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我在底层的生活》:体验式写作者的虚构生活

2014-10-17 11:29 | 张天潘来源:《中国企业家》

面目可疑的“非虚构写作”风靡当下,而最近出版的《我在底层的生活:当专栏作家化身女服务生》,就是在这个风潮之下的一本不显眼的作品。作者芭芭拉·艾伦瑞克曾任《时代》杂志的专栏作家,在1998年,60岁的她化身服务员、售货员、清洁工、老人之家助手等,流转于不同城市和行业中亲身体验,总之,一切体验,严格地按照底层劳工的标准看齐。

这本平淡叙述的底层体验式作品,得出了一个令大多数人不屑一顾的结论:“在社会如此富足丰裕的时刻,即便有着种族、教育、健康及动机带来的一切优势,一个人在经济的最底层仍然必须挣扎求生”。这在目前的中国恐怕是极其显而易见的总结,但在作者成书的十几年前,在标榜“努力奋斗就能成功”的美国,底层劳工的生活真相显然昭示了某种绝望。不过,更早,在1933年,乔治·奥威尔就写了《巴黎伦敦落魄记》,而且那不是奥威尔的体验式写作,是他真实的生活境遇。

类似题材的“非虚构写作”的经典文本有很多,不仅故事的叙事感强,更脱离了简单游记式、笔记式的写作模式,而且有着丰富的社会意义与学术价值。比如美国社会学家威廉·富特·怀特的《街角社会》,在1936至1940年期间,社会学博士在读的青年怀特对波士顿的一个意大利人贫民区里闲荡于街头巷尾的意裔青年进行参与式观察,把他们的生活状况、黑社会的内部结构及活动方式,以及他们与周围社会(主要是非法团伙成员和政治组织)的关系都清晰地呈现出来。好玩的是,他甚至与帮派的头头多克成为了好朋友,最后成为这个社区受欢迎的人。

再比如中国社会学家林耀华《金翼》,故事围绕着福建一个村庄里毗邻而居的两个家族展开,述说了在中国民间传统文化与经济背景下,两个家族面对新的商业社会,如何调整适应以求新的发展,或因不能适应而衰落,再现了当年中国农村生活的情景及经济变迁的断面。这部书包含着作者的亲身经历和家族历史,是中国乡村社会与家族体系的缩影。

另外还有潘毅的《中国女工》,她深入深圳流星厂生产一线,以“打工妹”身份不断找寻打工妹身上所发生的各种不同版本的故事,揭示出打工妹生命中所经历的梦魇、尖叫与身体痛楚。

在体验式写作与学术研究之间,其实有着一个质的飞跃,可惜的是这些写作者很多时候,只止于这样有快感的文字写作,而没有更进一步提升写作的社会学价值。这些作者很大的特征是把视角投放到了很容易被遮蔽的群体,尤其是底层的民众,或者是异域的群体,满足读者窥探的好奇。但这样一来,这些非虚构写作对于读者来说,似乎反倒成了一种“虚构的生活”,只能看到中间区隔着作者的另外一个群体、另外一个世界的人的蝼蚁生活。(作者为媒体人)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首席书架》栏目关注企业家的读书生活,分享企业家的私人书架、读书感悟、好书推荐以及人与书的故事等,涵盖商业与管理,兼顾文化与生活,是一个聚焦严谨又丰富多彩的企业家专属书架。

近年间,由一些民间机构发起的阅读热方兴未艾,我们乐于见到整个商业社会的新阅读潮,也乐于致力于推动这种阅读潮,本栏目创设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广大网友,让大家能够便捷迅速地找到与企业家们一起阅读的乐趣。

同时,欢迎更多的网友加入好书推荐的队伍中来,让更多网友能够分享阅读的快乐,欢迎来稿。投稿信箱为:hongxiupan#gmail.com,请来信时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