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香橼VS恒大:逆袭与对攻

2012-07-20 10:55 | 作者: 吴丹 叶慧珏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恒大

一个美国宅男分析师和一个中国地产富豪之间的对攻。Citron看上的,应该还是恒大的盘面大,成交活跃。恒大总股本约150亿股,每天有四五亿股的交易量,是一般上市公司的六七倍,如果股价一天跌10%,那么,做空获利就很可观了。

2012年6月21日,一个居住在美国洛杉矶郊区的犹太人,对一个身处中国广州的地产富豪发起的一次突然袭击,一度让后者掌控的香港上市公司的市值,在不到2小时的时间内蒸发了130亿港元。

这个现年40岁的犹太人,便是美国知名做空机构Citron(法语“柠檬”,中文音译为“香橼”)的创始人和唯一正式员工,Andrew Left(安德鲁.莱福特)。2001年8月至今,他已累计发布了150多份针对上市公司的负面报告,其中包括20家中国公司。而这一次,Left的对手,是中国第二大地产企业恒大地产(3333.HK)的董事局主席,许家印。现年53岁的许,于2011年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六位,彼时个人财富高达人民币396.4亿元。

虽然,仅一个交易日之后,恒大地产的股价便开始持续反弹,并在7月6日回升至接近6月20日的价位,但Left颇为得意地对本刊记者称,此前,通过“做空恒大股票”,他已经从这次事件中“赚了不少”,“我以此为生”。

听起来,Left像极了那个传说中的、在资本市场独来独往的冷血猎杀者。不过,在“做空恒大”一周之后,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现实中的Left,给人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印象。

在本刊记者依照Citron网站提供的联系方式发出邮件后,仅仅5分钟,Left就给出了回复,并约定了第一次采访的时间。6月 28日晚,约定时间将至,他又发来一份邮件说:“我在等你的电话。”

“我并没有改变对恒大的判断,我现在还在收集新的材料。”Left对本刊记者称,虽然,彼时恒大股价已经企稳并展开反弹。“恒大和奇虎360(2011年11月,Citron发布报告指称‘奇虎360财务数据作假’)是完全不同的故事。我觉得,奇虎360是100%的财务欺诈,但恒大地产不是,恒大的经营业务是真实存在的。问题是,它没有尽到恰当披露的义务。对投资者来说,它在资金运作上有许多谜团仍然等待解开。”

“所以,我不能用‘舞弊’或‘欺骗’来指责恒大。我只能说,它采用了非常激进的会计方法。”不过,他又强调说,“激进的会计方法和舞弊之间,只有一线之隔。关键是,你如何看待它的会计方法。”

他对本刊记者断言,“作为一个公司,恒大肯定能够走出中国房地产目前的困境,但对于它的股票的估值,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在他看来,恒大目前最需要做的两点是:第一,让公司变得对投资者更加透明;第二,向真正的消费者而不是投机者卖房子。

不过,Left在电话中的慷慨陈词常常会被打断,因为他需要不时地停下来照顾孩子。目前处于离婚状态的Left有4个孩子,他每天都要抽出时间来陪伴他们,包括在洛杉矶郊区的家与学校之间接送孩子等,堪称一个典型的“宅男”。

一边是一家市值600多亿港元的上市公司的命运,一边是话筒里不时传来的孩子稚嫩的嬉戏吵闹之声,不免让人恍若隔世。

“宅男”分析师

2001年创办“股票柠檬”(Stocklemon)网站,并通过其发布针对上市公司的做空报告,是Left做空生涯的起点。关于网站名称的来历,Left解释称,“柠檬”(Lemon)在口语里是“有缺陷”的意思,那些有问题的股票,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个“柠檬”。6年以后,他把网站的名字更改为更加文艺也更加隐晦的法语单词“Citron”(柠檬)。

几乎与此同时,中概股开始进入Left的视野。而恒大地产,已经是他第20个试图“做空”的中国目标。

在恒大地产和奇虎360之前,2006年2月至2011年10月间,通过发布负面报告,left已累计对18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发起进攻,并取得了16胜2负的标榜战绩,其中7次,还是以“击倒”(被做空公司最终退市)取胜。

Left本人对本刊记者表示,做空“东南融通”是他的最得意之作。

2007年1月在纽交所上市的厦门东南融通公司,一度号称“中国领先的金融IT综合服务提供商”,也是中国第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软件企业。之后,其股价从发行时的17.5美元/股一路飙升,最高曾高达42.86美元/股。不过,2011年4月26日,在Citron发表报告质疑其“涉嫌造假”后,东南融通便全线溃败,在短短的3个多月内,股价暴跌了98.63%,于当年8月19日被纽交所摘牌,并在12天后宣告解散。

当然,Citron并非一家公益机构,正如Left所坦言的,他以此为生。

谈到如何从“发布针对上市公司的负面报告”中赚钱时,Left对本刊记者称,他既不会出售报告,也不会与其它做空机构合作。此前,当被问及“你在做空的时候,会不会联合其他做空机构和基金一起跟进”时,Left也曾很肯定地回答说:“没有。”

他对本刊记者称,自己既是分析师,又是做空者。“做空的时候,我用的都是自己的钱。”他甚至自嘲说,“至于说我有多少钱,离婚之前,我可比现在有钱多了”。

具体而言,Left所谓的“做空获利”机制是指,在发布负面报告之前,其先从“证券清算公司”借入一定数量的某只股票,然后在股票市场上以当时的价格卖出,而在负面报告发布、股价下跌之后,再买回相同数量的该只股票,还给证券清算公司。股票卖出价和买入价之差,扣除了须向“证券清算公司”支付的清算费用,便是做空收益。

当然,几乎没有人相信,Citron和Left不会与其它做空机构合作。很多曾经遭遇“做空”的中国公司坚信,类似Citron这样的做空机构,与对冲基金是“一伙的”,经常集体行动。后者因资金量巨大,通常被认为是做空方的真正主力。

但截至目前,谁也没有获得过做空机构与对冲基金合作的直接证据。否则,它们均可能因“造市”或“操纵股价”而入罪。

或许正因为这样的风险,虽然Left说话时(包括其在报告中的语言)言辞非常激进,有时甚至用词太过煽情,堪比一个很好的演说家,不过,在所有的公开言论中,他都恪守着一些基本的安全底线:他从不评论目标公司的股价走势,从不建议买入或卖出,当然,更不可能透露一点点与其它做空机构合作的线索。

除此之外,他经常说的话是,“不要信任我,而要信任我提供的信息”,“Citron的使命是,专注于信息,而不是信使”。而这,或许与他那份谈不上光彩的履历,长期以来给他带来的压力有关。

Citron在网站介绍中写道:虽然,这些事件最终没有对Left先生形成任何形式的刑事检控或定罪,但它们却被一些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公开传播,以试图抹黑Left先生和Citron的著作。

而为了“以正视听”,Left选择了主动将“这些事件”公开张贴出来,具体包括一次行业禁入,一次被捕,以及五次因“做空”引发的诉讼。

18年前,22岁的Left大学毕业后曾在一家期货公司工作了8个月,但几年后的1998年,该公司被美国期货协会制裁,Left也因此被处以“禁入该行业3年”。“因为Left先生几年之前已经完全退出期货行业,因此他并未就此申辩。”Citron在网站上称,并附上了美国期货协会的相关公告。

2010年,Left在佛罗里达州的被捕,则堪称一桩糗事。Citron称:“当时,Left先生因为与干洗店的一个小小争议被捕,但指控随后即被撤销。”

而5次被起诉,对于Left来说,在某种程度上,则是一种荣耀。他对本刊记者称:“我有12年的做空经验,你看到有5次我被人起诉,是的,但你更应该看看这5次诉讼的结果:我都胜诉了!这说明了什么问题?”而Citron则强调说,在起诉Left的5家公司中,有两家公司的CEO后来均因“阴谋和洗钱”被指控。

过往的经历,似乎让这个中年宅男始终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并最终表现出敏感、偏执和张狂的气质,貌似是一个从“伤痕小说”中走出来的经典角色。而“做空”,则让他的能力得到了最大的发挥。

当然,他也因此始终与争议相伴。虽然,Citron的几乎每一次做空都起到了“市场清道夫”的作用,但客观上,它也让许多无辜的中小投资者成为殉葬者。“股价下跌,是因为这些公司自身的问题,投资者不再相信它们了,仅此而已。如果公众认为,是我们导致了股价下跌,那他们就错了。”Left如此回应说。香港一位对冲基金人士也对本刊记者称:“这才是自由资本市场,任何人都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难道唱空的要严加监管,唱多的就不需要监管了吗?”

而在美国资本市场纵横10余年并取得辉煌战绩之后,2012年,这个“宅男分析师”终于决定移师香江,进军香港资本市场。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市值高达600多亿港元的恒大地产。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话管理》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