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中国变革,需进一步放生社会

2013-04-11 17:05 | 作者: 朱汐 来源:《中国企业家》 NGO

自由秩序是一个自发生成的过程。在做大社会的过程中,我们迈出了第一步

文_本刊记者 朱汐    编辑_萧三匝

陶喜在一家NGO工作,从去年底开始,他就一次次往民政局跑,为的是办理民办非企业单位(下称“民非”)注册。他们的项目在过去几年里获得的社会认可度较高,找主管单位倒没费太大劲,但民政局的注册手续办得很拖拉,资料交了一次又一次,却始终没有实质性进展。

他上一次跑民政局的时候,恰好碰到一个小姑娘在旁边问民非注册的事。办事人员让小姑娘先去找到主管单位再来办,姑娘问:“不是说注册公益组织不用再找主管单位了吗?”“那是新闻,到我们这儿还早着呢。”办事人员的回答很平静。

 

 

 

这是3月中旬发生的事。3月10日,时任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在“两会”上做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的说明,其中提到要“重点培育、优先发展行业协会商会类、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成立这些社会组织,直接向民政部门依法申请登记,不再需要业务主管单位审查同意”。这让不少因为找不到“婆婆”(业务主管单位)而无法在民政部门注册的社会组织又燃起了希望。

大概是因为受过的打击太多了,像陶喜一样的民间公益人士不敢过分乐观,自然之友理事李波的反应很具代表性:“我1995年就听说有人在进行NGO开放注册的政策研究,快20年了,我已经不相信这类在石头墙上画门的消息,等至少一般背景的3-5家组织顺利注册再说吧。”

出乎陶喜意料的是,一周后再去,注册的事却办得出奇顺利,但程序照旧,仍需要先由主管单位出批文,再进入验资审批手续,“好歹是有些推进了”,陶喜有些小满足。

并不是所有民间组织都如此幸运。1990年起致力于为智障人士提供教育、就业培训和庇护就业的慧灵,为服刑人员抚养子女、为刑满释放人员创业就业提供支持的太阳村,用声音解说技术为视障人士提供文化产品服务的红丹丹等,都一直没有拿到民非身份。它们不得不暂时以工商企业身份注册,以便开展一些对公业务,这也才能为全职工作人员上交三险一金。但这样一来,它们事实上的非营利身份与营利企业难以辨别。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