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主题论坛:2012会否重演2008

2011-12-10 11:28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5)T|T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联合主办的2011(第十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10日在北京国贸大酒店隆重举行。中国企业家网对本次会议进行了图文直播,以下为年会主题论坛“2012会否重演2008”的详细内容。

开幕式

主持人罗振宇:谢谢项教授,大家都是从月球那么高的高度来看,谨慎了半个多小时,我们来点实惠的。接下来论坛按照主办方给我们议题是一个非常刺激的议题,叫2012:会重演2008吗?确实就在本次会议召开的前两天,北京用天气给我们做了一次本次论坛的预告,连续三天大雾,大雾散去之后两件事发生,都在这两天。首先中国CPI终于经过努力下来了,与此同时经过我们的努力,我们的股市也下来3个月最低点,这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罗振宇

与此同时我们很多经济面也变得非常冷,温州老板继续在跑,据说已经跑了200,300,跑去哪也不知道。经济既然这么冷,我们又能观察到大量经济非常热的情况,飞机票都不好买,北京酒店不大容易订的到,到底经济是冷是热,整个北京三天大雾试图在向我们这次大会嘉宾昭示着什么,我们会看到怎么一个未来,下面有请几位嘉宾共同来到台上共同探讨这个非常性格的话题。

我们有请招商银行的行长马蔚华先生,我们有请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中国医药总公司董事长宋志平先生,有请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先生,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院长郑国汉先生,还有来自摩立特集团首席执行官Joseph B .Fuller先生,有请。

我先站着问各位一个问题,在前面几个小时当中,所有主题演讲给出的纬度都是全球同样空间纬度,我们发现考察中国经济存在另外一个纬度,从中国经济自我历程发展。观察中国经济的人都知道30年一直在中国上空徘徊,一抓就死,一死就放,一放就乱,一乱再抓,抓了还死,死了再放,放了再乱,乱了还抓。那么,从79年改革到82年打击投机倒把,92年小平南巡,94年整顿金融秩序等等,我们已经看到这样的循环到今天已经第9个。

本次大会给出这样一个题目,2012会是2008年的重演吗?实际上是从中国经济自我的节奏上找到的一个题目,我们现在跟2007年底相似,2007年底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我们听到很多企业家说日子不好过,来年可能会是一个非常严寒的冬天,这是2007年底我参加这个会,4年之后我们又在这,这个问题又出来了,几乎是同样的表现,我们在2011年冬天,即将到来2012即将是一个什么景象。

我先请教上台5位嘉宾一个简短的问题,请您用简短明确的答案回答我,2012年中国经济宏观预测你是悲观,还是乐观,给我一个倾向性的答案。

马蔚华

马蔚华:刚才我也觉得了困难很多,但是我觉得现在2012年虽然在,面对金融危机的影响甚至比2007年的时候还要更敏感,更复杂,更困难一些。但是我们应对这三年危机也有一些体会,经验和教训。况且在这三年中我们认识到一个中国的经济需要转型,所以这样一种情况既有金融危机对我们的负面影响,也有宏观调控给我们带来的积极结果,我觉得只要我们一个是政府能够不断提高宏观调控的改善和水平,我们企业能够理性面对我们目前出现的危机和困难,我还是谨慎乐观。

主持人罗振宇:马行长给我们答案是谨慎乐观,我们有请宋志平先生,您给我们一个简短的判断。

宋志平

宋志平:我的看法跟马行长是比较类似,我是比较积极正面看待明年趋势,我倒不太同意把明年比喻成08年,如果说这是一场困难的话,我觉得截止到现在这场困难基本上要过去了。我对明年的看法,明年的经济会比较温和,稳定,会比今年下半年来临的时候感觉好一些,所以我同意马行长刚才所说的。

刘积仁:我觉得这个悲观和乐观也都是相对的,如果中国经济相对于我们今天的欧洲和美国,我们更应该乐观一些,当然如果看到我们自己可能要更谨慎一些。中国相对于全球经济发展来说,我们还是具有相当潜力和活跃的地区,可能还会有很大压力和风险,但是我们现在所面对的问题和看到欧洲美国遇到的问题来看,我们还应该乐观看到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发展基础。

主持人罗振宇:谢谢。

郑国汉

郑国汉:与其说乐观和乐观不如说说我的看法,当然现在欧洲情况比美国08年更坏,这要看他们怎么处理主权债务。对他们能否解决问题我是不乐观,但是我也看不到他们会一下子崩盘,我相信他们都是拖拖拉拉,但是这种危机中国08年以后已经领教过了,而且也有一套对策。所以,我认为基本上我们已经了解到相当长时期要面对,欧美要过苦日子,我们日常会比较效仿。但是从新一轮经济危机,政府应该用更长期的思维建立国内市场跟在国外打造新兴市场,减少利用大项目来拉动大规模的财政投入,市场也暴露了不少问题,包括我们对民企体制上的扭曲,也造成地方政府,也搞出很多融资平台,这两个东西基本上都有欧美那种所谓主权危机,主权债务危机的影子,所以我觉得政府应该注意思考,这是我们需要长期转变我们的增长模式。

我觉得相对来说,政府能够做好,企业能够应对当成一种长期状况,我觉得相对比较乐观,机会还是不少。

Joseph B.Fuller

Joseph B.Fuller:我觉得我们不是要关注08年发生的事情,08年只是中国经济增长乏力的开始,刚才已经说了中国的出口,中国经济都会受到欧美经济乏力的影响,因为欧洲的问题现在没有得到解决,而且也不会很快就解决。所以在未来4,5,6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问题,正好他们又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我是否认为08年跟09年怎么样呢?我觉得2012年确实对中国是一个具有挑战的一年。

所以,我觉得在这里举行第十届中国庆祝入市十周年的会议,非常实时,适宜。现在我们又出在一个新的起点,这方面对中国带来新的挑战,当然很多与会者讲到这个问题,我们要开启国内消费,更加重视国内消费,还有讲到品牌,全球的视野,加强创新,把增长的重点放在亚洲的一些其他市场上,而且美国情况跟欧洲情况也是不一样的,欧洲的问题很难解决,美国的经济还是可以解决的。

所以,我觉得也就像内迁那样做,寻找新的经济模式,找到新的增长点,找到增长模式,也不能够再去老套的做法,财政刺激等等,我觉得欧洲问题很难解决。

主持人罗振宇:非常抱歉他们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提问失败,媒体希望给个痛快的,但是没有给个痛快,这是媒体的毛病,我向大家做检讨。我们换一种方式,就算谨慎乐观,我们总得承认中国经济可能会有一些问题,企业会有一些焦虑和苦恼,我们希望国家在下面政策操作上有什么样的做法,比如说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是放松呢,还是紧一点呢,或者怎么做?都从自己企业的角度,我们给国家提点希望,反正年底经济工作会议还没有开,但是政治局会议又开过了,在这个档口没准各位只言片语都对中央政策有推动作用。我们还是从马行长开始,如果招商银行今天有机会跟中央建言献策,你觉得这个趋势应该怎样变动?

马蔚华:我的看法总的货币政策基调会改变,肯定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但是我也看到的一些提及“预调和微调”的策略,比如之前央行持续提央行准备金,又对保证金纳入了具体准备金的范畴,应该说银行收缩扩张能力受到很大抑制。不久前下调0.5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我们还是比较欢迎的。因为今年负债业务很困难,负利率,银行交了准备金又严格按照存贷比执行,我们很多客户他们贷款需求也受到抑制,银行也是满足不了客户需求,客户对我们也很有意见。

我们想在大的货币政策总的基调不变的情况下,大的政策不变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们现在通货膨胀的压力还是很严重存在的。前几年积累的流动性还没有完全收回来,另外我们也希望能够缓解目前负利率的情况。当然我觉得我们现在金融市场也发生一种历史转变,完全靠银行满足社会融资的需求这个时代可能将会告别,除了证券市场以外,我觉得现在最令人可喜的是,各种各样的股权投资基金作为中国第三大融资方式正在风起云涌,我觉得这是一个积极的变化。

主持人罗振宇:我们也请马行长预测一下,明年中小企业信贷融资困境会不会因为你刚才的政策献言有所缓和?

马蔚华:会有比较好的政策支持,各家金融机构也会积极的想办法去解决。为什么?因为巴塞尔协议新的资本监管之后,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已经不只限于响应政府号召的层面,在资本运输越来越严的情况下,资本是宝贵的,中国资本市场也不能完全银行不断融资的可能,所以银行必须考虑同样资本消耗要有更高回报,这是中小企业,面对将来利率,我觉得银行也必须能够面对中小企业,特别是微小企业来培养自己的风险定价能力。

所以,我觉得银行会积极努力,政府也会创造一些条件。中小企业融资难的状况,会在这个层面得到很大支持。但是中小企业融资难是很复杂,尤其在金融危机不断影响加大的情况下,如果我们不能改变传统这种发展模式,特别是沿海一带一些中小企业还是劳动力密集型,还是传统在成本大量上升 ,汇率升值的情况下,我觉得他们难以为继。所以,我觉得困难还会延续,谢谢。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