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何伊凡:温故1984

2014-03-20 07:40 | 作者: 何伊凡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何伊凡

在奥威尔的《1984》中,描绘了集权主义的恐怖,而中国真实的1984年,却出现了商业力量的勃兴

文_何伊凡

将时钟调回1954年,那一年也是马年,甲午。夏秋之交,长江中下游地区发生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水灾。而当年中国发生的大事中,与工商界关系最密切的是全国人大颁布了新中国第一部宪法,它正式确定了国营经济的主导地位,明确提出国家对资本主义工商业采取“利用、限制和改造”政策。

自此至1956年底,通过采取“和平赎买”的政策,中国逐步将私营企业改造成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将所有制改造与人的改造相结合,努力使剥削者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经过这一轮洗礼,产权改造完成,企业家作为一个阶层消失,中国跑步进入了社会主义。

一甲子之后,2014年,全国人大及常委会今年把“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法制保障”作为工作重点,改革创新与调整产业结构将成为宏观经济主基调。

这一年“两会”上,企业家依然是聚光灯追逐的核心。郭广昌,他是中国最大民营企业复星集团的董事长,在提案中建议,应该明确民资在竞争类企业经营中占据主导地位,国有企业和民营资本应该以混合所有制形式联合向海外投资,而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则建议,应该加深航天事业对民营企业技术和人才开放。这些提案,展示了一种与1954年方向完全相反的“公私合营”设想。

从企业家作为一个阶层被消灭,到作为一个阶层成为最宝贵的社会财富,中间是1984年。在奥威尔的《1984》中,描绘了集权主义的恐怖,而中国真实的1984年,却出现了商业力量的勃兴。邓小平在这一年第一次南巡,企业,自此逐渐获得了作为市场经济主体的基本权力。那些权力在今天看来微不足道,但在彼时,却重如泰山。

某一时刻本身就蕴藏着魔力,正如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描述,“在一个人类群星闪耀时刻出现以前,必然会有漫长的岁月无谓地流逝而去,在这种关键的时刻,那些平时慢慢悠悠顺序发生和并列发生的事,都压缩在这样一个决定一切的短暂时刻表现出来。”在中国短短的现代商业史上,类似时刻曾数次出现。1954年就是其中之一,而2014年能否进入这个序列,还需要经历更长时距才能判断。1984,则已被证明是个神奇的密码,中国多数第一代企业家的事业都以这一年为起点,1954年,柳传志10岁,张瑞敏6岁,王石仅3岁,南存辉则还有9年才会出生。他们带着第一个三十年的烙印,在第二个三十年开始雄心勃勃地求索。

三十年风云,弹指一挥间,对企业而言,正处于前所未有的产业大变革前夜,移动互联网正席卷一切。对企业家而言,则处于交接班关键时刻,对国家而言,正站在深化改革的路口。站在这个阶梯上,《中国企业家》杂志将推出“1984”大型报道。

我们希望通过这组报道展示:

回顾历史,1984年中国做对了什么?企业家做对了什么?能够给今天留下怎样的财富?

破解基因,那些依然成功的公司,凭什么能历经内外环境的挑战而更加坚韧?

眺望未来,对于一家希望基业长青的公司来说,怎样以昨日为非,大船调头,走出成功者的诅咒?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