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成

【可圈可点】会所,向前看齐!

2014-02-21 08:00 | 作者: 陈可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高端会所

会所,向前看齐!

文化高于物质

现代人普遍认知会所的起源为17世纪的英国,关于会所的起源众说纷纭,国人口中的“会所”是中式化的概念,从字面意思理解即为“聚会的场所”。会所的英文为“club”,字面直译为俱乐部,几世纪前的西方俱乐部中会员皆为达官贵人,曾以此为划分身份阶级的标准,是一种小圈子的聚会。

中国的会所也有自己的起源。近代起源以北京为例,清朝时期,宣南地区曾是会馆聚集区,如保留至今的湖广会馆和近期复原的台湾会馆。这类会馆是以同乡情感纽带发展,成为在北京的外地商贾和士官的同乡会。除了联谊聚会相互提携,还会帮助以各种目的远道而来的同乡人士,包括住宿、饮食在内全部免费。彼时的会馆无盈利,全部依靠财力较大的同乡人员募资。在上海,会所的早期模式可以追溯到公馆的流行。公馆更具有私密性,多为私人住宅,如著名的桂林公馆。古代起源则可以追溯到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竹林七贤”,志同道合者以茶酒会友。

人只有在经济发达、生活富足之余才有时间思考诸如奢侈品等事物,人是生活在家与工作场所之间的,因此笔者将会所定义为“家与工作场所之外的第三度生活空间”。由于现今大量社交需求的出现,以及人们对于生活中精神层次向往的需求,必然要寄情于某一个空间,家的内室装修风格不可能每天变换,宴请生意伙伴也无法选在工作场所,但会所可以做到,可以满足会员或该群体的各种社交需求。

高级餐厅VS文化缩影

多年深处会所经营和管理第一线以及会所行业的研究,笔者总结会所和俱乐部的最大区别,即会所是不动产,一定要有固定的空间和物理场所;而俱乐部更倾向于虚拟型,聚会场所可以选择在酒店,也可以选在餐厅等不同场地。这种区别导致会所在经营过程中自然或不自然的与几个传统行业发生关联,包括建筑行业、餐饮业、酒店业等。

然而会所并非单一吃饭、聚会的地方,会所一定要具备辐射当地文化的能力。即便是同一个品牌,建设在不同地方的会所要能够体现地域差别下的文化,从而影响该会所的建筑风格。会所是一种稀缺产品,选址的难度体现了这种稀缺性,与餐饮及住宿的选址条件都不同,会所在地理位置上是分散的状态,不会集聚成群,因此严重依赖周遭的亚文化氛围。举例来说,如果将会所选址在元大都附近,那么会所整体的文化氛围都要和元朝历史相关;如果选在故宫附近,那么一定要体现清明两朝的皇家文化。

北京成为中国会所产业发展的风向标,笔者表示这是一种必然趋势。首先北京的GDP在全国范围内属于领先水平,其中的高端人士对精神层面生活水平的提升有着较高追求;其次北京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沉淀,并在历史的河流中始终扮演海纳百川的角色,是各地文化的缩影;在包括演艺、建材等各种资源的供给上,北京也有着优越的条件,都为孕育会所产业并促其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笔者还将北京比喻为苗圃,在这里栽培的会所移植到中国其他任何地方都可以存活。

会员素质VS 会员门槛

会所将各种稀缺资源汇集一身,吃喝享乐可以达到的最顶层级别都被运用在会所当中。会所的稀缺性和地理位置决定了它的价位偏高,因此作为一种身份的象征,成为会所会员的门槛也相对较高。首先是资金的注入,入会费成为门槛的标准之一;身份背景是门槛衡量的另一个标准。

会所的使用率不高,导致闲置空间较大,因此会员的会费多被用于会所的日常经营和维持,笔者认为这是会费的正确用途,而不是靠收取会费而盈利,会费更倾向于会所的一项附产品。中国当下的大多会所逐渐将会费发展成为其主产品,金钱成为进入会所的唯一门槛,因此导致会员素质的层次不一,使得会所的整体水平有所下降。笔者表示,会所收纳会员应从几个层面衡量,将门槛设置的更加多元化。

普通民众认为去会所的人通常都是成功人士,然而成功的定义在每个人心中都不同,成功人士不一定只是身价上亿的财团老板。在现今社会中,成功人士要更关注对社会的贡献,要产生对某个行业发展的推动力和对人们生活方式的影响力,这与可支配金钱数目无直接关系,更多关乎的是人的品格和精神层面的魅力。

器物层面VS 精神层面

紫砂壶原本只是单纯的家具,是一种器物,经过长期的使用吸纳了茶和人的“气息”并将其融合,才会有它高于器物的象徵。同理,会所也是一种器物,或者一个代表器物层面的场所,若要达到其高于原本器物的象徵,需要提升“道”的层面。“道在器中,器不离道。这个‘道’便是人们在会所当中得到的精神层次的愉悦。”

精神层次的愉悦具体指什么?笔者列出几点,健康、心灵上的安宁、自我认知都可以归类为精神层次的愉悦,并认为“会所应上升到修行场的层次,无关宗教;可修身养性,而非只是吃喝玩乐。”餐饮等物质层次的产品,所有会所都可以做的很出色,因此会所需要有自己的独特之“道”,提供会员在其他会所享受不到的体验。

经常有会员手持几个会所的会员卡,却不能在其中的任何一家会所寻求到自己真正所需。面对此类现象,笔者认为,目前的会所市场需求很大,同时也面临市场供给低水平同质化严重的现象。会所吸纳会员还没有脱离过于依赖物质的阶段,例如室内装潢的豪华程度、摆设品的稀有程度、餐饮食材的珍贵程度等等,所以中国的多数会所依然停留在器物的层面。物质对于人类感官的刺激是有时限的,一家做的好的会所不需要光鲜亮丽的表面,简单的外表同样可以具有吸引人驻足的内涵。

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会所投资人注意到“道”在会所中所扮演的角色,一些已经在餐饮、住宿等基础上朝着书法、绘画、茶道等专一的文化功能方向发展。笔者将这些会所归为新的流派,并对市场前景表示相当乐观,“红楼梦尚有金陵十二钗,中国的会所也应不拘一格。”

人才需求VS 文化盈利

会所本身是奢侈产物,会所承载的文化更是真正的奢侈品,因此推动会所行业发展的人才亦是当下最需要的。“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一位好的经营者或管理者可以给会所带来质的改变,可以使会所从根本上提升。

会所是一个新兴行业,现阶段会所的从业人员绝大部分来自餐饮业和酒店业,而可喜的是有越来越多的其他行业的精英,已经转投到这个朝阳产业中来,这个在未来为中国会所的专业人才库,提供了量和质的保障。在会所发展的土壤中已经看到了一批虽然弱小但却生机盎然的文化元素的生长和呵护文化元素的会所人的出现,这些从绘画、音乐、茶道、奢侈品等非服务行业领域转业而来的人才,是中国会所发展第二个阶段的新生力量。

笔者认为,除却人才需求,会所行业若要健康的持续发展下去,产品是另一个关键因素。会所应是一个多面体,因为这样才可以满足会员的各种需求。会所需要以会员的角度去审视,从日常的饮食习惯,到个人爱好,甚至是家庭所需,从而解决会员面临的各种问题。当下的会所提供较单一,如果能彻底了解每位会员的需求,并针对不同需求提出解决方案,那么会所的产品也将丰富起来。笔者还提倡将不同的会所以某种方式联合起来,在提供不同产品的会所中,会员也可以择其所需。

会所从业人员,应该具备从临近的行业去发现和发掘有益于本行业发展和借鉴的一切商业形态和文化元素,比如在博物馆衍生品经济中,2008年度衍生品收入约3千万英镑、台北故宫博物院收入约上亿元台币。这证明了文化是可以盈利的,那么,会所从中可以有哪些借鉴和尝试?会所的氛围如何能被带走?答案则需要会所人的探寻和揭晓。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思想潮》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