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腾讯:企鹅帝国的风雨路

2011-10-11 10:38 | 作者: 来源:商业周刊 奇虎 Qzone 劲舞团 破冰游戏

南方海滨城市深圳的沙塘网吧里,闷热拥挤,300多名年轻的打工者坐在网吧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周围丢弃的烟盒随处可见。周芹芹(Zhou QingQing)坐在一台电脑前,正用中国最流行的聊天工具QQ跟远在600英里外的浙江男友聊天。

她临时结束聊天,开始玩一款叫劲舞团(QQ Dancer)的网络游戏,控制一位打扮时尚的虚拟角色,跟上一首通俗的中文流行歌曲节拍。“这是我唯一一款知道怎么玩儿的游戏。”她说,“很简单的。”

房间里烟雾缭绕,不远处墙上就有一处禁止吸烟的标识,严桓(Yan Huan)在两个屏幕上都开着QQ,主要是为挂机赚经验点(活跃天数)。点数越高,等级就越高,主屏上的头像就越好看。严桓已经获得了两个太阳。“这算不了什么。”他说的,然后他又吹嘘,他这个等级要比女友的高几倍。他喜欢的游戏就是QQ飞车,在游戏里他驾驶赛车穿过稠密的城市森林,将其他选手控制的角色摔在后面。

周芹芹和严桓都沉浸在各自的虚拟世界中,跟网吧中的其他大多数人一样,他们的时间几乎都被一家公司的产品占据:腾讯。中国网吧连锁控股集团的副经理郭正全(Guo Zhenquan),走过一排排网民,指出所有的用户都在用腾讯QQ的服务。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玩游戏,有的在看电影,有的在给手机充值。“几乎每台电脑上都有人在登QQ。”

腾讯就是互联网中的歌利亚,是你之前从未听说,或者知之甚少的一家公司。但是它有6.74亿的活跃用户在使用旗下的QQ服务。无数人都熟悉它那憨态可掬的卡通吉祥物:一只戴围巾的企鹅,这只企鹅帮助腾讯成为中国最知名的品牌。腾讯旗下有11400员工,2010年的收入30亿美元,一举成为中国最大,但也最招竞争对手非议的互联网企业。现在腾讯的野心已经扩大到美国和其他各地。腾讯手握大量现金四处扩张投资,收购创业公司,迫使西方公司考虑腾讯是敌是友。“如果你是硅谷人士而又没关注腾讯,那么你要不是瞎了,要不就傻了。”曾投资过Google和Paypal的知名风投人士迈克尔克·莫里兹这样评价。“我十分钦佩腾讯公司掌舵人的性格,极度饥渴而又有进攻性。”

1998年,腾讯由四位大学同学以及一位来自深圳并设计出ICO中国版的朋友共同创立。在马化腾的带领下,创业团队改造自己的聊天软件,使其适合在手机上使用,然后坐看QQ成为中国新生一代的主要交流工具。除了聊天和游戏,目前腾讯公司旗下的产品还包括一种叫Q币的虚拟货币,一款搜索引擎,一个电子商务平台,以及两个社交网络,一个是朋友网一个是面向年轻人的Qzone,这两个社交网络用户总共超过5亿。腾讯最近还打造了一个类似Twitter的微博即腾讯微博,中国的用户数量已经有2亿,与新浪门户的竞争对手并驾齐驱。腾讯这家上市公司市值超过489亿美元。去年收入12亿美金,其中大多数来虚拟服装和赛车贴花等虚拟物品的出售,这类虚拟物品可以让年轻人在网上展示自我。

还是有一些美国公司选择加入企鹅军团。1月份,Groupon就宣布它与腾讯合资成立一家北京公司,对抗激增的中文团购网站。6月26号的时候,游戏厂商Zynga也表示它将会通过腾讯的社交网路,将旗下的在线社交游戏《星佳城市》(CityVille)引入中国。腾讯实际上与这两家都是都有间接的联系:去年,腾讯给Digital Sky投资3亿美金,这家俄罗斯的风投公司投资过Zynga,Groupon,Facebook 和Twitter。对Facebook而言,腾讯也隐约是一个庞然大物。根据两个熟悉Facebook计划的人透露,扎克伯格正在寻找进入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市场的方式。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尤其是其中的年期人可能不想叛离马化腾。“如果Facebook进入中国,那它就必须的认真考虑如何与腾讯竞争。”熊晓鸽称,熊晓鸽是风投公司IDG资本的合伙人,曾在早期资助过腾讯。

在彭博商业周刊采访的10多个竞争对手,合作伙伴和分析师中,对腾讯主宰中国互联网都有共同的担忧。它的产品可能结合了美国在线(AOL),雅虎,Facebook和Twitter的元素,但是在声誉上,腾讯让人联想到上世界90年代盖茨领导的微软。“腾讯是个抄袭企业”,门户网站搜狐的首席执行官张朝阳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批评腾讯。“这家公司不创造任何东西。”

然腾讯的崛起也并非一帆风顺。在彭博商业周刊采访的10多个竞争对手,合作伙伴和分析师中,对腾讯主宰中国互联网都有共同的担忧。它的产品可能结合了美国在线(AOL),雅虎,Facebook和Twitter的元素,但是在声誉上,腾讯让人联想到上世界90年代盖茨领导的微软。“腾讯是个抄袭企业”,门户网站搜狐的首席执行官张朝阳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批评腾讯。“这家公司不创造任何东西。”

上海风投公司Trinity Ventures的合伙人斯蒂芬·贝尔(Stephen Bell)表示也听到过类似的抱怨。“在美国,学生会想‘如果我捣鼓出好东西,Google会收购的。’但是在中国,他们会想,‘如果我弄出来好东西,腾讯就会山寨一个。’”

去年,中国知名IT杂志《计算机世界》的一篇报道反映了这种情绪。这篇文章指责“腾讯从来不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却总能在成熟的市场中找到空间,横插一杠子。”杂志封面主题就是腾讯的企鹅身上插着匕首,正在流血,旁边就是一个大字标题“狗日的腾讯”。腾讯恼怒,威胁采取法律措施维护自身商标名誉,杂志后来道歉了。

腾讯一直以来极其低调,甚至在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诸多追随者眼中有些神秘。公司高层很少接受采访。随着中国新型社交网络和微博网站竞争加剧和以及外界的批评,腾讯对外发出信号,示意公司将对第三方开发者和记者开放。在彭博社数月来的请求后,公司终于同意邀请一位记者来深圳这个毗邻香港并且有1000万人口的海滨城市。

腾讯的总部坐落于深圳的摩天大楼之间。高大的锥形建筑极像一把电动剃须刀,以至于一些员工戏称它为“剃须刀大厦”。腾讯非常严肃的对待午休:办公室的灯光在中午和下午2点之间熄灭。大多数二十几岁的员工会趴在办公桌上,或躺在折叠床上休息一会儿。如果有人声音太吵,保安会要求压低声音。跟马化腾(Pony Ma)一样,雇员们会自己取一些英文昵称——像Thunder,Fruit或是Neo,并将这些昵称用在公司内部的IM系统中。

顶层的会议室可以一览城市的美景,在这里,马化腾回复长久以来一直伴随腾讯的问题——腾讯为什么不创新?“我觉得这不公平。”他注意到,大多数互联网发明都起源于工程师和企业家密集的硅谷。腾讯的焦点跟亚洲和欧洲的大多数科技企业一样,专注于“微创新”——稍微增加一项服务的本地化特色,让其更契合本地用户。他也非常抵触“腾讯直接抄袭其他公司产品“的观点。“不能仅仅只是因为我们进入了别人的领域,就说我们剽窃了他们的产品特色和代码。”他说。“看看微软,Google和Facebok,他们也进入了许多领域,并且其中有许多领域,他们的进入时间还没与腾讯早。”

根据福布斯的排名,马化腾在中国富豪榜上排名第九,其财富估计有44亿美元。它带着眼镜,穿着开领的白衬衫,前额的头发梳的稍稍有点凌乱。语气平静而常满自信,但是他的内向却众人皆知。在中国,马化腾的公众形象要远低于百度的创始人李彦宏和阿里集团好斗的CEO马云。马云多次高调攻击过自己最大的股东雅虎。

不过,在腾讯内部,马化腾一点儿也不拘谨。前同事称马化腾是一位事必躬亲型的管理者,他会给产品负责人发邮件讨论新服务中某个按钮的位置摆放。不过,当马化腾走到媒体的聚光灯下时,他通常会借故推辞,称公开演讲不是他的风格。保持低调只是“性格使然,而非慎重选择,我没有那能力。”马化腾用普通话对答,不过不时参杂英文强调措辞。他称沉默寡言是中国广东人常见的性格。“在南方,你埋头苦干,用产品说话。”

马化腾出生于1971年10月份,并在朴素的环境成长起来。他的童年在南方的海南岛上度过,十几岁的时候,随父母和姐姐来到深圳,在深圳,马化腾父亲得到一份港口经理的工作,而他的母亲则在当地一家公司会计室工作

1993年,马化腾从深圳大学毕业,获得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然后进入润迅通信从事寻呼网络的工作。他只能通过费用奇高,速度奇慢的拨号连接访问当地一家BBS,对互联网有过短暂的接触。1996年,公司将马化腾派往美国哈里斯公司培训。哈里斯是一家电信设备企业,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墨尔本市。在那儿,马化腾第一次才无拘无束地接触Web网络,此时网络在新科技的推动下开始出现爆炸性增长,其中就包括一款叫ICQ的聊天服务。

ICQ是以色列四位大学毕业生制作出来的,它试图复制个人电脑上基于Unix的早期互联网聊天工具。ICQ在1996年面世,可免费下载,传播速度惊人,到1997年底的时候,它已经有3百万的用户,用户大多数分布在美国和欧洲。

1998年美国在线(AOL)以4.07亿美元收购了ICQ,在那个时代,这个数据已是一个天文数字。对于马化腾而言,这一交易表明互联网蕴含着巨大的机遇。在母亲和四位朋友的资助下,马化腾辞掉工作,开始设计一款专为中国市场打造的实时通信工具。他毫不掩饰的“借用”了以色列公司创意,将新成立的公司取名为OICQ。

马化腾原本的计划是提供一项通过寻呼机访问信息的互联网服务,然后将软件卖给大公司,赚快钱。四家公司对产品原型嗤之以鼻,其中包括马化腾的前雇主润迅通信以及TOM.COM网站,后者是香港亿万富翁李嘉诚控制的公司。他们既不相信这项服务,也没花大价钱收购的意思,因此马化腾和朋友在自行开发OICQ上卡住了。“它正好在我们自己手上结束掉了。”马化腾说。

曾经拜访过腾讯这家创业公司的人后来回想起当年的场景:一群年轻的工程师在拥挤局促的办公室里埋头工作,办公室并不在深圳繁荣荣的商业街区,而是在居住商用混用的街坊里。那里只有一架会在每层楼都停靠的货运电梯;员工和访客只能走楼梯。马化腾的英文很烂,因此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得翻译给这群美国访客。“那时,他们还没有这么国际化,”,中伦律师事务的合伙人赵靖(Anthony Zhao)曾在腾讯公司成立初期为其工作过,他说:“他们没有海外知名度,没受过海外教育,也没海外工作经验。”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话管理》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