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史玉柱“弃权”民生银行背后:或被海鑫钢铁拖累

2014-04-09 10:29 | 作者: 劳佳迪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史玉柱 民生银行

史玉柱

史玉柱

3月25日晚间民生银行(600016.SH,1988.HK)的一纸公告,让充满争议的商界名人史玉柱的微博名“史玉柱大闲人”终于名副其实了。根据公告,他“正淡出企业管理工作,准备退休”,将过上抱着9.58亿股民生银行股票坐等分红的舒坦日子。

请辞民生银行董事后,这位富贵闲人似乎立刻启动了日韩游,微博上不是晒泡菜,就是在愚人节声称自己在东京被偷。去年6月,刚从巨人网络(GA.NY)的日常事务中脱身的他,曾对媒体高调示意“要去搞银行”。

言犹在耳却意外退隐,令彼时豪情万丈的宣言也染上了物是人非的色彩——毕竟退出董事席、只保留股份的举动意味着史玉柱主动远离了民生银行的核心经营层。

而在圈内人眼中,尽管至少到2016年1月24日以前,史玉柱依然承诺不会减持手上的巨额股份,但他的“出走”既是连续8年董事生涯的落幕,也几乎割断了长达20年的“民生情结”。

在董事会地位边缘

“史玉柱在民生银行董事会的地位可以用‘边缘化’来形容,这和他高明成熟的资本玩法不是一回事,在那不是谁的股权多,谁就说了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一位与民生银行高层打过数次交道的圈内人士处听到这种说法。

民生银行公布的2013年年报显示,目前公司董事会中共有5名副董事长,来自民营企业界的有3人,分别是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以及新希望(000876.SZ)集团董事长刘永好

“东方系、泛海系和新希望系这三派才一直是民生银行董事会的实权角色。”上述人士表示,手握重股的史玉柱一直无缘经营层面的核心圈,“想法肯定受到掣肘”。

民营企业家中,史玉柱持股份额仅次于刘永好的4.7%。截至2013年12月31日,卢志强和张宏伟持有的股份占比分别为2.46%和3.13%,均低于史玉柱名下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3.38%的持股比例。

事实上,史玉柱与民生银行之间还有一段时间跨度达20年的“往事”。时间可以追溯到1993年,当时卢志强和史玉柱都是民营企业家俱乐部、顶级财富圈——泰山会的成员,筹建民生银行的倡议胎动于泰山会的一次内部座谈会。1994年,泰山会联合全国工商联,将首期集资300万元分成了12股,史玉柱领衔的巨人集团就认购了“民营八股”中的一股。

尽管最后出资入股时,因为巨人大厦危机的意外爆发,史玉柱资金链断裂,与民生银行发起股东的身份失之交臂。但2003年他又以“白菜价”从泰山会另一名成员万通集团掌门人冯仑手中受让了1.43亿原始股,几次增持后,还是成功跻身民生银行的大股东之列。

2006年,史玉柱被选为民生银行非执行董事,可此后8年,不管他在民生银行的二级市场上如何翻云覆雨,却一直趴在“董事”的位置上止步不前。

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家对《中国经济周刊》坦言,民生银行自创立时就拥有民间资本与官方力量交织平衡的基因,导致内部存在格外错综复杂的权力博弈,史玉柱无法晋升副董事长与他的政治身份有关。据悉,和素喜剑走偏锋又时常娱乐大众的史玉柱不同,刘永好、卢志强和张宏伟三人皆在全国政协担任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中国人寿欲入股民生银行前夕,自称“史大嘴巴”的史玉柱曾在微博上隔空叫板,公开出言讥讽,而目前国寿位居第三大股东,在董事会也拥有一席位。

或被海鑫钢铁拖累

对于史玉柱的突然请辞,圈内也流传着另一种说法:被民生银行债务人海鑫钢铁的倒闭漩涡拖累。3月中旬,媒体爆出山西最大的民营钢企海鑫钢铁30亿巨债缠身,史玉柱曾开腔在微博上为替父掌门的“富二代”李兆会求情,呼吁“社会要包容80后年轻实业家”、“应鼓励海鑫钢铁继续正常生产,而不是落井下石”,不仅言辞恳切,甚至直指“银行抽贷40亿,导致海鑫流动性出问题”。

实际上,其时史玉柱仍担任民生银行董事,而该行正是海鑫钢铁的最大债权人。民生银行3月21日曾声明称,海鑫钢铁在该行授信敞口为19.5亿元,全部系抵押担保贷款。

而史玉柱为李兆会求情,似乎并不完全出于公心,他与钢铁豪门少帅李兆会之间有着极深的私交。2013年9月12日,页岩油开发企业辽宁成大(600739.SH)发布定向增发股票预案,拟募集资金投资新疆宝明矿业有限公司油页岩综合开发利用(一期)项目。而股票的定向发行对象仅有两家:史玉柱控股的巨人投资有限公司和李兆会控股的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当时有投资者分析,由于一次性投入金额近10亿元,锁定时间也长达三年,如果算上资金的机会成本,增发条件算得上“苛刻”。 史李二人这场围绕油页岩项目的豪赌由此被认为“极有默契”,两人亦借此一举成为辽宁成大的第三和第二大股东。

史玉柱何时结识李兆会无法确知,但李氏家族与民生银行的瓜葛同样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李兆会的父亲李沧海还在世,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并出任民生银行董事。

不难想象,李兆会应该曾与民生银行高层有过亲密接触。2007年的胡润百富榜中,他还因持股民生银行而身家暴涨112%,成为最年轻的山西首富。在2007上半年的牛市高点,他又抛售了手中民生银行近1亿股,套现超过10亿元。

有分析认为,此时史玉柱的倾情声援,可能出于与高层意见的背离,也或许就此招致董事会不满。

临走间接“套”得14亿元贷款

民生银行2013年年报显示,对于史玉柱这样的老牌富豪,董事身份能够直接带来的经济利益微乎其微,报告期内承诺付给他的薪酬为税前82万元,但隐性利益却相当可观。

就在宣布告别董事会前10天,为了顺利完成针对巨人网络私有化的筹资,史玉柱通过贷款授信的方式获得了从民生银行香港分行“提走”1.825亿美元(折合14亿元人民币)的权利。根据民生银行3月13日晚间公告,公司董事会已经同意给予Giant Merger Limited授信额度不超过1.825亿美元的贷款,期限5年,而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正是史玉柱。

此外,在任职民生银行董事期间,史玉柱还得到了包括法国巴黎银行、瑞士信贷、德意志银行、高盛银行、工银国际和摩根大通银行等大佬在内的银团合计高达6.675亿美元的贷款支持。

据记者了解,和许多董事股东一样,史玉柱本人控制的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早些年间也曾得到过民生银行的金融支持。2003年9月和11月,上海健特通过分两次受让冯仑名下万通实业持有的约1.43亿股股权,成为民生银行当年第八大股东,到了当年年末,公司就从民生银行拿到了高达9000万元的关联贷款。

至于对民生银行的股权投资,更是让在商界颇有传奇意味的史玉柱获得了“中国巴菲特”的赞誉,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的退离董事会,都可算得上是功德圆满、全身而退。

据新京报报道,2013年史玉柱在A+H股对民生银行的一系列买入卖出加上自2010年以来的三轮“腾挪”,其在民生银行股票中总耗资本约为110亿元。

按照民生银行A股4月1日收盘价7.64元,H股收于7.74港元计算,史玉柱在两市所持股票账面市值约为120亿元,意味着账面浮盈约10亿元。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