP、机场和工厂物流)之中最有可能商业化落地的应用。

驭势科技涉足机场物流是拜香港机场物流体系遭遇挑战所赐。

当时,香港机场因为物流体系面临挑战,正在全世界寻找自动驾驶技术供应商。作为全世界最大物流机场、全世界第三大民用机场,香港机场计划在2023年前,通过填海等措施再扩大一倍。但司机数量每年都在减少,一方面,他们很难招到司机;另一方面,司机老龄化问题凸显。2017年,彭进展在香港机场看到,司机以50多岁居多。

2017年,香港机场找到驭势科技之前,已经在欧洲、美国、日本各找了一家自动驾驶公司。

2017年底,驭势从四家公司的内部竞标中脱颖而出。彭进展认为,当时欧洲、美国、日本的无人驾驶物流车,运营时间都比驭势科技早,“但是我们的技术跟他们比是不落下风的,甚至在某些方面比他们还好”。而且,驭势科技团队的响应速度也更让机场方面满意,“他们那时已经很着急了”。

彭进展告诉《中国企业家》,接下来的2018~2019年,围绕机场、工厂物流,在无人驾驶系统之外,驭势科技研发团队大约花了两年时间,开发了另外一套类似于“AI安全员”的系统。系统分布在车辆、AI驾驶员的大脑里、网络等等。最终,团队在2019年正式去掉了车辆上的“安全员”。

此外,2019年台风季,驭势科技无人车照常运营,也让香港机场对这个项目更加有信心。2019年12月30日,香港机管局宣布无人物流车正式投入机场行李运送的常态化服务。

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上汽通用五菱宝骏基地发现,只有无人车那条线路处于正常运营状态。接着,他们也向驭势科技紧急下了大约100台车订单。

这时候,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随着无人车逐渐上量,有一段时间,彭进展经常听到无人车堵车的消息。几辆无人车因为协同不好,或是互相让路,或是形成一次性博弈——大家都想往前冲,结果堵在那了。这是团队第一次真正碰到多车协同的问题。除了堵车的问题,以前车少,每辆无人车都有一个工程师现场或远程收集数据、进行分析。车辆增加,运维效率的瓶颈也被放大。紧接着在这一年,团队连续打造了多车协同和智能运维系统。

2021年1月,香港国际机场宣布,在机场海天客运码头运行的行李拖车将于2021年第一季度全部改为驭势科技无人物流车。上汽通用五菱宝骏基地则在2021年1月累计建成20多条无人物流路线,常态化运营的无人物流车达到百台规模,总运行里程超过30万公里,运行总趟数超20万次。

34214d40940190725448e598906c02d4

自动驾驶车辆在香港机场作业。

随着无人车在香港机场和上汽通用五菱宝骏基地陆续运转,团队说服客户的时间也在缩短。彭进展说,2020年说服客户差不多还要花上小半年时间,也会到上汽通用五菱宝骏基地实地考察。今年说服客户的时间更短了,“有些客户可能谈下来只有一两个月”。

但驭势科技也在刻意控制销售节奏,希望在一个行业打造一个标杆客户,把标杆客户真正做深做透了,再进一步拓展。“所以其实我们现在是带着刹车在开。”吴甘沙说,预计机场、工厂物流今年将占总体营收80%。他表示,机场物流市场规模近百亿、工厂物流的市场规模近千亿,“现在还没有很大的竞争对手,所以我们主要是跟自己比”。

自动烧烤架

吴甘沙曾对自动驾驶商业化提出一个形象的比喻——“自动烧烤架”。“第一根‘烤串’是Robotaxi(无人出租车),需要5~10年才能成熟;第二根‘烤串’是无人公交,需要3~4年成熟;然后放到烧烤架上的是城市配送,可能要2~3年时间;接着是智能汽车,需要2年时间;此外,还有区域物流,很快就能成熟,也就是说先填饱肚子。”

Robotaxi方面,今年2月27日起,由驭势科技联合东风汽车研发的东风风神E70自动驾驶出租车上线,面向武汉市民提供Robotaxi试乘服务,目前已经投放42辆自动驾驶出租车,在武汉经济开发区的22个主要停靠点,以站点之间的开放路段进行试运行。未来两三年,该项目还计划投放超过200辆自动驾驶车辆,运营覆盖范围将扩展到江城三镇。

吴甘沙告诉《中国企业家》,驭势科技在其他城市也有Robotaxi项目,分别是跟不同的车厂合作。但是在武汉跟东风的车队是其目前规模最大、运营范围最广的车队。该车队每辆车每个月要跑4000公里以上,目前已累计500万公里行驶里程。

9a5a44f74eae1ba64c5e5a8693b05d19

无人公交方面,驭势科技计划在接下来的一两年,推动无人公交的商业化落地,实现真无人、全天候。彭进展告诉《中国企业家》,香港机场在采纳驭势科技的物流方案后,也计划与驭势科技合作、推动无人公交的落地。

城市配送方面,驭势科技无人车已在沙特展开海外社区递送服务,此外,驭势科技与圆通速递、票量出行在近期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计划围绕快递末端配送的智能化、无人化应用展开合作。

彭进展说,因为无人配送大部分时间走非机动车道、不走机动车道,如果通行性出现问题,也不会造成交通的堵塞。因此它的风险性也比较好,很多城市正在逐步放开无人配送的限制。

在与主机厂的合作方面,吴甘沙认为,驭势科技希望从传统行业的Tier 2(二级供应商)向Tier 0.5模式转变。

“今天(数据)其实是没办法循环起来的。”吴甘沙说,因为数据在主机厂手里,算法在供应商手里,在这个过程中,业态未来也许会发生变化,主机厂与自动驾驶技术供应商将形成更紧密的联盟,要“以命换命”。

在智能电动车方面,驭势科技此前在高速公路上的L2级产品已经量产落地。2019年,驭势科技与上汽通用五菱、东风合作了自动代客泊车,并拿到定点,2020年实现了批量装车和小规模交付。

吴甘沙认为,当下汽车产业搭载L2辅助驾驶技术正在加速过程中,一个趋势是,主机厂对城市道路、高速公路自主领航、停车场自动泊车技术三个场景打通的产品有强烈需求。这一技术在驭势科技内部已经处于产品化的阶段。

在自动驾驶这场马拉松中,作为专精特新的中小企业,如何找准自己在生态当中的定位?吴甘沙在学习华为战略时,对任正非提出的“管道战略”很有启发——华为要把信息管道建得像太平洋一样宽,为了做到这一点,必须上不碰内容、下不碰数据。而驭势科技的愿景在于做世界上最大的AI司机劳务派遣公司(manpower of AI driver)。“所以我们做好AI司机,上不碰业务运营,下不碰车。”吴甘沙说。

 

12月4日至5日

2021(第二十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

与相识20年的你

一起缔造公司改变中国的力量

报名通道现已开启

点击下图即可报名

WechatIMG2

 

值班编辑:周春林  审校:张格格  制作:崔允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