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王石煲的一碗好鸡汤:致年轻创业者的三个锦囊

2014-04-14 09:52 | 作者: 来源:虎嗅网 万科 王石

王石

王石

上周五(4月11日),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在创新工场进行了一场演讲。在演讲中,王石试图透过近些年来的感悟及对过往的回顾,在宏观上为创业者们指明一番方向。

创业是为了填充自己的好奇心,结果是水到渠成

我的人生目标,可以说非常清楚又非常不清楚。一方面非常清楚,不甘于现状,对未知世界抱有兴趣。我现在62岁,但我还是和年轻的时候一样充满了好奇和不满足。

另一方面又非常不清楚。我要做的事情真正的具象是什么,不重要。不要急于确立一个目标,但是你一定要对自己的人生有清醒的认识。

我们往往把手段或结果当做一个目标。因为你要解决你的生存问题,你要实现你的野心。这样的结果就是你会跟那个放羊娃一样,养羊娶媳妇生娃养羊。我不相信比尔盖茨当初辍学在车库里是想成为世界首富。

万科的创业和你们的创业完全不同,我不知道做什么,什么能赚钱做什么。万科在两年内就迅速多元化,外贸,蒸馏水,拍电影拍电视。这种情况一直到93年,成立十年后,才开始考虑要做什么。

为什么选定房地产行业?第一没有特许经营,第二中国的城市化进行门槛低,空间大。我们计划用五年完成主业转型。你怎么衡量调控完成?80%的收入来自这行或者70%的利润来自你的主营业务。实际上万科用了9年时间。

所以简单来说,无论是行业不同竞争局面不同,但人生的目标怎样,要达到什么目的,其实没什么差别

在中国我相信,任何行业都有非常广阔的发展前途,任何行业只要你找到广阔的发展空间你都有前途

你们知道万科下去要做什么吗?万科正在和NASA南加州大学搞3D打印机。

智慧的处理好各种利益关系

我曾经被告过很多次,中纪委专门来调查我,我记得很清楚,说的是关于我在香港的问题。有人说你在香港既买房又有存款,我们现在对香港的投资还没开放,你得讲出来嘛。我说你就告诉我有什么?他没办法,就说,房子不止一处,钱,七位数字。他不说我还心平气和,他一说我还特委屈,小看人!我说为了七位数我就犯法了?你要跟写举报信的人说,造谣你得多造点啊,这是我身份的象征啊。

这是想说明什么呢,真正的阻力来自内部。这一方面传统企业和现代企业没什么区别

08年经济危机,砸了四万亿,现在还敢砸四万亿吗?混合制经济是一个智慧的做法,强权要松一些。为什么智慧呢?现在国营民营好像对立,但是混合制把两者融合起来,万科就是混合制经济的代表。华润,央企,在A股持有12%,B股加起来15%,混合制经济最符合中国国情,恰恰万科也是这样设计的,你可以说是运气,也可以说是智慧。

华润是新中国成立之前成立的公司,虽然它现在是国营的,但是它的思想和运作都是市场化的。

如果十年之后,万科那时在中国的房地产住宅市场地位举足轻重,而且又是一家香港家族控股的公司的话,中南海会怎么看?相反,如果我们是一家红头、国营的企业控股,中南海又会怎么看呢?

追求现代企业制度,弱关系文化是最好选择

企业最难处理的永远是内部的人际关系。第一批的元老一定是强关系,早到三个月的就是老人,早到两年的就是元老,很快你们就发现元老很难受,他们忠心耿耿,但是他们排斥新来的人,强关系后的你怎么平衡。我83年到深圳,从84年开始,每年最重要的事,就是平衡新人老人的关系,平衡各种派系。这么多年过去了,万科形成了一种文化,叫做弱关系文化。

弱关系怎么维系呢,就是契约。契约有几个要求,自愿、公平、执行。按我现在的年纪,外甥、子女辈的,算下来有很多亲戚,在万科一个没有。我当过兵,万科没有我的部队战友,没有儿时玩伴、机关干部。所以你才有平等公平。万科有很多清华的、北大的。你不用和董事长认识,你只要能干。

有人说,创业公司刚开始什么资源都没有,刚开始需要强关系,大家一起往前走,当渐渐有名气和资源,再慢慢转换为弱关系。

这个逻辑其实涉及一个问题,是按西方的制度的透明的方式管理,还是按照传统的中国的思想来进行。其根本上就是最后谁来裁定你错你对。西方有行业协会、律师协会来裁定,但中国来讲就是官本位,靠官。中国没有契约精神,或者说跟西方的含义不一样。它甚至把毁约的原则都定下来了。

大前年我到美国之后,万科管理层批了到美国投资,最后他们派不出总经理来,第一得懂房地产,第二得了解万科,至少会讲英文、在海外生活过的。在万科就找海外毕业的、懂房地产的、在万科工作过一段时间的,发现找不到,或者说符合条件的人家不愿意出国。没办法,只能在外面招。现在进行的异常顺利,这就是弱关系,契约精神。这是个成熟的市场,市场各个方面信息透明。

那个项目在旧金山,我在东部,参加动土仪式,我到工地一看,我在中国没有拿过这么好的地。第二个项目在纽约的东城,曼哈顿,67大街,这个项目就是我梦想的项目,我就想着我心目中想的东西怎么就这么立在这。

我们说做中国梦,但我现在反而把美国梦做上了。因为我追求的现代企业制度,追求的透明、规范、法制、团队、品牌,在美国都实现了。

所以,一旦形成强关系要转的时候,非常难。如何把强关系转成弱关系,如何把传统企业优良的继承下来,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你未来不可能持久。这是我们中国企业家到现在真正的共性的问题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