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图文实录】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主题论坛:再造实业精神(3)

2010-12-04 14:19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第二是新能源也是他们在做,还有很重要3D带来的新服务,现在全国都是ipad,iPhone这是革命性的,新的一拨网络时代到来了,还有新服务。像东升董事长,泰康人寿做的社区养老体系那是创新,中国要做的事情太多,还要鼓励一批企业家继续发扬拼命精神,有困难像攀岩似的,咱们爬过这个槛继续创新,少买点钻戒,当然该买还的买,不要太大,太大不好看。

还得要有创业精神,今天中国企业家的精神还是不断奋斗,不断吃苦。我们这一代人,我们都知道30年前我们苦成什么样子,60年的时候我们苦成什么样子,我们不是为了财富,如果是PE也对是生产力促进者有钱投资也行。这里面还需要一批各行业领军人物,继续带领企业往实业,往生产力发展,不断前行,在奋斗20年咱们国家才可以说真正实现民族伟大复兴,谢谢。

主持人罗振宇:我觉得这一轮讨论下来给我作为一个听众,我的感觉大家达成很多共识。因为像柳总开头讲的,其实做投资你不要看见贼吃肉,没有看见贼捱打,做投资风险也很大,需要很多技巧,很多智慧,甚至很多苦功才可以做。

但是接下来我想到一个话题,恰恰在中国现阶段这样一个社会,有的时候进入资本这样一个场地之后,恰恰不存在这样的前提。比如说,有些人就会告诉我,现在回头一看,2010年左右,如果我是大规模用我资本买房子,这么多年什么都不比干比我干什么都发财。如果我2010年买房子用的20%首付款,用银行贷款基本上比卖白粉利润都高。做金融主要是分散风险,但是中国这样一个资本市场,好象在过去10年中给我们感觉几乎没有风险,就是在涨,一路在涨,尤其以土地,房产具有这样的特征。

如果我们看到尤其是一些中小企业主,中小创业者他这种心态在中国资产价格一路暴涨的行情下,那其实就不存在刚才几位老大讲的这样一些前提。你们觉得这个现象是存不存在,要不要扭转,怎么来扭转?哪位有话要讲。

陈东升:其实中国30年改革,真正经济持续高增长是这10年。这10年是中国工业化,城市化超级高峰期和巅峰期,就是这个道理。这段时间,年底各种活动参加。当工业化和城市化接近尾声的时候,就是中国高成长结束的时候,一定要清楚。很多人会问中国还有多长时间高增长,有人说20年,15年,为什么判断20难,10年,其实就是城市化?工业化也是因为城市化,一定记住,城市化,工业化结束的时候就是高增长结束的时候,一定记住这一点。

当然还有一个在高成长阶段,没有大的金融风险。原因就是中国城市化,工业化高运动这是第一个。第二我们虚拟经济,金融业实际上是创新极其不足。刚才说太客气了,中国服务业,金融业是极其不足,整个金融业里面基本是国外垄断。其实,我来说金融改革说多了,我们觉得是创新不足,根本不是风险。还有我们现在把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西方要100,我们就要150,实际上就是愚蠢的行动,就是在浪费资本,你的虚拟经济跟实体经济还是没有多少倍,杠杆还没有那么多倍。

所以,基本上我的看法是这样的。我们刚才讲的是中国会永远高成长下去吗?所有人都黑回答不可能。中国会不会大的金融危机呢?我相信所有人说一定会有,但是刚才你问的很好,但是一定说有,但是总是没有。大家就是说,一定有谁谨慎,买东西一定觉得吃亏。泡沫经济,资本,最开始是通货膨胀,货币短缺,应该讲虚拟化供给不足。然后采取什么政策呢?鼓励出口,进口替代,再进入第二个时期,经济的大投入期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当然90年代基本上是这些概念,基础设施建设,现在第三阶段已经很清楚,就是货币的本币持续坚挺,再就是资产价格持续高涨,现在处于这个阶段。

但是当资产价格持续高涨的时候,大家一定没问,通货膨胀把票子紧缩一点,银行利率提高,通货膨胀很快就下来。资产泡沫下来后,谁也阻挡不了,只有当那天破的时候才是大金融危机,这是对的。现在中国开启资产泡沫,这段时间艺术品拍卖大家不会在乎,这是题外话。去年卖的,同样一张话,春天我卖的时候,春天的时候是500万,这一次是2千万,你还在讲说房子比卖白粉还赚钱,艺术品有千倍的故事。

我给大家讲这次卖一个张小刚(音译)画的一个小孩子,红色的皮肤,指共产党建立的画,15年前拍5万人民币,这次拍了多少?告诉大家4500万人民币,千倍的数字,这是我经手的故事,15年1千倍,而且不是齐白石,是活着的画家。你说这是炒的吗?现在其实中国开始要警惕,资产泡沫,资产价格起来之后,通货膨胀好解决,资产泡沫起来之后确实有这个问题,资产泡沫的核心是真正?资产泡沫怎么下来,这是一个大问题。

主持人罗振宇:陈总的意思不要看此前10年资产一直在涨,但是我们正在走向深水区,他可能继续在涨落但是,刚才柳总讲的危险正在一步一步向我们逼近。

陈东升

泰康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东升

陈东升:其实对企业家是有蛮大挑战和影响,辛辛苦苦做个实业还不如画一张纸,一辈子收入下来还不如一瓶茅台酒。

这像进军的企业家们不能说没有影响,影响很大,辛苦半天可能亏损,毛利率非常低,还得不断做,为什么,这也是资产泡沫出现之后对企业家的客观影响。

主持人罗振宇:柳总刚才在记什么,是不是对这个话题有评论?

柳传志:刚才你说房地产一直往上涨没有开始破啊,我觉得我们都太短了,什么叫太短了呢?比如有些民营企业家朋友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比如非常显富,说话非常过分扩张了,于是我们互相提醒说你可知道中国最老的资本家,从1900年开始的,到现在为止有多少个有好结局的呢?几乎到目前为止也就后面这20几年。

因此整个都太短了,原来我在94年的时候,那是第二轮中国房地产高潮的时候,联想坚决不做房地产,摁着这股心劲把电脑做好,后来房地产垮了。这10年是不是真够长了,确实未必。现在必须得明确看到有一个问题,我把这个话稍微扯开些,为什么钱这么多,流动量这么大呢?

因为外汇在人民币,怎么说呢?外汇在初创的时候,我们有这么多外汇的时候,同时是央行买的外汇,同时多印发这么多人民币,我从经济学家弄明白这个观点。原来我们有多少外汇外债,实际上我们同时具备了多发这么多人民币,钱多了以后自然要起泡,现在房地产是起泡最多的地方,就在那个地方待着,谁知道某天一下子下来了。

刚才说的那个,我只能说太短了,我们还没有把整个经济全看透,谁也不能说太踏实。至于实业,在中关村就要风险投资家多一些,就能够把中关村整个高科技企业,其中发展中一个障碍就能够给打掉。我一直是在中关村待着的,到了最近一些年能起来,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跟风险投资大量进入是分不开的。

最近我到武汉去,武汉东湖也成为国家示范区,他没有那么多风险投资家。他实际上必须得吸引,一个高科技企业真正能够产业化,成果变成产业,有若干道重要屏障,资金是其中一个,当然其他也得解决,但没有资金解决不了。所以,如果人们能够确实多一些风险投资,和那的基础结合在一起对实业是有好处,此刻谈确实为时过早。

这些民营企业家,或者有钱的朋友,如果把自己的企业和自己的个人理财分开,我觉得投资是一个挺好的事,把你的钱全放在企业里面滚,总是风险很大,你是做股票,做投资人都挺好,把这两件事分开看总还是好的,资金在中国总是需要的。但是,我们不希望政府过多替我们投。

主持人罗振宇:刚才我们把话题指向这边,你们不用担心风险,或者应该担心这个风险。现在我们不妨把话题放在另外一个对象上,像李福成这样的企业家很多,他们内心也充满做实业的道德感,荣誉感,正义感,甚至有些企业家比李福成先生更绝对,说我从来不欠银行钱,银行的大门我从来不进,我家里流动资金有的是,我帐上有的是钱,坚决不跟资本发生任何交易,把我从来没有做过房地产作为一种道德上的标准,联想至少还做过房地产。

不知道各位你们面对这样的企业家来说,你们对他有什么样的建议,他需不需要多多少少来拥抱资本时代,如果要做的话应该怎么做?我想先听听李先生本人的观点?

李福成

北京燕京啤酒集团董事长 李福成

李福成:我感觉搞实业离不开资本,就拿我们企业来说,97年进入香港资本市场,后来又在深圳进行了A股上市,才使我们这个企业一下子融资54个亿,才使企业快速发展进入了世界产销量的前8名。没有资本的支持,光是靠自己原始资本积累,不可能实业能够实现快速发展。

主持人罗振宇:尤其你们后面的并购这些动作?

李福成:对,再有一个关于房地产,现在房地产我是这么分析的,现在房地产的价格上涨还比较快,还是土地价格因素。其实,最核心的应该是中央财政的分包置办这些政策,造成土地价格越来越高。还有进程量加快,进城需求加大,再加上我们的资本积累经过这20年,20、30年的资本积累,但是又感觉到这些理财应该有一个投资去向。

但是我感觉到,搞房地产也不是说没有风险。我们原来啤酒行业有一个非常知名,像克林顿都接见过一个啤酒厂,最后倒在海南房地产市场。所以,我感觉不是说房地产就没有风险,也有风险。所以,还是那句话,我们搞实业跟搞资本并不矛盾,我非常赞同各位的观点。

但是现在我们讨论的是什么呢?为什么有一部分企业家放弃了搞实业,我看柳总刚才讲,有的可能没准这个产业该升级换代,企业的创新不够,最后有可能造成竞争力下降转移。还有一种想法,虽然没有下降但是我趁着好价钱卖了再搞另外一个行业,这种想法也是有的。

所以,我们还是这几种观点。我们的目标未来要进入世界啤酒行业前5名,我们就必须集中精力,集中人力,集中财力,集中管理,最后把这一件事干好,谢谢。

主持人罗振宇:时间问题,我还是请教一下柳总。您刚才提到一点,92年之前坚决不做房地产,后来我们发现您还是做了,这个转折又是怎么转过来?而且坊间流传,如果说过去十几年真的有大的失误,就是没有入驻民生银行,包括您对联想的感情,说明您一直在这当中做权衡和选择?

柳传志:联想最后做的事不是蒙着打,实际上有一套战略。我到底往哪去,用什么组织架构来搭配,在联想不做房地产的时候我们的目标就是坚决要做电脑,组织架构本身就是一个大的事业部这种形式的架构。当2000年的时候,我们马上分拆了等等别的原因,我的目标就已经要准备要向多元化进军,组织架构跟着了,千万注意组织架构很重要的一件事。

也就是说做电脑的杨元庆他依然是专家,做投资的现朱立南(音译)谁也不认为他是风险投资专家,还有一个做鸿毅投资的赵军官(音译),在我们这里面算最保守一位,现在一年也有几个亿房地产收益,也是有200多亿资产,也是10年下来的。所以,在这每个人都是各自的专家,所以并不存在一个向事业部方式来做多元化做法,所以怎么做还是把它想透,就是这么一个结论。

刚才那句话有对的地方,也有错的地方。当范海入驻联想的时候,我跟他是一个娱乐部,当年民生银行在找民营企业家入股的时候,由于我们当时有一个明确的政策只做电话,就没有投资。而老鲁投了2点几个亿,后来挣了200多个亿。我们当时说这个事,我们要做的事,我们的能力要把做的事一定做,人家做的再好的事我们原来没有做的事不能后悔,那件事我们做了心就活了,今天投了这个,明天就投了别个,投到后来就没有联想电脑了,目标很明确,就是这个意思,我表达清楚了吗?

主持人罗振宇:谢谢,时间有限既然请到这么多嘉宾,干脆给我们每个人请个主意。他现在气虎难下,做制造业这几年小有所成,继续往下做非常困难,也有朋友拉他去做地产公司,或者去做LP,也去尝试一下PE风险投资,或者在把前10年做的这样一个不太挣钱,但是弃之可惜,食之无味做下去,各位给他什么忠告,或者给一个什么看问题的角度,每人几句话?

李福成:我的建议是什么呢?首先要在这个行业当中的核心竞争力分析清楚,是否能够坚持下去。核心竞争力强,我觉得他就应该坚持,如果他的核心竞争力不强,他就应该转型,投到别的领域,有可能还有新的机会,谢谢。

柳传志:这个人看来未必适合把企业做大,如果这个行业本身发展空间大,他还可以在里面混。如果这个行业竞争性很强的话,他在考虑考虑是不是自己在做企业当中,确实存在着,在战略制定上,或者执行力上某些问题,那就真的被人吞并,不如把企业卖了做点别的事比较好。

陈东升:这个前提要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我的观点一样。当然细分市场最重要,大市场有时候很难,你非常窄的细分市场,如果细分市场都做不到前五就卖掉,就这句话。而且,你不卖别人也会把你买走的,实际上这个收购兼并,就像投资家,投资家是整个企业的清道夫,好的来投,不投的就死掉了,投资家其实是很伟大,他实际上是整个产业,整个经济领域的清道夫。你不能整合这个产业,细分这个市场,大产业很难说,你不是在一个细分市场主要地位,就卖掉,如果做到第五就去收购病人。

龚方雄:我是从事金融行业,所以我从金融行业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我会建议这个企业家找一个投资银行家,或者一个VC,或者被低估资产的投资家,取决你们状况找他们谈谈。银行家,投资家也许能帮你找到出路,帮你诊断好问题,企业发展到一定节但,实业和资本的结合重要。我觉得这个实业和资本的结合,不是说你要做成熟以后,才去做这件事情,有时候各种各样的投资家,我们有所谓的风险投资,有股权投资,还有孵化投资,在每个阶段都有相应资本会配合你这个企业根据自己的情况来把它做强做大,做到前五,我会建议这个企业家现在想办法找一个投资家来谈一谈,谢谢。

苗连生

英利集团董事长 苗连生

苗连生:不管是这位朋友,还是其他的朋友们我给你们建议,赶快进入我这个行业,光伏行业,再过几年技术进步,太阳能和常规电力这个价格持平了,市场空间无限大,非常不错的。

主持人罗振宇:太大公无私,有点雷锋精神了。

蔡洪平:我建议这个企业家还是要发扬坚韧不拔的拼搏精神。我有几个建议,如果他做制造业请他由轻变重发展,做化工业由粗想精,服装也由重向新发展,往这个方向走如果需要钱来找我。

主持人罗振宇:蔡总能不能稍微重复一下,现场好多人都会把这段发成微博?

金碚:无非看他自己的竞争能力,如果在细分市场上能够做到比竞争对手更强,他就继续做下去。如果他在这个行业里面,他不是很强,他只能够去寻找一个一个进入比较少的竞争不是很充分的行业。因为利润前面讲了很多,利润从哪来?利润很简单,所有利润都产生于垄断。为什么金融业利润率高,并不是金融业本身创造利润,因为进入的人很少,越管制的行业越赚钱,为什么制造业很艰苦,因为进入人太多了。

如果他很强,在进入很多里面做到最强。如果他不是很强,他找一个进入不是很多的行业去继续发展,所谓的蓝海,谢谢。

柳传志:我的冒犯蔡先生一句,我们做投资的时候总结了四个字,事为先人为重。事是什么呢?就是行业项目,就是刚才蔡先生讲的比如不管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总体是讲这个事是不是越做越细或者怎么样,这是事为先,先看这个人,这个企业所在的行业怎么样,项目怎么样。但是,后边一句话我觉得很重要,人为重,这个人是不是真是能够领导他的班子把这个企业做好。除非台风来了把猪也刮上天的好项目,就像前几年做房地产一样,其他有人做行,有的人做不行,刚才听你意思是听这个人行不行,比如他心胸狭窄领导不了一个谈对,不能善待员工,不会制定战略等等,再怎么投资也是白搭,人为重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罗振宇:其实柳总最后的总结发言也在本身批评我提出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慎就是一个假问题,他不对。每一个商业决策其实都是决体情况,中国很多问题,尤其是在迅速发展的中国,很多问题是终极答案是看情况,这个其实是商业和技术,艺术相类似的地方。话题到这,我就想到一句古老基督教祈祷词,也许能够总结我们这一场谈话。一共三句,请上帝赐给我详和,让接受那些无法改变的事情。第二句请上帝赐给我勇气,让我去改变那些我可以改变的东西。第三句最牛,最重要,请上帝赐给我智慧,让我分的清上述二者的区别。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去做,每件事情都适合你,问题是你分不分的清哪个适合你,谢谢各位,我们今天主旨论坛现在未知,到此结束,谢谢。

——完——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