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图文实录】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午餐会演讲:云计算如何改变世界

2010-12-04 17:19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中国企业家网】 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联合协办的2010(第九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4日在北京国贸大酒店隆重举行。中国企业家网对本次会议进行了图文直播。

 

云计算

 

以下为“云计算如何改变世界”主题演讲详细内容。

田溯宁

田溯宁  中国宽带产业基金主席】

田溯宁:今天这个话题对很多人来讲又比较大,又比较陌生,叫做“云计算如何改变世界”。云到底是什么?希望大家能够在吃饭之余静下心来看这个话题,是不是这个东西能够改变世界。

三国里的第一句话“天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用这句话来形容IT企业和计算机,也符合这个规律。合是什么时代?IBM在60年代开始起,所有的计算都以IBM主机为主,就是合。当时IBM提出一个口号,说,全世界一共需要4家IBM主机就够了,再不需要别的了,因为IBM的主机把所有世界上计算的能力都解决了。70年代之后,硅谷有一群人不相信这个邪,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机器,每个人都应该有个IBM,而不是我要等到到IBM去取。这时候个人计算机的革命开始了,创造了我们今天所熟悉的苹果、微软、英特尔等很多今天如雷贯耳的企业,创造了美国的财富,也创造今天大家所用的互联网、移动通讯,所有这些基础都是跟那场PC革命有关。

所以从IBM的合到PC的分,分了30年了,现在又一个合要开始了,这个合就是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云计算。经常有人讲,云计算用什么词来形容?我用两个比喻做个开场白,为我这几个朋友来垫底。如果我们把计算的核心——就是知识——跟人类历史上生活更重要的事情相关联做个比喻,IBM的时代很像什么?原始社会。我们需要水怎么办,从湖里打水非常劳累,四大文明都跟河流、湖泊有关系;PC时代像我们的农村,需要水怎么办?从自己的水井打水,每一家都有自己的水井,每个人今天都有个人的计算机。水井非常累不能分享,像我们今天的个人计算机一样,你的硬盘、CPU不工作的时候别人没法用了。现在我们有自来水一打开水就来了,不需要注意背后有什么东西,不需要有水井,自来水改变我们的生活。自来水是什么?就是今天我们讲的云,云计算当是PC时代即将终结,我们的计算像电和水一样方便的一种生活。

我再举个例子来讲,今天所有的PPT的信息需要的时候从自己的计算机里拿,不需要放在自己的计算机里,计算机放到办公室或者是家里。这个很像什么?我们在农村的时候把钱放到自己的枕头底下、立柜里,再有钱,在大槐树里挖个坑埋起来;到了城里是把钱放到银行。银行是什么?就是云。我们信息存在这个地方,需要的时候像电和水一样拿下来,不需要的时候就放到那里。

为什么这样一个东西可以改变一个世界?三个观点:第一,计算的成本大规模下降,所有革命都是使成本下降,民主化。我认为云计算的时代将来会到来。我们所有终端,无论是手机还是计算机还是电视机,将来成本下降,能够像书本一样便宜,几十块钱的人民币,也像书本一样好用。背后带来什么?是一个超级计算机的能力。云计算的未来将是每一个人有自己的图书馆,你的信息跟随着你,随手可得。

第二,这场变革就是革很多企业的命,就像IBM在PC时代受到了巨大的挑战。今天我们如雷贯耳的IBM、微软,十年之后这个名字还存在不存在?这是场大的革命的机会。

第三是机会,就是这场革命中中国人和中国IT从业者有前所未有的机会。我们用的PC改变很多生活,我们用了通信创造出像微软、IBM这样的企业,向全人类所分享。我觉得云这个时代中国有这样的机会进行创造,这是我对云的理解。

下面我非常有幸请了从不同角度谈云计算怎么改变世界的人:一个是张亚勤,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第二位是王阳,是IBM全球副总裁。他们都是IT企业代表,而且从跨国企业深入到高层。我们现在的物联网都非常热,总理讲叫感知中国,很多人说物联网看不懂,雾里看花物联网,今天请了物联网的无锡物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刘海涛,我们听这三位谈一谈他们对云计算的理解,然后我们再互动讨论一下。有请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

张亚勤

【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

张亚勤:大家中午好,我跟田溯宁一块到台湾去碰到每个人都在讲云,不仅台湾热,美国也热,从花莲县长到马英九,从工程师到郭台铭都在讲云计算,在国内每个城市去都讲云计算。有人把云计算叫做晕计算,雾计算。云计算现在有两种说法,一种认为云计算没有什么新的,是多少年一直技术或者是产品的自然的发展阶段,已经大家在做云了,已经做了很多年了,是新瓶装旧酒。

另外一种观点就是认为云计算是一个全新的东西,全新的业务模式,全新的技术,会彻底的摧毁和改变过去的世界。田溯宁是我的好朋友了,第二种观点他是杰出代表,我经常说田溯宁是我们IT界的愤青。

我觉得这个争执往往是在两者之间,云计算本身对产业会有比较大的冲击。我今天谈谈题目就是云+端的世界。

其实云计算已经做了很多年了,主要可能是在实验室里面,真正成为主流可能是从去年开始。我们做IT就是玩四个参数,一个是计算、一个是存储、一个是通讯或者是带宽,另外一个比较重要就是能耗。看一下这五年时间的发展,一直很奇怪的按照摩尔定律往前走。50年前曾经有人想象有一个叫Nenxs(音译)可以把人的经历记录下来,现在已经很容易了,现在可以把人类整个历史,每个人历史全部记录下来到2、3倍。计算下来干什么,怎么管理是另外一件事情。

最后一个是能耗,我们看到两组或三组曲线,整个能耗肯定在增长,数据中心越来越多的终端设备,但是好的消息是单位的能耗在降低,无论是数据中心、服务器或者是PC或者是手机,这个叫PUE。这是技术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可能没有什么再去讲了。很重要就是一个新的产业,一个无线互联的兴起。这个产业结合了互联网联通优势,结合了PC计算优势,结合了无线通信移动的优势。

还有就是一个新的用户界面,一个自然用户界面的兴起。我们做计算机科学的人把这个用户界面当做是哥德巴赫猜想。每个时代都是用户界面,从开始的TEXT界面到后面的图形用户界面,到了后面的语音到现在的自然用户界面。自然用户界面讲起来很困难,但是真正用起来很方便,我们说最高境界就是没有用户界面。你人、本身你的动作和表情,你的整个交互方式就是和电脑交互的方式。

大家可能最近用过两个设备,是新的用户界面的代表,一个是iPhone多触点的,一个是玩游戏的进天堂的Wii。我下面所讲的这个在用户界面比这两个还要酷,是用一个完全不需要有接入,完全是通过表情、声音、动作、视觉所表述的一种方式。这个自然用户界面叫做体感用户界面,现在已经变成一个产品。

(播放视频)

大家可以看到这个不仅仅是玩游戏,它彻底改变了我们沟通、娱乐和工作生活的一个方式。这个我们有一个游戏产品叫Kmxc(音译)已经上市了,每一天卖出去10万,有史以来卖得最好产品,比iPad卖得好两倍,用户已经完全认可这个产品。

我为什么要讲这个呢?这个是云计算很好的应用,无论是游戏也好,沟通也好,都是在云和终端发生的,这个彻底改变了我们这个产业的格局。第一个趋势是从PC时代真正进入互联网时代。进入互联网的时代并不是说PC就会消失,十年前别人告诉我PC不存在了,现在我看过去十年PC在全球增长了4倍,中国增长了10倍,联想依然存在,而且越来越壮大。但是PC的定义和功能完全改变了,PC不仅仅是你的桌面的,也是你的手机、电话、汽车、电视、钱包。有电的地方都有计算,有计算的地方都有智能,有智能的地方有联网,不是人和人,是人和物,是物和物,有互联网也有物联网,任何一个芯片都是一个智能的设备。

第三点这个架构从最早期到后边,现在走向云+端。我认为端还会存在,并会越来越多元化,我们可以看到过去的趋势以及将来的趋势端越来越多,不是一个设备。我有手机、电子书、iPad、上网本以后,还有越来越多的设备,有更多元素的平衡。另外是业务模式发生变化,从软件和产品走向产品+服务,特别是云的服务,会产生更大的商机。

我和王冉上次也聊了很久,这里面到底有哪些大的变革,很重要一点我认为是大平台竞争,称为三大战役,三大平台的争夺和竞争。第一个就是未来五年十年哪些企业会拥有云平台的话语权。这个不会很多,全球可能加起来有十个,可能不会超过20个,甚至可能更少一些。第二个大的竞争已经开始了,是在移动终端的平台,现在可能有6、7个有可能会更多。这个战役刚刚开始,谁是赢家也不是很清楚,这里边可能不会太多,也可能是两三个完全开放,也有半封闭的。另外一个更加激烈的战役是在PC和移动这两个之间渗入的竞争。如果PC完全可以用在手机和iPad上面,手机平台慢慢可以用在PC上面,到底谁会成赢家,这是下面五年十年会产生的。谁掌握了这三个平台,谁就有下面一代IT产业的话语权。

到底什么是云计算?刚才田溯宁给了很多例子,水、电、银行都特别的生动,也特别的准确,我用相对比较微观的方式做一个总结。云计算其实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最基本的要提供物理的设施,包括存储、计算、数据、带宽,这是大型的数据中心;第二个层次是平台,软件的平台、开发的平台,我们叫API的平台。这个可以说是未来最关键的或者说云计算跟别的不同的地方。谁拥有这个平台的API,谁有平台上面的工具、开发环境等;第三个层次是软件作为一种服务,是数据服务,这是云计算很简单一个表示。我们讲到这个平台现在看PC与Windows,微软有一个平台叫做Azure蓝天,我们希望是在互联网上的。在云里面的操作系统,在云里面的Windows,这里有复杂的程度,和生态环境完全不一样。我下面列了一些公司,很多公司都在做的云计算,但大家关注的方式不一样。

云有很多种,大家讲的比较多的是公共云,像水、电和信息;另外一种云是企业内部的云,私有云和公有云。这些云会共存,很长时间内会有一个相对来讲比较独立的市场。而且我个人认为,在中国下面四到五年可能刚刚开始是私有云,是虚拟化、私有云,是企业内部的,然后到四五年之后会有更多的公有云。

这个云到底有什么好处?田溯宁刚刚讲了这些大的变革,具体说起来首先它降低了成本。由于虚拟化,它使服务器、IT架构变得越来越有效,降低了成本。对中小企业来说,你的IT可能不需要有自己的服务,不需要自己的物理设备,可以用别人的云作为一个租的方式,像水和电,用的时候有了,不用的时候不需要付钱,这对中小企业,对于用户都会有很大的好处。

另外一个层面,我再理解就是云其实对产业的模式结构是一个很大的不同。大型机是一个完全竖向、垂直的产业链,从芯片到电脑、到服务,包括语言全部都是几家公司做的垂直的。到了PC时代完全都是横向的,芯片越来越多专业化横向的。到了云时代产业变得越来越细分,越来越矩阵化。就像芯片的产业,现在半导体产业做设计的自己在不需要再做封装、制造,这个产业整个完全分开了。

很重要的就是建立大规模的数据中心。现在很大的数据中心都有几十万台的服务器,运营成本目前不仅仅是硬件,越来越到了电,所以说运营从CAPEX到OPEX。微软在全球有数十个大型数据中心,我们过去花了差不多100亿美金建立这个全球最大的数据中心。云最重要就是要有应用,有各种不同的云。我个人认为最大的机遇就是在移动云里面。最近MorganStanley有一个分析,他把云划分几个时代。下面我们进入移动的时代,这个时代里面的产业机遇可能更多。

这是我们研究院在研发部门做的项目,公司在中国有3000多人从事各方面的研发,大部分都是在做云,微软在将来三年中把90%的研发放到云上面,有5万人从事云计算。

对刚才田溯宁讲的云计算对目前的企业确实带来很大的冲击。如果一个企业不采用云的架构,不采用新的业务模式确实未来很难生存。这个是我们对未来的一些技术方面、云计算方面,90%已经是产品。(播放VCR)

谢谢大家。

田溯宁:谢谢张亚勤,等我听完IBM的王阳讲完之后再攻击他们两位跨国企业对云计算的一些机会和挑战。我觉得在进入下个演讲者之前,再跟大家分享一下刚才张亚勤看到的事情标志着什么。实际上我们应该看到人类实际上进入一个大规模的所谓知识生产的时代,如果说工业经济是大规模生产物质,我们现在开始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就是大规模生产知识和数据。

最近有人统计说一个人一辈子要有多少数据产生,现在提出叫做一个P,一个P等于1000T,一个G等于1000P,一个人一生把所有数据记录下来,像我们刚生下来心跳、血压、当时的各种状况、第一个作业、第一个情书等,所有数据都应该被记录下来。只有这些数据知道了,我们才知道到底喜欢什么。云计算正让我们纳入到另外一个时代,从大规模生产物质的时代到云计算使人类开始大规模生产知识的时代。由于知识的大规模生产,使人们沟通的成本、学习成本大规模下降,这个话题我们可以谈论很多,这也是为什么云要改变世界的一个背景。云的另外一方面叫端,经常叫物联网,今天我们容幸请到了无锡物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刘海涛跟大家分享一下物联网。

刘海涛

刘海涛  无锡物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

刘海涛:各位企业家前辈、各位企业家朋友、各位来宾、先生们、女士们大家中午好。非常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到咱们这种大的盛会来进行学习,也非常感谢咱们《中国企业家》杂志给咱们中国企业家提供这么好的平台。我想我参加这次盛会我格外关注一点就是咱们物联网的企业少之又少,咱们物联网的产业是刚刚起步,物联网作为一种信息技术发展的第三次产业浪潮。我们第一次浪潮刚刚讲了云计算,计算机是以计算为主要的技术内容,是计算机为主要代表的一次浪潮,给人类带来的是智能化时代。第二次浪潮是以通信信息传输,以通信技术为主体的给我们带来了网络化的时代,比如我们的手机。还有网络化更进一步时代是互联网。互联网不仅仅是网络,更重要它还有它的虚拟信息共享的东西。因此第二次浪潮是以通信技术特征推动网络化的时代,我们进入第三次浪潮的时候,是以感知技术为核心,推动了一个信息技术,进入一个社会化时代。这个社会化是建立在已有的计算技术、通信技术基础上的一个社会化的时代的来临,也就是说它带来的是一个社会化体制感知。

从这看到它是一个信息技术发展进入全新的体系。前两次浪潮咱们国家进入比较晚,丧失了大好机遇。目前我们国内这些计算和通信的企业还都处在产业低端,做得低端产业。那么有幸的是咱们国家在第三次浪潮,在物联网这个时代到来的前期,咱们国家国力的增强已经成为一个经济大国,第二大经济实体。这么一个背景下,咱们国人应该说是与世界物联网同步启动,而且是独立同步启动。什么意思?刚才我说第三次产业浪潮是以社会化感知体系为特征的,因此咱们国家一再推动是一个感知社会,它建立了整个物联网的整个体系,我们也正是沿着这一条道路研究和应用。而国际上当时是把物联网看成一个网络,中国特色的路使我们在国际标准化的路上占据了制高点。ISO国际标准化组织,信息标准化委员会下面有一个会议也是我们召开的,整个WG7体系架构包括演进路线等等顶层设计方案,咱们国家设计了70-80%,第一次会议上也获得了各成员国的高度认可。到目前为止咱们国际标准化工作组正式成立三个项目组:第一个是体系架构项目组,咱们国家是作为联合主编席位,这是第一大部分;第二大部分是协同体系价值项目组,这个项目组是咱们国家是主编辑;第三个项目组智能电网项目组是联合主编,咱们占了1+0.5+0.5,整个国家有近百个国家参加。我们国家也正是由于走了正确的路线,从核心技术到应用体现了标准化的层面。标准化本身也是国家竞争力和国家利益高度提升的地方。

去年8月7日温家宝总理视察了无锡,视察了我们团队的时候,我们当时给总理建议是全面推动感知中国建设。总理当场就下指示,把感知中国物联网上升到国家战略。那么到现在为止应该说咱们中国物联网在全国上下、大江南北风起云涌。那么这就给我们国家今后物联网能走向高端产业奠定了很好的基础,但是我们不得不看到国际上美国、欧洲、日本、韩国等等一些主要发达国家也都把物联网上升为国家战略了。国际标准化组织WG7工作组我们有近百个国家参与和推动这个国际标准,我们竞争态势依然非常的激烈。

如何使得我们能够从一个占领制高点到一个站稳制高点的过渡?如何来预防我们国家出现一个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局面?从这个角度来说,我非常的高兴,也有很大的期望。我们国家的企业界和在座各位企业家要更多参与成为国际物联网的主流企业,式我们国家由一个信息大国向一个信息强国过渡,谢谢各位。

田溯宁:由于时间关系我们马上转给王阳,他是IBM全球副总裁兼IBM中国开发中心总经理,请他给我们分享一下云计算是什么。

王阳  IBM全球副总裁兼IBM中国开发中心总经理

王  阳  IBM全球副总裁兼IBM中国开发中心总经理】

王阳:云计算我其实已经在很多场合讲过,今天有一点不一样。今天前面两位已经讲了云计算和物联网,大会要求我把这两个东西串起来跟我们大会的主题能够有一个融合。我在这里讲是行业云计算。IBM智慧地球的理念大家肯定很熟悉,我认为将来的社会是智能社会,整个地球就是智慧地球,为什么呢?它是基于三样事情:第一是物联化。我们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感知,只要我们把它装上它的感知器,RFID,SIM,每个人都有手机,所有这些都可以感知。而且把它相互联结在一起,也就是互联化。Internet作为主干线把移动通信都可以联结在一起。第三点要加上就是智能化,我们采集的数据是干什么用的,能不能进行分析和优化,这在中国有很大的先机。我们有很好的时机,即中国有很好的物联网这样一个认识,物联网打下了感知这个基础。

我认为在中国比较少的一点就是分析与优化,这个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来说是非常重要,而且对中国人来说是非常有优势的一个地方。我们每个人可以说都是精通算术,精通算法,喜欢做数学建模,这点在其他西方国家很少有我们做这样的事情。把它三个结合在一起就是一个智慧地球。

讲到云计算,我们剖析来看,刚才张亚勤也谈到了有几层,其实有四层。最下面是一个IaaS,把物理的计算功能、存储功能、网络通信功能虚拟化;第二层叫做PaaS,作为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大多数是以中间件,也就是那些整合的软件在这上面,也有它的API各方面的东西;在这之上SaaS是软件即服务,也就是不同的应用厂商把它的软件提供在这个平台上;再上面一层是BPaaS,这个非常关键。我们做技术,做所有层次为了什么?其实是为了一个行业的应用。离开了行业的应用,云计算是没有生命力的。在行业云的情况下,行业需求会驱动整个云计算四个层的变化。

我们经常谈到云的时候是在地上看云,我们现在要在天空往下看云,在飞机上面云层上面往下看,你会看到其实云计算并不是什么很神秘的东西。当你有了私有云,也就是企业里面的私有云,你有了公共云,还有企业内部的原先所有的云在这个架构上面的应用,会看到它其实是一个综合体,是一个集成概念,把哪些应用可以放在公共云,哪些放在私有云上面,哪些在自己的机器上进行运行。

这里面我们讲到是,把人相互协作能够在整个架构上面进行融会贯通,把流程端到端进行整合,把数据能够相互融通,这就是整个云和现在物理架构的一个关系。在中国发展云计算是非常非常好的时机,中国政府已经提出五个城市成为云计算的示范城市: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无锡,他们各有特色,这里面会有大量的投入。其实中国的布局在每一个版块当中都有它突出一个行业一个重心,怎么样利用云计算这样一个平台为我们中国的经济腾飞打下基础。因为中国并没有很强的一个技术平台,不像在国外有很多的数据中心。我去参加谷歌,他给我们介绍的数据中心是需要旁边有一个发电站要专门给他提供电,在中国还没有完全铺开。中国已经有了一些可以利用云计算的平台提供公共服务,而且节能更有效。但是打造云计算的过程中千万不能盲目投资,要搞清楚这个云是为了什么行业打造的,这个为行业打造云有他的特点,他有他的专注性和优势。

举几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零售行业的电子商务云。当我们讲到电子商务大家马上想到马云,淘宝。是不是就在网上进行一个C2C一个交换或者是一个B2C的交换,就算是电子商务云呢?完全不是这样的。马云现在也知道综合集成是一个重要的点,打通端到端,市场销售订单履行,物流包括前面这些都是相互进行整合。物流在中国其实是非常非常之低效率,40%的车子做物流跑在路上是空车,没有互相之间的整合,信息并不交流。我们再看到这个物流行业的话,其实是为别的行业进行服务,不管是化工、制造还是配送。所以如果用云计算的形式把整个物流行业结合起来,把它标准化,把他的服务提供到别的行业当中去,让他们去应用物流云在上面不同的服务,这样也可以提升我们中国物流行业的信息化和转型。

最后我讲到智慧的地球,其实它的落地是从智慧的城市,每一个城市有各方面的行业需求,这些需求跟我们生活都息息相关。怎么样用云计算这样一个平台通过每一个行业的打造,把这些行业集中到一起进行优化,从而提供一个公共服务的云,然后实现我们和谐的社会。

从行业云切入,实现中国的腾飞,我们希望中国这条龙驾驭在这个祥云之上。

田溯宁:谢谢各位。还想提大家一个问题,今天全世界云应用最大的企业,谷歌、Facebook等,背后用什么样的框架,谁的芯片,谁的数据库,用谁的服务器发展不重要了。大家过去一谈微软的服务器,现在最大的云的提供者好象建立一个完全全新的IT架构,这个IT架构跟我们传统熟悉的词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这是重要的机会也是很大的挑战。

如果说我们进入一个大规模数据时代,每个人都有这么多数据,数据到哪存储呢?我觉得中国要想真正成为一个领先国家,必须像英国早期工业革命的时候有那种想象力,创造那种在人类历史上没有的制度。英国第一个创立保险公司,中国能不能创立第一个数据银行?数据放到这上面必须有各种各样的安全,必须随手拿来。我跟上海市领导提这个建议,能不能建立世界上第一个信息银行,能不能给每一个老百姓提供1T的存储,让每一个上海市的老百姓相当于一个国家的图书馆在自己的身边。这个时代既然是变革,我们需要这种想象力和好奇心。张亚勤说我有点愤青,这个时代需要老愤青和好奇心,只有这种心情才能迎接这种变革,才能让中国经济从中国创造走向中国制造。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个片子。今天用的最大的云就是苹果公司,我们看iPhone很好,iPad很好,背后是有APPStore,有云,苹果被打败的时候十年之前靠什么力量改变。美国GDP0.4%跟苹果有关。一个人的梦想有这么大变化,它开始于十年前一个广告,我用这个跟大家分享一下。

这种改变世界的梦想我们只有吸取它,这也是我们中国过去30年走过来的梦想。我们也是通过改革,通过建特区一步步走过来,只有吸取这样的精神食粮才能够把握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

还有五分钟时间,在座哪位需要把问题提给我们的嘉宾,云计算这个东西确实不好理解而且大家可能也是有很多争论。

提问:请问张亚勤张总,现在云计算因为讲的时间也比较多,也被称为云忽悠,为什么会这样说,在座许多人认为云计算只是高科技公司的玩具吗?第二在中国我们很难看到这种云计算的一些具体事例,比如云案例、云公司,我们看到都是全球的。我想让张亚勤能不能给我们以正视听一下,在中国到底意味着什么,有什么样的机会?

张亚勤:在某种情况下,刚才我讲到我们用的E-Mail,包括搜索和电子商务已经在云里面进行了。云这个东西,云计算也都是被逼出来的。当你的业务量很大了,数据量很大了,当计算能力很强了,当终端软件变得太复杂了,这个时候你需要一个新的架构使它终端变得越来越抽象,越来越简单,使得大家可以共享更多的数据,他也是产业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

我认为在中国云计算还有很大的潜力,比如现在在媒体方面、移动互联方面已经开始在使用云计算了。我也必须承认现在大部分的云的基本的技术和框架可能是全球性的企业。但是这个也不是一天的,是这个企业做了很多年的研发。我实际已经在做云计算,这个最大的优势是这个市场是大的行业,也包括现在一些创新的企业。有些云平台方面风险很大的,但是需要投入和产业带动。

讲到政府我觉得在里面起到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这个产业和别的不太一样,包括标准、政策和产业带动政府需要发力。去年两会的时候我有一个提案,相对来讲比较系统的提到中国云计算的发展的一些建议,看来很多方面政府是采纳了。整体来讲我觉得云计算、云不是忽悠,是真的,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对中国云计算的产业也是十分充满着信心,谢谢。

提问:刚才王总也谈到了,云计算一头是云,一头是端,大家没有提到端,对中国很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来讲,我觉得在云上可能是比较难有大的作为。我的问题就是,这种端未来比如说PC是一个端、智能手机是一个端,刚才你也提到行业云,将来行业端有没有一些空间?

田溯宁:这个问题一会会后你们私下交流,我不同意中小企业只能做边缘东西,世界就是被有想象力的人创造的,盖茨创造微软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改变这么多人。感谢各位嘉宾希望这个话题能给大家留下印象,谢谢。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