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互动论坛:微时代的 “祛魅化”生存(4)

2011-12-10 16:14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2)T|T

主持人徐浩然:谢谢,认、忍、改、补,四个字简单,但是高度过概括。我们讲的微博这个东西,弄得不好是双刃剑,就是伤害人。微博上一句话可以有一百种解决方法。夏华的比喻,夏华说可以没有微博,但不能没有夫妻生活。这样的话怎么去面对这样的公众对你的误解,有没有这样的误解真正的伤害到你。从杨总开始说。

杨美虹:我刚才听到大家火药味很浓,兴趣很高的讨论,我觉得网友的回复其实没有扭曲,其实现场火药味很浓。我觉得进入微时代,进入社会化媒体时代,这就是一个江湖,新的一个江湖,我觉得这个江湖应该和以前金庸笔下的江湖兴趣不一样。这个江湖里面出现坏消息不断发布,大家会对很多看了不经意的东西,江湖里的游戏规则跟我们平时或者是从小受教育,过去几十年来我们经历舆论的环境都是不一样,现在没有很固定江湖游戏规则。浩然给了我们这个题目,作为企业来讲,我们在这样的微时代或者是“祛魅化”的时代里边,怎么在这样新的江湖里边游戏规则不是很明确,大家都还在摸索过程中,可以更好的保护你的企业或者为你的企业继续用这种方法来传播。

我自己一些经验,首先在这个江湖里边,我觉得最大不同就是没有人会认为你说的东西都是真理,所有人挑战你。最好的办法就是实实在在的,你不需要去装,也不需要去说假话,在微博这个江湖里边一定会摔很惨,一定要说真话,老老实实,不用把所有真话说出来,一定不可以说假话。我可以少写一点,我全部都是老老实实写的真的。作为这个企业的微博来讲,我们也是要求传播的信息一定要准确,用的数字一定要非常的准确,哪怕我说的少一点,一定要说真话。

刚才周忆也讲了,在这个江湖里边大家反应很快,黑天鹅事件,突然就发生了,不知道点哪个火点出来了。这个时候我觉得的确要反应很快,一定要用回复。不能任由火不断聚集起来,最后变成一座火山,要快速反应。

我们还有很多经验,监控大家都在做,你可以自己不热爱微博,但是你不能不把他当回事,我个人不热爱,我一定有同事或者小组或者我请公司,花钱,我请一帮热爱的人帮我看着,太重要了,它的影响很大。

可能我自己的粉丝比较少,但是企业的粉丝数量还是比较庞大,也是我花的心血比较多。我觉得刚刚我说这几点,可能最基本的点。他们几位大侠在江湖里玩的比较多,粉丝比较多,一定有更有意思的一些体会。

主持人徐浩然:今天我们这个论坛一会江湖论坛,夫妻论坛,微博论坛。微博就像夏华讲的做一件事情我们现在将我们这些人做事情更多不是为了生存,而是出于兴趣。薛蛮子觉得这个事有兴趣,就愿意做这个文摘的事。

汪潮涌:我觉得刚才杨总比喻微博是个江湖非常的贴切,我选微博是大海,我本身喜欢航海,其实每一个人驾着自己的微博就像驾着自己的一艘船一样,最后你是风平浪静那种体验还是惊涛骇浪,到处是暗礁的体验,取决于你自己的掌控能力。取决于你选择什么样的天气出海,你选择什么样的航线,微博对我来讲,掌控非常自如。因为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想说就不说。大部分时间我是在堵车的时候,我是在飞机误点的时候写的。那时候你心里很烦燥,有了微博好像在海上航行一样,信息海洋里边看你的朋友干什么,看你关注投资圈的人干什么。看娱乐新闻、社会新闻,让你一下子忘掉很多烦恼,像在海上航行的时候,让风带着你自由飘,顺便捞鱼上来。

我本来开一个基金董事会,微博发了伦敦的照片,牛津大学一个网友马上给我发了个私信,牛津同学会想找我去做演讲,谈谈中国的PE,我就欣然前往,跟很大一批牛津同学交了朋友,这就是顺带收获。现在视频微博,很多人不愿意打字,他设置就是三分钟视频,叫微拍,就是通过在微博上认识,我们看这个团队也不错,我们就投了。

主持人徐浩然:现在我们已经是五种比喻了,请我们现场观众有兴趣可以提问。微博是什么?现在有五个人给他下定义,夏华说微博是夫妻生活,蛮子说微博是人生,汪潮涌说微博是大海,周忆总说微博是毒药,杨总那微博是江湖。他是什么?什么都是,什么都是就是什么也不是。这上升到哲学、文化、人生的高度。夏华有什么要补充吗?

夏华:微时代,我觉得微博其实真把他太炫化了,其实他只是你个人社会关系或者个人影响力以及品牌的社会影响力管理的一种方式之一。从网络时代开启的时候已经公开透明化了,我觉得无论是郭美美事件还是铁路(事件),他在以各种方式和渠道都会曝光。比如说奶粉事件,三聚氰氨那时候没有微博,并不是因为微博,我觉得一个企业最后你的危机管理或者你企业能活多久,出事不出事本身跟你的作为有关,你是利己还是利他。你坑人害人的事迟早用一种方式被公开。你都会得到你应有的社会影响力的惩罚,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所以我觉得他只是其中的渠道之一,我相信未来还会有很多很多。

在美国社会,在欧洲根本没有这么多人微博。我说我们天天微博,我到欧洲的时候我都不好意思,我们的团队一起去,我们的员工在发微博,老外说你们在干吗呢。

薛蛮子:为什么中国人一上微博抽了鸦片。

夏华:被憋坏了,太久了,没有渠道发泄。所以我想说我们把他变成不管任何场合,这一点我们要客观看待。不是说它没有存在价值,而是要理性面对他。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