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何伊凡:科斯遇到托克维尔

2013-09-18 08:35 | 作者: 何伊凡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何伊凡

如果对一个人的怀念,不仅带有遗憾和伤感,还挟带着隐隐的不安,那怀念本身就是一种公共事件

经济学大师科斯

经济学大师科斯

文_何伊凡

总有一天,我们都会以自己的方式离开世界,科斯为经济学家的告别树立了一个榜样:他从未踏足中国,却在这里获得了最尊崇的悼念。缅怀他的文字,远远超过了他一生的著述。中国人偏好“灵魂深处闹革命”,海外各种流派的大师与理论,都能找到一席之地。但科斯地位还是不同,他与中国的关系,用《一代宗师》里的台词来形容最为贴切: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留一口气,点一盏灯。

科斯定理并非为指导中国而产生,很多人也都选择性忽略了它的应用环境。秦晖先生就曾著文谈到,科斯所代表的新制度学派在美国面临的是与我们极不相同的问题:他们是在传统私有制与公民权利社会的基础上反对“国家干预”,而我们是在没有这一基础的条件下,走出“国家统制”并在这一过程中创造这一基础。前者只是个效率问题,因此可以谈交易成本,而后者除了效率之外更是个公正问题,因此首先要确立交易权利。理论可以拿来,问题还须“土产”。

不过,科斯定理对解决中国的“土产”问题有持续,且不断扩大的影响力。我以为很可能是他零光片羽的表述,使得他在学术圈子以外也同样有众多信徒。多数企业家并没有读过《企业的性质》或者《社会成本问题》,但他们对“产权在制度结构中的重要性”这类话题有天然亲近感。科斯还反复强调思想市场的价值,认为一个运作良好的思想市场,培育宽容,是一服有效的对偏见和自负的解毒剂。在一个开放社会,错误思想很少能侵蚀社会的根基,威胁社会稳定。这种清醒提示,自然有现实意义。

如果对一个人的怀念,不仅有遗憾和伤感,还挟带着隐隐的不安,那怀念本身就是一种公共事件。比科斯早一个世纪出生的托克维尔,也在中国几次享受到这种怀念。他最近一次流行突兀而凶猛,从政府高官到企业界、大学生,都在研读他的著作,《旧制度与大革命》在线上书店中常处于缺货状态。人们把他的警句抽离语境,口口相传,例如:“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从长远的观点看,一切私人事业的总结果却大大超过政府可能做出的成果”。

托克维尔出生于1803年,彼时西方在工业革命成功后,拉开进入现代国家的序幕,同时期大清帝国从经济、文化到军事出现了一系列倒退与罹难,他去世的1859年,中国则正处于第二次鸦片战争和太平天国运动的风雨飘摇中。科斯出生第二年中国爆发了辛亥革命,作为旁观者他见证了中国近百年来的动荡与徘徊。他们的洞见都穿越了时空,为今日中国之转型提供了宝贵的思想资源。他们都反对非此即彼的粗暴下结论方式。托克维尔看到君主立宪制和共和制政府都可以用来达到平等这个目的,同时,也都可能颠覆平等,因此他执着于自由和平等本身,而非哪一种管理组织。科斯也并不认为管制一定不好,而是展示出管制与市场自由发展都有其代价,制度选择取决于哪种方式更有利。

当前我们预见了变革的迫切性,又为如何变革而争持不休,确实应该重读科斯与托克维尔。不仅品味他们的只言片语,还有以释放人与组织的丰富性、独立意识与自由精神为终极目标而搭建的分析框架。

注:更多精彩报道,详见2013年第18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欢迎来天猫店(http://chinaentrepreneur.tmall.com/ )订阅《中国企业家》杂志,全年征订,亦可跨年度订购,超级优惠中。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