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项兵:超越民族品牌中国企业才能进入世界

2010-12-04 11:10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中国企业家网】2010年12月4日,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国贸大酒店举行,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先生在开幕致辞中表示,放松管制,鼓励多元。真正创新应该要超越同一个梦想,要弘扬不同的梦想。合的动力面就是同,这是孔夫子讲的。超越民族品牌,给美国人创造民族品牌,像三星进入中国给韩国人创造民族品牌,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在中国经济总量占全球这么多的今天,过于强调民族品牌,甚至自主创新会在全球范围之内,给我们创造一系列的不必要的麻烦。

 

项兵

 

以下是项兵演讲全文:

项兵:很高兴,很荣幸参加这次大会。我应该是第9次参加东华这个大会,要么是开幕式,闭幕式,演讲。我管理思想一部分也是和这个大会一起成长,也和在座的企业家,领导学习了不少,吸纳了不少,尤其我看刚才几位优秀的企业家讲话之中远远超过了数,这点我真的觉得我们在03、04年,第一次在全球商学院把人文课程引入管理,这绝对是对的。

这么多年考虑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中国企业的下一个商业模式和商业文明应该会是什么样?我也是一个和大家共同思考问题的人之一,唯一的不同就是我坐飞机坐的比较多,所以想的时间比较长一点,也认识中国企业,乃至全球企业N多顶级的企业家,包括管理学家,所以我希望分享一下,讲错的地方大家多多包涵。

有些已经被N个企业家都讲过的,比如我们看到未来商业模式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必须是友善环境。因为我们过去的发展模式之中,至少在诸多地区,我们的竞争优势是建立在牺牲环境的基础之上,这条路已经走到尽头。我们不仅环境友善,还要低碳,如何保持经济的高速增长,同时做到环保低碳,这是一个重要挑战。

第二食品安全问题,我们国家可以把我们的奥运,我们的世博会举办史无前例的成功,我们有什么道理,有什么借口解决不了食品安全问题,这是不可以接受的。所以,我希望在座的企业和企业家,包括传媒的同仁,把这个作为同等大事来解决,没有这个其他可持续发展都是空谈。

第三个改变,刚才广昌也谈到,其实过去30多年改革开放,我们在一次分配,二次分配,包括券商三次分配都有非常大不平衡。无可置疑,我们的企业家对中国经济的成功做出重要的贡献,但是一看在第一次利益分配的时候,企业家获得的利益和员工得到的利益确实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所以,中国要真正建立和谐社会,一个不可或缺的条件是中国企业,和中国企业家必须为中国打造一批伟大的中产阶级,等中产阶级在中国占大多数的时候,才有可能谈和谐社会。

所以,企业家一个重要责任是如何给员工带来世界级的工资,又能给股东带来世界级的回报,这是企业家最大的责任之一。

与此相关,最近两三年我一直关注的课题之一,无可置疑家族企业会成为中国经济的主题,在未来5年,10年,甚至30年,更长的时间,这都是一个大的方向。中国和谐社会的建立,需要出一批能超越家族的伟大商业机构,像我们IBM超越家族的伟大商业机构,这是中国和谐社会的一个先决条件。如果我们在打造伟大商业机会不顺利的话,我们看到国有企业有它存在的机制。毕竟中国移动不是任何个人的,是属于我们中国的。

我考虑另外一个问题,中国如何从组装大国,到制造大国的转变。我认为还是四个误区。大概一个多月之前我参加福布斯全球论坛,在悉尼举行的。福布斯一直全力推动创业精神,我也赞同创业精神,创业精神是成就中国经济,今天的一个最核心的原因。但是我有一个非常大的担心,我甚至担心在中国我们是不是创业过度,专注不足,中国要真正实现制造大国这个梦想,日本和德国的经验是值得我们借鉴和思考的,甚至学习的。日本的经济专注上上下下的专注,一代人一代人的专注,使得日本可以不需要有长江商学院,也不需要有哈佛商学院可以成就一批企业,已经足够了。

德国一批非常优秀的技工培训学校,都是一批一批大学,培养一批优秀的技术工人,用二流设备可以做出一流产品,这是中国制造大国重要的原因之一。中国就实现从组装到制造大国的升级,日本和德国的经验是值得我们参考和学习的。而更不一定鼓励更多大学生创业,鼓励每一个人都要去进行创新,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盖茨,如果所有人都要去创业,对我们国家是一大灾难。

用心做事也很重要,广昌也谈到,下一个重要转变就是价格竞争到价值竞争的转变。中国企业太擅长杀敌一千自惨一百,做任何事都是价格战,很少有价值竞争的东西。而价格战我也不反对,我反对是同质化策略,如果所有的中国家都这么想,都以同样的方式参与全球竞争的话,当我们GDP占到全球9%的时候,比如今年年底我们会变成四面楚歌的。全球对中国的抵制也会越来越大,不会越来越小。其实,这个问题03年都谈到,当时占我们GDP2.5%,现在占了9%。

中国经济威胁论重要原因,中国企业以同质化竞争进入全球,我的成功一定要把你灭掉,我灭不掉你就成功不了。所以,中国企业如何实现,从价格竞争走向价值竞争,是未来的商业模式一个重要的核心元素。截止到目前为止,包括优秀中国企业,包括咱们华为和中兴还是以追随式科技,以价格竞争为主,到目前为止这个思维模式还是一样的。

而创新我们需要全方位的创新,要远远超越科技创新。N多中国企业不需要创新,就可以成就了今天,我们携程可以拷贝美国,百度可以拷贝Google,我们N多中国企业可以进行拷贝。在未来5年,10年随着中国服务业一步一步放松管制,还会出现一批不需要创新就可以成为亿美元富商。但是,部分企业从价格竞争转向价值竞争创新是不可或缺,里面涵盖了企业的组织机构,市场配置资源的手段,形式,包括放松管制,同样重要的需要事业和思维的创新,更高的创新,就是我所谓的大风流的创新,大风流的创新到目前为止,垄断者是美国,美国能有今天是靠大风流的创新原因之一。

美国GDP占全球24%,美国经济威胁论敢说我们中国威胁论之大,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有大风流创新。汽车做不过日本和德国的时候,他可以出思科,出微软,出IBM,他可以出星巴克,可以出Google,可以出FaceBook,大风流的创新特点给自己带来机会,给全球带来一系列新的机会,全球共赢的机会,颠覆式的,革命式的创新。

未来中国我们有条件,也有必要来探讨如何出一批大风流的创新。我认为我们在替代能源,在环保,在医疗卫生,在教育界,在应对老龄化时代到来,我们有可能出一批大风流创新,不止给中国带来机会,给全球带来机会。

思维的创新我去年强调了一些,我们过于重视科技而忽视人文,忽视机构,科技兴国100多年历史了。其实,这个篇子一目了然,美国82%GDP是服务业,高盛必须要拥有核心技术而成为伟大的商业机构之一。星巴克也没有所谓的核心技术,我们过于重视科技而忽视其他,我们浪费了太多太多的机会了,真正需要创新我们必须允许行业有颠覆的力量,我们必须承认汪洋大盗所存在的价值,有他们的存在才会有更高层次的创新。

放松管制,鼓励多元。真正创新,我们要超越同一个梦想,要弘扬不同的梦想。合的动力面就是同,这是孔老夫子讲的。超越民族品牌,很难想象IBM进入中国,我给美国人创造民族品牌,很难想象三星进入中国给韩国人创造民族品牌,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在中国经济总量占全球这么的今天,过于强调民族品牌,甚至自主创新会在全球范围之内,给我们创造一系列的不必要的麻烦。

这次碰到了盖茨,我对他比较尊重,第一你商业成功,第二你把75%的财富捐给慈善。到目前为止你没有把微软的董事长留给自己的儿女,你是集天下英才为我所用,而不是以家庭足球队进行皇马、曼联,这种超越对于打造超越家族的伟大商业机构是不可或缺的。这一块,我们华人还有很多要努力的地方。

第四点非常重要的,阴谋论在中国经常很盛行,我相信没有一个伟大商业机构是靠阴谋成功的。伟大的商业机构,你的全世界尊重,尊敬靠的是道,被全世界接受的道,被全世界接受的阳谋,伟大的商业机构必须靠道,放在桌上说的过去的道,被全世界尊重的道。如果我们的讨论存在权谋,我们不可能成就任何伟大的商业机构,这个境界是上不了这个段位和档次的。

刚才几个企业家也谈到,其实我们学校在全球颠覆式创新之内,不仅关注如何把你工资从10万块钱做到20万,如何把你打造全世界最优秀为股东创造价值的一个机器和工具。长江作为一个商学院,我们关注是财富的创造和财富的使用,不仅是如何做生意,还有为什么做生意。如果我们做生意唯一目的仅仅是为了光宗耀祖和发财致富,会出一系列牛奶事件,我们事业才家族,太自己了。为什么做生意都出了问题,就不要谈如何做生意了,我们更容易巧取豪夺,不择手段。

不仅要关注财富创造,还要关注财富的使用。如果我们财富的沉淀,财富给我带来一系列影响和权力,我如果用这一套东西为我自己打造更多的特权,而不是给社会打造更为公正的一个系统,那社会早晚是要崩盘掉,任何制度都是一样。所以,财富是有巨大责任,不是捐一个希望小学,不是捐一个书屋。首先财富使用的价值取向,就应该是我们好好思考,好好考量,财富用来干什么?不要讲如何。

所以,我们关注整个财富的整个等式,为什么做生意?如何做生意?对这件事的关注,对中国企业在国内形成和谐社会,对中国企业如何拓展中国企业在全球的空间越来越重要。未来真正的对接可能不仅仅是个技术和管理对接,更为重要的是价值对接。尤其是现在,最近我全球开了几次会,一直说中国经济发展全球的环境确实有往负面发展的倾向,需要我们企业家做出更多的努力,尤其在宣传,在价值对接方面给予更多的关注。

最后一点希望和大家分享的是,我们看到的是新商业模式,新商业文明一个核心的元素就是人和自然关系的重新界定。因为西方的文明,无论是古希腊,还是基督教,他们奉行以人为本的人本主义,而人本主义的核心是把人的核心放到很高的地位,高于自然的。在低碳、绿色、可持续发展成为如此重要的今天,我们贤哲留下天人合一的理念应该成为新的价值理念一部分,我们不仅可以价值对接,我们价值还可以出口,可以出口到西方成为新的朴实价值的一部分。

所以,我们对于中国企业的未来还是充满信心,不仅在技术,管理上要引领全球创新。在价值对接,新的朴实价值打造上面我们有深厚的底蕴,谢谢大家。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