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茅于轼:为什么民企的案子两三年判不下来?

2013-10-18 08:09 | 作者: 茅于轼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茅于轼

2013年9月18日,“民营企业家权益保护研讨会”在北京希尔顿酒店召开,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参加了本次研讨会,并发表了演讲。本网获权发布。

茅于轼

茅于轼

在今年9月29日召开的中央政法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明确指出,能否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久押不决问题,是对政法机关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是否取得成效的直接检验。会议进一步指出要加强对有关单位清理久押不决案件的督办工作,切实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尊严。清理中要举一反三,认真查找导致久押不决的深层次原因,切实完善严格依法按程序办案的工作机制。 

首先,茅于轼先生谈到了民营经济在中国改革发展中所起到的作用,他表示,我们国家改革以后大家都知道非常成功,成功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我们没有坚持公有制。民营资本在GDP中间按产出比价格60%、70%,就业人员占了80%,所以私营资本在国家的经济里头是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特别是现在我们国家GDP增速在下降,怎么能够维持一个适当的增速,说老实话不是靠国企,是靠民营企业。

对于中国民营企业家在中国当前的处境,茅于轼提到一个民营企业领导人一被抓,这个企业就岌岌可危,保险箱贴了封条了,内外营业都停下来了,损失马上就不得了。这就是国家的损失,当然你看起来是私人的损失,其实私人最后的产出会变成GDP的,只要私人受损失GDP就要下来了。所以,必须应保护民营企业家的人权,而且要给予国企和民企以平等权利。

在进一步阅读茅于轼先生的演讲之前,有必要了解下福布斯富豪张克强的案件,这位自2011年11月被控制,被严重超期羁押的民营企业家的遭遇,日前再次收到公众的关注。这也是自吴英案被宣判、曾成杰被执行死刑之后,有关民营企业家遭遇最热门的的话题。

华美系张克强被诉诈骗44亿元盐湖股权案,由于涉及巨额利益和民企投资门槛等诸多问题,立案以来一直备受以及法律、媒体等各界的关注。然而,从第一次开庭至今,1年9个月过去,案件迟迟未判,已经超过一审最长羁押期限。此间,有关案件内容的争议却从未间断过。

有关本案的详细情况,请阅读:

福布斯富豪张克强已羁押1000天 曾齐名马化腾

茅于轼:我说几句,我是一个经济学家,对法律不熟悉。我们国家改革以后大家都知道非常成功,成功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我们没有坚持公有制。民营资本在GDP中间按产出比价格60%、70%,就业人员占了80%,所以私营资本在国家的经济里头是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特别是现在我们国家GDP增速在下降,怎么能够维持一个适当的增速,说老实话不是靠国企,是靠民营企业。十一届政府反复提出要保护民营企业,要帮助民营企业,我觉得李克强总理是很对的。

但是我们的传统观念很难突破,从《宪法》讲,《宪法》讲保护财产就是区别对待,国有资产就是神圣不可侵犯,对民营资产就是合法才保护。从某种意义上讲,国有资产合不合法都保护,神圣不可侵犯,这是很可怕的。一个非法的国有资产你也保护他,为什么私有资产合法才保护,而公有资产合不合法都保护?这就是典型的表现了我们对公私财产保护的不一致。

一个民营企业领导人一被抓,这个企业就岌岌可危,保险箱贴了封条了,内外营业都停下来了,损失马上就不得了,大企业的损失就是很大的数字。本来很好的一个企业,你这么一干,这个企业本身没有别的问题,就因为抓了一个领导人,它就完了。那么到底这里面有没有罪还没说清楚,现在张克强被关了好几年,他这个企业刚才我问了几位有关同志,他企业除部分业务尚且正常运作外,投资业务全面停顿,损失了好多的钱。这就是国家的损失,当然你看起来是私人的损失,其实私人最后的产出会变成GDP的,只要私人受损失GDP就要下来了。你这么搞我们的GDP怎么保障?现在GDP增速维持主要靠民营企业,但是我们的政府包括老百姓的看法我觉得还是要做很多工作,对于国企和民企的同等对待问题。

我们最近做了一个全面调查,很长的调查报告。这个报告简单一句话,强盗逻辑不是市场逻辑,强盗就是没什么问题好讲,把你的钱拿了就是拿了,这个状况也就是无法无天的意思。中国的司法问题太大了,审判薄熙来大家说有很大的进步,司法透明,我说不见得。薄熙来被抓以前他有法外特权,那么多人告他没用,现在司法透明,但是对他的特别优待别人能享受吗?所以我们国家要使经济继续往下走,其实我觉得中国经济增长潜力非常大,讲法律的公平性这一点能够真正实行的话,那我们将会有很大的增长。

现在相反,大企业家纷纷朝外跑,不光企业家,人大代表也都往外跑,委员据说也有跑的。这个国家要散架子了,司法不独立,没有起码的人权保护。刚才介绍人讲到了超期羁押的问题,我就奇怪了,为什么那个案子两三年判不下来,我想法院有他的难处,他不好办这个事儿,不好办在哪呢?肯定是因为外头的干涉,要是没有外头干涉他有什么不好干的?他就依法办事么。所以这里头就复杂了,这里头有什么文章我问了一下,也不敢说。所以这样的情况我们开这个会议有什么用呢?我们也只能说是这样吧,整个中国的进步点点滴滴的在推,总的说起来改革以后还是有很大进步,比毛泽东时候进步很多。像这个会能开起来就不简单,在以前是不太可能的,现在我们的发言也是很自由的,没有什么顾虑的。

华美集团张克强

华美集团董事长张克强

这个案子从投入的不到4个亿,3点几个亿,现在市值已经10个亿,最高到过40个亿甚至更多,因此财富增长力量快。从经济学来讲经济财富怎么来的?财富的原因很复杂,不是老股创造,有一部分是,大部分不见得是。这个问题涉及到这个钱应该怎么分配,财富怎么来的你又不回答,同时又不回答这个财富属于谁的,财富的增长是有原因的。我有一点怀疑这个情况,因为这个项目是一个青海的钾肥,钾肥是资源,是可以卖大钱的,是不是这个东西变成钱了,如果你发现了铀矿那你就发大财了,那么这部分的资产归谁的?按照道理讲应该是国有资产,地下的财富不属于某个人的,属于全国人民的。那就应该由资源税税务局把这个地下资源的财富当量保证变成税收掉,其他的你经营的好成本低是你的创造,但是资源这部分不是你创造的。

那现在普遍的情况是资源税收的很低,当然我不知道青海钾肥的情况是不是很值钱,好象也不是,因为鼓励外资投资,外资能投资那就不是国有资源的财富了。这里头我想说的就是这么大的财富增长我们要进一步分析到底该属于谁的,这个是可以做工作的。

我们能够提供的意见主要是人权保护,特别是国企和民企的平等权利。这个案子我们刚刚接触了解的不多,如果说的不对请大家批评!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