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管理者该注重功在当代利在千秋:都江堰怀古

2015-03-09 14:55 | 作者: 郝旭光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管理者该注重眼前的效果和利益,也该注重长远发展和可持续发展,更该注重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为自然界添彩!笔者多次游览都江堰和乐山大佛,对此有些特殊的思考。

2013年10月下旬去成都公干,忙里偷闲再次到都江堰怀古。这是1984年以来第五次游览都江堰了。每次去都会不由自主地惊叹,人的伟大与渺小!

都江堰水利工程是由秦国蜀郡太守李冰父子率众于公元前256年左右修建的,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以无坝引水为特征、至今还在发挥作用的宏大水利工程,被誉为“世界水利文化的鼻祖”。都江堰水利工程渠首枢纽主要由鱼嘴、飞沙堰、宝瓶口三大主体工程构成。岷江东岸是玉垒山,玉垒山向西伸进了岷江一块山体,挡住了岷江流到成都平原。李冰父子率人用人工开凿岩石,形成一个类似瓶口的通道,使岷江水能流向成都平原,这就就是宝瓶口,在鱼嘴的东南方。鱼嘴正对岷江,把岷江之水一分为二,起着分水的作用,左面为外江,右面为内江。但这个“二”不是简单“平均”而是“分四六,平潦旱”,即旱季岷江水六成进内江,四成进外江;丰水季节内外江进水比例颠倒。飞沙堰保证洪水季节,在鱼嘴没能完全调节内四外六、进入内江的水太多时,与宝瓶口配合把多余的水再次分流到外江,保持四六比例,保证内江不发洪水,同时,利用流体力学的原理,将泥沙排到外江。这个水利工程根据地形、水脉、水势,乘势利导,因地制宜,无坝引水,自流灌溉,引水灌田,分洪减灾,使堤防、分水、泄洪、排沙、控流相互依存,共为体系,三者有机配合,相互制约,协调运行,保证了防洪、灌溉、水运和社会用水综合效益的充分发挥。都江堰建成后,川西平原成为沃野千里“水旱从人”的“天府之国”,与都江堰两千多年来经久不衰,而且发挥着愈来愈大的效益有直接的作用。都江堰的灌溉面积到到66.87万公顷,是初建时的十倍。都江堰的构思和设计天衣无缝,令人拍案叫绝,堪称系统思维、系统工程的典范,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它不破坏自然资源,而是充分利用自然资源为人类服务,变害为利。

每次去都江堰,都有着莫名的兴奋,站在鱼嘴上的栏杆后面,面对滔滔岷江,环顾左右,看到波涛汹涌的宝瓶口,感慨人的渺小!但想到如此奇妙的水利工程,如此奇妙的构思,看到鱼嘴、飞沙堰、宝瓶口,惊叹人的伟大!

这种感觉与三次游览乐山大佛时的感觉相同。站在乐山大佛脚下感慨人的渺小,站在它的下面,只能摸到脚面。同时又唏嘘人的伟大:这么大的佛像,竟然是由人建造的!渺小,要知道敬畏自然,知道自然规律不可违背,不要做破坏自然的傻事。而伟大,则是有条件的:人有智慧,肯思考,能发明工具,从而延展了人的能力边界;人可以成为团队,能合作,从而完成了其他生物所达不到的境界和高度,成为地球生物链的最高端。这时,更需要人们敬畏自然,不要对自然界和别的物种大开杀戒。保护别的物种和自然界,实际就是在保护人类自己。感觉到人类的伟大还能敬畏自然,实际上是一种智慧,一种境界。

人类的伟大,不能通过违背自然规律来体现,例如,填海盖楼,劈山盖楼,短期看,好似人定胜天,实际上不然。为了一己之私,疯狂地破坏自然,除了证明自己的愚蠢和狂妄,还能证明什么?而且这样做迟早要受到大自然的惩罚。君不见,被填上的海滩,有时也愤怒:引起海水倒灌。劈山,惹怒了高山,常常有泥石流和滑坡。所以,人的伟大,表现在要为自然界增色、添彩。建筑、石刻、水利等都是这样,像都江堰、乐山大佛等,都是顺应自然规律而不是逆规律而动,都是为自然界添彩。

问题是何谓为自然界添彩?如何判别?人类为了生存和发展,一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需要克服,不可避免地要改变原先的自然状态,向自然界索取一些东西,这是正常的。在改变和索取的过程中,实际上有四种形式:第一种,苦在当代,害在千秋。像1958年大炼钢铁,毁林伐树。第二种,苦在当代,利在千秋。像隋朝开展的京杭大运河、秦朝修建的万里长城和兵马俑。当年开凿和修建时,人民负担沉重、劳民伤财,民怨沸腾。但大运河对后世的南北连通、经济发展起非常重要的作用;万里长城和兵马俑为后人提供了丰富的旅游资源。第三种,利在当代,苦在千秋。这是典型的急功近利、过度开发的思想,是目前特别普遍的现象。例如现在围海造地盖房子、砍伐沿海防护林修公路等过度破坏自然环境的一些做法。第四种,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例如都江堰、乐山大佛、苏东坡疏浚西湖等等。这就是为自然界添彩的做法和标准,这就是和谐发展。目前第一、第二两种做法已经很少了,因为苦在当代,会受到当代的极大抵制。现在应该着力警惕、避免利在当代,苦在千秋的第三种做法。因为从人的心理来说,大部分人喜欢自身眼前的利益,要避免挺难的。提倡和强调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也这是应该尊重自然,敬畏自然。解决当前的困难,绝不能过度透支自然界的承载能力,要给子孙后代留下生存发展的资源。另外,许多改变自然界原先格局以解决当时所面临困境的一些工程,应该既造福当代,又惠及子孙后代。例如都江堰、乐山大佛都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典范,经历了千百年的风霜考验,仍然完好,而且能继续造福子孙后代。

(原文发表于12月21日《经济日报》,“怀古与添彩”。)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