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雷士水火斗:吴长江的长江水Vs阎焱的三把火

2012-08-20 09:08 | 作者: 汪小星来源:南方都市报 吴长江

     吴长江:阎焱是冷血的投资者,唯利是图。对他有利的就写到纸面上,不利的就口头承诺不兑现。

阎焱:吴长江没有信用,不讲诚信。就会打悲情牌、民族主义的牌。

“热烈欢迎我们的精神领袖归来”、“吴总,雷士因您而生,因您而名,欢迎归来”……8月的惠州雷士工业园内,满目都是热烈又深情的“挺吴”横幅。

吴长江坐下来,长叹一声,眼眶微红,深度疲惫。他刚刚和三四十名雷士照明管理层开完会,核心是要兄弟们坚守岗位,“雷士,我们都很爱他,我们就当他现在是个得了三期癌症的老人,哪怕只有一个月能活,我们也要尽尽忠,尽尽孝。”

在场一位老总先开始痛哭,而后所有的人泪如泉涌。

就在两天前,雷士照明董事会明确拒绝了创始人吴长江的回归,理由包括吴长江涉嫌与经销商利益捆绑,在重庆万州经营房地产等。吴长江现在能做的,是召开特别股东大会,争取重返董事会。

“如果所有的股东都不支持我回来,那我就要遵守游戏规则,离开公司。我输得起放得下,最多就是一无所有。”

“吴总走了,你怎么办?”刚刚递交了辞职报告的雷士副总裁徐风云答:“如果吴总一无所有,我也要跟着他去要饭!”

祸起“重庆”

5月25日,雷士照明突然发出公告:年近“知天命”的吴长江辞去雷士照明董事长、CEO职位,二股东软银赛富首席合伙人阎焱接任董事长,C E O职位则由三股东施耐德高管张开鹏替代。

其时,吴长江正协助调查———他曾以每年150万元薪酬聘请重庆一家顾问,合同期为三年,该顾问牵涉原重庆南岸区区委书记夏泽良案。

“19日我就告诉阎焱,我的一个顾问涉及到重庆的案子,要我配合调查,当时我在国外,他说,你回避一下,在国外不要回来。”

“他20日就叫我辞职,说是为了保护公司,保护股东,我让秘书写了一份辞职报告,只辞去CEO职务;他21日要我辞去包括董事长在内的所有职务,发了做好的一个标准版本来,叫我签字扫描再传回去。当时他说,只要你一回到国内,还回来继续做董事长、CEO,我相信了。”

离开轻而易举,回来千难万险。

自信的隐患

彼时的吴长江,有着一颗勇敢的心,控制欲极强,并坚信自己可以左右时局。

他有什么不自信的呢?上世纪90年代初,他放弃陕西汉中航空公司的“金饭碗”,选择南下创业;2005年,他不顾两位创业股东极力反对,坚持加大投入做大雷士,更以一招“以退为进”,在经销商的拥护声中,“请”走了意见相左的昔日伙伴。

接受软银赛富注资时,有人提醒他,这会不会“引狼入室”,埋下隐患。比如阎焱,投资少有失手,回报率极高,优异的战绩让他自信又自负。两个“爱控制”的人碰到一起怎么办?对此,吴长江说,“我是一个做事的人,包括高盛、软银赛富在内的投资者非常喜欢我,对我评价很高,非要我来做雷士不可”。

吴长江甚至出让了董事会席位,“我想我们是合作的关系,股份差不多,给董事会席位也没什么问题”,隐患由此埋下。

“长江水”和“三把火”

在2006年组成的董事会中,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吴长江拥有两个席位,而赛富亦有两席。在重大项目以及公司战略决策方面,赛富拥有优先否决权。吴长江想做的事,只要阎焱摇头就很难成行。

2008年8月,吴长江打算收购英国一家照明企业,在吴看来,10万英镑简直是地板价,但这一提议在董事会遭到了否定,理由是海外收购少有成功先例。最终吴长江个人出资收购了该公司,直到去年5月,该公司盈利后,雷士才将150万本金支付给吴长江。“现在一年能做几个亿,是英国排名前十的照明公司。”

对于吴长江来说,董事会想必不是令人愉快的地方。吴长江重义气,家族化甚至是江湖式的管理模式,让赛富颇为不爽。雷士照明与吴长江在重庆荣昌、万州所控制的工厂签订了价值上千万美元的代工协议,被赛富质疑“利益输送”。

吴长江较为随意地给经销商授信额度的做法备受诟病,仅2011年,雷士给经销商的授信多达4亿元。他不顾董事会的反对,坚持对“兄弟们”的承诺,“给别人多少奖金、给人多少股票,董事会不同意,我给”。有人说,吴长江在雷士就是“一言堂”,霸气十足。

雷士人都知道,“长江水”和“三把火”(阎焱)“水火不容”———阎焱希望用上市公司规则约束雷士,“不要背着董事会行事,不要把公司据为己有,公司不能给他乱搞”。

但吴长江要的是“家天下”,他欣赏刘邦,“刘邦带兵打仗不如韩信,治理国家不如萧何,出谋划策不如张良,但是他能把这些人团结在他下面,帮他打天下,我认为刘邦更了不起。”

施耐德入股:阴谋还是阳谋?

去年7月,施耐德以4.42元港元每股的价格入手雷士照明近3亿股,约占公司股份9.2%,同时被允许进入雷士中国分销网络并在工程销售领域进行合作。

“因为他(施耐德)看中的是雷士最值钱的销售网络,雷士为什么选择了施耐德也是看到了他在工程领域的资源,资源共享,优势互补这就是双赢,我相信雷士未来会发展得更快更稳”,为引入施耐德,吴不惜卖了9000多万股雷士股票。吴长江说,“现在看来,我当时太过自信,太理想化了。”

随着施耐德以溢价12%的形式入股雷士,赛富和吴长江控股比例分别稀释为18.48%、18.41%,两者地位未发生变动,施耐德成为第三大股东。

吴长江和阎焱的矛盾在引入施耐德后加剧。“去年底,他们多次提出要把我管市场营销的副总裁换成施耐德的李瑞;今年3月又提出来,说董事长和CEO不能由我一个人担任。雷士的优势就在于渠道,他们换我的人,想分权。”

施耐德是否存在吞并雷士的“阴谋”?吴长江说,这是个伪命题,施耐德明明是“阳谋”,“施耐德看中雷士的无非就是渠道,大家心知肚明。但是,我才是个开车的人。不管是赛富的阎焱还是施耐德,他们都只是搭车的人”。

供应链告急

吴长江辞职后,施耐德高管张开鹏接任CEO一职,施耐德中国总裁朱海任危机管理小组组长。6月5日起,施耐德便以让雷士实现规范化管理、实现由人治转向法治为名,在财务、生产控制系统中“安排人手”。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话管理》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