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中国“山寨手机”大变局

2012-07-24 10:12 | 作者: 刘艳艳 生田卡来源:南方都市报 山寨

对于诚虹手机总经理王中成来说,过去的12个月着实艰难。作为深圳数百家中小手机生产厂商之一,王中成用“水深火热,青黄不接”这八个字,来形容他现在的处境。

王中成的公司位于深圳华强北附近,这里的主干道上,布满大大小小数千家售卖电子产品的店铺。在21世纪的头十年,这个据称是亚洲第一的电子产品集散地曾屡屡掀起席卷全国的“山寨”大潮:DVD火的时候,他们做DVD;M P3火的时候,他们做M P3;功能手机火的时候,他们依靠联发科的“Turn Key”解决方案,做功能手机。据不完全统计,在他们风光无限的2007年,“山寨”手机的产量约1.5亿部,几乎与国内市场手机总销量相当,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25%,全行业赚得盆满钵满。

如今,智能机时代来临,他们能否重演辉煌?

功能机被逼到旮旯里

看到桌面摆放的是功能手机,顾客扭头就走。她所在的赛格广场大厦里,经常耳闻有公司人去楼空,留下来的大多转去做智能机,吴喜卿的公司没有转,代价是门可罗雀。

7月中旬的深圳,骄阳似火。来自广西防城港的王伟,背着斜挎包,正在华强北附近的明通数码城进货。这个人声嘈杂的5层建筑里,密集分布着众多手机售卖档口。每个档口约2-3米宽,各自紧紧相邻,玻璃柜子里的手机款型雷同。这些档口的不同之处仅在于店名及销售小姐的漂亮程度。

很多玻璃柜子里同时摆放着功能手机和智能手机。智能机款型多为苹果、三星、H TC、诺基亚的山寨版。山寨iPhone从200多元的功能机配置到千元上下的“高档”智能机配置都有,标价千元左右的山寨Iphone从手机外壳到U I(user interface,用户界面)已经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王伟说,“中国的创新能力不强,仿造能力还是可以的。”很多档口还售卖山寨小米手机。据南都记者观察,国内手机品牌中,得以享受被山寨“殊荣”的仅此一家。

王伟向一个档口开出了购机清单,他问,“什么时候可以提货?”“靓仔,你明天过来拿吧”,店小伙告诉他。南都记者借来那份购货单查看,上面罗列着十多款手机型号及价格,每款购入3-10台。其中第一款总价最高———600多元,共10台。除了这些单价仅60多块的功能手机外,他也采购了几款智能手机,价格在400块左右,鲜有超过500元。

去年此时,这里还是功能手机的天下。在2007年、2008年的“山寨”高峰期时,深圳有多达两千余家山寨手机厂商。现在,明通数码城的玻璃柜台里,一半的位置让给了智能手机。与此同时,中小手机厂商也倒掉了一多半,从2000多家跌到了1000家以内。“现在,每天都有倒闭的。”诚虹手机王中成感叹说。

不过,还有人继续做功能机。A bdulla来自印度,他在深圳已经呆了9年,有自己的公司,专做外销手机生意。南都记者见到他时,他正站在华强北街头,向另一位印度商人推销一款类智能手机。与智能机不同,类智能机上的应用并非来自谷歌或苹果应用商店,而是由第三方应用公司开发,集成在芯片里。这单买卖最终没做成,那位印度商人对他的产品兴趣不大。

A bdulla告诉南都记者,他的产品主要销往南亚、非洲,这些地区的市场行情比中国要落后三五年,“非洲最少要晚5年,他们现在还在用1 .8英寸的小屏,五六十块钱”,受制于经济发展水平、3G网络等基础电信设施落后等因素,那里至今仍是功能机的天下。A bdulla公司目前月出货量在10万台左右。

吴喜卿仍在销售功能手机,不同的是她所在的公司,产品针对国内市场。吴喜卿告诉记者,这些以超长待机,大音响为特征的功能手机,在南方根本销不出去,“北方好点,内蒙古、山西、河北这些地方还有销路,那儿的人可能喜欢大音响吧,听歌方便”。

她并不承认功能机已经穷途末路,只有记者问到销售业绩时,她才坦言:“(工资水平)在2009年达到顶峰后,就一直在走下坡路。快做不下去了,我想转行”。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话管理》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