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报道

要吴英死要药家鑫活 联名上书中几多微妙关系

2011-04-18 10:15作者:中国企业家网

为什么非要逼着吴英死?吴英的回忆录里是否与他们有关?一个个悬而未决的问题都让吴英的命运显得扑朔迷离。这也不由得让人联想起最近炒得沸沸扬扬的另外一起联名上书的案件。同时联名上书,一个要吴英死,一个要开车撞人后再补八刀的药家鑫活,这其中的微妙关系让人生疑。 (图为吴英在庭审现场,图片来源:资料图)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微评(205)

为什么非要逼着吴英死?吴英的回忆录里是否与他们有关?一个个悬而未决的问题都让吴英的命运显得扑朔迷离。这也不由得让人联想起最近炒得沸沸扬扬的另外一起联名上书的案件。同时联名上书,一个要吴英死,一个要开车撞人后再补八刀的药家鑫活,这其中的微妙关系让人生疑。 (图为吴英在庭审现场,图片来源:资料图)

  • 为什么非要逼着吴英死?吴英的回忆录里是否与他们有关?一个个悬而未决的问题都让吴英的命运显得扑朔迷离。这也不由得让人联想起最近炒得沸沸扬扬的另外一起联名上书的案件。同时联名上书,一个要吴英死,一个要开车撞人后再补八刀的药家鑫活,这其中的微妙关系让人生疑。 (图为吴英在庭审现场,图片来源:资料图)
  • “在GDP排名全国第四的浙江省,用吴英这种方式融资的企业成千上万,如果都抓起来,浙江的经济伤不起!!如果不抓,法律伤不起!!如果她的二审结果与一审落差太大,法官的脸伤不起!!如被杀,民心伤不起!!!号子里关着的不是吴英,是难题。”对于东阳“女富豪”吴英非法集资案,一位网友如是评论道。 (图为吴英在庭审现场,图片来源:资料图)
  • 2011年4月7日,吴英案二审开庭。这一天,距离她2009年4月16日一审开庭已经有700多个日日夜夜了。再次站在被告席上的吴英,变成熟了。逞强的口气、愤怒的表情,都不再是吴英的标签,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扎着马尾、戴着眼镜、神情平静的姑娘。整场庭审下来,她的爸爸吴永正也觉得,女儿和一审时的倔强判若两人,“更成熟了”。 “成熟”不仅仅停留在表面。这次,一向强硬的吴英认罪了。
  • “这是对我的侮辱!”旁听席上的父亲吴永正坐不住了。庭审结束后,他对记者说:“没有罪就是没有罪,为什么要认一个轻的罪?要有骨气!”吴英的辩护律师杨照东无奈地解释说,“她认罪是无奈之举。一审判决之后,其实她的精神处于溃败的状况,已经放弃了对无罪释放的希望。”另一位辩护律师张雁峰则猜测,吴英或许觉得自己不可能无罪开释,所以承认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因为这一罪名的最高刑期是10年,而集资诈骗罪的最高量刑是死刑。(4月7日上午9点,关注度一直颇高的“浙江东阳富姐”吴英集资诈骗案二审在浙江省金华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 也许读者认为这只不过是犯罪分子伏法认罪而已,何谓“成熟”?让我们把镜头拉回到两年前,回到一审辩护的现场。“长达8小时的庭审,吴英始终没有认罪的表示,反而多次用强硬的语气反问公诉人和审判员,引起场下一片哗然。说到她是否将所借资金用于挥霍时,吴英甚至当庭翻供,称当时的口供是受了‘误导’……”对吴英一审的辩护过程,相关媒体如是写道。(图为吴英在庭审现场,图片来源:新华网)
  • “她很能干,但太老实了,太年轻,社会经历太少,容易受骗上当。”一审结束后,吴英的父亲吴永正这样对媒体说道。由此不难理解两年后她父亲那句“变成熟了”的深意。(图为入狱前的吴英,图片来源:资料图)
  • 两年的时间,吴英学会了变通,学会了妥协,学会了“两害相权取其轻”,更是学会了隐忍和退让,学会了平静地面对控诉和指责。这是成熟,还是向现实的屈服?我无法定义。但我想起了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写的:“生活就是个缓慢受槌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槌的牛一样。”(4月7日上午9点,关注度一直颇高的“浙江东阳富姐”吴英集资诈骗案二审在浙江省金华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图片来源:CFP)
  • “黑天鹅”的这几年。吴英这几年在狱中“受槌”的具体情节我们不得而知,但她确实写了一部自传性质的小说,开始回顾自己过去的30年,而且小说的名字就叫做《黑天鹅》。她把自己的回忆录命名为“黑天鹅”,这真是让人产生了无数的遐想。(图为少女时代的吴英,图片来源:资料图)
  • 也许,她觉得自己是只“黑天鹅”,那么与世俗眼光格格不入。别人的20岁都在谈恋爱,她却在“办企业”(加引号是因为目前法律上还对她办企业的目的无从认定,公诉方认为她办企业只是非法集资的幌子);别人的30岁都在生小孩,她却在蹲监狱;别人蹲监狱都老老实实地伏法认罪,她却写材料又曝光受贿官员数几十人。(图为吴英在庭审现场,图片来源:资料图)
  • 一审结束后吴英连写控诉材料,记忆力惊人的吴英,记录了她所经手的每一笔借款及还款的金额、用途,还详细记录了其行贿多名官员的情况。湖北荆门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天贵、荆门市农业银行原副行长周亮和中国农业银行丽水市灯塔支行原行长梁骅,都因为吴英的检举而获刑。2009年3月,湖北省检察院反贪局曾出具一份说明书,称根据吴英的检举线索,在查处李天贵、周亮的案件中,挖出窝案、串案,一并查处21人,其中厅级2人、处级5人。从这个角度来讲,吴英对于这些官员,可谓一只他们料想不到的真正的“黑天鹅”。
  • 也许,她觉得在自己的一生中,锒铛入狱就是个“黑天鹅”事件。就像她在一审中为自己辩护的那样,自己集资的对象都是熟人、朋友、亲戚——算不上“非法集资”;集来的钱又都用于公司经营,“如果我没有被抓,公司今后肯定能赚钱”——算不上诈骗;还有被指控的个人无度挥霍,她也在一审中当庭翻供——“我根本就没用过这么贵的东西,我家现在被封着,不信你们可以进去查。”可能在她自己看来,这样一个向亲戚朋友借点钱来开公司的行为竟然会被判处死刑,这绝对称得上是“黑天鹅”事件!(图为吴英在庭审现场,图片来源:资料图)
  • 她的一厢情愿并未得到法律的认可。事实上,正如本刊《亿万富姐,这个倒霉的称谓》中写的那样:自己欺骗自己,都显得那么坚定。而《高利贷》一书的作者任直平在评价吴英案以及更为普遍的高利贷时,这样写道:“许多高利贷下的失败者,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自己把钱花到什么地方了,其实他们是没有弄明白自己付出了多少利息……文化很低的吴英根本不懂,她的债务也根本不是3.8亿,这是个加进好多利息的泡沫债务,而不是大额资金不知去向。她被残酷掠夺了,受害人反被抓起来甚至判了死刑。”。(图为少年吴英,图片来源:资料图)
  • 吴英应该没有看过这本书,也因为没有良好的数学底子,没有意识到高利贷的吞噬效应,一直认为如果法律给予她自由,通过自己的努力经营,一定有能力还上这些钱。在一审被判处死刑后吴英极度灰心,甚至放弃上诉。“一审下来之后,我一直认为法律是不公平的,法律是有权有势有钱人玩的游戏,像我这样无背景的人,只能像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相关知情人士透露说,2009年6月,因怀疑自己在看守所写的《控告信》被人翻阅,生怕信中内容传出会对家人不利,性格刚烈的吴英饮下一大瓶胶水,幸被发现及时得以抢救过来。(图为吴英案一审判决书)

相关图集推荐

(205)所发表观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企业家》观点网友微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