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家

应急产业盲行

2012-08-22 07:38 作者:昝慧昉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频繁致人伤亡的自然灾害却意外使应急产品销量暴涨,然而这个产业“不用不急,用则急需”各环节仍陷在寻找彼此的迷宫中

文 | 本刊记者 昝慧昉    编辑 | 吴金勇

【《中国企业家》】8月8日,台风“海葵”来袭,上海拉响了史上首次台风红色警报。一天一夜的狂风暴雨,8-10级的风力,累计超百毫米的雨量,令这座现代化城市的对外交通几近瘫痪。

得知台风要来,上海姑娘刘婷出门时都会特意检查自己的随身钥匙串。其实,她只是要确认那把绿色的微型“紧急救生汽车安全锤”是否安然无恙。半个月前,“汽车应急救生锤”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在绝大多数国人的认知范围内。

北京7·21暴雨事件后,随着一个年轻人在城区私家车内溺亡,救生产品特别是“汽车应急救生锤”成了网购中最热门的搜索对象。在一家“天猫”汽车用品店里,售价16元的汽车安全锤,在7·21后的两天里就卖出了4000多个,而亚马逊的美国官网上也赫然写着:安全锤类商品在短时间内售罄。

一场暴雨,加剧了中国城市人群对安全的担心。事实上,从“非典”、地震到如今的暴雨、台风,在突发事件不断的情况下,许多地方政府和相关企业已认识到发展应急产业的重要性。过去10年,广东、安徽、重庆、浙江等地方政府,结合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升级和企业转型,都将应急产业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发展。

然而,目前国内的应急产业仍属灾害推动型,并未形成一个持续、稳定的产业和市场环境。乐清,一个地处浙江东南沿海的县级市,是国内率先提出发展应急产业的地区之一。这里每年都会经历几次台风的洗礼,但这次海葵并未正面登陆这座城市。

8月9日,当记者抵达乐清时,前一天大雨后的湿气尚未褪尽。结束早上对雨后地方应急状况的视察,乐清市应急办主任陈彬终于可以坐下来喝口水了。应急办是乐清发展应急产业的牵头者,陈彬告诉《中国企业家》,“应急产业市场化,是政府有限财力条件下减灾防灾的最有效办法。但目前没有行业相关标准,这直接影响了地方政府引导产业发展。”

供求双方迷失

“不用不急,用则急需”的产品特性,决定了应急产品的早期订单大多产生于偶然。

生产急救包的浙江康力迪医疗用品有限公司总部位于乐清市柳市镇,一条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蜿蜒小路,从岔路上延伸出去,通往这个矗立在山脚下的绿色楼群。康力迪于1993年成立,最初只做包括绷带、创可贴在内的医用敷料和卫生消毒产品。2005年,经由阿里巴巴等第三方平台通过贴牌做起了出口贸易。继而参加国外相关行业展会,产品有了一定知名度。

这家公司应急产品的首单来自“危机四伏”的中东。2006年3月,以色列国会选举,这是以色列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三个主要政党同时参选的局面。工党、前进党、利库德集团摩拳擦掌,而其结果将直接影响中东局势及巴以冲突。为应付可能出现的人身伤害,联合国在中国采购了价值千万元的医疗用品,其中包括康力迪的10万套急救包。

凭借过去医疗用品方面的生产研发基础和联合国清晰的订单要求,总经理黄培荣和他的团队在15天内按时完成了这份订单。这份订单启发了黄培荣对急救市场的认识,康力迪正式进军急救包产品的研发和生产。起初生意不好做,随后的两年几乎没有一张像样的订单,转折出现在2008年汶川地震后。

据该公司医药包事业部经理康五传回忆,地震前,淘宝上卖急救包的店,一年只能卖掉10个,震后,有的店一个月就卖了1.7万多套。此后政府和公共机构采购量有所增长,但针对个人的应急市场再次沉寂。

如今,汽车救生锤开始热销,这让黄培荣心情很复杂,虽然对应急产业是好事,但他为消费者担心。因为急救包中通常配有救生锤、绳索等配件,所以康力迪这些年一直在向上游厂商采购这类产品。通过产品测试,康力迪发现许多这类产品质量太差,根本无法使用,但由于目前国内没有国家标准和认证环节,这些产品也都流入市场了,有的在网上还卖得很好。即使是政府、红十字会这些相对个人消费者具备更多采购经验的大客户们,在选择合适的产品上也依然做不到专业和精准。

“不同用途的急救包里应该配备哪些东西,什么样的组合配置才是最有效的,每样东西要达到何种质量,这些现在都没有。”标准和准入政策不明晰,也导致了各生产厂商竞相压质压价。

类似的情况,在应急通信设备上也存在。1998年,朱镕基总理特批,让南宁成为中国最早拥有美国9·11指挥联动调度系统的城市。这套系统投资大,需要协调政府各部门利益,没有相应高层的推动,很难实施。因此,直到今天,在政府应急通信指挥系统的设立上,除南宁外只有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而这几个城市之所以设有这些系统,首要目的不是应急,而是保障奥运会、世博会、亚运会、大运会等大型活动的安全。为大型活动配置应急产品,虽然让相应制造企业了解了政府的一些需求,但持续性不足。

事实上,目前国内的应急市场是一个供求严重脱节的市场,除军队、武警、公安等少量用户外,应急产品需求主体不明确,应急制造企业难以找到有效用户,无法进行有目的生产;另一方面,消费者大多不清楚自己的实际需求,也就不知道按照什么样的标准进行储备、配置,而厂家也不清楚提供什么样的应急产品。

“由于制造商并不负有应急管理的责任,因此我们不可能知道需求到底有多大,这一点必须依赖政府,同时政府又是应急采购最主要的主体,因此它的相应规划和预算是这个产业的关键。”摩托罗拉系统(中国)有限公司全球政府事务部总监陈建明对《中国企业家》杂志说。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网友评论

0(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企业家》观点)查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