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说“不”先生丁磊:我们的使命不是满足于赚钱(2)

2012-08-30 11:28 | 作者: 李卉来源:外滩画报 丁磊

困境中的丁磊跑遍了全国。“任何赚钱的生意都想过,比如卖电脑,比如纽扣等等。”

2001 年,丁磊力排众议投身网游。“在最困难、最苦闷的时候,我不是每天闷在办公室里,而是自己跑下去做市场调查,去看人家怎么盈利。”他说。

虽然当时的中国盗版游戏盛行,但丁磊就想到,游戏只有网络化才能解决盗版问题,才能让大家愿意付钱。

2002 年 6 月,网易的《大话西游2》诞生,为了学习如何营销,丁磊自己就去过黑龙江、海南等十几个省,也开车去过内陆二、三级小城市,研究那里的15-25岁的用户群,看网络游戏的吸引力到底在哪里。

很快,网易游戏的用户规模,就从最初的 3000 人增加到了最高规模时的55万人。

2003 年,网易游戏收入开始飙升,股价也一度上涨到 70 美元。也就是在这一年,胡润富豪排行榜上出现一位 32 岁的首富,互联网著名评论家方兴东评论说:“丁磊不但改变了排行榜的影响力,而且改变了首富的‘颜色’。”

而当时的媒体则评论称,丁磊作为首富更令人关注的,不在于如何赚到了几十亿,而在于其如何干净地赚到了几十亿。

说“不”先生

论到踩节点,除了游戏,丁磊的经典之作便是 SP 业务。2001 年,广东移动开始推出一项新的增值业务——“移动梦网”,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中国移动为针对联通 CDMA 业务的一项市场开发举动,竟意外地挽救了中国互联网。

移动梦网通过手机代收费的“二八分账”协议(电信运营商分二成、互联网内容提供商分八成),成功解决了中国互联网企业当时最为头疼的一个问题——如何从庞大的用户群中收取费用。

始终不放弃广州的网易成为最先试点的公司,丁磊也敏锐地发现到这是一个绝佳机会,虽然一条短信只能赚几分钱,但是如果从每一个客户身上每一个月赚到一块钱,公司就能迅速盈利。丁磊利用自己巨大的用户资源和移动的接入平台,大举进军无线增值业务,开始从门户广告的阴影中走出来。

网易是 SP 业务的开创者之一,后来的搜狐、空中网在 SP 上的动作都迟于网易。不过从 2004 年开始,SP 业务的先驱网易竟然开始退出这个市场,扔了白花花的银子不挣。当时正是各家公司拿 SP 当摇钱树、赚得盆满钵满的时候,连续4家公司仅靠 SP 概念就完成了上市。

但丁磊首先看到了风险,那就是做SP必须受制于人,小命捏在中移动手里。网易撤退及时,后来中移动屠杀SP,连搜狐这样的大户都九死一生。此时丁磊早已脱身。

不过,一个人的运气不会每次都那么好。也因为丁磊的谨慎,外界认为网易在新业务拓展方面经常显得反应缓慢。丁磊曾称“保守是企业最好的情况”,而他自己也被业内冠以“说‘不’先生”的名号。

丁磊对于并购不大感兴趣。当初,新浪找上门来要求并购,他的回答是“不”。而网易唯一一次并购,就是 2001 年花 30 万美元收购了国内第一个开放式的图形 MUD 引擎的广州天夏科技有限公司。之后以这家公司研发团队为核心,开发了中国网游史上最成功的产品——《大话西游》系列,和当时各大公司以代理韩国、美国游戏不同的是,网易拥有全部知识产权。

而当 2009 年丁磊从朱峻手中夺下暴雪的代理权时,外界又是一阵惊呼。

“你觉得自己的性格如何,到底是保守还是大胆?”丁磊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避而不答。事实上,暴雪总裁迈克·莫汉和丁磊性情相投。戴锦和觉得,网易和暴雪“在基因上很像”。

“在暴雪,每一个人都是游戏玩家。” 戴锦和说,“虽然大家级别不同,但都灵感四射。一次,美国总部一个做清洁的阿姨想到好点子,就马上告诉了设计师。而最神奇的是,一个中国同事在四川爬山,真的看见了一个熊猫人之巅的石碑。当时,美国正在进行《熊猫人之谜》的研发,这个中国同事立即拍照传了过来。”最后,这块石碑被放进了游戏里。

和迈克·莫汉一样,丁磊也不算是骨灰级玩家。但是,两个人都沉醉于技术细活,潜心打造出最好的体验。“其实,我们和迪士尼的品牌授权并不一样。” 戴锦和表示,“品牌授权对于他们来说,应该是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要赚钱的。但对于暴雪来说,就是为了让玩家开心。”

网易杭州总部有一个 800 多人的大办公室。“这里所有人都是为《魔兽世界》一个游戏服务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旦玩家有问题,客服会在第一时间立即作出回答。因为,网易内部是推行抢单的。”

B= 外滩画报

D= 丁磊

“我们的使命不是满足于赚钱”

B:当年你取代九城拿下《魔兽世界》的代理权,令外界震惊。以前都觉得你比较保守,但当时大家又觉得你很大胆。你觉得自己是怎样的性格?为什么有那样一个决定?

D: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暴雪公司是一个值得我们信赖和欣赏的企业,我们也对他们的产品很认同。所以,我们觉得跟他们的合作是有未来的。虽然我们在合作过程中受到了很多的阻挠,碰到很多困难,但这更坚定了两家之间合作的信心。

B:有一个问题你跳过了,你觉得自己保守吗?

D:我觉得,我们企业还是一个比较有开拓精神的企业。我认为中国的一些企业大胆,是盲目的大胆。我不是很认同盲目的大胆。在自己最熟悉的领域里面,完全可走得(步子)大一些,即便犯一些错误,也是可接受的。我也犯过错误,一个公司的失败和错误是它最宝贵的财富。所以我不认同外面的观点,觉得我们好像很保守,不允许出错。其实我们允许员工有很多的创新。

B:有人觉得,你在 2003 年的时候有一个大的变化。以前,你还有点小任性,但 2003 年起就成为了一个有责任感的企业家。

D:其实,2003 年网易就开始盈利了,我们是中国第一家开始盈利的互联网企业,当年全年营业不过是二三十万美元。但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情,为什么?那时没有一家中国互联网企业有盈利,都在烧钱。你知道到今天我们一天可能都不止 30 万美元的净利润。

我觉得企业基本的哲学就是到底想为员工和消费者、股东带来什么。当你把这个逻辑想明白了以后,你会觉得每个企业家的使命都差不多。

当然你会发现 2003 年之后网易做了更多超越以前的事。比如说,网易做公开课做了近两年的时间,把世界上最好大学的公开课翻译成中文,随时随地放在所有人面前。我们为中国的千千万万想接受再教育的人提供了这种免费的、中文的资源。这种决策,放在 2003 年我不会去做,因为那时还在考虑生存的问题,赚钱的问题。

今天我觉得我们企业的使命不是仅满足于赚钱,而是能够为这个国家知识的传播做一点事情。

B:这个公开课难道跟盈利没有关系了?

D:完全没有一点关系。连广告都没有。

B:为什么你会想到这个点子?

D:在美国公开课本身就有专门的组织来做。我们做了一件事,就只是把它翻译成中文,而且也愿意持续地把它翻译成中文,让很多人可以没语言障碍地去学习美国的一些最好大学的课程,这个点子可能跟每个人的内心世界有关。

B:是什么事触动你了吗?是你自己想的还是集体的合议?

D:那个点子是我们一个员工想出来的,他说老板你为什么不去翻译?我一看这个翻译,可以这样做,那我们就把它做大一点,做快一点。

B:他可以直接来找你聊这个事儿?

D:对啊,好兴奋。他来找我要钱。他说,能不能给我们 10 万块钱?我说给你 10 万块钱干吗?他说我要做这个。

B:他是普通员工吗,还是有级别的?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话管理》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