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文字实录】半封闭论坛之:文化产业做大做强之路

2010-12-04 17:42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中国企业家网】2010年12月4日,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国贸大酒店举行,在半封闭论坛之:文化产业做大做强之路,与会嘉宾针对如何做大做强中国的文化产业谈了自己各自的观点;以下是本次论坛的文字实录。

文化

主持人陈明键:今天下午我们这场叫做文化论坛,可能是东华社长觉得我比较有文化,让我来跟大家一伙主持这场,从我身边开始每一位嘉宾做一个自我介绍,在座大多数的嘉宾大家都是耳熟能详的。

陈明键

【陈明键:东方高圣投资顾问公司董事长】

沈南鹏

沈南鹏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

沈南鹏:我是红杉资本的沈南鹏,今天是文化投资创业论坛,红杉资本在中国也是特别关注文化创意这个行业,也在这个行业投资一些企业,我们也是在一个学习过程当中,希望在这个行业里头寻找到更多更好的投资机会,谢谢。

冯军

【爱国者董事长兼总裁冯军】

冯军:我是爱国者冯军,其实我应该纳入到中国制造那个圈里的,但是今天混入文化圈,主要的原因我们坚定的认为中国制造只有插上文化的翅膀才可以变成中国创造,才可以走到全世界,才可以后面从2009年到2039年这30年中国腾飞的话得靠文化。用中国制造+文化,我们认为是属于1+1=11,所以希望今天能够通过这个讨论,咱讨论点有用实在的东西,也希望这个讨论不限于上面的嘉宾,下面参与者可以直接打断,咱们讨论完之后可以得出一些东西。

主持人陈明键:下面这位是中国第一位整体上市安徽出版集团王董事长。

王亚非   安徽出版集团总裁

王亚非:我是安徽出版集团总裁王亚非,也是时代出版的董事长。我代表的是中国文化体制改革后出来的国有企业,所以有些问题大家可能更关心一点,谢谢。

主持人陈明键:我们特别要听听,文化产业去资源化的问题,特别想听听您这一块。下面这位国际嘉宾是参加过很多年我们年会的学者,他专门研究CEO心理的。

Steve-Tappin  《CEO的秘密》作者

Steve-Tappin  《CEO的秘密》作者】

Steve-Tappin:大家好,我是CEO的秘密的作者Steve-Tappin,我同时跟BBC有密切合作,可能跟中国的CCTV的地位,同时我们他们有一个跨平台手机业务,英国跟中国有很多相像的地方,第一是BBC这个影响力很大,有很多非常激动的节目。其实美国偶像是来自英国的,还有女明星跳舞这个节目,也是来自英国不是美国的。所以这样的话,我给大家一些感觉,给到从西方全球视角给出一些感觉。

主持人陈明键:下面这位是特玛捷票务公司的女士。

Debbie Shon    Ticketmaster中国区总裁

Debbie Shon:抱歉我得讲英文,我讲中文大家会跑了,我的名字是Debbie Shon,很有幸跟大家来欢聚一堂,可以说大家都是中国文化产业的先锋,特玛捷娱乐是个外国企业,我们可以说是很有幸08年的时候随着奥运会进入中国,我们在伦敦也会进行票务工作,现在成为最大的娱乐公司,我们在中国非常有兴趣扩展我们的业务。

主持人陈明键:下面是我们真正搞文化娱乐的,搞娱乐的王长田先生。

王长田

王长田   光线传媒有限公司总裁】

王长田:我是光线传媒的王长田,做电视节目、活动、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做了这么多行业做到前几位,我们是最大的电视剧节目制造的公司,排名三四位的电影公司。

主持人陈明键:下面进行我们论坛最主要的部分就是我们的讨论部分。我作为主持人,我想先点的火,既然王总的介绍从你第一个开始,我们开始讨论。我向在座有一些调查,在座有一些年轻人,大家看过《阿凡提》举手,不多啊,看过《阿凡达》呢,《阿凡提》讲的都是斗地主的故事,那个片子在1981年获得芝加哥动画节金奖的作品。

我想问一下王长田,你觉得从阿凡提到阿凡达,从中国小电影到世界级大电影,中国电影制造公司,您觉得中国有这个希望吗?

王长田:大家有了,但是需要一点时间,我们电影市场前两天我在微博上发了一个帖子,有人骂我说,我说中国为什么大家关注中国的电影,因为中国电影是在所有文化产业里面基本上属于最开放的,国有民营一视同仁,没有说哪一家能够进行题材垄断,市场垄断,影院垄断。在内容审查上面也是电影局审查的尺度也是一样的,这里面寄托了中国国人对文化产业一些期待和一些希望,从电影上能表现出来。

但是中国电影要做到有世界影响力这么一个程度的话,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我们时间太短,实际上真正的红火起来也就三年时间。

主持人陈明键:除了时间之外,我们时间无法跨越,还需要跨越很重要几道坷。

王长田:市场问题,有经验人才等等方面的问题,更重要是一个市场问题,我们市场消化能力比较差一些。阿凡达能够做到十几亿的票房,但是中国的电影目前的情况下走不到国外,在国内消化,天花板就是10多个亿,倒退回来里面只有40%是电影制作公司的收入。你这么算的话最后算到你头上能够承受的投资额非常的有限。阿凡达几个亿美金的投入,营销成本5亿美金左右,大概在30多亿美金的投资,我们完全不可想象,消化不了,这是很重要的问题。

主持人陈明键:阿凡达把一个拆迁与反拆迁这样一个斗争描绘成一个普适价值的人权,居住权,这样一种普适价值,加上它高科技的技术才可以形成全球几十亿美元的票房。阿凡提的故事是斗地主,是不是也成不了全球大家都喜欢的电影。

王长田:题材是一个问题,我不认为我们是缺乏题材,阿凡提未必适合拍一个好的大的电影,我们不缺大的电影题材,题材涉及一个问题就是投资额,还有我们的演员少,好的导演,我要拍五亿人民币的电影,谁来导?中国有几个导演能做得了这个东西,有几个演员称得起这样的电影。还有各方面技术的人员配套能不能做到这点都是问题,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当然有一个审查尺度的问题,很多在国际上流行电影类型中国没法拍的,警匪片,中国希望可以拍,但是目前为止中国没有拍警匪片,比如是《西风烈》算是一部。文革题材的片不能做的,如果我们反思文革中国可以有一个非常伟大,但是不能碰的。中国有非常好的题材,下一步需要一点一点开发。

主持人陈明键:王亚非董事长,我在你的微博里看到你提到一个非常令我惊讶的观点,文化去资源化的观点。有人觉得我们五千年资源是我们文化产业资源,您提到去资源化,不知道您从哪个产业看?

王亚非:我们文化产业发展有很多问题,也许我们的历史很长,文化很多,所以受到的沉重包袱也多,为什么大家愿意看阿凡达,但阿凡提大家没怎么看过,我们反映总是过去历史你争我抢这些东西。还有资源有些地方的文化不一定受这些资源的限制而创造文化,现在很多文化的题材动漫都不是在有文化的地方产生的。文化的主要因素在创意,创意来引领文化,创意可以引领、开发这个资源,创意可以引领资本,创意可以聚集人才,创意是文化根本核心,不要一谈就谈我们有很深厚文化资源。我们老是觉得有五千年历史,那么开拓意识,学习意识都被这个包袱很沉重,文化资源要甩掉它。

第二文化的特点就是喜欢自娱自乐,喜欢自己跟自己谈,很学术、很纯文学,这个原因有自己很多资源,文学资源、题材资源,忽视创造更多新的题材,符合现代需要和读者观众所感兴趣的题材。因为我觉得在文化资源去资源化、去历史化是现阶段的说法,创意更能引领这些东西。

主持人陈明键:有了唐诗宋词压着我们,没有创新了。

王亚非:刚才讲了文化创造,谈到说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也就是文化产业,首先把中国推到文化创造这个阶段。

主持人陈明键:沈南鹏你是美国回来,从华尔街工作,可能在中国文化产业领域投资最多一家投资公司了。你觉得你投资这些企业有没有苗子能成为今后那种世界级的大的文化企业,有没有可能他们出阿凡达的作品。有没有可能成为米老鼠、唐老鸭。

沈南鹏:投资或者是成就一家世界级企业这是一个梦想,梦想是要能够构成这个达到的目标,这确实是很大的挑战。我其实自己回国很多年了,94年就回来了,其实已经不是海归,应该是正宗的土鳖了。这几年在中国的文化创意市场做了不少投资,有这样的感受,其实国内市场还是挺繁荣的,大家可能有的地方看怎么样来定义文化创意市场,我们的线下市场规模按照此行业来说分小了点,比如电影市场。看网上市场,游戏,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有十家超过10亿美金市值的企业,这个非常繁荣。最大的游戏公司已经是世界级的,互联网上的游戏公司,无论是手机游戏说到底都是文化创意的一个体现,而且很多东西是表现中国文化的。

你说咱们里面大型游戏,对仗型游戏表现很多都是中国的题材,三国也好还是说古代的一些故事所以这是很好的体现。在这个行业里面基本上是中国的发展在引领世界,比如说种菜,开心牧场,开心农场都是中国人做起来的。这方面我感觉我们其实挺发达的,但是线下市场拆开来看每个市场小一点,成长很快。五年之前看这个电影市场,我们当时投资保利博纳,那时候的担忧就这个市场比较小,20、30亿,成长快,今年可能过100亿了,四年时间做三四倍的成长,这在发达国家不可想象,我们基数低。我的感觉还是一个很有前景的东西。关键在于我个人感觉对文化创意产业来讲无论是企业还是作为投资者来讲,因为是文化创意,所以它有一个问题就是你这个游戏成功了,可能下一个游戏未必成功,你这部电影成功下一部电影未必成功,即使是同一个导演,冯小刚这样的导演部部电影成功,但是绝大多数的导演或者是编剧一般就是很难做长胜的,这很正常。文化创意产业一个剧本很成功,很难保证长期的成功。

这个挑战对于企业的成长规模效应来讲是一个挑战,怎么样能够规模性的形成一个产业龙头,有一批好的产品,这个可能就要从很多别的角度考虑了,不仅做内容,能够做渠道,能不能做衍生产品,能不能做一些相关的服务。比如说保利博纳我不能说太多,他正好在上市路演的过程中。这个公司比较鲜明就是他有电影院这块业务,也有发行业务,也有拍摄业务,演义经纪业务,比较完整的价值链。能不能突破形成一个长期规模化的大规模营业额和利润,可能是一个问号。如果你把这些业务整合起来,上下游有一个相互之间互动,这家公司可能就在这个行业里面有机会做出来,至少成为有规模企业。这个挑战确实我们投资这个行业碰到很多挑战,人的因素很重要,创意因素很重要,像我们这种局外人看东西总是云里雾里看不清楚,这东西能成吗?这个东西阿凡达也一样,这个电影没有放映前大家能猜到票房?猜不到,当时投资也是风险投资的,不知道这个票房是3、10亿美金啊,这是比较难的地方。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