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图文实录】领袖年会主题论坛:跨国公司国民待遇时代(4)

2010-12-05 14:18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主持人刘持金:谢谢,同样问题也请教萧洁云女士,您对中国政府提出自主创新,以及我们SAP在这些创新方面有什么样自己的理解?

萧洁云:我觉得自主创新这个字本意上,在执行上好象有点落差。

主持人刘持金:这个概念跟执行起来有变化。

萧洁云:概念上自主创新并不代表完全本土创新,毕竟有时候基本技术上我们可以共同创新,也可以引进国外,在上面二次,三次开发这也是创新。所以,我们不要太狭隘,要稍微活一点点。其实创新大家只是看说我要创新,为创新而创新,其实创新除了有一个目的之外,还得有一个机制能保持继续能够创新下去。创新是一种态度,你公司有没有这个关系来创新,国家有没有这个环境来创新,你会不会鼓励人家多犯错误,或者多必须活的一些做事情的方式。

另外,我想说黄总讲的技术产权保护,你有创新这个国家的知识产权会增加。我们没有很好的方式来保护国外,或者本土自主知识产权,创新就变得没有价值没有回报了。中国很多企业为了把自己的推到国外也会担心这个问题,所以我非常赞成要创新。从SAP来讲,我们创新是两个步伐,我们是从国外的一些实践经验来到中国加以本土化,我们是用二次研发做法来做。所以,不能算是完全的本土创新,可是也是捱着中国的一些需求来在我们基础上,基本的一些基础上来进行创新下去,来配合中国的发展步伐。

主持人刘持金:萧总接着你讲的二次创新我很赞同,我看到一个材料,比如美国通用电器在中国提了另外一个口号,跟你这个很类似,他叫做“逆向创新”。逆向创新,比如他过去做的CT机,我卖一台10万美元,现在根据中国本土二次创新下来1-2万美元,这是简单很多例子当中其中一个,跨国公司并不是致力于本土创新,跟自主创新概念还是有一些差异,在这方面我想请教中国的刘积仁老总给谈一谈。

刘积仁:当然中国化理解方面,比较容易被理解成各种各样的意思。这两个字的本身,一谈到自我,我们肯定就跟封闭结合起来。提出这个口号背景,还是说中国的企业应该有自己的产品,自己的技术,自己的实际投入。但是大部分的中国企业,越来越走向一个创新的路,反而是开放的,我们叫做开放式的创新,或者是合作式的创新,或者是跨国公司那种叫法,在这里面是有很多中国和中国合作的企业进行。

总的来讲,中国经济的发展从原来面向制造业低附加价值开始走向一个有自己的品牌、自己的技术高附加价值这样一条路线的话,创新一定是拉动企业成长最根本的动力。而创新的方式,这个世界给了你越来越灵活的选择,如果把自我创新看成是推动你自己发展而进行的创新活动的话,我相信结论就不应该是封闭、排他的。

主持人刘持金:这一点刘总你的企业本身,创新也不是基于光国内创新。我记得你曾经告诉我你在北欧也收购一些企业,也把他们一些先进的技术纳入到你企业体系里面来,这也算创新?

刘积仁:事实上中国的企业在今天也在思考未来,未来整个大趋势。刚才各位已经说了很清楚,中国的劳动力成本还是便宜的这种时代已经不太可能了,人力成本只能越来越贵。也就是说,在中国进行商业运行成本,或者说你未来要获得你保证利润价值一定要来自于你能站在市场的高端,那就是创新的拉动。

像东软在过去20年间,我认为是创新拉动我们成长,从几个人到18000名员工,主要就是靠创新。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医疗领域,我们跟飞利浦有个合资公司,这个合资公司做医疗设备,做CT、彩超,也做MR给医院用,我们两家一起来做研发做生产。我们销售市场两个产品,是用不同的品牌和渠道来进行。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做这个产品上是一个合作伙伴,如果到客户那边卖的时候反而成了竞争对手,这就是一个特别典型的创新概念,我们在合作的方面找到了大趋势上共同利益,而不我们在乎在市场上可能遇到的冲突。

另外在研发方面,中国的企业现在越来越知道人力资源。刚才知道外国企业到中国来想找劳动力越来越不容易,成本越来越高。现在中国的企业越来越多的主动去找哪些贵的成本人员来加入我们的队伍。比如说我们现在在欧洲有几百名员工,他们的加入提高了我们的成本,因为我们到欧洲只能付比他们原来在其他单位待遇更高的才可能吸引他们。因为我们这样的一种布局使得我们在汽车电子领域,在手机领域里面,成为世界少数的专业,有规模的公司之一。

所以,也就意味着今天的创新,所谓的自我在某种意义上不是中国人自己了。我们现在的员工差不多5%、6%、7%都是外国人。GE在中国的创新都是中国人做的,所以你现在分不清楚他是一个国家属性还是企业属性,我觉得最终创新活动已经变成全球的活动。

主持人刘持金:谢谢刘总。Robert W.Pool你看美国对华投资,在金融业当中过去20年当中有什么区别吗?包括直接投资。

Robert W.Pool:我没有这方面数据。大家知道在过去在中国都有一些投资,在两个项目当中投资还是增长的。我们收到一些政府的数据,英特尔,还有凯雷也是40多亿的投资,这些累计投资量都是非常之大的。

主持人刘持金:您刚才讲到自信和承诺,美国企业在直接投资和财务投资方面过去三年中在中国都出现增长趋势,牵扯到另外一个问题。对中国市场坚定信念表现在本地化方面,我想请普普莱克亚太区总裁亚洲区总裁Joe Cappello讲一下。

Joe Cappello:你如果能够在中国竞争你可以进行反向的创新,这样的话也能够成为世界上最有竞争力的公司。通过把研发的团队引入中国来,评估中国本地这些企业以及供应商,包括一些大型企业以及创业企业。这样的话,我们能够更好的评估我们的供应商,能够减少对于进口设备的依赖程度。也可以减少我们对资本投入量,而不是牺牲我们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以及我们的效率。

因此,我们觉得这边有一个机会,能够让中国本土的企业与跨国企业合作,我们就是想做这样的事情。关键是能够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确保技术转让能够进行,同时知识产权等等应有的保护,这是一个关键的组成要素。

在设计和工程方面,我们把越来越多的资源从美国搬到中国。

这样的话能够在中国进行设计工程,以及产品线的生产,从而降低成本。而中国工程师素质非常之高,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能够来继续把更多的责任从美国挪到中国来,提高中国竞争力。在创新方面,包括研发和应用方面,我们这个增长速度要超过当地GDP发展,我们把新的应用拿给我们的客户,能够节省我们的开支,提高效率,提高年产量。

因为中国越来越多的客户要求我们这么去做,我们也在谋求在十二五期间继续做这方面工作,专注于能效提高,环境保护,这样的话能够来促进更多资源投入到这个方向上,来促进本地经济的发展,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主持人刘持金:黄总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关于德国电信是不是跟本地企业共同合作,包括创新,包括业务发展方面有什么样的一些想法?

黄辉:我们作为跨国公司在中国肯定第一个主要的工作就是本地化,本地化过程中包括很多我们的解决方案和创新。比如说,具体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德国太阳能发展规模最快,一直到去年年底大概占全国一半的规模。每家每户都有太阳能蓄电池,有的家庭因为度假去了耗电量比较小。蓄电池里面留有电,这个电怎么能够再利用起来,或者卖给邻居,或者卖给其他家,这在智能电网里面很关键,叫虚拟存储。

这个虚拟存储我们在欧洲做了这样一个解决方案,但是这个解决方案在国内虚拟存储应该怎么做?可能情况就完全不一样,因为我们每家每户还没有这个蓄电池。所以,像这些解决方案拿到国外来都要通过一个本地化过程。同时,我们对华的采购也是这样,对华采购今年我们第一次开始,我们在深圳采购中心人员进行翻倍,翻倍的目的就是使我们更多的采购直接是本地采购。

那么,这个本地化的过程肯定都是一个大型的跨国公司在中国,通过开发4A本土解决方案的一些特点必须做的一些进入市场的基础工作。

主持人刘持金:谢谢黄总,我请教咱们佳能的老总小泽秀树,能够给我们介绍一下佳能在中国本地化方面的工作。因为佳能基本上在中国本地的竞争对手几乎是没有的?

小泽秀树:确实是,刚才我已经说到了,我们进入中国之后在大家支持之下一直获得了顺利的发展。但是,其中面临的课题之一就是本土化。现在我们有1500个员工,主要是销售佳能相机,有很多分支机构大基本上都是日本人。正因为如此,我们今后要想继续获得成长需要有非常优秀中国员工来成为公司的领导,直至最高层的领导,否则不可能有更大的发展。

正因为如此,我们现在要做的,一个是对于本地员工进行教育,这是要加以贯彻的。这种培训教育也是从基本的员工培训开始,一直到高层的公司领导培训教育。另外,仅仅要想在中国国内进行本土化是不够的,因为我们要想真正成为未来的佳能领导,中国的领导需要到国外向日本、美国、欧洲等等地方去接受培训。

本土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但同时又与全球化相关,本土化和全球化是两大支柱,仅仅做本土化不做全球化也是没有前途的。因此,中国的员工成为这些公司领导的人,我们要提升他们到更高的职位,但同时也需要他们实现全球化。因为中国市场今后的竞争会更加的激烈,我们如果没有全球化的视野,也不能够使企业得到更好的生存与发展。

因此,一个是全球化,一个是本土化。而作为全球化的内容之一,我们虽然是一家日本企业,但是在公司内部语言都是用英文。英文是标准的语言,当然也是存在一些困难的,但是原则上在开会,或者一些大型的会议,无论你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我们都要求他用英语。

首先就是让语言采用全球通用的英语,通过这种做法来促进全球化和本土化。还有一点,在全球化方面存在一些让人苦恼之处,主要是合规经营。这无论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企业都是一样的,合规经营如果做不好的话,无论你选拔了怎么优秀的员工成为公司的领导也会在某一个时候出现问题。

所以,我们在推进本土化的时候要不能忘记全球化,同时还要加强合规方面制度建设。我们也正在朝着这个目标不断的进行努力,但是进展是比较缓慢的,要想提速是比较困难的。虽然本土化是有一些进展,但是却迟迟不能够提速,这是我面临的一个困恼。

主持人刘持金:谢谢小泽秀树先生,他刚才讲到几个概念我觉得非常重要。本土化也不是一个完全本地化人才的概念,如何把跨国公司优势,把国际化和全球化,本土化结合起来很重要。今天探讨的问题很多,考虑到我们这个论坛时间限制,我想把下面时间留给我们观众。我们下面观众有没有什么问题,请具体一个问题针对哪个老总提出来的,有没有,可以举手。

提问:你好,各位嘉宾。我想请问德国电信黄总,昨天我们听到微软云计算可能就像水电煤一样覆盖到未来生活方方面面。IBM是行业的云,德国电信的云计算具体在哪些方面,谢谢。

黄辉:谢谢,一个很技术的问题。德国电信主要是致力于所谓的私有云。这个私有云什么概念?就专门为一个大型企业做的一个云。云的模式会做成什么模式呢?就做成一个相当于银行里面保险箱的模式,我们相当于一个银行,整栋楼保护措施做的非常好,而且这个保险箱也非常的牢固。那么,每一个企业的私有云就像保险箱的一个小盒子一样,又有一把密码锁。这是德国电信,包括过去几年过程中为大的公司,提供私有云的模式。这样一个模式,在我们面对中国市场进一步的本地化的过程中,能够更好的满足中国大型企业,一方面是在数据安全要求方面,另外一方面可以支持这些企业有效配置全球资源。

中国企业要在国外建立一个工厂的时候,原来都是6个月10个月的过程,一直等到当地数据中心当地的业务系统建立起来。现在通过这个私有云,最快的速度可以在1天以内,可以把他在不管是南非还是美洲的一个系统就能够移到相应的现场去,这是我们德国电信私有云的概念,谢谢。

主持人刘持金:谢谢黄总的回答。我有一个问题问小泽秀树先生,还有萧洁云女士。先问小泽秀树先生,佳能在这几年本土化过程中,在本地化优秀人才招聘上感觉到越来越困难呢?还是越来越容易了?同样问题萧女士做好准备。

小泽秀树:企业要想持续的增长必须要有优秀的人才,每年我们都在招聘人才,上一周在北京某一个大学我们进行了招聘说明会。我们也是通过网上等等方式来进行招聘的,这次招聘不是面向社会人员的招聘,而是面向大学生新人的招聘。作为我们来说,明年我们要招聘大学毕业生10-20人,来应聘的有3千人,我们是进行一些选择最终从中招聘10-20人。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很多人来应聘,去年我们是面向社会来招聘员工,有1万人来应聘。但是,真正我们通过面试等等各种方式来进行选择的时候,其中特别优秀让我们特别想去招的,这样中意的人才并不是很多,这也是一个问题。当然最终也有一些人是我们中意的,但对方却因为条件不合适没有到我们这工作。现在应聘的人很多,我想招的人却很少,这是面临的问题。

主持人刘持金:谢谢小泽秀树先生,我想简单回答,应聘的人很多,但是真正招到合适优秀人才进入我们本地化过程又比较难。萧总您的感觉怎么样?

萧洁云:我们SAP有1800个研发人员在上海,我们招聘有两个步骤,第一除了研发人员招聘,在整个销售和营销过程不停的招聘。我们觉得最近这几年,招聘来讲是比往年竞争大了,因为很多当代毕业生他们可能会挑本地的企业,并不是说所有外企他们觉得是首选,也会很好,因为中国有很多很大企业崛起,这也是对他们很好的发展机会。

我们一般是三拨人,第一是大学生,本科生进行招聘是第一梯队。第二是我们的实习生,这是第二梯队,不仅在SAP工作,跟我们合作伙伴,跟我们客户工作。SAP作为一个应用来说,并不是人员立马懂。第三梯队,我们从国外吸引一些海归回来,中国人士希望跟中国言语,中国国情有所了解,国外都有所了解,这三个方面在不断吸纳。跟以前相比,现在招聘人员是比较火爆的,比较紧张的状态。

主持人刘持金:应聘者还是很多?

萧洁云:对。

主持人刘持金:我想就同样问题请教咱们摩托罗拉的孟总,摩托罗拉在中国投资规模也很大,人员也很多,整体来看有没有像佳能的感觉,我们应聘的人才很多,选择的人才很有限?

孟檏:前面我讲到我们有2000多工程技术人员,另外有1万多工厂生产线工人。所以,对我们来讲,我们实际上从招聘本土员工各方面的工作一直是蛮多的。从工作量来讲,我想中国应聘人数一直都不会下降,因为人员不管大学毕业生,还是准备工作的这些工人都很多。但我觉得有两个现象,一个就是现在从工程技术人员来讲,外国公司以前招聘的时候竞争主要是,我觉得是外国企业之间的竞争,因为不管是培训学习的机会,语言的能力和今后就业方向,外国企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面过去一直有一个优势,所以很多时候竞争是一个外国企业之间,像我们做通信行业几个企业之间的竞争。

现在我们也越来越多的看到随着本土的企业,不管是私营,还是国企,在很多方面,不管是待遇和今后就业机会,在很多方面都已经慢慢赶上来。所以,我们看到实际上我们工程技术人员的招聘过程中面临本土企业的竞争也开始越来越强。

所以,招聘,报名的人数还很多,但他们就业选择机会比以前更多。从生产线上工人来看,另外一方面我觉得他们的选择也比过去十几年多。所以,我觉得现在对招聘来讲,确实比以前的压力要多才对。

主持人刘持金:就这个问题,咱们刘积仁老总讲一下,从您对吸引优秀人才,从中国一个本土企业,这些年跟前些年相比,我们跨国公司有没有输给他们,是他们更有吸引力,还是情况大有改观?

刘积仁:我觉得变化相当大,总的来讲,人力资源这个市场这个需求,或者这么说?我们在人力资源方面,从数量上看来是比较多。但是,你真正要找到比较合适的人,这个匹配度是比较差。而现在是全世界和你同样的企业差不多都到中国来,所以这个竞争比较激烈的。但是,我们现在看见越来越多原来在跨国公司工作一段时间的员工,愿意到本土企业来,因为他觉得有很多机会。

而从东软实践来看,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外国人愿意加入到我们来,我们现在大概有接近200人,罗马利亚人,还有200多德国人,还有上百名日本人,还有多少美国人,中东人。所以,这个是我们看到的一个很大变化。过去好象不太可能,如果说加入中国的企业来就觉得好象是不太一样。但是,刚才说的这些加入者,可能过去都是在很知名的跨国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对我们来讲,我们也到了这样一个时代,即怎么样来接纳他们,理解他们的文化,怎么和他们一起工作的一个新的时代。

主持人刘持金:谢谢刘总,我把最后一分钟时间留给离我最远的两位嘉宾,一个是普莱克亚太区总裁Joe Cappello先生,明年你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Joe Cappello:人才吸引方面。

主持人刘持金:最后一个问题,给Pool,希望明年中国政府帮助你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Robert W.Pool: 中国政府应该更多在市场准入以及在政府采购方面放宽。我觉得我还是一个美国人代表美国企业,这些美国的公司产品、服务都有利于中国的市场,所以能多欢迎,多开放,对我们都有好处。

主持人刘持金:我们知道下个月19号胡锦涛总书记就会访问白宫了,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Robert W.Pool:谢谢。

主持人刘持金:今天非常感谢在座各位嘉宾,由于时间关系不能让每一位嘉宾都能充分展开,会下还有交流时间。再次感谢我们的嘉宾,还有我们耐心的听众,谢谢大家。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