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做出好设计的100个建议

2011-12-19 09:17 | 作者: 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谷歌 信息可视化 1980年 欧拉公式

好设计有吸引人心的力量。你会发现那些甚至只是看上去好的设计,都可以让人支付更多溢价。但真正好的设计,是用独特的视角和智慧不断修正生活里各式各样的漏洞,为生活提供美感,当然,也能帮助公司塑造品牌。设计师米奇·考波尔在那本1990年出版的《软件设计宣言》里说: “设计师之所以受人爱戴,是因为他们掌握了人们想要的某些东西。”

支付溢价的人不仅仅是普通消费者,越来越多的公司愿意把设计费用加入自己的财务报表,他们聘用专业的设计咨询公司,购买创意团队们的几十个工作时,甚至愿意达成销售利润分成的战略合作。尽管青蛙设计(Frog)、Continuum这样的公司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他们的中国客户依然更希望获得即时见效的设计方案,但的确有越来越多的公司不仅仅把设计看作产品的附加属性─他们更希望从源头解决问题,让自己的产品与众不同。

创造与众不同的东西的人,有时候需要有一些“事情为什么是这样”的直觉:为什么取暖器加热非得散发出灰尘烧焦的味道?为什么耳机线总是穿来绕去乱做一团?1980年代,英国政府研究员简·富尔顿·苏瑞(Jane Fulton Suri)因为帮助改良割草机而减少消费者使用事故而名声在外(很多人因为分不清把手和开关把脚趾割伤),但她依然觉得遗憾:我总是在东西被设计完成之后才去研究,但问题已经发生了。后来苏瑞结识了刚刚开办IDEO设计公司的戴维·凯利(David Kelley),并把她的洞察力加入到设计前期研究和模型制作中去─这是人类学家思维进入IDEO的起点。

诠释直觉的最好例子是史蒂夫·乔布斯。IDEO另一个创始人、戴维·凯利的弟弟汤姆·凯利(Tom Kelley)对《第一财经周刊》说:“有些人追随他们的直觉。如果你是另一个史蒂夫,Just go ahead;但如果你不是,你就需要一些流程和方法。”1990年代,三星曾经在IDEO位于硅谷帕罗奥图(Palo Alto)的总部旁设立研发中心,一起改进创新流程。

其实即便是乔布斯也遵循设计流程,他的卓越之处在于他不听信于消费者的要求,而是满足他们的潜在需求。并且他从来不是技术的最先研发者,相反,他知道如何把现有的技术转化为界面友好的产品。他相信好东西的力量。

我们也试图发现好东西,以及好东西背后的逻辑─这是《第一财经周刊》每年举办“这个设计了不起”评选的原因。但今年和去年相比,有两件事不太一样。

首先我们改变了评选的规则。为了尽可能扩大好设计的入选范围,我们请独立的和专业设计公司里的设计师们每人提交两件他们认为了不起的设计产品,上市时间在两年之内,不限中国市场;最后,我们获得了80件产品(正如你在前图所见,种类之庞杂的确令人惊讶),然后邀请与市场和用户关联度较高的公司管理层担任评委筛选出三个最佳设计。我们同时还在微博发起投票,最后微博用户选出的最佳设计─Wacom Inkling数字绘图笔,和管理层评委的投票结果是重合的。

这个规则有趣的地方在于,产品的推荐者有可能并非设计师本人。“全球的设计比赛都是为了给予设计师认可,但你们不是。”Continuum中国区CEO Chris Hosmer一直心有疑虑:“你知道,这很奇怪。”但看到诸如波音787这样的产品入围的时候,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这要比循规蹈矩的奖项好玩得多。

另一件事是11月30日我们和Frog合办了探讨中国创新趋势的封闭式Workshop,参与者是此次评奖的评委们。我们试图找出有效的头脑风暴的方法─相比得出的结果,正确的思考过程可能更有价值─Frog的创意总监Brandon Edwards提出了五个问题,然后墙上的白板上列满了可能与问题相关的关键词,评委人手一沓N次贴。我们把想说的话写在不同颜色N次贴上,粘上白板。在阐述过程中,相同或者相反意见的纸条被粘在核心观点纸条周围─最后我们发现,以往开会时观点像流水一样走过就算,如今凑在一起却有激发更多想象力的效果。

一些观点从以往模糊的认知里跳出来,比如“企业不仅应该创新,还应该提供与消费者密切相关的创新”、“让产品引发议论,否则会被迅速淹没”以及“如何接近更年轻的消费者”。在这些观点的背后,还有一些具有普遍意义的法则,我们把这些一起整理成100条,它们有关品味、美感、do &don’t以及自然规律。

你还会从中发现一些出乎意料的东西,比如优秀的设计不必来自专业的设计师。同样,我们在硅谷风险投资人保罗 ·格雷厄姆的《黑客与画家》里发现了不少他对好设计的定义─其中不少还会在后面被专业人士提及。看完他的总结,你会发现从一个“外行人”,尤其一个这么聪明的外行人的视角看待好设计如何诞生这件事其实是个不赖的主意。

就让我们从这里开始吧。

100 THINGS ABOUT GOOD DESIGN

001

好设计是简单的设计。从数学的角度而言,少即是多,证据是每一个数学公理。从设计师角度而言,美依赖于一些精心选择的结构性元素,而不是依赖于装饰品点缀和堆砌。装饰品本身并不是坏事,只有当它被用来掩盖结构的苍白时,才变成了一件坏事。

002

好设计是好看的设计。数学家哈代说,丑陋的数学在世界上无法生存。飞机设计师凯利·约翰逊说:如果解决方法是丑陋的,那就肯定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只是还没有发现而已。

003

好设计是启发性的设计。想一下乐高积木,它允许用户按照自己的意愿去使用。

004

好设计通常是有点趣味的设计。

005

好设计是艰苦的设计。人们为什么会觉得野生动物非常优美?原因就是它们的生活非常艰苦,在外形上不可能有多余的部分了。

006

好设计是看似容易的设计。

007

好设计是对称的设计。

008

好设计是模仿大自然的设计。不过这一条用来回答“为什么飞机没有做得跟鸟一样”这种问题的时候,可以参考第二条:人类有更有趣更优美的解决方式。

009

好设计是一种再设计。

010

好设计是能够再复制的设计。你可以理解成允许山寨,但不是鼓励你去复制别人。

011

好设计常常是奇特的设计。但这句话要紧接着这句─“可能是因为我不够聪明,才会觉得它们看上去很奇特。一条狗看到开罐器也会认为那是一个奇迹。如果我是天才的话,可能会觉得欧拉公式(87页)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它又没有说错,有什么好奇怪的。”

012

好设计是成批出现的。为什么文艺复兴会出现在1450年的佛罗伦萨?如果达芬奇出生在米兰,历史会怎样?另一个例子是,即便当代人口流动如此剧烈,天才项目还是出现在那么几个中心:德国包豪斯建筑学院、曼哈顿计划、《纽约客》杂志、洛克希德公司的臭鼬工作室和1980年代的施乐帕洛阿图研发中心─格雷厄姆在这里注解:如果你远离这些中心,你也很难出头。

013

好设计常常是大胆的设计。“我觉得发现丑陋的东西要比你想象出一个优美的东西更容易。大多数做出优美成果的人好像只是为了修正他们眼中丑陋的东西。”

014

好设计的秘诀:非常严格的品味,再加上实现这种品味的能力。单单无法容忍丑陋还不够。只有对这个领域非常熟悉,你才可能发现哪些地方可以动手改进。你必须锻炼自己。只有在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之后,你才会听到心里有一个细微的声音说:“这样解决太糟糕了,一定有更好的选择。”不要忽视这种声音,要培育它们。

015

反对恶趣味。比如SUV。即便它采用可再生的清洁能源也改变不了格雷厄姆对它的看法,因为SUV来自一个令人厌恶的想法:如何使得小货车看上去更有男子汉气概。

016

支持简洁。有一个笑话说,黑客动手写程序之前,至少会在心里盘算一下哪种语言的打字工作量最小,然后就选择使用该语言。

017

做用户需要的设计,而不是“用户要求的设计”。任何一个领域的最佳作品都不可能是由对用户言听计从的人做出来的。

(001~017:保罗·格雷厄姆对设计的总结)

018

有一个笑话。有人问:“要改进一个灯泡,需要多少设计师?”设计师说:“等一下,我们要改进的必须是灯泡吗?”这样的问题有时候会让提问者看起来很幼稚,但事实情况刚好相反:他们是在用一种非常规的方式界定思考问题的方式。设计往往从这里开始。 但大公司里问问题的人可能不多─这是他们需要外脑的原因。灯泡的后续故事是,最后那个设计师在不改变灯泡本身的条件下增加室内光照量,他在天花板顶部加了一扇窗让阳光射入。

019

大多数大公司不会问自己的“蠢问题”包括:我们为什么在生产这些东西?人们为什么需要这些产品?假如我们彻底改变目前的产品会怎样?要不要做点别的东西?也许应该停下来为现在的产品提供不一样的体验?什么会让我的消费者快乐?

020

害怕显得幼稚。想象在一个大会议室里,每个人都对议题点头称是,你可能是唯一一个举手说“请等一下,这样做没什么意义”的人。大多数人在这个想象面前会选择放弃举手,在这种情况下,点头更容易一些,但好设计可能就此消失了。

021

忽略了弱势群体。老年人可能因为看不清药瓶上的小字而吃错药,关节炎患者可能根本握不住削胡萝卜和土豆皮的刨子,而世界上大多数设计都不会考虑左撇子。其实好的设计应该不需要特别的适应和学习,就可以给能力不同的人使用。这是创新咨询公司IDEO在做一个牙膏项目的时候去拜访同时用7种牙膏的人,和根本没有牙的人的原因。

022

认为设计应该用来推动公司制造更多产品,或者将更多新功能用到产品上去。其实你在不断扩大产品系列的同时,也在离你的消费者越来越远。相比“满足市场不同需求”这种好听的说法,大公司其实在用复杂且重复的产品线掩盖自己对消费者的一无所知。

023

焦点小组。这一条与上一条目相辅相成,焦点小组是指大公司为了了解消费者在想什么,把目标消费群体找来讨论,试图找出设计的方向。但情况往往是,他们做出来的往往是“用户要求的设计”,而不是“用户需要的设计”。要避免这一点,大公司需要一个真正能解读消费者的人,而不是一堆消费者调查问卷。

024

联想的设计师曾经为某一系列的一体机设计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支架。但在运输过程中他们发现,这个东西让运输成本从4美元变成了20美元一台。在设计新的一体式台式机支架的时候,设计师告诉联想副总裁姚映佳:“这次我会考虑节约运输成本。”

025

调查问卷。和焦点小组一样,调查问卷的问题并不在于其本身,而是人们把问卷结果等同于设计。调查问卷存在的问题是,调查者很可能把被调查者的意见理解成了自己希望听到的样子。保守大公司还有一个习惯是,他们对复杂的专业词汇、行话和武装过的设计流程感觉更踏实。

026

经验。来自五星设计的平面设计师保拉·谢尔(Paula Scher)曾说:“当我对一项工作一窍不通的时候,就是我工作最出色的时候。”她曾在餐巾纸上为花旗银行勾勒出那个著名的雨伞图标。谢尔这样解释自己的观点:如果你想寻找让事情变得更好的方法,那些特定领域里的丰富经验会阻碍你的成功,因为你太清楚结果会怎样了,你知道哪些方法不会奏效。

027

害怕重来。大公司是效率的代名词,这不仅往往意味着环环相扣的流程让微小的创新想法难以出头,还意味着一旦某个产品进入流程,没有人愿意或者有能力让它回炉再造,“就这样算了吧”会让一个产品堆满糟糕的设计。换个说法是,如果乔布斯不够龟毛,苹果不会成为苹果。

028

技术决定设计。1980年代后期计算机芯片的应用让石英表风头减弱。但卡西欧这样的大公司设计出来的芯片手表是使用者的灾难:那些集成了收音机、闹钟、计算器等功能的手表往往需要使用者不断按压调控迷你键盘─工程师设计的时候非常简单,但用起来却一点也不友好。

(018~028:大公司设计部门注意!)

029

好看的设计首先有很高的几率被使用。好用但不美的设计,接受度会不高,于是好不好用也变得不重要了。这可能是认知偏见,但也是事实。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话管理》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