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图文实录】年会主题论坛:企业和社会--冲突与融合(2)

2010-12-05 15:46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刘永好:我们是从事农产业,肉蛋奶跟我们很紧密,反映出来问题更多一些,也比较尖锐。去年9月份到今年6月份,所有养鸡,养猪,养牛所有企业都亏损,同时城里肉蛋很低大家觉得宏观调控做的好,物价没有上涨,城市人说好的事,政府说也是好事。但是,我们老百姓难受了,整个半年我们的整个养殖都是亏损的,这是一个矛盾。

下半年当然国家出台一些政策,市场原因,上半年肉蛋奶上涨很多,甚至连蔬菜,粮食都上涨了,上涨幅度比较大,拉动了CPI的上涨,这时候专家都在讨论都说物价涨的太多了,这是非常大的矛盾。

第二个矛盾众所周知,我们肉蛋奶关系到食品安全,现在大家都希望能买到价廉物美的肉蛋奶产品,最近两年都有一个新名词大家都知道,三聚氰氨以前没有人知道,由于三聚氰氨老百姓怕了,很多人都有很多担心瘦肉精,还有苏丹红等等。

主持人王利芬:我相信听众也想听一下,您希望集团这么多年发展难道没有遇到一件危机性的事情,您是怎么处理,处理过程是不是跟刚才刘台所说那样几个原则是很一致,或者处理的很好?跟我们说一件具体的事情吧。

刘永好:我是全国政协委员,每年两会的时候从我坐的车到天安门广场那边下来,坐的车到大会堂之间有上千个记者,很多人都围着问这样那样的热点。问我最多的是什么呢?第一肉蛋奶那么贵,你们是怎么想的?有没有可能把这个价格降下来。另一个又有人问,食品安全出那么多问题,什么时候能够保障让我们老百姓吃上放心、没有问题的肉蛋奶,能不能有这样肯定的保障,对这个问题我都特别难回答。因为肉蛋奶首先是价格问题,跟产量有关,跟用工成本有关,又跟相当多的问题有关,不是一个企业想降就降的下来,不是一个企业想变就变的了,需要整个社会的变革。

最近我提出希望国家出台一个现代农业振兴规划,像十大工业振兴规划一样来解决我们的粮食问题,蔬菜问题,肉蛋奶的问题,当然这是一个系列问题了。另外食品安全问题也是一个很大冲突,一方面我们要生产成本、价格相对要低一些的产品。同时,企业还要能够生存,另一方面要保证食品的安全这确实是很难,在这个中间怎么样寻找一个平衡。有不少企业在这个问题上加了很多问题,有的垮掉了,做起来比较难但还有一些解决办法,但是这几年还是有所进步。

主持人王利芬:如果你们奶里面发现有三聚氰氨,您怎么来面对呢?

刘永好:这里面就有市场为主,还是以生产为主的问题了。以前有很多的企业都坚持以市场为主,通过大量的广告宣传把产品销出去再来搞生产,这种做法就来的快,效益很好。有些企业又坚持以生产为主,把生产做的特别好,然后才来营销,结果以生产为主的企业不少倒了,以市场为主的企业发展壮大了,但是以市场为主的企业容易出现一个食品安全的问题,因为他是面向社会收购的原料,而收购的原料怎么样能保证质量,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所以,在这中间寻找一个平衡是我们必须对待的。

主持人王利芬:您是一定不会出现危机的原则。但是,我是问出了之后呢?

刘永好:我们有十几个检测机构,不会有这个问题。但是我们受到的深刻教训要求我们把生产环节做的更好。我们去年销了1200万吨,但是我的饲料几乎没有检测出危害品,就要求我们把这个工作做的特别好。因为一旦出了问题,不管多大企业说倒闭就倒闭,这对我们的压力和要求就更高一些。

主持人王利芬:刘总觉得他们不会有这样的危机出现,大家鼓励一下。

刘永好:这个问题很大,我成天吃不好睡不着觉就是担心这个问题,什么时候出现一个新的问题。我跟农业部的分管领导也在讨论这个问题,他也确实讨不清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出什么样的问题,他也睡不好觉。

主持人王利芬:我就设想一个情景,在现在当着这么多人,有人说你们那几个乳品厂里面,有两个厂出现三聚氰氨,您觉得怎么办?

刘永好:第一处理及时,第一时间告诉公众,所以第一要及时。第二要透明,透明是我们刘台长所讲的,通过比较精炼的话说明白,不要躲不要闪。第三要有诚意,董事长和相关人一定要站出来跟大家鞠躬,最快速度召回,承担全部责任,只有你敢于承认才能解决。

主持人王利芬:坐在刘台旁边非常好,三点一字不漏的说出来了,这是危机公关的处理。我们下面有请中科招商的单祥双先生,不讲我也会追。

单祥双:企业和社会冲突问题,在中国中科招商来讲我们很少碰到冲突,都是在融合中发展。我体会实际上最大的冲突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创新,一个企业创新可能带来冲突。一个企业要减收自己的原则,经营方针和经营策略,也可能随着市场发展带来冲突。结合这两点,结合自身体会给大家说一下个人感受。

中科招商在2000年底创办的时候,当时提出一个创新思路,用基金管理模式推动中国创业投资行业发展。当时是一个创新,是第一个吃螃蟹的。那么,由于我们是创新,所以我们做起来是非常艰难。当时有一位企业家给我说老单别搞基金管理模式,直接给你10个亿你来投资一个公司你里当总经理,我来当董事长。后来经过研究发现,社会的趋势,未来发展趋势一定要走基金管理这个模式,我坚定从1千万的基金做起,2000年10月份成立的中科招商首批注册资本才3千多万,当时这种创新客观讲被很多人质疑,包括投资人,包括社会上很多其他机构,甚至包括有些政府领导都认为你这种创新实际上是很艰难的事情。

但是,经过10年做下来,中科招商从1千万公司现在做到几百亿的公司,也就是10年的发展。10年下来,我们的PE行业由原来应该说几十个亿的行业,现在应该几千亿上万亿的行业。所以,我觉得创新可能为我们带来短时间的这种冲突,但是长时间的收益就孕育其中,这是第一个体会。

第二个体会就是坚守。现在PE行业特别热了,在座很多企业家都在从事PE。从事PE的人越来越多了,我面对的情况是什么呢?新公司不断涌入这个市场就要求很多大企业家做我LP的时候,说老单你这个管理费得降下来,人家都收0.5个点,你收2个点,我说我自创立中科招商以来一直坚持2个点。因为我们提供这种服务,长期以来这种专业化服务和相应业绩值这两个点,我现在在考虑还要不要提升这两个点,这样就跟我们同业,我们新进入者产生了很大的冲突,甚至有些LP不理解,我就讲所有LP投资人你要算大帐,你算短期的帐最后不选择中科招商,但是你算大帐,算长远的帐一定会选择中科招商。

所以,我们坚守了在这行业不降价,我收一提成20%的理念,2个点。同时还坚守做PE…

主持人王利芬:单总您这都是内部冲突,我们今天讲的是外部冲突,既然投资问题和外部冲突主要是和被投资对象,被投资对象的冲突咱们现在也不清楚,可能您也不愿意讲。我就问这样一个问题,现在整个大家纷纷不想做实业,基本上在做PE,都不愿意弓下身子干活,都想投资,我当然不是说投资比干实业艰苦,今天中国许小年在午餐会讲到一个观点,当一个社会干人越来越少,干PE的人,一个广告牌砸下来后面有5个都是搞PE的,这样的话,未来实际上对这个国家的企业家精神重振会有非常大的损害,看看你怎么回答?

单祥双:我不赞成干PE的人越来越多,对实业是一个冲击。为什么?因为我们大背景经济形式是这样的,中国经济在转型,中国进行产业结构调整,经济方式转变。在这种情况下,凡是哪些抛去实业来干PE,一个是自己实业干不下去,被淘汰的对象,被转型对象,升级的对象。在这种情况下,他在市场经济干实业积累几十年,这点财富不可能交回市场,要选择PE,选择投资。

第二种情况,原来这些实业客观讲收益率太低,太辛苦的,挣的都是血汗钱,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PE。我觉得实业资本向PE转变是中国经济一个必然趋势,也是必然诉求。PE集合来的钱最终又投到实业上去了,很少把钱投到PE,又投到实业上了。投到创新型,成长性高的先进实业上去,从这个角度来说,PE发展越多,越会重振我们实业精神这不是传统的实业精神,是适应现代产业结构调整发展新的创新型实业精神,就说这些,谢谢。

主持人王利芬:刚才马行长说他们三位说完之后补充一个小故事,马行长在招商银行10年以来成绩有目共睹。他也是中国银行界的传奇人物,我想在这10年里面一定有非常生动的再在冲突例子,给我们讲一个?

马蔚华:危机的故事太多了,我刚才说我自己讲不能把这个时间都垄断了。我现在给大家讲一个,银行的估计最大的危机是客户挤兑,就叫流动性危机。这对银行是一个致命的危机,我上任就是在董事会通过我当行长那一天。我们沈阳分行发生了流动性的危机,就是客户挤兑存款。这个起因就是因为我到招行当行长,社会有一种流言,说原来那个行长携款潜逃,经济学上有一个规律个体理性导致集体非理性,如果我觉得这个银行有问题,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把钱提出来,当所有人去提款的时候银行就倒闭了,你这种客户所谓理性行为就变成一个非理性行为,这种情况下解决这个流动性唯一的方法是什么呢?是把他们的恐慌的心安定下来。

我处理这个事还是挺有经验,我在海南岛处理危机很多年了。当时我们手里有头寸,不存在倒闭的问题,我说保证支付,只要每天有人在那提款,微笑把存款给他,如果不方便把存款送到他家里去。因为行长潜逃,我们请了老行长来,如果有人说他是假的,就把身份证拿出来。

所以,最有效的办法就保证挤兑。当时其他的一些银行这个时候也到处趁火打击说不行了,因此我们除了请政府还有娱乐做正面引导。但是最关键你保证支付,怎么解决你这个钱不断。实际上挤兑人民币这个问题不大,因为有不断的银行支持。这样过了9天,一看挤不倒不是那么回事,结果又把钱存回来,这是处理流动性的危机就是保证支付。

银行最大的危机,一个就是客户危机,还有一个投资者的危机。一个上市银行最担心你投资者把股票抛掉,这也是一个危机。还有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例子,招商银行可转债的风波。银行要补充资本,补充资本发可转债是一个非常好的形式,但是社会上中国资本市场很脆弱,你一个银行补充资本社会资本市场就很害怕,银行补充资本猛如虎。当时股票市场不是很好,所以就遭遇了基金,我们同时很多股东是基金,有几十家基金在股东大会上集体说我们不同意,使这个会议中间不欢而散。股东大会不欢而散,怎么办,要不要放?我们比较镇定的分析,跟这些投资者沟通,听他们的意见,适当的修改方案,请媒体能够正面引导。当时一个最使老百姓误导的就是中央电视台有一个节目,请了一个嘉宾,这个嘉宾说了一段误导观众的话。

他说你可以不发转债,可以发刺激债,这样既不摊薄股份又可以监管资本,当时不允许发刺激债,但是在中央电视台让一个嘉宾这么一说,老百姓更火,投资者更火了,你为什么不发刺激债。没有办法了我就找中央电视台你必须再做一期节目,必须讲正面的一个道理。否则这个后果是你引起的,我跟中央电视台关系还不错,又做了一期把正确的观点摆清了,老百姓就理解了。到后来可转债超乎异常的成功,反对的人都争先购买,创造了一个市场的案例,谢谢。

主持人王利芬:很生动,在四个生动案例的基础之上,请汤敏和孙立平教授给予点评。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