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在北京开专车的外地人

2016-08-10 14:49 | 作者: Bianews 来源:BiaNews 网约车

360截图20160810144331927

[摘要]我们试图再用放大镜看看这个群体,看看他们的生活,以及行业政策在他们身上的反射。

文|Bianews    来源|BiaNews(ID:bianews8)

大概在两三年前打车软件甫一流行,聊天倾诉可能是当时专车的第二效用,有一位司机的“遭遇”记忆犹新:他是退伍军人,当兵第二年就跟新婚妻子离了婚,孩子跟了妻子;后来首长把自己的侄女介绍给了他,可是依旧是因为他在北京,两地分居又使他跟第二个妻子离了婚,此时的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

他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除了能在北京开专车,却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方向在哪里。

往小了说,这是千千万万北漂们故事的缩影,往大了说,当寄托“专车司机”为业,这些向北上广深一线城市蜂拥而入的外地人,可能是互联网造就的大城市的“新移民”。

其实,你应该能够明显感受到:专车平台上外地牌照车辆似乎在逐渐增多,司机不认路,甚至左右不分被频频吐槽,想坐专车进入二环却只能取消订单……

我们试图再用放大镜看看这个群体,看看他们的生活,以及行业政策在他们身上的反射。

「 那些我们不曾注意的专车司机 」

从保安到国企

“我09年高中毕业就来北京了,学历低,不好找工作,只能去给别人当保安。”这位挂着山西牌照的专车司机这样介绍自己,“后来自学,参加成考,自己一个人闯荡,最后考进了一家国企,每天混混日子。同事们都是一群大叔大妈,我这个80后有点迷茫。”

司机直言,自己的公司管理不严,事情不多,他跑专车都是占用上班时间。“同事们每天上班就是葛优躺,我闲着也没啥意思。今年年初听说开专车挺赚钱,就把一直放在家里吃灰的车开北京来了,一方面磨合磨合汽车,一方面给孩子赚点奶粉钱。”

2015年11月,北京市交管局出台规定,外地车辆6~22时禁止驶入二环主路与长安街及沿线部分路段,外地牌照的专车司机受到了一定影响。

“没事,我以前就在西单上班,绕小路不会被抓。”

但是限制外地牌照的不仅仅有政策,还有人心。有一次他向乘客坦白自己不熟悉目的地区域的路况,询问能否按照导航提示开车。乘客破口大骂,他选择了拒载。

“后来我被投诉了,优步罚了我不少钱。我们是做服务行业的,但是毕竟不能一直跪着服务。”

媒体们持续多日追踪的“网约车合法化”、“滴滴优步合并”等大事件,似乎并没有在专车司机中引发激烈的讨论。为了吃饭,就算补贴减少,总会有司机坚持干下去。

“滴滴背后有强大资本,专车合法化是早晚的事。”

尽管这位司机表示,滴滴优步合并后优步的补贴有所减少,但当记者询问补贴减少的细节时,司机却有些说不清楚。

对于北京将限制非京牌照专车的传闻,这位司机倒是显得十分淡定,“政府不会限制外地牌照专车的,北京的专车还是不够,互联网企业跟出租车公司一样纳税,现在这么多外地的专车,总不能逼着他们去干黑车吧。”

但是沉默了许久,他又说道“如果真的不让外地专车开了那就不干了,反正也不差这点钱,再过几年我就回老家了。”

开冀A牌的东北人

这个司机很特别,黑龙江人,却开着冀A牌的车拉活。

坦然的回答符合彪悍的身形:我在老家就是瞎混的,来北京后就在机场干机场餐饮,大概半个月才干滴滴。

冀A牌的车从何而来?他说车是自己的。工作有倒休,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开个专车赚些钱,没准还能多赚点补贴一下。

“东北经济”的话题前阵子讨论火热,这位东北师傅说在老家没什么压力,但是黑龙江那边经济不大好,没啥活干,老家很多人都出来了,来北京的比较多,去上海和广州的也有,但是周边的老乡也都是打算在北京混几年,还得回老家。

对他来说,在北京的压力来自于消费高,尤其是租房。一起来的朋友里没有干专车的,他们有干房地产,有在酒吧工作的,还有做汽配的。

因为外地牌照的限制,他一般不跑市里,去四环都很少。感觉外地车跟本地车比完全没有优势。不认路的情况还是比较少,毕竟有导航。

东北师傅也看到合并的新闻,但没仔细看,具体是“怎么地”不知道。

四川来的北漂,月入六七千

第三位司机的车挂着北京牌照,司机是四川人,说话带着一点川普的调调。作为最早一批北漂,这位四川大叔靠着自己干装修的钱买了车,上的是北京牌照,那时的北京还没有摇号制度。

但是现在装修的活越来越少,赚不来钱。最后经人介绍,这位四川大叔开起了专车。“刨去油钱和平台的抽成,每个月能净赚上六七千。”

尽管国家出台了专车合法化的法规,但是在许多细节上,专车司机还是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不能开到火车站去,那边查得紧。前两天还有个司机在北京南站被查了。”

这份即将于今年11月1日正式执行的网约车新政规定:专车“不应在机场、火车站等设立统一巡游车调度服务站或实行排队候客的场所揽客”。这意味着即使专车合法化,依然不能与在机场、火车站排队候客的出租车一同载客。

“但毕竟是合法了,以后可以不用担心被抓了。”

月初的时候,滴滴并购了优步,师傅说司机端高峰期的翻倍奖励从1.3倍降到了1.2倍。并且,他称他听到一些小道消息,滴滴将来可能会把20单奖60的补贴取消,同时乘客端的单价也可能会涨几毛,但师傅对这件事也没有过多的发表自己的看法。

最近,关于网上流传的北京将禁止外地牌照在京从事网约车服务的流言,他觉得“禁止不禁止外地车没啥区别,并不觉得外地牌专车越来越多,觉得多可能因为你在五环外。”

闲极无聊的地道北京人

最近一段的网约车司机们好像习惯了和记者打交道,我们采访他们时并不见他们有拘束。

张师傅是个老司机,五十多岁,是北京本地人,操着一口京腔,据他所言“自己开车少说也有二十年”。

网上有人这么调侃说“北京人卖地的钱都花不完,还有人跑专车?”张师傅应该就是那种“钱花不完”的人。他说自个儿以前做生意,后来那个市场关了就没再干,现在做的也不是专职司机,就是“跟家没得干”,没得干又闲不住,不如出来跑Uber。

如他所言,他每天早上基本上都是九点后出来接活儿,什么时候想回去就回去,不受约束,乐得清闲。我问他身边是不是有很多朋友也在做网约车,他说,“是,别人都做了好几个平台,滴滴Uber都做,我就做了这一个”,语气里透着股轻飘飘的淡然。

师傅还说他刚做两个多月,只跑Uber这一个最多时连着两天就挣了600多块,Uber又补贴给他300多块钱,知足。仔细一算也确实不少。

网约车合法化后,张师傅坦言这个政策好,但对他影响并不大,他说这个本质上不算个工作,而且“合不合法,不一直都做着呢吗?”

8月1日,滴滴宣布并购Uber中国,媒体关于网约车行业的报道数不胜数,有说并购形成垄断以后再难有优惠补贴;有说Uber放弃了梦想临阵脱逃。张师傅说这些他都无所谓,合适就干,不合适就不干,本来就是个兼职,而且最近平台对他们司机这方面的补贴也没减少,之前是接12单补40块,现在也一样。

张师傅说的“最近”引起了我的注意,在我的追问下,他道出了事实。滴滴并购Uber中国后,Uber曾调整过司机补贴,开始是一天接满12单补40块,后来变成了15单补40。

张师傅说,“但是有很多Uber司机对这个不满意就不干了,这个补贴又调整了回来,”说到这里他还抱怨了几句,“多3单有时候差不多得多干3个小时才能拿到补贴,要是赶上拼车多的情况还会快些。”

关于Uber对司机补贴的这件事,张师傅也有自己的看法,“现在补贴还没少,等过段日子就该少了,这个是大趋势。因为公司现在赔钱。(沉默)这行也不好干,想拿补贴有三点,成单率高,拼车数足够,完了星级还得高。”他并不看好补贴的前景。

这两天,网上有传闻说北京很快会禁止外地牌照在京的网约车服务,张师傅坦言,“北京本身就不应该让外地车干这个。现在都是好多河北的干这个,一听客户要进小区就不接,还不是因为不认路,你说到小区门口了有什么不认路的?有的小区啊,路特窄你知道吗?他们不想跑。我上次就送一女的,进去就出不来了,倒着走,那女的一步都懒得走,进去还是死胡同。” 

「 外地牌照专车的是非功过 」

Bianews对话的几位专车司机中,至少一半是兼职,对他们来说是增收的另一个途径。如此看来,作为共享经济的一种,网约车并没有背离“共享”这特点。

有媒体做过一个调查,在160名受访网友中,有66.9%的网友在使用网约车软件叫车时,发现叫到的外地车有增多趋势。其中,有超八成网友是在最近一两个月才遇到这一情况。

另外,56.3%的网友对叫到外地车表示介意。近九成网友认为,滴滴、优步等网约车平台的外地车增加,与进京证办理手续简化有关。

据悉,自今年5月26日“北京交警”APP上线试运行以来,注册用户已达152.5万人,访问总量逾5000万次。截至6月底,系统运行以来全市共办理电子进京证170万张,占进京证业务总量的61%。

网约车本是作为共享经济的一种形式,是为了提高资源的利用率。而网约车市场的扩大,使得从事这个行业成为一种极具诱惑力的选择(兼职一个月也可有三千到四千的收入),也使得三四线城市的司机开始涌入北上广等一线城市,这从某种意义上已经违背了共享的初衷。

最明显的就是2016年出现专车致堵的言论。当时有北京交通委官员表示,专车注册车辆达十几万量,每天活跃的有6万辆,一天中有60万到70万单在路上跑。

不过交通委解释这是误解。在《专车出行2015年数据报告》中说,滴滴每天为城市减少114万辆车出行。

也正是网约车的发展,让从事网约车司机成为一个新的赚钱途径,而这或许也是外地人入京打工的新途径。

近日,网上流传出一份北京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制定的细则,其中规定:从事网约车服务须与北京传统出租车一样,驾驶员有北京户口,车也得是本地车。

对此,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回应称,没有出台过此类文件。继网约车合法化之后,外地车不得从事专车成为舆论焦点。

外地司机的存在折射出网约车市场的一些不合理,这并不是行业或企业的畸形发展,而是构成这个行业方方面面存在的一些漏洞。对于外地司机来说,大城市生活不易,他们的存在催熟了这个行业,也为这个行业带来更多的思考。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