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巴蜀:为什么需要走出谷歌化

2014-09-01 14:16 | 巴蜀来源:《中国企业家》

1

 

谷歌的魅力,很大程度上在于它不太具有公司色彩,更像是一家公共服务供应商外加最优秀的大学图书馆。谷歌的核心业务是收集用户信息,通过追踪用户的点击行为和兴趣方向,来提高广告投放的效率和针对性。由此引发的隐私问题,其实并不是用户真正关心的。

是的,你可以不关心隐私,但你需要知道谷歌正在以何种方式改变这个世界。美国著名历史学家与大众传播学学者、弗尼吉亚大学传播学教授希瓦·维迪亚那桑在《谷歌化的反思》中指出,谷歌并没有“谷黑”们所说的那样邪恶,事实上,谷歌的确相当真诚,是在按照他们所认为的正确的方式在重塑人类的思想和行为:第一,通过对个人信息、习惯、看法和观念的影响力,来重塑“我们”;第二,通过全景化的监控技术,来重新定义“世界”;第三,通过谷歌对在书本、在线数据库和网络中积聚的大量知识的影响力,来塑造“知识”。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心理学家通过研究发现,谷歌的网络搜索技术模仿了人类大脑回忆信息的方式。这就使得用户更可能将谷歌的搜索排名,理解为信息质量的自然排序。事实恰好相反,谷歌的搜索结果加入了大量的人工“质检员”,执行监管部门及公司自身的干涉指令。维迪亚那桑强调一种存在重大隐患的前景:我们习惯了以谷歌为代表的互联网、搜索引擎的公正性和客观性,却并无监督的可能和验证的意识,谷歌事实上成为了不受监督、拥有信息供给权及信息重要性和真实性裁定权的准公共部门。不受监督的权力很难避免腐化的前景,不论这种权力是政府权力还是公司权力。

谷歌相信它的终极使命是用不断进步的技术来改造世界。谷歌化的生活,是建立在对技术的无上信仰上的。维迪亚那桑认为这是一种“傲慢之罪”,是技术原教旨主义的体现。

知识的谷歌化,是指当谷歌介入到书籍、图书馆等领域后,知识介质、生产传播利益关系发生的重大变化。维迪亚那桑指出,谷歌图书计划表现出全球范围内重大的公共失效:“全世界的国家图书馆、公共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都没有足够的资金,也不会有强烈的愿望来创造一个类似谷歌设想的通用数字传播服务”,谷歌发现了这方面需求并推出此计划,这看上去延续了谷歌的产品逻辑,会让相当多绝版图书重新回到学术研究者和公众读者的视野。问题在于,这一图书数字化,既未经过原出版单位、作者、图书馆的版权许可,更可能从根本上造成图书馆的消亡。公共部门或基金会如果认为通过谷歌来获取图书资源已经足够了,就可能停止拨款或改变图书馆的功能定位,而剩余的图书馆也将以同样的理由,大量减少实体书的库存。这套逻辑演进的最终结果只能是,谷歌将成为知识的主要甚至唯一买家,拥有定价权。

维迪亚那桑本人并非“谷黑”,之所以提出对谷歌和谷歌化的反思,是因为谷歌公司及迷恋其服务的许多用户宣扬“一切事物数字化、网络化”,对技术在社会中的做法变得过分简单,对社会和人的多样性及复杂性认识不足甚至没有耐心去顾及,很可能将因此带来灾难性的经济和社会后果。

(作者为独立书评人)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首席书架》栏目关注企业家的读书生活,分享企业家的私人书架、读书感悟、好书推荐以及人与书的故事等,涵盖商业与管理,兼顾文化与生活,是一个聚焦严谨又丰富多彩的企业家专属书架。

近年间,由一些民间机构发起的阅读热方兴未艾,我们乐于见到整个商业社会的新阅读潮,也乐于致力于推动这种阅读潮,本栏目创设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广大网友,让大家能够便捷迅速地找到与企业家们一起阅读的乐趣。

同时,欢迎更多的网友加入好书推荐的队伍中来,让更多网友能够分享阅读的快乐,欢迎来稿。投稿信箱为:hongxiupan#gmail.com,请来信时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