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云上的生意

2011-09-29 10:33 | 作者: 来源:南都周刊 生意 云上

众所周知,爱迪生发明电灯之后,本打算把发电机和电灯泡一起卖到千家万户。但他的弟子英萨尔决定建设公用电网,这让我们可以享受廉价的电力,同时不必在家家户户的地下室里装一台发电机—云计算也是这样。

这是一段关于云计算概念的标准傻瓜解释。1960年代IBM的科学家约翰·麦肯锡,在创造“人工智能”这个词时讲过;2006年谷歌27岁的工程师比希利亚,在创造“云计算”这个词时讲过;2007年《哈佛商业评论》的尼古拉斯·卡尔,在为云计算舌战群儒的《IT不再重要》一书中也讲过;今天,怀揣各种云概念的商人们,仍然这么说。

但业界的大佬,无论是微软的盖茨、英特尔的贝瑞特,还是通用的伊梅尔特,都一度对此不置可否。百度李彦宏去年初谈到的观点颇具代表性:“这是新瓶装旧酒,没有新东西。”腾讯马化腾则干脆说,这可能要过几百年、一千年后,“到阿凡达那个时候确实有可能。”

他们现在都闭嘴了—因为云计算赚钱突然不累了。去年下半年起,韩、日、英、德、美、中等国陆续发布了云计算发展大计。IDC预测,在2009年至2013年间,云计算服务可为全球带来8000亿美元的新增收入,其中中国可达11050亿元人民币—前者足够让美国人打一场10年的反恐战争,后者足够让中国人免费用一年的石油。

国家层面的加入让全球股市上的云计算板块应声而涨,股价一度普遍飙升1/3。今年5月,就连从未看走眼的巴菲特都一反常态,说以前忽视了科技行业,“如果能再活50年,我一定会选择投资科技界将出现的‘庞大的赢家’。”没错,股神说的是云。

中国对云的热情甚至让云的“故乡”美国都感到汗颜。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仅仅在9月前后的一周内,就有超过20家政府产业园区和厂商宣布了云计算平台战略,这其中就包括前面提及的百度和腾讯。

中国机会

“只要接上键盘鼠标,就可以玩大型视频游戏,画质比X—box360一点都不会差。”云联软件的员工方原(化名)说。他指的是公司今年即将在杭州华数机顶盒上推出的云游戏栏目。云联此前在PC上推出的云游戏客户端提供《孤岛危机2》、《极品飞车14》、《实况足球2011》等大型游戏,8月底在新浪推出7天免费测试卡时,被众多游戏迷追捧。

单伦性价比,云联的确令售价超过2000元的微软X—box360和索尼PS3等高端游戏机汗颜。云联并非国内唯一一家进军云游戏市场的公司,它的竞争者有金山的快快游戏、专注苹果云游戏的超闪软件、宝德的开开游戏云,以及点击科技的Lava游戏等,它们在业务上与云联并无太多重合,但方原还是很不安。

“理论上要有4M带宽可以保证画质,2M带宽可以保证流畅度,但国内的网络环境太复杂了。事实上这也是我们最焦虑的问题。”方原说。因为国内并没有符合要求的基础硬件和平台服务商(IAAS和PAAS),云联从下到上都是自己一手包办,但网络问题却无法靠自己解决。

尽管云联在美国技术和模式类似的两个竞争对手—Onlive和Gaikai,同样选择了自建云,但差距就摆在那里:成立两年的云联去年获得了软银200万美元的投资,目前正在考虑第二轮融资,但业务覆盖全美并将于9月22日登陆英国的Onlive,今年拿到的风投是4000万美元;Gaikai今年同样拿到了4000万美元的两轮投资,已经登陆12个国家。

这看起来是钱的问题,但又不完全是钱的问题。云联创始人,30岁的邓迪偶尔会在微博上哀叹,“Onlive又增加新功能了,得加快速度了。”

同样面对激烈竞争的坚果铺子网盘创始人之一的韩竹,相比之下却乐观得多。这个2007年毕业的上海交大电子系硕士,今年4月与两个好友运营这个云存储项目时,同样面对没有本地云服务可用的窘境,只能全部自己来。

坚果铺子在大洋彼岸的模板—Dropbox,则轻轻松松用着亚马逊的云计算平台,在过去一年里用户数飙升了5倍,目前公司估值60亿美元。

坚果铺子,以及它在国内的数十家同类服务竞争者,没有任何一家使用亚马逊的云服务。其实并没有什么壁垒,唯一的原因是中美之间的网速差距太大了,用户体验不够好,亚马逊也并未在国内提供云计算服务。

目前为止,中国并没有对云计算服务设立牌照准入制度,但对硬件的服务器服务无疑是有限制的。“理论上,云计算是无国界的。尽管亚马逊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业务,但这里没有。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任何一家外商在中国内地做,唯一的一家Rasebas,在香港。”趋势科技全球研发长暨大中华区执行副总裁张伟钦说。

韩竹仍然觉得坚果铺子有机会。“目前国内的网盘用户大约在数百万,我估计这个市场的容量可以高达5000万用户。只要提供有特色和优秀体验的服务,空间总是有的。”

这并不夸张。Springboard Research去年发布的《中国云存储服务报告》显示,中国云存储服务市场将由2009年的605万美元快速增长至2014年的2.1亿美元。而舆论也普遍认为,中国的资源价格、地价,尤其是高性价比的人力资源,将是云计算时代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

“这对中国来说,是一波难得的机会。”张伟钦说,“圈内去年开始就取得了共识:PC普及的时代,中国刚刚改革开放,老百姓没有钱;互联网时代,美国铺完了光缆,中国才开始铺第一条;在产业革命的层面上的云计算时代,我们才第一次和世界同步。”

这样的论调是否似曾相识?没错,几年前的新能源车热潮时,中国的汽车界也这么说过。

如果上面提及的这些云游戏、云存储你觉得还有点距离,你一定对一个月前媒体大肆报道的“云手机”有所耳闻,华为、阿里、小米三家中国公司几乎同时推出了各自的“云手机”,尽管研究过这些手机后也没发现与其他智能手机有什么大不同—除了那个几百G的网上存储空间(也即网盘)和一些定制服务,但“云手机”的概念还是着实引起了消费者的好奇和业界的骚动。这不,百度已经表示正在开造“云手机”了。或许,半年之后,中国神奇的山寨大军又会多了一个营销品—低价的各类“云手机”,这并不是什么高科技,如果“云手机”仅仅是多了一个云存储功能的话。

云端滋味

尽管在无国界的激烈竞争下,与诸多业内巨头的成熟服务相比,中国的云计算基础服务看起来乏善可陈,但产业链上下游的服务商们,日子过得似乎并不那么糟糕。

9月8日,惠普在上海面向全球超过1000万台的网络打印机,发布了以云计算为核心的全新移动打印解决方案和内容服务,同时宣布,已研发半年的“惠普云计算”和“惠普云对象服务”两项云服务正式开始内测。在此之前,惠普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李艾科表示,惠普计划在中国开发云计算产品,并向全球出售。

这对惠普在中国的最大对手联想来说,似乎还无须过虑。相比于惠普和戴尔,联想早在去年即推出了以“一云四屏”为核心的全面云计算产品和解决方案;4年前上线的网络存储和数据管理解决方案,甚至在2009年即已转型收费。

像联想这样先行一步的服务商,只是特殊情况。在多数情况下,中国云服务商更喜欢采用一些特别的手段。例如地处两江交汇之地的重庆,特别开辟了“国际离岸云计算特别管理区”,外商在此可获电信和数据营业执照,以及对电信业务完全控股,甚至可开展离案数据业务,区内数据中心与国内互联网物理隔离,不经国家关口局数据监察。

这吸引了包括新加坡太平洋电信在内的很多大宗云计算投资的兴趣—在此之前,业内一度传出欧盟将封杀美国云服务的消息,理由是依据美国《爱国法案》,包括微软在内的美国公司,在特定情况下需要将欧洲用户云端的数据提交给美国相关部门。

“坦白说,这次云变革,我们企业界的步调相比国外还是略晚一些。但是这一轮很奇怪,在政府层面我们做得很好。”张伟钦认为,一般而言政府本身也有很多的云计算需求,而且本身有行业领头羊的作用,这对云计算发展很重要—尤其在中国体系下。“每个地方政府都在推,这是很重要的。难得的是,这次政府力度很大,在国外甚至都很少看到。”

不仅如此。自去年10月工信部和发改委启动京沪深等5个城市发展试点到现在,几乎每个省的重点城市都规划了自己的云基地。几年前开始转型做云计算和云安全服务的趋势科技,前不久还与北京市政府等共同投资了北京的云基地。

但各地纷纷上马云计算,尤其是数据中心,确实也造成了一些现实问题。例如,相当数量的云计算基地都建在华南,但当地能源紧缺和气温较高的现状,其实并不适合发展云基地。于是,最近业内又在讨论鄂尔多斯,这里每年温度低于20摄氏度以下的超过300天,风力发电的电费不到北京的三分之一,热门的还有黑龙江和云南,因为云南的水电费非常便宜。

张伟钦并不觉得中国的云计算有过热的问题。“每个地方政府都在搞云计算,听起来很壮观,其实规模并没有那么大,顶多一两百台机器,要想在中国看到谷歌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的云基地,很难。”张不否认这可能是形象工程,就像没多少车也要修八条车道的马路一样,但他觉得随着中国的进步,这么多的中小企业,长期一定是有需求的。

事实上,这个需求确实存在,而且很旺盛。一直推销云服务的IBM,近日发布的《CIO的智胜之道》显示,在受访的全球3000名CIO(首席信息官)中,有60%的CIO表示未来5年中将应用云计算技术以增强企业的竞争力,这个数字与2009年的调研相比,几乎增长了一倍。这其中,参与受访的中国69位CIO对云计算应用甚至比全球同行更积极。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话管理》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