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图文实录】年会主题论坛:企业和社会--冲突与融合(3)

2010-12-05 15:46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汤敏:我也不敢说,起码我不敢说点评。刚才听了几个企业家的酸甜苦辣确实在中国做企业不容易,在当前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的时候做企业更不容易。刚才马行长讲了好几个故事,我想点评他的一开始那个故事。因为我觉得对于银行跟老百姓的矛盾,如果说有矛盾,有冲突的话,我觉得那些挤兑,发转债都是小的,我觉得倒是刚才马行长一开始讲那个问题,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就是说,现在我们的银行普遍的提高了收费的标准,普遍的向外国银行学习,很多外国银行他的收入50%是有收费来的,50%靠利率来的,咱们银行太多靠利息。

在这个过程中确实老百姓引起很多的不满,这个问题我想刚才马行长讲的非常好,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长期冲突,而不是一个小的问题。而这里涉及到,包括其他的,比如最近在上海舆论非常一直在谈话的,关于火车票,突然火道部宣布乘不上就作废了,原来是可以改签的。这里很多舆论不同意,这就涉及我们企业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比如银行收费问题,我同意刚才马行长说法。很多国际银行是靠收费而生存下去的,那么在中国如果我们收费好象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我想这里头可能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如果让大家心平气和愿意交这个钱,这里头最好的在你新的服务范围内,新的项目里头可以收费,让老百姓有一个选择的余地。为什么老的项目不应该收太多费,或者你要收费的话,但你同时要减一点什么下来。因为我们银行本身,跟国外银行竞争的环境不一样。比如说外国银行在收费,但是第一个他的银行竞争相对的比较公平的。我们的银行相对就发那几个牌照,民营企业想进去银行非常的困难,垄断性比较强。

第二个你看我们的利差相对其他很多个国家就比较高,这也是国家本身的利率政策,本身就制定出来,就让银行有一个比较高的收益。

第三个我们的银行出了问题,国家一定下来救,而其他银行是没有这些,或者很大的银行才会救,一般银行都不会救。有了这些别的国家没有的而我们想收费去跟别人看齐,这个有时候老百姓就有点不是特别的满意。

所以,这里头在中国在收费,新增的收费项目最好是要稍微思考一下,和稍微更好的处理一下,否则的话就很容易引起社会的冲突。你可能多赚了一点钱,但是你在整个行业,或者你这个企业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或者说在公众舆论中受的损害就更大。

刚才我觉得刘永好先生说的这个问题,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目前我们正在碰到的,一方面我们城市人觉得价格高了,通货膨胀上去了,所以舆论非常的强烈。另一方面从农民的角度来说,我们用行政手段把这些价格压过来,农民是吃亏。据说到现在为止,养猪的农民还在赔钱,一直到现在为止。我们现在如果我们按照这种模式,用行政手段把这个通货膨胀压下来,是的,城市的人高兴了,政府的通货膨胀目标能够大体达到了,但是伤害的是农民,伤害的是低收入者,伤害的本身就是现在的弱势群体。

怎么办呢?这里头实际上还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比如说,最近我问了一个卖菜的农民,他已经在北京卖了10年菜了。他说在实际上中间商收的钱比农民多很多。最近有一个调查,从批发市场到零售市场整个价格增加1倍,这些有很多是一种完全没有必要的浪费,农民没有得到实惠,实际上老百姓也没有得到实惠。这里头有可能我们很多行政手段,我们的城管为了保证城市的整洁不让到处摆摊等等,都无端造成很多成本。

主持人王利芬:请稍微原则性,提纲挈领的点评。

汤敏:这种仅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到,美国一到星期天的时候就把大停车厂变成一个菜厂,我们要在这个领域多做工作。否则不是伤害这一头,就是伤害另外一头。

主持人王利芬:谢谢,孙教授有清。

孙立平:听了几个故事很受启发,我想企业和社会之间这种紧张关系可以说是一种很必然的矛盾。怎么处理好这种关系,我想首先一点就是怎么定位这个企业和社会的关系。这个会的文件说到我们这个单元,其中用到一个词,说企业和社会水火交融的关系,刚才马行长也讲到人们一种期望是为人民服务,我想这里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怎么定位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的重要。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好的婆媳关系怎么形成的,和定位是有直接关系的。如果开始一定位就说这个婆媳之间关系,比母女之间的关系还要亲密,这样的一种期望,这样一种定位我们可以讲最后婆媳关系是绝对搞不好的。而是说你首先要正式他,这就是一个比较尴尬,但是在家庭里有很多连带关系的关系。然后你理性的来处理这个关系,我觉得只有在这样一种定位基础上,才能更好的来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企业和社会的关系我觉得也是同样一个道理。这两个方面是互相离不开的,但又是各自有着自己的利益。在这个过程当中,免不了磕磕绊绊,不要先定位成一个好象说起来非常美好的一个关系,我觉得就是一个很理性的关系。

然后,在这样一个定位基础上怎么能够实现这两者关系的规则化,一种相对来说比较正常的关系,我觉得最主要的是两个。一个就是利益均衡,一个就是规则的明确。利益均衡,现在你可以看社会当中,假如说对哪个企业,消费者意见比较大的,和有一个东西,和有一个现象是很大程度上是耦合在一起的,和那个企业的利润有着很大的关系。

比如说我们对几个中国最能够盈利的企业,这可能也是消费者意见比较大的企业。我想如何在这个企业和社会之间有一个利益的均衡,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规则的明确,我们现在很多企业和社会之间矛盾产生,和这种规则的不明确是有着直接的关系。如果这个规则比较明确,其实会使这种冲突减少很多。主持人虽然没让我讲故事,我这还真有一个故事。我今年3月份的时候去陕北,走的是鄂尔多斯。晚上那天回来的时候,首都机场大雾所有飞机取消,我坐的国航。到了晚上9点多的时候,其他公司都解决了住宿问题,就剩下我们坐国航的,说不解决住宿问题,说可以给你们解决宾馆,你们自己掏钱来解决住宿的问题。

你想大家能干吗,就回去闹,反正回去也睡不到觉,一直哪到夜里12点多。最后鄂尔多斯机场说,北京国航总部解决大家住宿的问题。这中间电话不断,还发什么传真,大家还要看文件。你闹一闹和不闹一闹是不一样,背后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规则的问题。我上个月就到民航去讲课,我就提这个事,我说这事究竟跟我们解决住宿是对的呢,还是不解决是对的呢?

民航同事给我说,孙老师你们理解,就是你们理解这个意思,你们理解没错。我们的规定是因为天气原因取消航班,原则上不解决住宿问题。但是,各个地方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掌握。也就是说,这个事你要是不闹的话就是不为你解决是对的,如果你闹了,给你解决也是对的。因为他钱就好出了,他可以从影响社会稳定来出这笔钱。

第二点我们现在来讨论中国的企业和社会的关系,我觉得是有一个很特殊的背景。企业和社会的关系其实是存在于更大的一个环境当中,当然老实说我们这个环境不好。这个环境本身可以说就是一个很容易加剧企业和社会矛盾的一个环境。我几年前曾经提出一个概念,我把它叫做“非制度化生存”,也就是说你个人也好,企业也好,你完全按照规则,按照制度去做可能你很难生存,我们甚至有的时候可以说一个行业就是处在这种状态当中,比如公路运输业。你不超载,你就生存不了,这个行业甚至就存在不了。为什么会造成这样一种情况呢?我想跟我们整个社会环境,不仅仅是企业和消费者,或者说直接利益相关者,不是这方面问题,和一个更大环境是有着密切关系的。

所以,刚才主持人也提到三聚氰氨。我们就可以想,凡是跟食品相关的这些行业,其实我们可以想像,都处在一个非常恶劣、严重不信任的一个环境当中。那么,这样一个环境对于企业和社会,企业和消费者的关系是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的。

我最近听到几件事,周围的一些朋友条件稍微好一点,生了小孩是不吃国产奶粉,一定要到国外买奶粉,买奶粉现在买到什么程度呢?买到说带奶粉都失去尊严的程度,入关的时候,过海关的时候查的很厉害,弄的很没有尊严,但是为了他给孩子吃上放心的奶粉。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在这样一个环境当中,这个食品企业和消费者的关系,食品企业和一个社会关系是一个非常难处理的关系。所以,我想在处理这个关系的时候,一个更大的社会环境,可能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因素,完了,谢谢。

主持人王利芬:谢谢孙教授,他后面那一点非常重要,谈企业和社会关系,除了定位,其实很重要在于整个社会基本心理趋向,和很多的行业基本规则制度。现在目前的情况我觉得非常恶劣,如果要我来设计这样一场论他,我更愿意设计我们社会中一种仇富心理,大家来讨论仇富心理。

因为在整个社会对企业家,或者对快速富裕起来的人存在这样一种心理的时候,这个企业的主题和企业家,和社会这样一个关系是非常的微妙,也非常难处的。既然时间已经到了这样的时候,我们不做更深入的探讨,也就是说今天中国的企业和社会大众,尤其是社会大众心理这样一个关系变得非常微妙,也非常的有张力。所以,作为企业的主体是很难驾驭和处理。但无论如何社会背景是很难一下子解决的,就是在这样一个规则不明,整个社会对企业家,和企业这样一种心理评判也好,心理期待也好,包括心理感受也好,就是这样一个现状的时候,如果我们企业有了小的危机,或者大的危机时候,该怎么做?我们还是有一些可以总结性的东西。

这个东西刚才大家已经说的非常好,刘台说了三点要及时面对,坦诚交流,要有谦恭的态度。马行长说要善用媒体,让中央电视台在重新做个节目,对所有企业家来说不是都有这样的媒体,这是搞定媒体,这是很难,善用媒体。善用媒体,了解媒体,刚才刘台说由于媒体话语权的争夺,本来话语权不多在争一下,有时候把握不好媒体会非常麻烦。因为中国现在媒体不仅仅是说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媒体,还有互联网媒体,新兴的博客,微博这样一些媒体,你是防不胜防。所以,在这么一个新形式环境下如何善待媒体,万变不离其宗就是非常真诚,非常务实,面对信息进行透明化。

很多的企业他们非常的成功,他们觉得自己可以搞定受众,搞定消费者,这是唯一搞定的方法就是坦诚,真诚,认错,没有任何别的办法。尤其是在这样一个个人博客和微博都可以成为一个转播主体迅速面临的时候,这是需要企业家调整心态,和媒体的关系要把握好。

还有一点刚才马行长说,贡献的很好。他说要依靠政府,这一点大家千万不要疏忽了。今天的中国经济环境,政府的力量最为强大,无处不在,无处不及。所以,你出了任何事情一定要依靠政府和政府能够和谐共处,共同面对危机这是企业发展上策,虽然是没有办法的,仍然是上策。

谢谢大家,谢谢每一位嘉宾朋友。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