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中兴亏损探源:有比商业失算更深沉的病因(4)

2013-05-27 10:28 | 作者: 谢丽蓉 宋玮 来源:财经网 病因 亏损 商业

中兴能源以新能源与节能为核心业务,包括光伏发电、建筑及工业节能等。中兴能源还曾涉足云计算终端制造基地的运营、海外农业项目投资、在非洲和东南亚发展棕榈油种植园等业务。

在光伏领域,中兴能源的业务和收入几乎全部来自2010年至2012年连续三年参与的国家“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中兴能源旗下的中兴光能(天津)公司主要负责该业务。

据光伏市场研究机构Solarbuzz分析师韩启明分析,金太阳工程可为中兴能源带来至少30%的年收益。历年财报显示,中兴能源盈利能力相当不俗,2010年,中兴能源营收仅680万元,亏损7900万元;2011年,中兴能源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是1.04亿元和1.1亿元,净利润率高达107%;2012年,这一数字跃升到2.79亿元和2.03亿元,净利润率73%。

中兴能源的资产也在迅速增加。2007年成立时,中兴能源注册资本为12.9亿元,2010年资产总额为12.54亿元,2011年增至24.7亿元,到2012年,已经积累至30.2亿元。

这与整个新能源行业的不景气反差鲜明。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分会副理事长孟献淦表示,“新能源行业这几年不景气,专注研发的企业目前正处于产业初期阶段,基本不挣钱。”他认为中兴能源的盈利水平“简直不可思议”。

中兴创业元老及骨干通过维先通、聚贤投资、中兴发展、中兴国际,直接或间接拥有中兴能源的分红权。2012年,在中兴通讯巨亏的情况下,他们的收益依旧颇丰。侯为贵及创业元老发展出来的旁系公司,大有盖过有国有股控股的中兴新系(包括中兴通讯)的势头。

中兴创业元老及高管的亲戚朋友亦通过在中兴子公司、合营公司中直接或间接持有少量不易发现的股权而获益。如中兴网信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其前身是中兴通讯ICT产品线,由中兴通讯持有90%股权,剩下10%由深圳市征鸿科技有限公司持有。

根据工商注册信息,后者于2009年成立,成立之初,史立荣之弟史立功持有60%股份,并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常务(执行)董事。2011年7月6日,史立功不再持有征鸿科技股份。2011年、2012年,中兴网信净利润分别为1.31亿元、1.29亿元。目前史立功仍为中兴网信总经理。

在中兴通讯财报中,有13家控股子公司被披露。但内部人士称,中兴通讯控股、参股合营的子公司有40多家。

中兴通讯相关高管曾向《财经》记者表示,关联公司在产业链中有其不可或缺的价值,比如摩比天线。“当初竞争对手采取焦土策略,若没有摩比天线,我们根本采购不到天线。”他们还强调,三星电子亦有多家子公司为其做产业链配套,但从未有人质疑三星电子。

三星电子是全球消费电子行业的标杆企业,其为家族企业,与中兴通讯的股权结构完全不同。

今年初,史立荣曾向外界表示,无收入的子公司将坚决清除。从过去两年的发展来看,中兴通讯确实在努力清理交叉持股、消除关联交易,史立功不再持股征鸿科技、中兴通讯出售长飞投资、聚贤投资退出子公司股份等等,都是该努力的表现。但盘根错节的股权关系冰冻三尺,理清顺明谈何容易!

激进海外扩张战略形成的财务窟窿有可能继续扩大。财报显示,2012年,中兴通讯的坏账准备总额超过28亿元; 2011年,这个数字为26亿元;2010年,为20亿元。

与中兴通讯一样,华为在高速扩张期也累积了巨额坏账。2011年,华为的坏账准备达到峰值,35.5亿元。不过,华为2011年就感到了危机,明确不再使用激进手段拿单,重点考虑项目的利润率,从而避免了更大范围的亏损。

基于对行业继续下行的判断,华为近期再次收缩战线。4月底,华为下发内部通知,中国、东南亚在内的部分国家的代表处中不再单独设立企业业务和消费者业务办公室,而是合并到运营商业务大平台之中统一管理和考核。据了解,下一步这个合并计划还将推行到日本、西欧、印尼、新加坡等低毛利率国家和地区。华为高管在内部撰文,号召员工做“葛朗台”,节省成本的愿望溢于言表。

面对困局,侯为贵依然乐观。他认为2012年的亏损是暂时的,中兴通讯在国内电信运营商市场的竞争力仍然强劲,在4G的TD-LTE市场实力突出。

侯为贵也看好潜力颇大的政企网市场和消费者终端市场,他表示,中兴通讯将采取不同的策略来应对不同市场,实现周期更长的滚动发展。今年,中兴通讯的主要目标是致力于产品创新与解决方案创新,积极拓展政企及服务市场,控制费用支出,提高利润水平。

对中兴通讯而言,今年最大的利好是国内将启动4G投资。有消息说,中移动在4G的一期投资将超400亿元。由于技术方向的一致性,中兴通讯有望拿下头彩。

光大证券分析师周励谦分析,2013年-2014年,国内4G项目可能分别为中兴通讯贡献约10亿元和16亿元净利润,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中兴通讯2011年22亿元净利润的一半。

正因为TD-LTE市场对于中兴通讯有关键转寰作用,中兴通讯在该市场并不固守“现金流第一,利润第二,市场份额第三”的调整思路。中国通信网报道称,在云南移动近期举行的一次针对TD-SCDMA网络扩容招标中,华为和中兴通讯分别以赠送价值5亿元及2亿元设备为代价,替代了原有的供应商大唐移动。

由于中国移动即将开展的TD-LTE设备招标中,有相当比例的份额为基于TD-SCDMA F频段升级,因此,赠送动辄数亿元价值的设备,可以看作是占领TD-LTE市场份额的曲线策略。

但TD技术专家李进良并不认可这种做法,他认为这种恶性竞争势必加剧设备商自身的困境。市场大环境已今非昔比,亏损之下的中兴通讯如果继续沿用利润换市场的老办法,TD-LTE恐怕不会成其救世主。

近年来,电信运营商已普遍陷入“增量不增收”的困局,加上以OTT(Over The Top,互联网企业利用运营商的宽带网络发展自己的业务,如谷歌、腾讯)为代表的外部竞争压力加大,电信运营商在网络设备方面的投资能力越来越小,留给设备商的,不仅是越来越小的市场容量,而且是越来越稀薄的利润空间。中兴通讯在欧洲、印度等地拿下市场换来亏损的教训,未必不会在中国市场重演。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