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郑国汉:企业应该影响国家政策制定

2010-12-04 11:37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中国企业家网】2010年12月4日,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国贸大酒店举行,在“十二五”规划与企业战略主题论坛上,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院长郑国汉先生表示,对于政策环境来说,企业只能是接受。当然这个政策环境还没定型之前,企业可以影响,去做影响。从这个角度,从整个中国自主创新,法规是很重要的,这个在保护自主创新这套法规必须政府来执行。

 

郑国汉

【图为: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院长郑国汉先生】

 

以下是郑国汉的主要观点:

郑国汉:我是从香港来的,想跟大家分享一个看起来的矛盾。中国企业刚才也有谈到一些,当我们傻瓜卖高价给我们。但是,竞争角度来说,国外对中国企业的竞争力是很害怕,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们说自己有很多方面不足,看起来有相当的矛盾,但是你想象国外也好,国内也好,都是有不同的标准,或者是一个对比来看自己,或者是看人家。所以,也不是矛盾。

因为他们看到中国企业的强大,尤其是中国企业的成本优势,甚至看到他们在创新方面有潜力,所以他们很害怕。但是中国企业他定位定的比较高,我们很多时候说我们还是不行,因为我们跟美国有这么大的距离。所以,从那个角度来说,我们的确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是,我觉得这都是一个阶段性,我们是发展一个阶段。

所以,这个阶段就回到我们是否必须认为自己什么不行,我认为不是。中国事实上是有强大的竞争力,但是我们要知道这种竞争力来源,假如没有足够的创新,我们是没有办法支持下去。所以,说到我们价格战,我们成本战,我觉得这个本来就是我们一个落后国家,我们唯有的条件,我们开始的时候,就是靠这个东西成功赚了第一桶金,问题是怎么利用这第一桶金通过其他形式发挥出来。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企业整体来说,行业,企业还是创新能力不够。所以,我们很多时候看到一样东西赚钱,大家一窝蜂上,然后就打价格战。这个事实上反映了我们整体来说,创新意识不够。第二我们是否受了一些公司影响,要打商业战,当然不能100%透过来,否则两面受伤。我们要先做好小创新,才能吸引大创新,做大创新。刚才讲到Google,软件、IBM,我们长江商学院院长说什么时候做大创新,Google,微软,IBM我觉得我们在这个阶段还是不能强求的事情,我们先把事情做好,因为你专注的时候也必须创新,专注把一件事情做好,事实上背后是很多小创新才能把你的竞争力提上去。

所以,从企业角度来说,我觉得我们的挑战是这样子的。我们要保证我们生产力的提升,包括背后有很多创新支持。可以在我们将来不依靠低工资,在相当高工资之下,我们企业还能赚钱,这个就是我们企业的挑战。大创新我觉得你看全世界不是很多国家能做到,我们中国文化要做一些调整,我们教育制度肯定要改变,我们社会要接受一些人,他所谓一种不同人生态度,我们要接受,否则我们很难出那种完完全全突破性的一种创新。

当然我们企业要求我们从人力资源方面,国家必须加大投资。因为没有足够的人力资源,怎么可能企业要有高水平工资之下,还能够有竞争力,还能够有盈利。我昨天参加一个会,有一个朋友说,我们中国的工程师他的薪酬跟国外相比,三分之一,四分之一。所以,我们可以利用更多工程师,就算每个工程师跟国外他的能力可能不是100%同比,但是我们几位一同做,我们可以把质量做的更好。

我想起大概5、6年前在美国有一个报纸说过这样一个问题,中国不单只是他的成本低,他质量,甚至有些地方已经超越美国。因为他工程师代价成本比较低,他可以做的更好。我最后说几句话,就是消费者。大家谈到我们太多这种炫耀性的消费,我觉得也是一种过度性的东西,阶段性。你看国外也有这种情况吗,美国以前甚至有个经济学者,他主要研究美国人炫耀性消费,这种社会心态。所以,所谓新富,旧富,新钱旧钱都有一个过程,我们不要迷这个东西,玩玩就可以。现在欧洲有很多国家,比如法国,他基本上没有很多重大竞争力,但是他有很多东西,酒、香水,其他东西我们要花很多很多钱去买,老实说我就不买他,我希望我们中国的消费者,财富拥有者完全不用这么迷,因为那个财富赚的不容易,应该利用到一些更长远对社会有益的地方去。

主持人曲向东:谢谢郑国汉先生,他跟我们分享一下您刚才听论坛的感受。对我们刚才这个话题,十二五规划与企业战略话题,您也应该有一些独特感受,从香港角度,从西方角度,他们更熟悉自由市场方式,包括企业决策等等。当时我们十二五规划已经不再叫五年计划,以后叫规划,但对于政府规划性指导性意见,和企业战略之间关系您怎么看?

郑国汉:我同意刚才一位讲者讲的话,多听业界的意见。中国过多搞科学的人对创新的影响,创新刚才讲者都说过,创新不应该是,也不完全来自技术。很多时候,技术本身没有很重大的变革,但是你怎么利用这个技术,那才是赚钱的。以前你看到大概是80年代,90年代,美国人觉得他很傻,因为创新都是美国人做,钱都是日本人赚去。所以,当时有这么一个说法,后来有人分析日本跟美国企业他对所谓制造过程投资,跟一个新产品创新,美国人跟日本人当时是倒过来的。美国人三分之一钱花在产品新技术创新,而日本人三分之三花在过程改善这方面创新,所以结果美国人创新了,但是钱是日本赚去的,我觉得很聪明。

但是美国人有巨大好象Google这方面,其他国家学不到,也不容易学,那都是美国人做得到,其他国家很多人做不到。所以,因为很多商界技术并不是在大学,比如说波音技术大学有吗,Inter的技术大学有吗,多听业界的话,配合科学家,但是不能光听科学家。

主持人曲向东:您强调政府在制定规划多听业界意见,如果规划出台和确定,对于企业来讲,它会有什么影响,应该因此做什么样的决策呢?

郑国汉:对于政策环境来说,企业只能是接受。当然这个政策环境还没定型之前,企业可以影响,去做影响。但是定了之后,企业事实上没有什么办法,只是说政府的政策是什么样子,我们就是否跟着他,或者企业做自己的事情。所以,从这个角度,从整个中国自主创新,我们叫知识产权这方面我觉得政府在制定的时候,当然法规是很重要的,这个在保护自主创新这套法规必须政府来执行。

但是,在发展不同的技术,不同的产业肯定必须应该有产业来参与制定政策。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