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尖峰论坛】消费升级,谁能成为赢家

2013-12-07 19:39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时间:2013年12月7日(下午)

地点:中国大饭店宴会大厅A

主题:消费升级,谁能成为赢家

主持人:各位来宾下午好,非常欢迎能来到我们消费升级这个对话现场。很荣幸作为咱们本场对话的主持人,我是廖天舒,我是波士顿顾问公司全球的资深合伙人,也是我们大中华区的董事总经理。

去年我跟几位同事一同写了一本书,《十万亿美元的机遇》,其中谈到了消费趋势,在中国市场和印度市场。

今天来的这么多人,肯定不是冲着我来的,肯定是冲着台上重量级的企业家来的。

现在来介绍一下我们的企业家,第一位嘉宾,是一位活跃在全球时尚市场里面的,多年非常驰名的华人企业家,是中国时尚的女掌门人,依文企业集团董事长夏华女士。

第二位是中国速冻食品的鼻祖企业的掌门人,三全食品董事长陈南先生。

再往下是两位来自台湾的企业家,一位是箱包王国的国王,台湾皇冠企业集团董事长江永雄先生。

第二位是王品集团大陆实业群董事主席陈正辉先生。

最后一位是均瑶集团副董事长王均豪先生。

消费升级这个话题不陌生,但是在现实当中也会感觉到,整体零售市场增量还是有放缓的趋势,同时大家也会看到大众把钱存起来的存储意识也是居高不下,当然人口老龄化对李总的生意是利好的消息,但是总体消费也未必如此。我们奢侈品市场近两年也是比较紧密的。

第一个问题给我们嘉宾,消费升级到底是怎么中国下一轮经济增长的原动力,还是空中楼阁的伪命题?请夏总先说。

300-内容1

夏华:我一直都不喜欢这个词,叫消费升级。我是觉得今天在中国谈的更多的是持续性消费,在这个点里面,今天大家都在找存活点。我觉得这是一个消费变革的时代。我在上个月和俞敏洪在哈佛中心有一个演讲,说命题一定要刺激,不能用常规的方法去讲,学生不愿意听。他比较机灵,出了一个命题土豪与事主(音)。土豪这个词挺刺激的。我当时准备了一个特别好的PPT,我就讲跨接与打劫。

今天辛辛苦苦20年,我们建了500家店,现在今天人们不用上街就可以买东西,不但不需要去你的店,全世界所有的东西足不出户都可以买回来,我认为这是一个打劫的时代。

在这样大的变量时代,我们用升级来思考,你可能来不及升级就死掉了。这个时代需要你真的去思考怎么样跨界,你还是要打劫一下别人。

在这个时代,真的别考虑升级,忘掉自己20年积累的东西。今天我们做传统产业,谁也舍不得,你可能死得更快。别再想20年我辛辛苦苦一家一家店怎么做起来,你现在惟一想的方式是,你怎么样不用按纽都可以直达,怎么样和消费者建立起可跨越的关系,不再需要打破时间空间的限制。这可能是我对这一轮的消费革命,去年在这个时候我就讲消费革命,大家说你会不会死,我说肯定不会死,你是个聪明的人,知道怎么卖东西肯定不会死。大家穿得越来越好,电子商务时代大家都裸奔吧。主要是你怎么把产品最快速的卖给他。

主持人:非常感谢夏总,第一炮放得特别响亮。夏总的观点我总结一下,这是一个消费革命,土豪打劫的时代。下面请江总说一下。

江永雄:转型升级都是政府在谈的事情,现在这个社会已经没有办法转型升级,现在叫跨界创新。今天的消费升级,应该叫消费创新。现在所有的消费都是新的东西,现在有很多我们知道的,像60后的,我们以前念书的时候,老是讲电脑对我们一点用途没有,那个时候谁还用电脑,都是写书,都是写情书的。

现在你看80后,90后,00后的孩子,他们两个是坐在旁边,这边打我爱你,这边我也是。我们已经变成这样的社会里面。

我们老是讲跨界创新这样的东西,现在每天要考虑新的东西,马云一天就赚3.5亿,是不是。

我们做的是箱包,后来做餐饮,从传统产业开始做餐饮,你要顺应社会的变化。我们转型到服务业,我先看到了一个商机,就是台湾价值,现在台湾不是只有产品有价值,实际上有很多台湾的精神有价值。台湾人不会做买卖的,台湾人只会研发产品,只会做东西,但是你让他卖东西,和大陆人比起来差太远。过去30年,台湾都是在想怎么做东西,大陆在想怎么卖东西,这两个有各自的优势。我们怎么把这两个优势结合起来,就是让台湾好好的做东西,让大陆好好的卖东西。

在这种情况下,我用餐饮的角度讲,我们台湾要变成大陆的中央出版,我只要把菜研发出来,至于怎么卖,怎么定价,就由大陆的朋友来做。两岸之间有的价值应该是在这个地方。

消费升级,我们看一看现在的年轻人,一般女性消费能力比男性大得厉害,女性有掠夺财富的能力,她很容易把她老公的变成她的,她的就是她的,这个部分我们比较难跟女性竞争。

你有没有发现,在网上,上网采购的女性,很多男性的东西她也买。好比说我用的三星的手机,我发现很多女生拿的也是,她就是喜欢大画面的东西。所以消费女性市场比男性市场大得多,男性消费永远是那样的东西,女性的市场跨越度更大。包括虚拟的东西,我们的思维开始要做改变。

我希望大家的思路要很清楚,转型升级基本行不通了,你想转型升级基本转身回家,这是很重要的。现在只能做一件事情,就是跨界创新,要想办法在你传统产业里做一个以前没有做过,你还要想办法在上面创新,要不然你根本赶不上这个时代。如果你没有能力在你的领域里面称王,你很难在这里继续下去。

我们现在在开始如何嫁接电商,你和马云拼,拼不过他,他什么都有,我要做马云做不到。我现在越来越担心我们的优势不断的被马云在搜刮。各位想想你的东西还没有在搜刮之前,赶快去跨界创新吧,谢谢。

主持人:谢谢江总,江总对我们女性的演义,是不是台湾价值的体现。从箱包到肉包,我还以为是开玩笑,看来是不是的。

下面请陈总表达一下观点。

陈南:刚才两位讲得很好,我把他们天马行空的思路抽回来,讲一下行业本身的创新和升级。我们目前面对的确实是一个变革的时代,很多商业模式需要调整,否则我们会被淘汰。但是我也不赞成完全的跨界,因为跨界每个人都要从零开始,实体对实体商品的需求是有的,我们无非以什么样的产品形式和商业渠道来体现这样一个价值的实现。如果我们完全的跨界,我今天做这个事情的人,我要跑到那个行业,那我们这个社会的积累在哪里?这是我和江总有些区别的地方。

我认为在某一个行业,是不是面临着一个升级的机会,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了。最近市场上大家也都有一些感触,最近一两年来,我们中国的消费品市场从一个比较明显的哑铃形的消费,就是奢侈品和高端消费占比很大,和低端占比很大,现在逐步过渡到一个橄榄形的趋势。一个和我们收入水平在提高,还有一个反腐有关系。每个企业都应该有对自己行业的再认识。

对商品的需求是永恒的,对一个服装,互联网大家都炒得很热的电商,电商到底带给我们什么,我们要把电商的价值找到。过去为什么我们会一个产品通过不同的分销渠道到消费者手里,是因为我们信息不对称,我们厂家找不到消费者,我们的消费者也找不到厂价,我们缺乏中间的介质,我们只能从工厂找到批发商,批发商找到零售商,零售商最后找到消费者。

由于互联网的出现,消费者直接找到厂家,厂家找到消费者,我们缩短了消费的距离。本质的东西搞清楚就是距离,就是我们交易的距离和成本,是真正这个行业的需求。

另外一个,我们怎么样去变革。拿我们做一个例子,三全20年前创业的时候,我们很朴素,就是生产一个产品的。我们发现一个企业的发展,如果仅仅是生产一个产品,一个产品的生命周期和你企业的生命周期如果重叠的话,这个企业一定寿命很短,要找到企业的价值。企业的价值来源于市场需求,我们要不断的挖掘市场需求的变化。

中国速冻食品20年发展,为什么保持比较高速的成长,主要来源于我们城镇化和家庭的小型化。过去的家庭是大家庭,家庭内部有分工,家庭小型化以后,半成品的需求增加了,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市场的商业环境是在不断变化的,20年前家里做饭,10年前我买一些半成品回家加工,再过10年,我们小家庭有一半时间不在家里吃饭,对你食品企业到底怎么样提供服务。如果我们还盯着家庭消费,是不是我们的空间越来越小?如何找到新的空间,也是我们面临的选择。

我们在前两年提出来,要做餐桌食品的供应商,过去我们盯着家庭餐桌,现在我们通过商超进入家庭餐桌,我们再进入餐饮业,生产一些半程片。我们都围绕主页求变革,这是我和江总绝对跨界和相对来讲在产品、渠道、品牌进行变革的一些区别。我就讲这么多,谢谢。

主持人:谢谢陈总。陈总说不管怎么变,还是回归到市场跟企业的本质是什么,在本业里面创新,应该发展的前景还是很大的。听听我们另外一位陈总的观点。

陈正辉:大家下午好。两位观点有些不太一样,我第三个发言不知道在哪一边。一个是本土的,一个是台湾同胞,我的立场就非常尴尬。

我的业态非常特殊,刚好跟他们两个观点完全不太一样。因为我的业态跟互联网的影响比较小。过去信息不对称,把中间分配的距离缩短了。我们是要体验的,所以和互联网的关系就没有太大的关系。

我们是属于消费性的,体验性的产品,它和互联网比较没有关系。

当市场在萎缩的时候,你有什么策略?我们过去也碰到这个问题,台湾已经有十几年经济不景气了,实际上市场是在萎缩的,甚至有消费不振的现象。我们采用发展不同的品牌,所以才可以分散不同的风险。当你能够从原来的本业里面发展成不同的品牌,但是我们没有跨界,我们全部都在餐饮和这个行业里面,所以我们是从垂直的发展个横向的发展去发展。

比如说我们同一个价位,这个价位是在300多块的,我们对消费者非常熟悉,所以我们就发展第二个品牌,你让这些客人重复来消费你的品牌,其实你的成功比例会比较高的,你发展成不同的品牌,让他来重复消费,你能够获得保障。

我们还有一个策略垂直发展,同一个品位有高价位的,有低价位的,我高端发展得很好的时候,我把价位往下拉,从高端到中端产品是一样,你对这个品类是熟悉的,是哪些消费者,消费结构是什么,你是比较理解的。也许你过去成长的经验,和过去的经验,能够从高端的价进入中端,将来有可能进入低端。我们目前发展了14个品牌,都是这样下来的。在面临不景气的时候,我也建议在你本业里面做横向,或者是垂直的发展,跟你本业有相关性的发展,你的成功机率会比较高,谢谢。

主持人:谢谢陈总。最后请我们健康产业的李总发表一下他的观点。

300-内容5

李昆:我个人的观点,我跟在座的没有对立。我认为消费是无比要升级的,谁能成为最后的赢家,谁能把消费者拦截到他的家里,甚至拦截到他家的卧室里,谁就是最大的赢家。世界上有一个人做到了,他就是比尔盖茨,中国有一个人做到了,我认为就是马云。

当8年前我听到他讲,睡到床上可以购物,可以带着太太去逛商场,我认为是个神话,是个梦话,可是今天他做到了。我们中国人有一句话,物美价廉,服务到家,到家这个概念太震撼了。我认为就没有不好的消费,也没有不好的升级,只有无能的老板,谢谢。

主持人:我们各位嘉宾非常遵守时间。刚才的观点也是精彩纷呈。下面我想问一下,刚才各位谈到了有一个行业市场的转变,企业不管是跨界也好,还是留守也好,都面临着一个变革的问题。有一个问题,很多人说中国的企业只会做渠道,不会做品牌。另外一个说法是练的外功比较多,内功比较少,各位企业家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夏华:我以前特别爱谈品牌,你觉得所有创业那一刻的梦想,就是想有一东西永远留下来,就跟女人忍受了所有的疼痛生一个孩子,这个孩子留下来这是最大的价值。但是有一天,当索尼不行了,当乐凯不行了,诺基亚不行的时候,你会重新思考这个问题,你觉得脚踏实地的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而不是抱着品牌的梦想半死不活的,你都不知道未来在如何的游走着。在这点上,我为什么说干活,如果谈品牌,我们今天依然可以有特别多的梦想,我相信所有做品牌的人,是永远谈不完的话题。

我这几年为品牌做了多少事,有的人觉得太牛了,上伦敦走秀,柳传志给你走秀,俞敏洪给你走秀。但是也有人说,你回来之后到底多卖了多少钱?这个平衡只在老板的心里掌握。

我昨天从华为回来,今天任正非在他的讲话里,2000多亿的企业依然告诉大家,你先别想那么远的事,想下一个死去的是不是华为。

我觉得品牌这个问题我们得讨论,因为最后你要想真正的答应,可能还要品牌。但是我想说今天是一个江湖混战的时代,非常有意思,小可能把大的给干了。如果总结出来两句话,跨界越来越离谱,共赢越来越靠谱。

我早晨9点钟我坐在会议室,我就等着卖煎饼的皇太极,最能忽悠的来了,真的挺厉害的。最近江湖上发生了很多事。一个卖煎饼的,还用大奔,还想换特斯拉,我说你想卖煎饼还是卖什么?他一个20平米的煎饼店,一年可以上千万的销售,因为他先找到了客户是谁,然后再决定怎么卖煎饼。

我想跟大家说,今天你不要拒绝这种跨界。为什么说共赢越来越靠谱,我觉得自己挺牛的,在一个积累客户的领域里,我兢兢业业做了20年,一开始从政法大学辞职下海开始,我觉得我比别人高明一点,我不仅仅卖衣服,我一定要留下你的名字,未来还可以卖给你,甚至希望长久卖给你,20年我积累了80多万的VIP,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资本,依文有80万人穿着它,未来有可能一直穿着它。

后来我认识了很多互联网的朋友,夏总,你这个VIP不算多,上我这里来吧,你一定要来看看我们的企业。我一上互联网公司我就晕了,一群人聚集在一个特小的办公室里面开会跟我们谈,最后最重要的是,他特别打击我说,其实咱们俩的客户基本上是一个定位的,卖你的衣服也是我们的人群。

我们明年会做大规模的营销,今天我们其实所有的真正重要的,其实不是我们20年到底积累了什么,而是基于20年积累的基础上,如何打开一扇新的门。我说共赢越来越靠谱,你会发现,今天卖东西已经不那么局限,我一定在百货商场里卖。

今天一个做地面店的银泰和互联网的马云走在一起,倡导一个O2O的东西。我想说的是,不管下一轮怎么样,你都要记住,跨界合作这是一个我们必须干的事,忘掉你是卖服装的,其实在很多的地方都可以卖服装,甚至不要看你是高的还是低的,你都可以合作。今天已经不再像以前,我们只跟同体量的合作,你会发现打开跨界的门,其实你的客户会迅速的,百倍的增加。

卖药的,其实我们真不冲突,所有穿衣服的也得吃药,所有吃药的也得穿衣服。最重要是看我们谁和谁之间客户有共性,我们其实可以打通它,就是N次方的增长。你会发现跨界一步就是N次方的增长,你会发现你特别能快速找到他,利用更新的渠道卖给他。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有借鉴,至少我认为是干活。

主持人:夏总说品牌是伪命题。下面哪位接着说?

陈正辉:每一个产业的问题都不一样,每一个产业的特质也不一样。像我们餐饮业规模都不大,都是中小企业,当你公司规模和你体制不够强的时候,通常跨界就非常辛苦。你这个行业是不是跨界,你这个行业是不是适合跨界,这是和业态有关系。我建议大家在思考的时候,第一要看本身你的业态是不是适合跨界,第二你的公司规模是不是可以大到跨界,因为公司越小的时候,越跨界,危险性越高。一定要非常谨慎跨界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每一个产业都有它非常大的特别不一样的地方,有一些行业可以跨过去,但是有些行业不能跨过去。比如我们常常看到房地产最喜欢做餐饮业,他看到餐饮业现金流很好,如果有很稳定的现金流投资做房地产,是很好的后盾。但是你很好看到餐饮业做房地产很成功的。本来这两个业态不太一样,房地产是一个机会产,餐饮业是管理产,如果你要跨界,一定要考虑你本身这个公司的结构跟你的核心价值在什么地方,你才能考虑经营模式的改变,谢谢大家。

主持人:下面我们听听江总的高论。

江永雄:陈总这家公司,他们还把台湾的公司都收购了,龙凤食品已经被他们收购了。他们当然是消费升级,稳步来做,对他们而言是很正常的。

我刚谈到的主要的观点是竞争力,重点是竞争力。事实上我们现在谈的,如果你的竞争力是不行的,包括陈总讲的规模很小的企业不要跨界,我也有一点不太同意。如果你的企业是没有竞争力的,在这样的产业里面你确实没有更好的方式,更好的方法,我经常讲一句话,就不要做了,你既然连方法都没有,连竞争力都没有,又不愿意跨界,那就是收起来。你还有2000万的时候,还能够不错的过养老的时候,别剩下2000块,你哭都没用。

我经常讲,当你确实没有竞争力,又无路可走,又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你确实需要跨界,你可以考虑跨界合作的方式。我们并不是没有做箱包,只是我们觉得箱包这个行业,包括我们做很多的实体,最近都被电商打得很严重。我们当然要找一些出路来做,才想办法我们找别的方式,能够增加整个公司,整个集团的营收。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我们今天都在寻找一个机会,但是寻找机会的同时,我觉得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重点,就是今天中午我们在午餐的时候讲到的,我们李克明博士说的道这个字,就是道理的道,人做生意,你要先有道,如果没有道是活不下去的。所以不能为了赚钱,这是我们真的要去思索的。如果不能够开心的赚钱,对大家来讲也不是一件好事。

从我的观点来讲,要么就勇敢一点跨界,这是在竞争力做不到的时候,要么就转身回家,好好回家。就是这两条路,你在原地怎么升级,到最后哭的一定是自己。就像手头上抓两只麻雀,你说它是死还是活,那就看你自己,你一掐它就死,一放松它就走了,要死要活,就看自己的心态,我们只做建议,谢谢。

陈南:你讲跨界的问题,我也要修正一下概念。07年我们公司上市的时候,券商当时讲,你能不能用几句话把做消费品的要素总结出来。我以十几年的经验感觉,想了三句话,就是做消费品的要素。

第一,产品是个基础。

第二,渠道是个关键。

第三,品牌是个支撑。

这几个要素的均衡发展,可能是一个企业能够稳健成长的关键。

我们讲到产品,任何一个消费者对某一个实物商品的需求是永恒的,比如我对服装的需求,我对箱包的需求,我对食品的需求是永恒的,但是需要关注的是一些新技术对产品的颠覆。比如胶片,被数字存储体所取代,这个产品的变更一定要关注。不能说一场新的技术革命,把你的产品颠覆了。

第二,在渠道领域,跨界的可能性是最大的。一个实物的产品交到消费者手里,是以传统的形式,电商的形式,还是所有新的形式,这个可能是我们需要去面对,需要去寻找一个有创新的地方。以什么样的手段把这个产品交到消费者受理,这是确实存在着跨界。

第三个就是品牌,品牌也是有跨界的空间。在我印象中,奔驰下面有一个车,叫(英语),它当年就和(英语)做手表的做了一款跨界的产品,听说在年轻人里比较时尚的。因为车的品牌个性化,和(英语)的品牌个性化比较吻合,他们就做了。就像夏总讲的,服装的人群和互联网人群比较接近的时候,他们可以做一些跨界的联合。

就像我们在超市里一样,我们做冷冻的馒头、包子,我们和伊力和蒙牛也有一些促销,也有一些合作的东西。从产品到渠道,到品牌,应该说后两者可能跨界,创新的空间更大。这是我对刚才的补充吧。

李昆:今天我们配合得非常好,有管穿的,有管吃的,我是做健康的。人生离不开的就是健康,吃排在第一位。我个人认为消费必须有变革,我们每个人的家庭都会有衣柜,衣柜就是解决穿衣的问题,每个家庭都有冰箱,冰箱就是解决吃的问题。可是每一个家庭缺一样东西,在健康的家庭里,你在他的沙发旁,在他的抽屉里可能会找到几粒药。

我在十几年前,就想改变这个通道,改变一个用药和治疗的模式,想起来一款产品,这个产品在上海世博会也是惟一获得全球创新奖的产品。我的理念就是问诊系统解决求医问药的问题,监测系统解决你挂号,排队,你去打120,省去中间的环节。底下恒温冷藏药箱,解决你身体和生命有困难的时候,随时可以求医问药,治病救人。

五一二地震,很多人躺在马路边,因为十块钱的东西没有,酒精,纱布太简单了,可是家家没有。我们政府在全国征集。玉树地震同样的事情照样发生。我就想在健康和生命方面做一些升级,所以我致力于研究了十年的产品,今天大家才看到的是一个模板。

如果谁不能把消费者拦截在家里,你能拦在家里的卧室里,你就是成功者,就是未来最大的赢家。

可是我们每个人现在身体不好,生命出现问题了,第一件事在家里找药,找了半天没找着,药在家里不像冰箱和衣柜没有归属感。所以我们就是要给药有一个归属感。

在十年的漫长当中,我经历了很多次挫折,每次软件的完成,想得非常好,但是在实际应用当中,梦想非常好,落地很艰难,我一次一次在不断失败,不断琢磨当中我完成了,完成的目的就想完成一个从厂家到消费者之间,你如何缩短它们的距离。其实厂家也很冤枉的,消费者是更冤枉,因为厂家到消费者之间的短暂距离,让双方都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谁能解决一步达终端的营销模式,谁就是未来最大的赢家。我就把我认为我所认为的干活贡献给大家,仅供参考,谢谢。

主持人:最后我想还是问夏总一个问题,跨界到底是跨的是什么界?能赢靠什么?

夏华:品牌是个伪命题,我不认为,我觉得品牌是个恒久的命题,但是是不是今天我们在这里面一定要谈名牌,因为它是大命题,大家都是做品牌的。如果说谈一个恒命题和大命题,不如我们去谈一些有意义的术,可能在这个场合更有价值。

跨界跨的什么界,跨界其实在今天所有人的脑海里,都无数次出现过,跨界不是重新选坑,不是放弃我现在经营的干别的了。比方说我们很多制造业,我们企业家俱乐部去TCL的时候,我真的挺感触的。我对李东升真的致以崇高的敬意。很多企业很简单,我做投资,我做地产,假如说今天我要有一点点动心思做地产,你也有很多资源,你想一块地的价值和一件一件衣服,我想说制造业真的是从针头线脑变成一件衣服,变成钱,又变成衣服,来回这么循环。今天所谈的跨界,其实并不是指我们去放下原有的经营另一个这样的跨界,而是真正打通所有脉的关节。今天在座的无论做什么,在中国10几亿人口基数上,不用轻易思考。人最怕给自己错误找一个理由。如果你永远思考选一个地方再重新挖过,我觉得这是最大的错误,跨界一定不要理解重新选坑。一定是怎么一群人最快速的让这口井出水,这就是跨界的观念。

刚才李总说这个东西很难落地,你老说一家一个药箱子,人都是这样的,好了伤疤忘了疼,我还是买个苹果5吧,消费就是这样的。不是今天已经不再思考我自己怎么卖了,而是你怎么样最好的整合资源,然后最后要最好的结果。今天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把你的梦想落地,那就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这是一个好的时代,为创业者提供了特别好的机会。我碰到一个小女孩做的玩偶漂亮极了,我在全世界采购玩偶,为了给我们VIP送一匹漂亮的玩偶,她说我们就是不知道怎么卖。我们后来包了她一年的产品。今天跨界思考的是我们用什么样的方式,把产品最快速的卖出去。

我依文做O2O模式,我们做了几百平米的体验店,我觉得太浪费了。今天已经不是靠个人能力的时代,谁一轮谁是最好的赢家,谁能最快的打通通路,谁能让自己赚钱了,还能让自己的哥们赚钱,谁就是赢家。

江永雄:我想补充一个消费概念,是我女儿告诉我的。我女儿在波斯顿念大学,有一天她妈妈跟他讲,你花钱太厉害了,不能这么花钱。她就讲了一句话,我觉得这就是消费者的概念。她说妈妈你赚那么多钱,不花钱你干吗?她妈妈说你要节约用钱,她说妈妈我告诉你,花钱是一种感觉,什么感觉,当我花钱会有兴奋,会有想法,那花这一笔钱才有意义。

我们今天在做产业的人,有没有人去想过这个问题?当你花这一笔钱的时候,是会让自己兴奋,让自己至少我愉快那么一下子的那种感觉,有没有人去抓到?我们今天回来,我们今天是作为一个制造的人,我们是做生意的人,我们应该用什么像的方式,让我们的消费者消费升级,谁是赢家,我就拿这个坐不重,谢谢。

主持人:我们现在把时间交给场下的来宾,跟我们场上的嘉宾做一个互动。

提问:我的问题是陈总,网络时代需要就地消费。三全食品是不是会在我们宿迁建厂。

陈南:我们现在的产能布局已经从原来的原料地的产能布局,变化到消费地,原来我们在河南有两个工厂,主要考虑到劳动力和农产品的充足供应。最近我们在全国有7个生产基地,在天津、苏州、佛山和成都,这正好是我们国家的环渤海经济区,长三角,西南,为了就是考虑到消费升级带来的市场响应速度,我们把工厂都放在消费地,这是我们产能布局的原则。以后有机会,宿迁当然是从这个角度来讲,应该是集中在原料地,而不是消费地,这个以后有机会吧,谢谢。

提问:我是做餐饮的,我是做美食广场,我们下一步有什么具体的方案可以帮我们指点一下。我们是做美食广场,也是餐饮,如果我们想升级的话,我们可以和哪些方面来升级?

陈正辉:这个目前比较成熟的方式在日本,他原来是一个小小的挡口,但是他把各个挡口慢慢扩大。他们主要是在消费者面前直接做。你可能要考虑让你的规格扩大一点,面积大一点,但是生产的流程是比较透明化,这样消费者可能吃起来更安心,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来消费,你的毛利才会更高。谢谢。

提问:我问一下夏总。依文有88万VIP,可以和任何行业合作,您能不能具体一点?我是来自上海行政教育的,做教育培训的,也可能涉足移动互联网当中有关第三方服务平台这个方式。您能不能具体讲一下,您的会员当中有什么统一的需要,能够通过您这个平台得到满足的。另外您希望找到哪些可以合作的公司?

夏华:我觉得这个可以有,但是取决于你的课程是谁,能不能跨界合作,大家本质上的思考,你的客户和我的客户是不是一群人,假如我们是一群人就可以打通。消费是个闭环,你会发现人们生活中各种各样的需要,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我们需要消费者一个一个去找他需要的东西,有互联网,消费者需要最快的速度有人给他最完整的提供,这就是我们打通的价值。合作是一种碰撞,你的消费者和我的消费者,你的消费人群他的收入水平,他的审美喜好,这些东西只要对得上,我们都有合作的机会。至于合作的方法是我们需要有一个非常好的团队在一起研究出一种最好的帮助,最核心的结果是要引爆这个市场,谢谢。

提问:我来自河南。我想问一下陈南陈总和夏总。我原来行业是建筑材料16年,后来我跨界了,机票预定和酒店预定的全国招商加盟。我已经跨界了,因为我们房地产业不景气,不是很好,所以就想做这块。机票的加盟连锁是不是一个好的行业?第二,我认为做机票和酒店全国加盟连锁,更容易跨界。

夏华:我鼓励你一下,你选的事既不新鲜,又没有优势。但是创业者就是这样的,你要特牛,弄一个别人都没有的这是很难。但是最重要你要在这里找到你独特的点。你今天卖机票,订酒店都不新鲜,你不如再转一步。比方说到一个地方,你找不着古玩市场在哪,你可以在这个领域更往前走一步,不要做简单的重复。在简单的重复里面,找到这个里面的缝隙,你活下来,你一开始活得哪怕份额很小,很艰难,但是你只要找到这一点,中国10亿人需要什么都有,再小的小众也够欧洲一个小国的人。

陈南:你一定要找到自己的优势,一定要有比较优势。这是我想补充的。

主持人:陈总,夏总今天给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关闭。企业永远是一个变革和创新,我们今天谈到的跨界共赢的基础,就是企业怎么把天地越做越宽,底蕴越做越强。谢谢各位嘉宾的干活,谢谢各位的参与。

(结束)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