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家

【生活•世相】赌场现形记

2013-02-23 09:26 作者:黄文潇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中国企业家】荷官眼里的中国豪客:男性的外貌都差不多,有点儿秃顶,兜着个大肚腩,一副腐败大叔的模样。

Crown是南半球最大的赌场,坐落于澳大利亚墨尔本市区。它不仅是赌场,还经营着一家连带的购物中心和三家酒店。

在Crown,赌得最狠的是越南人,就算他们兜里只剩下最后2000块,他们也会将钱全部押上,而不在意自己是不是今夜就要睡大街。而赌得最大的则是中国人,他们一手牌的输赢大约在几千澳币到几万澳币之间。Crown设有VIP包房,包房的消费起点当然不低,但只要你衣着得体,一张中国脸就是进入包房的通行证。在这里,中国赌客至少占15%以上。不过,这些VIP包房在Crown的公共区域里,私密性欠缺,顶级的中国豪客一般是不会经常到这里来赌的。在Crown经营的一家酒店的39层,有整个Crown赌场最顶级的VIP室,很多中国赌客在墨尔本下飞机后,直接由Crown派直升机接来这里,包下专门的场子赌博,一夜豪赌的金额通常都是以亿为单位的。这些人大多带有随行人员,包括翻译。

Vincent与Yoco夫妇是生活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中国移民,他们的职业特殊而神秘—Crown里的荷官(发牌员)。Vincent已经在这里干了将近五年,Yoco也干了两年了。以下是这两个资深荷官眼里的赌场与赌客。为方便起见,在下面的叙述中,我不再注明具体某个见闻是他们二位中谁讲的。需要事先说明的是,中国的大佬们不必紧张,Vincent与Yoco移民澳洲时年龄尚小,你在中国商界再有名,他们也没听说过你。

我认识的名人很有限,更别说中国商界名人了。一些我都能认识的大明星光顾,就算在荷官内部也会引起一阵小骚动。比如老虎伍兹、Lady Gaga,还有吴尊,都曾在我当值的时候光临过。他们其实赌得并不大,大多只是玩几把,娱乐娱乐而已。Lady Gaga给我印象最深,她就在与我相邻的一个台子玩“21点”。她扮相普通,很低调,除了带着两个高大的保镖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异于常人的地方。我和为她服务的荷官都没能认出她。要不是当时有客人眼尖,一下子叫出了她的名字,大概等她离开赌场,我们都不得而知。她玩的时间相当短,金额也很小,是50澳币一个筹码的桌子。玩了几把以后,就被人认出来了,引起了赌场的一阵骚动,有些不当值的荷官也围过去看,最后她是由保镖带离赌场的。

Lady Gaga

名人们普遍比较低调,倒是有些年轻赌客,会经常起哄闹台,嘴里不断地吐出各种各样的脏话。他们会盯住我赌证上的名字,使劲念叨,希望能得到一张好牌。因为亚洲女生个子比较娇小,容易被欺负。我遇到过一个喝得醉熏熏的年轻白人,一上台就一个劲地骂脏话。最后,忍无可忍的我对他的朋友说:“我再听到一个脏字,你就带着你的朋友滚开。”下一把一开,这个人正准备开骂,他的朋友赶紧捂住他的嘴说:“别叫、别叫,荷官生气了。”我看着他俩互对眼神的样子,一下就乐了。

我想告诉客人的是,如果能给荷官一个好心情,我们本身是非常希望能够给客人带来好运的,让客人乘兴而来,尽兴而归,是我们在这里服务的本职。我们更青睐遵守秩序的赌客。以我的经验,荷官喜欢的赌客,通常那晚都会有意想不到的好运气。

中国赌客也有吼得特别厉害的,要什么牌就吼,“六六六,八八八,三边,两边。”有一次在玩百家乐的时候,我遇到一个中国赌客,像抽风一样揉捏着牌,嘴里不停地念:“吹、吹、吹”,“顶、顶、顶”。不管牌是不是他想要的,他都会很用力地将牌摔到台面上。与他同台的是另一个更加嚣张的中国客人,动作更加夸张,那人一手下注大概在七八千澳币左右。搞怪的是,之前那位又吼又叫的中国客人也受不了后面说的这位同胞,还当着我的面叹了口气,说:“唉,现在中国人的素质真差啊。”

在Crown,我还遇到有中国客人指着荷官说:“为什么我输钱你还在笑?”也有中国赌客有特别奇怪的要求,比如有客人对荷官说:“每次我赢了,你就必须给我拍手鼓掌。”对于一些无理的奇怪要求,荷官是有权拒绝的。

如果你想象中国豪客是穿着一身名牌,大腿上抱着美女,抽着雪茄,单手推了一把筹码下去的样子,那你一定是电影看多了。我在Crown看到的中国赌客,衣着各异,有男有女,男士有穿着短袖衬衫的,看起来都极为普通,很难让人有很深刻的印象。大腿上抱美女在Crown是不被允许的,虽然色情业在澳洲是合法的,但赌场不是风月场。抽雪茄的赌客是有的,Crown有专门的吸烟赌室,里边我看到的雪茄客大多是意大利人。

 

中国来的大赌客一般出手都很豪爽,赌博的时候相对于其他客人更加安静。不知道是否有语言不通的原因,他们显得十分内敛与含蓄。但他们的低调与Lady Gaga不同,他们出手的金额往往大得惊人,在最高级的包房,一手牌的赌注有时高达百万澳币。他们对输赢也并不看重,一个晚上输几个亿,他们的脸上也不会流露出过度的表情,或者是有过激的行为。他们大多是中年人,男性的比例要略高于女性,男性的外貌甚至都差不多:有点秃顶,兜着个大肚腩,一副腐败大叔的模样,这可能也是Crown喜欢挑选中国女孩做荷官的原因之一。这些人大多操着江、浙、沪口音,也有山西来的煤老板。

我记得的是一个总爱拎爱马仕的中年女人,她并不低调,非常有女强人的气场,应该是一个生意人,骂起人来不留情面。她手持的是赌场的黑卡,常常与丈夫一起来,英文非常溜,跟Crown的高管都相当熟悉,他们之间是以亲吻面颊为见面礼。相较而言,她丈夫虽然看上去也是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但大概英语不好,所以我很少看见他说话。

这种持黑卡的客人,能得到Crown最好的服务,也可以要求包台。也有持黑卡的中国客人进到VIP室里觉得不舒服,要求Crown将墙涂成红色,Crown也会马上照办。他们有自己的host(赌场管家),记录着他们的每一把输赢。他们还能无条件地更换荷官,比如荷官上桌,跟他们聊天,可能刚刚说到今天天气如何,顺手把牌放到盒子里,他们就能对host说,把人换了,荷官就得不问缘由地离座。我从来没被替换过。作为荷官,遇到这样的豪客,我觉得既没必要去对他刻意逢迎,也不必故意与他为难,给予适当的尊重就可以了。

来Crown的中国人除了大赌客,就是旅行团团员。国内放长假的时候(比如国庆、春节),来到Crown的中国旅行团多不胜数。中国旅行团进入赌场很有特点,他们带着印有旅行团标志的帽子,背着包、操着手,在赌场里到处转、到处看。当地导游会费心地将团员圈在一个赌桌前,讲解这里的游戏规则。这类客人在听完讲解后,大多会在赌桌前伸长脖子观战,即便出手,下注也很小。他们热衷于群聚,一旦发现新鲜事儿,通常会在赌场里高声地用中文呼朋引伴。在客人特别多的时候,这会给荷官造成一些不便与压力。

一些中国旅行团的客人,看到中国面孔的荷官,会故意上前搭讪。他们会笑嘻嘻地跑过来问长问短:“你会说中文吧?中国人吧?你来了多久了?哪个城市来的?你在Crown做多久啦?”刚开始我会友好地回应,但这种事遇得太多以后,我会想办法刻意回避自己的中国身份,比如我会直接用英语与他们对话。并不是我不愿意与人交流,而是荷官这份工作长期生活在监视器之下,我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必须符合我们的SOP(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工作时,赌场不允许我们与赌客有过多的交流。

我还想说的是,在赌场出老千基本是不可能的,几乎每一个赌桌上都有一台独立的监视摄影机,既是用来监控荷官的行为,也是用来监视赌局的公平性。我要说赌场是世界上最公平的地方之一,你不会感到吃惊吧?

在Crown,荷官是不能拿小费的。赌场里也不允许荷官的亲人与朋友与荷官上同一个桌子,因为这会让人感到不公平。我认为像转珠这种游戏,一个非常老练的荷官有机率让珠子停留在他想的那个范围里。这样如果他与亲戚朋友同桌,就有偏帮之嫌。当然,也有荷官觉得,把珠子转到想去的位置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赌场当然不会刻意去核实每一个人的身份,所以如果大家都不出声,我还是有可能服务到我的亲人和朋友。至于会不会给他带来好运气,我当然无法保证,但至少心理上,我是百分之一千希望他们能赢。

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荷官的,我们必须要有快速算出17、35等的各种数字的倍数的能力,因为一场赌博下来,我们当场就需要赔付给客人。客人可以用现金直接从我们手上换取筹码,每一个桌子上方都会有一个牌子,告诉客人这桌的最低筹码,比如“5”就是5元一个筹码。一个熟练的荷官随手一抓,就一定是20个筹码,这些都是我们的基本技能。

人们普遍还会有一个误解,认为赌场是一个可以让人一夜暴富的地方,但说实话,暴富的故事并不多。我见到过一夜赢得最多的是一个中国人。他坐在桌上玩百家乐,这也是中国客人在Crown所有的赌法里最喜欢玩的一种,也是金额玩得最大的一种。这个中国客人从1000块本钱一直赢到了107万澳币,并且拿着这笔钱离开了赌场。当然,我不知道他在上这桌之前,是从多少输到1000块的。

注:本文详见2013年第3/4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欢迎来天猫店(http://chinaentrepreneur.tmall.com/ )订阅《中国企业家》杂志,2013年全年征订,8折优惠中。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网友评论

0(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企业家》观点)查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