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吴敬琏:企业创新,重在提高效率

2012-08-23 10:14 | 作者: 吴敬琏来源:价值中国网 吴敬琏 企业创新 效率 企业

企业为什么要一心一意地创新?核心的问题,就是我们持续60年的增长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现在我们面临的各种微观和宏观的经济问题,它的症结、根源在于我们这60年来所用的增长模式,它带给我们的一大堆问题已经积累起来,使我们要往前走一步都很困难。

要靠原创性的创新

改革开放以前,我们的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所以就会出现大跃进以后的局面。改革开放以后确实有了新的变化,一个新的变化是靠投资,靠劳动力,它是由于改革开放所带来的新的资源投入。我们有一个增长因素是原来的城乡隔绝的方式实现工业化,所以大量的土地资源、劳动资源是闲置或低效率利用的。政府手中这些年有大量资源可以投入,比如土地资源在城市化过程中可以投入。另外,因为我们在市场化过程中货币的需求量大量增加,发行大量货币不会引起通胀,政府就可以发行大量货币。

过去30年,政府手里拥有的资源大大地增加了,但是现在几乎是到了尽头。像深圳这个地方土地就紧张得不得了,去年国际创新特等奖的获得者师昌绪院士说在深圳有一个很好的企业,需要20几亩地都拿不出来,可见这个“浮财”已经挖尽了。

不是说我们改革开放以来的增长完全是靠资源的投入,改革开放以来跟改革开放以前有个很大的不同,就是我们的增长里效率提高的贡献有了很大的增长。但是,这个效率提高是怎么来的呢?不是靠原创性的创新,是靠我们改革开放以后对资源的利用效率提高了,还有开放使得我们的技术水平迅速靠引进设备、引进别人现成的技术,很快把我们很落后的制造业的技术水平提高到一个发达国家的基本水平上。这个技术水平的差距是几百年积累起来的,我们在30年的改革里面靠开放政策很快就接近了。

但是,效率的提高,一个是因为结构,一个是因为引进。结构的提高,一个原因是农村低效的劳动力变成了城市工商业、非农产业效率比较高的劳动力,另外是由于土地由原来的闲置或低效利用变成了城市的土地利用。这两个因素,资源利用的结构性的变化、引进。这种因素造成的效率提高也走到了尽头。比如技术引进,当我们的技术水平接近于发达国家普通的技术水平的时候,这时候靠引进就不太行了,要靠创新。所以今后要靠原创性的创新,原创性的创新并不是说所有的都要我们从基点、零点开始进行创新。但你总是要有所发明,否则你很难在技术上能得到由于技术进步所造成的效率提高。

创新 ≠ 技术发明

近年来,各级领导都强调创新,但是出现了一些误解或误导,就是不要一提到创新就想到革命性的高技术发明,或者说用战略性的新兴产业去取代所有原来的制造业。在制定“十一五”规划的时候曾经考虑过,提高效率、转变增长模式有几个方面的路径,其中有一些东西被大众所接受,但有一些东西被忽略了。比如当时提出来的和后来一直强调的——要依靠服务业的发展,要提高服务在整个经济活动中的比例;另外,是要发展战略性的新兴产业。但这时候常常忘记了本质在于提高效率,在于依靠“索洛余量”(即TFP,全要素生产率),而效率的提高不一定表现为革命性的技术发明。

其实,不管是哪一个行业,只要是能够提高效率,都是实现经济增长模式转变的重要内容。

现代制造业跟传统的制造业相比,有什么特点呢?现代制造业的附加值很高,它的附加值来自于哪里?是来自台湾的施正荣讲的“微笑曲线”的两端,前端就是研发R&D、设计等一些活动,后端就是在渠道管理品牌营销、售后服务,包括消费性的售后服务,也包括金融的售后服务等等。这两端都是服务活动,只不过在统计上所统计的仅仅是独立的服务业企业,在制造业内部的服务性活动的附加值是高的,但是统计不进去,所以如果你以政绩为目标,它就会忽视制造业内部的服务活动造成的效率提高。

像我们这个地区加工制造业是产业份额中最大的一部分,我们怎么能让现在的加工制造业提升它的附加值?也就是提升它的效率。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关键是按照另一个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的说法,他把“索洛余量”叫人力资本,也就是有知识、有技术的劳动力。

不但是技术创新,制度创新、管理创新、经营模式创新也是重要的创新。只要能够提高效率,不在多少,不在高低,只要能够提高效率、提高附加值、提高盈利率,就是实现我们的增长模式的转变。企业应该把握住这一点。我一再引用里根总统时期的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波什教授的一句话——不管是硅芯片还是土豆片,只要能赚钱就是好片。

要为企业搭好舞台

无疑,政府在改革和发展中都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中国,政府手中还是掌握了大量资源。最近一年多以来,政府加强了自己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中的作用,取得了一些效果,可是效率太低,成本太高。

一定要按照科技大会所定下来的指导思想,企业才是技术创新的主体,政府不是主体。我们许多干部也说企业是主体,但政府是企业的主导,这样就会有问题。

我认为,政府主要的职责是为企业搭建一个好的舞台,创造好的经营条件。第一是为创新提供压力,第二是为创新提供动力,第三是为创新提供能力。

过去政府总是把它认定的最好的企业扶着,叫“慈父主义”。第一,其实这是害了企业。第二,它对一个企业给予倾斜,其实就打击了其他企业,也许你扶起来一个企业,但你扼杀了成千上百个企业。第三是动力,动力来自何处呢?诺贝尔奖获得者诺斯有一句话讲得非常精辟,他说,激励的要点,就是要让任何个体或企业对社会的贡献和它取得的回报相一致,如果不是这样,那么企业或个人就会去“傍”政府,因为政府手里有资源,这样就会破坏了激励机制。第四是要让他有能力,他自己负责能取得资源。所有这些基本上要由市场来提供,所有措施要以这个来衡量,政府就一定要弄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话管理》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