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专访】光耀东方集团董事长李贵斌分析资产调控

2010-12-07 17:08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记者:我们非常想知道您对资产调控看法今年4月17日出台国十条,今天政策力度空前大,目前看效果怎么样?

李贵斌:这一次宏观调控总的说起来,由于政策叠加效应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明显反映在几个方面,一线城市房价去年升比较高,这一次通过一系列政策,起码房价生长过快势头降下来,有些人几个观点,既然搞市场经济,行政手段干预房地产市场有些人提了一些观点不认可,还有的人我对这个事看法很简单,因为无论市场经济也好,无论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也好,宏观调控其实应该是一种常态,也就是说调控不但现在调控,今后还要调控,有问题的时候从国家这个角度来说往上调定优秀政策,房价过高要往下调,西欧一些成熟市场也采取调控,香港700万人口,过于房价上涨过快政府也出手了我认为是一个常态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大惊小怪,是纯市场经济还是市场干预,这些手段用金融,财政,税收手段多一些好一些,行政手段到一定时候的时候,该出手也要出手,这次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

记者:目前房价上涨势头确实遏制住,但是价格没有太多松动,只是成交量下降特别快,未来一两年之后,政策有某种退出迹象可能还会面临价格的幅度反弹,因为根本供求关系没有解决。

李贵斌:这个事应该分成一种立体层次分析这个事,本身是一个综合的问题,中国改革开放30年,但是前些年解决了温饱问题,现在正在解决衣食住行问题,因为需求房子是有限不是无限的,达到一定饱和量的时候,就是中国再出现一亿套房子需求量没有这么强了,恰恰这一个时期,是中国整个社会发展到现阶段不可避免一个阶段,也就是说你必须正确面对这样一个阶段,老百姓需要房子这么多,科技发展了,经济发展了,再一个社会再一个大变革阶段,城市化进程加快,这个时候怎么办,一方面政策采取了一些措施,就是一些经济适用房,廉租房政府大力盖房子,再一个方面对商品房,因为在整个房地产供求关系上,还是主力面,如何放低加快供应量成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解决不好这个问题,房价往往容易出问题,但是如果要是不用行政手段,不进行宏观调控也容易出问题,因为这个时期可以说,以前或者以后不可能再出现一个时期。

由于这样一个情况,这一段的政策下来以后,我现在我有一个什么想法,因为中国人口比较多,区域之间城市之间发展非常不平衡,如果要单纯的靠中央政府一直统一政策管控你,某些城市恐怕效果也不会很理想,这次经济发展社会发展,是一线城市,我把一线城市看成,上海,广州,深圳这些一线城市,特点是什么,前端时间几个朋友说,看高速列车时速300多公里,下一步还要加快,把城市之间距离时间缩短了,我说你要注意另一个特点,高速火车是一些一线城市人口集聚更快了,我那个城市,有一个亲戚我开发小区住,原来房子是6层房子,一个单元12户,他跟我说,北京房子能不贵吗,我一个楼道,给大学毕业上班小孩5个,外地毕业也上这来上班,北京大学毕业在这上班,大都市聚集,未来可能还有加速的趋势。

想想美国,纽约也好,伦敦也好都有这个特点,这个时候一线城市怎么办,二线城市怎么办,三线城市怎么办,经济发达地区怎么办,欠发达地区怎么办,不一样,出的政策最好尽可能的交给当地政府把房价控制下来,供应量解决,解决这一轮衣食住行,住的问题,城市化进程问题。

记者:都不一样的话,我们分开说,你说北京,上海,广州一线大城市您觉得下一轮房价走势是怎么样?

给我们一个结论的话?

李贵斌:我感觉现在这几个城市,市场还有一个不理性原因,为什么,因为中国这一轮社会变革,这一次城市化建设是盘古开天第一次,人民还不理性,怎么说不理性。

记者:用不理性翻译以下是不是会继续上涨?

李贵斌:目前房子分两块,一块在郊区,郊区房子配套不好,位置不好,我感觉房价很难上,为什么说很难上涨?有钱人真正有钱的人,不上那买房子,环境好在四环,甚至五环以外的房子我认为未来还会涨价,房价确实太高但是还要涨。

记者:那么二三线城市您觉得房价走势怎么样?

李贵斌:总的说起来房价要看这一轮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应该平稳下来,再近一个阶段,我觉得房价有点僵持可能有点回落?

记者:多大幅度百分制多少?

李贵斌:我看就是10%,20%,这个区间之内比较客观一些。这一线城市房子我感觉价格往下落一落。

记者:僵持略有回落这个状态会有多久

李贵斌:跟国家政策有关系,一个是政策力度,再一个调控的核心,无论怎么调最关键又有市场需求,加大供应量,要想加大供应量必须加大土地供应量解决市场需求问题,否则解决不了根本性问题,有些人预测说是未来这一块调整过去以后,有一个报复性上涨。

记者:您怎么看,认同吗?

李贵斌:我感觉什么时候也要相信中国政府,我不相信,为什么,这一次中央调控房价力度太大,决心很大,不仅仅成了一个民生问题,经济问题,成了一个政治问题。

记者:但是你说到根本性问题,我注意你用到根本这个词,土地供应量问题,如果说现在土地制度不发生变化,不把类似小产权房,农村宅基地一系列土地供应加大,不改革土地制度,现在调控政策很多人说只是一个治标不治本办法,比如说限够令,根本问题不解决这个政策力度会延续这么多还那么相信政府吗?

李贵斌:有一个说法听党的话,跟党走,要从现在这个情况看,我觉得小产权房现在呼吁力度比较高,其实小产权方大幅度出现小产权房,将会造成混乱,国家政策土地供应延续过来的政策,确实也满足不了城市化进程需要房子的需要,再一个两难这样一个情况之下,我认为中央有制革职能调整作为大的政策调整,作为革命性的调整就是供给上怎么供,什么价格,到什么程度,现在中国我的耕地要保障多少,都是对的,但是这里面有一条,中国13亿人需要的房子是有限,不是无限的,你早给晚给,早供应晚供应,早晚都要供应,既然早晚供应现在中国人口,各个城市人口用数据可以算出来,遏制房价确实有很大好处,因此现在我听几个专家提意见,一个是现在加大供给力度,一个是把小产权房,可能这两个办法都适应不了,还应该出台更科学的政策,满足加大了建房用地,同时整个土地市场还不会造成混乱。

记者:什么样的政策可以达到这样的目标

李贵斌:我家是农村,我的离县城都很远,我房子三万一平方都卖不出去,住在城边或者县城边,十几万,住到市边上百万,二线城市地价几百万,现在来说由于贫富差距,人们还是分配不公的问题。因此这个土地制度国家要通过比较有利的政策?

记者:什么样的政策,您有具体的吗,什么样政策导致不导致混乱又能加大土地供给。

李贵斌:因为土地价格由政府,国土资源部门,国土部门负责,党和政府有这个权限,政府干什么,政府就是平衡方方面面的关系。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