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观察家】何伊凡:“富二代”魔咒

2013-06-06 07:45 | 作者: 何伊凡 来源:《中国企业家》 观察家 何伊凡

虽然痛点很多,但“富二代”公司涌现,也是创业环境越来越成熟的注脚

【《中国企业家》】这里“富二代”指的是公司而非公子。相对于草根创业,它们系出名门,有棵大树好乘凉。不过,大树提供的并非只有荫凉,也可能扔下个苹果把“二代”砸晕。

大公司鼓励内部创业已成风尚,这亦是创始人不希望核心团队流失的激励方式。只是内部创业不同于内部创新,例如微信之于腾讯,是公司体系内的革命性产品,张小龙只是具有创业精神的职业经理人,而阿里巴巴不断分拆业务,以保持灵活性,也是为了激发创业活力,不同于令各板块独立去讨生活。

所谓内部创业,一定不能大张旗鼓喊出来,动静越大,往往越是挂创业之羊头,卖转型之狗肉。例如华为2000年出台《关于内部创业的管理规定》,背景是彼时华为刚完成业务流程变革,需要减少管理层级,压缩中层管理编制,而富士康2010年鼓励员工回乡创业的万马奔腾计划,背后也与人员分流相关。反而是最初无心插柳的尝试,如最近格外受关注的搜狗,以及有道云笔记等,属于较为典型的内部创业。

“内部创业”的优势毋需强调,问题容易出在三个维度:其一与母公司的文化摩擦,如搜狗CEO王小川所言,内部创业是转基因,如果业务与公司主业差别很大就需要做体制上变化,把原有文化、流程中不利的地方改变,又因为在体系内,不能对原来的东西全盘否定,大破大立。其二与母公司的战略摩擦,仍以搜狗为例,王小川个人肯定希望将公司做大,独立上市,但从张朝阳的角度,这粒重要棋子如何摆布来激活搜狐全盘,自有打算。其三与母公司阵营的摩擦,中国互联网已渐入合纵连横时代,彼此之间业务交叉点多,对独立的中型公司来说,格局变化很快,今天的朋友,可能是明天的敌人,反之亦然。但有大公司背书者,由于巨头之间恩怨沉淀已久,情况会更为微妙,往往陷入看不清朋友和敌人的尴尬。

从最根本而言,这还是如何处理母子关系的难题。亚洲公司尤为擅长分拆出不同独立平台,宏碁、长江实业、联想都有很成功的例子。综合其经验,将分歧解决在前端是比较好的方式,例如内部创业之初就定好游戏规则,正如柳传志先生的箴言:要在饼还没有做大的时候就把饼分好。2009年巨人网络推出创业孵化计划,对公司内部创业项目,规定集团入资占股51%,所有研发人员必须出钱,占其余49%,就比较明晰。

除了天生的“富二代”外,接受大公司招安的“二代”也越来越多。2013年从春至夏,以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为主导的投资、入股、兼并大戏连番上演,如果哪家中小公司没有绯闻,只怕会相当没面子——自己还没有获得进入别人准星内的资格。这一方面是因为海外融资渠道收窄,首次公开募股难度系数提高,另一方面投资或并购方式可帮助大公司迅速抢夺入口,完善战略布局。例如腾讯尝试做电商平台多年,收获寥寥,因此转而扶持易迅。

“投诚者”自然希望借助母公司平台把蛋糕做大,只是即使在这些投资者内部,协调也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内部合作往往比外部合作还难,因此还是要少一些幻觉,多一些技巧。

虽然痛点很多,但“富二代”公司涌现也是创业环境越来越成熟的注脚,这意味创业“培养基”更加丰富,也给投资人和创业者提供了更多元的退出渠道。

注:更多精彩报道,详见2013年第11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欢迎来天猫店(http://chinaentrepreneur.tmall.com/ )订阅《中国企业家》杂志,2013年全年征订,亦可跨年度订购,8折优惠中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