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烟王”褚时健种橙:闲不住和不甘心

2012-09-06 11:13 | 作者: 杨洋来源:广州日报 褚时健 红塔

如果不是被媒体曝出褚时健在云南山中种橙的消息,人们或许都快要忘记这位曾经轰动一时的老人。与他的名字一同被回忆起来的,还有 “红塔山”、“烟草大王”、“贪污公款”和“争议”等等字眼。但他用“橙王”和“褚橙”刷新了人们的记忆。

种橙10年,这位已经鲜少接受媒体采访的85岁老人在他一手创立的果园中,与本报记者分享了他现在的生活,也谈起了曾经的人生。

“今年估计10月下旬就能收了,比往年早,叫市场准备吧。”9月初的一天下午,在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嘎洒镇的一座海拔近千米的高山上,褚时健站在自己的果园里,一边看树上挂满的果子,一边吩咐身边的管理人员。

此时的褚时健,头戴一顶遮阳草帽,身穿一件白色圆领衫和黑色长裤,脚踩一双运动鞋,肤色黝黑的他有着这个年纪难得的好气色。 他说起话来三句不离橙子。

种橙缘起:闲不住和不甘心

没人料到,曾经风光一时又饱受争议的财经人物——褚时健,从“烟王”的塔尖跌落,却在“橙王”的山头重新站稳脚跟。2002年,原红塔山集团董事长、因贪污入狱被判无期徒刑的褚时健在减刑至17年后,因被检出患有严重糖尿病而保外就医。此后,他在云南哀牢山下承包了2000余亩果园,种起了冰糖橙。

广州日报:你可以颐养天年,却在家和果园之间奔波?

褚时健:我性格的养成,不管逆境顺境,都要有事做,日子才好打发。一旦开始做了,做得不好也不甘心。

广州日报:为什么想到要种橙子?

褚时健:开始我们受的启发是美国的新奇士,新奇士在我们国家卖价很高。我们就想,水果行业将来的竞争会很激烈,如果没有品质特色就不行。

广州日报:那“褚橙”的品质特色是什么?凭什么高价?

褚时健:我们的果子在成熟的时候,和别人的味道不同。我们管理得细,好果子是要有条件的,从空气、水和土壤都要讲究。我们这边附近都没有烟囱,空气是最优的。我们的水是从哀牢山上引来的山泉水,不会受地表水污染。而这个海拔的土壤也很肥厚,很适合种橙。

广州日报:怎么实现?

褚时健:这3年云南很干旱,但我们的水能满足果树需要,这需要提前储备三四十万立方米的水,够用100天。

广州日报:你投入多少做这些基础建设?

褚时健:从哀牢山引水,一条水管一百七八十万,我们架了5条管道,普通农户不可能承担。当时启动时,资金还是很困难,我只有一百多万块钱,只能向朋友借。他们没有一个不借的,我说赔不起咋整?他们就说,你是稳稳当当的,没有把握不会向人借钱。所以借了三四年,现在全部还清了。

广州日报:果园规模多大?

褚时健:现在果园一共有2800亩,我们分成4个作业站,一个作业站管理30多户人家,目前有115户人家,一户两个劳动力。一户人家管着2500株果树,他们是相对稳定的合同工。负责管理的是26个人,以技术为主的队伍。

农户们很愿意到我这里来,他们做得好一年有六七万,一个人月收入有两千多元。

广州日报:果园现在的收益怎样?

褚时健:我们一年的销售额是六千多万,成本扣掉三分之二,还有两千多万。我们最初的投资是一千多万,现在资产有一个多亿了。赚的钱很多都投入到水利建设,今年我们用四千多万来建冷库,可储备五千吨。

广州日报:那你自己拿多少,有工资吗?

褚时健:我一个月拿6000块工资,也花不完。

“烟王”记忆:“入狱反而心情轻松了”

在种橙的新闻曝光后,褚时健重回公众视野。人们想起了这位曾经的“中国烟草大王”,在他的领导下,名不见经传的玉溪卷烟厂被一手打造成红塔集团——中国第一、世界第五的大型烟草企业。1998年,红塔集团利税200亿元人民币,接近云南全省财政收入的一半。“红塔山”品牌价值经评估高达386亿元,成为中国第一大品牌。褚时健回忆道,那是最好的时候。

广州日报:你种橙的思路和做烟草的思路一致吗?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话管理》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