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挖财排队等风来

2014-01-25 08:43 | 作者: 伏昕 来源:《中国企业家》

【编者按】还记得那些爆红的APP吗?它们中有很多已如流星划过夜空。单一的产品,要想活得有滋有味,难。此前我们推出APP爆红后系列报道唱吧未衰:做造星平台陌陌织网:忘掉“约炮神器”》、《啪啪“大跃进”:“奔亿”的理想与现实》、《墨迹的社交迷途》《红顶APP如何纵横航旅》、《笨小子“我查查”的突围利器》……

爆红的移动产品想要延续生命力,所面临的基本问题不尽相同——如何把零散短期的社交行为变成长期稳定的社区,具体方式又各异:陌陌是通过向群组社交转型来稳定用户,让一对一的社交变成一对一加群组的社区;唱吧则是通过打榜以及与线下选秀结合的方式激发用户的原创,打造线上的“超级女声”;啪啪依靠一款产品可能很容易搞到100万用户;而爆红后的航旅纵横更是因为头戴“红顶”而引发巨大争议;笨小子“我查查”又是如何面对外忧内患呢?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2013年挖财搭上互联网金融列车,如何挖掘6000万用户的价值以提供更好的服务,同时解决信息安全问题,都决定着挖财能走多远

文_本刊记者  伏昕    编辑_杨婧    摄影_步恩撒

37岁的阿米巴创始合伙人李治国曾两进两出阿里巴巴。2004年,他向马云的夫人张瑛借钱,离开阿里创立一家名为口碑网的公司,做的是如今炙手可热的O2O生意,但口碑却没能成为大众点评,最终被阿里巴巴收购;2009年,他再度离职,当了天使投资人,最近他投资的打车类应用——快的打车火了。

挖财

一身休闲装扮的李治国,脚上红色NIKE运动鞋很打眼, 这是他多年来感觉最好的时刻。财务自由后,除了做做投资,他还在宁波养养土鸡,可眼下他倾心的是另一桩生意——“挖财”。这是一款理财工具类APP,核心功能是帮助用户在手机上记账,是李作为天使投资人的处女作。

李治国与挖财创始人赵晓炜一样,工位在大开间。李的工位桌牌上写着他的花名“海贝”。海贝是一种贝壳,是世界上最早的币种之一。在挖财,每个人都拥有一个以货币来命名的花名,比如赵晓炜花名“元宝”、联合创始人全云峰花名“铜板”。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们在做一桩与钱有关的生意。

挖财不算幸运儿。它爆红于2013年下半年,离公司成立已有四年之久。它也没能跻身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第一梯队”,甚至创始团队曾经一度受困,既找不到盈利模式,用户量增长又显得那么不温不火。当他们眼睁睁见着许多大众型应用坐火箭似的从身边飞过,这种煎熬的感觉可想而知。但幸运的是,挖财在过去一年被“互联网金融”的浪潮推向高处。

2013年是挖财逆袭的一年。数米基金网找到挖财,希望通过这款APP向挖财的用户销售基金产品,这一下子打开了挖财的视界;6月,阿里巴巴“余额宝”一举风靡,新版挖财借势推出了“货币基金”功能,在应用内便可进行基金购买和赎买;最近,挖财用户量过了6000万,月度活跃用户几百万。

李治国将挖财比作“在风口排队的猪”。如果没有四年的煎熬,挖财也不过是移动互联网浪潮里的又一个炮灰。“互联网里有一句话叫剩者为王,很多人是因为没有坚持到最后”,这是他过去四年来最大的心得。但排队等到了风起还并不意味着大功告成,避免成为现象级应用仍然是挖财的必修课。如今,和阿里巴巴的支付宝钱包、平安壹钱包这些大玩家一起同台共舞,对于沉寂四年的挖财团队来说,未尝不是一件既挑战又充满趣味的事。

打通线上线下

淘宝、挖财,听起来似乎挺对仗。确实如此,这是一家受阿里巴巴基因深刻影响的公司,除了董事长李治国曾是阿里巴巴46号员工,且供职多年外,许多技术人员、工程师也来自阿里巴巴。

不仅如此,2009年6月创业时,他们将办公室选在了阿里巴巴“发源地”湖畔花园附近。湖畔花园诞生过阿里巴巴B2B、淘宝、口碑网等重要项目。

那时,任职于阿里云的李治国开始意识到数据的重要性。当年,马云提出阿里巴巴未来会是一家数据公司。李治国想,线上零售数据阿里巴巴已经很全了,它知道用户买了什么,细致到每一个品类、产品,甚至SKU(每一个产品型号),经过支付宝又可以知道用户的钱到底有没有花出去,信息流和交易流整合起来成了较完整的数据。相比而言,线下的数据积累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但线下数据的获得却很难,因为线上线下之间有一道无形的墙,使得线上的信息流和线下的交易流难以整合。以口碑网为例,它主要涵盖租房、二手房、餐饮等衣食住行行业。比如有房东发布房源,房客有需求,约好线下去看房子,他们在口碑网的流程就此结束。接下来,他们是否达成交易,口碑网并不知道。

这种类大众点评的模式还是没有脱离“生活黄页加点评”的范畴,就是网站上会有客户店名、地址、电话、图片等信息,用户可以发评价说这个店好不好,但它其实还仅仅是一个店的类黄页展示,因为最终用户还是要去线下店里消费。李认为,即便到今天,大部分O2O网站扮演的依然还是信息流的匹配工作,信息匹配之后,交易行为再转移到线下。线上网站无法知道商家的交易额,不知道餐馆总共卖出了多少份饭,也不知道房地产公司卖出了多少套房子。

这些日常衣食住行的交易数据是有价值的,数据量也远远大于网上消费,但目前市场上还找不到现成的商业模式和拥有完整数据的公司。“既然生活服务数据获得很难,可能未来五年之内都不会有一个或者几个网站,它们可以指导你线下生活的所有消费,而这些数据又那么重要,应该怎么获得呢?”

换个角度茅塞顿开。2009年3月,李治国和赵晓炜在一次饭局中相互启发:线上交易大多是从商家角度考虑,商户开店,只要产生交易,平台就知道交易状况、交易额。从线下商家获得交易数据很难,那能不能从买方角度入手呢?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用户自己去记。

在这次饭局中,两人还聊到做记账软件的想法,当时赵晓炜因为个人需求,已经在PC端做了一个记账软件自己使用,但李治国感到智能手机开始起步,手机上已经可写软件、做应用了。更重要的是,手机是随身带的,可以把小本本跟电脑的数据功能结合起来了。“我们要不要搬到手机上,你试试看,做个手机客户端。”李治国说,他感到这似乎是个入口。

他们做过评估,到底记账是不是刚需?中国到底愿意记账和坚持记账的人有多少?他们相信一点,从有钱的那一刻起,就有很多人在记账。早年大家普遍用本子来记账,直到近二十年开始变成在电脑上,用Excel表格、数据库去记。“我们也确实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来搜集这些数据,中国哪怕5%的人记账,也不少了。”李说道。

赵晓炜原来在一家知名的监控设备提供商做软件监控平台的产品开发,他辞职后全职创业,还拉来两位做过手机软件开发的兄弟帮忙,但起初二人看不到挖财的未来,只答应兼职来做。

2009年6月,挖财正式入驻湖畔花园创业。赵晓炜白天在家做产品原型设计、测试,晚上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下班回来进行产品开发,他们曾给大的手机厂商开发过OEM产品,具有丰富的移动产品开发经验。他们花了一两个月时间打磨出A、B两款产品,一个适用于JAVA系统,一个适用于WM系统,同时“丢”向市场。 

“开始每天有几十个下载,后来越来越多,一百多个、两百多个,好像还真有人用,一直到现在每天有一两万的下载。你发现这至少切中了一部分人的需求。”李治国说。赵晓炜相信李治国,李从事产品工作多年,对互联网产品的嗅觉敏锐度很高,因此愿意和李一起,等风来。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