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互动论坛--文化产业:我们还缺什么?

2011-12-10 17:51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联合主办的2011(第十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10日在北京国贸大酒店隆重举行。中国企业家网对本次会议进行了图文直播,以下为年会互动论坛“文化产业:我们还缺什么?”的详细内容。

主持人陈明健:各位朋友,大家好一年一度年会又到了我们文化娱乐业,我们干了6年从房地产行业转到文化产业。房地产业现在每年GDP有5万亿人民币,还差4万亿靠大家努力。今天都是来了很多我们重量级嘉宾,请各位嘉宾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陈明健,我专门做投行。

古永锵:大家好,我是优酷的做互联网电视的。

王长田:大家好,我叫王长田、光线传媒。

王潮歌:王潮歌职业导演,现在坚持做CEO。

刘晓松:刘晓松,A8音乐,主要做原创音乐,有一个梦想希望通过努力,把音乐链条能够跟行业一些难兄难弟们连一起,打造一个比较好的生态环境。谢谢。

帅民:卡酷帅民。

匡宇奇:大家好,我是匡宇奇。

漆俊泓:大家好,我叫漆俊泓。我们今年特别有幸荣获了《中国企业家》今年的“21未来之星”,21个获奖企业我自己特别留意一下,里面大概超过半数都是来自互联网和新媒体行业,真正今天跟我们主题相符只有两家企业。

主持人陈明健:文化产业在我们今天面临万千宠爱于一身。中央开会研究文化开展,中国证监会新的主席上任说第一句话就是中国资本市场要研究怎么支持中国文化产业企业上市。我想这个可能确实是我们政策开始要调控房地产,房子要限购。我们要解决城市交通问题,车要先购的时候,发现还有什么会成为我们国民经济增长点,国家领导人感觉到可能文化产业是我们今后发展方向。

中国现在文化产业大概在GDP中去年是1.1万亿,和美国文化产业相比大概差了5、6倍,大概五分之一,和房地产比大概也是五分之一。我想可能现在我们面临这样环境,可能是政策支持,资本市场带着这种支持。第二一些新技术应用互联网技术应用,可能这些对我们文化产业取代谁也想不到一个冲击。

今天我们来了一位我们的王导,想问王导一个问题,好象各行各业都有上市公司,做视频,做节目制作,好象做演出公司还没有做上市的?不知道您是不是准备做第一个吃螃蟹。

王潮歌:发展文化产业是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国家因这个搞文化产业,如果你怎么搞好就是上市了,把钱圈来,就能上市,我听着有点逆耳。真正文化艺术是一个人生存的根本,是一个民族基本的气质,是我们未来子孙是不是在全世界面前有头有脸活着。做文化产业第一件事情不是钱,应该是人心。

那么,中国今天在全世界挺棒的,有钱,走到哪去大商场,美国大商场可以为中国人腾出一个新的空间让中国人去买。但是人家真瞧得起咱吗?人们真正愿意理解我们中国人怎么想事情的吗?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真正我们对世界的贡献是别人愿意听的吗?绝大多数否定,不是不是,他就是冲着咱有钱。

这个空间我们还要靠房地产,还要靠其他产业把GDP冲上去,然后全世界说中国人没别的,就是有钱,能吗?在这样条件下我们才开始说把我们的文化搞上去,把我们的文化像产业一样更加发扬光大,让所有人在文化产业里面深深插一脚,不管你能不能成功、挣钱,甚至跟上市无关,是不是我们有一份心愿为我们自己民族,为我们的子孙做一些文化的贡献,让我们未来是有自尊心的活下去。谢谢。

主持人陈明健:我们不能光富,还得强,得文明。这两个不矛盾,你看美国大片拍的也很好,让美国人也很有面子,在市场上有很高的票房,也能够给美国人民人心鼓舞。就是这两个事怎么在中国结合起来?我最近碰到乐事老贾,告诉我一件事情,《男人帮》电视剧在电视台收视并不好,但是11月份网络点击超过10亿次,就是人类历史上一部影视作品,在互联网点击累计7亿次,第一次一个月内一部片子点击了10亿次,这样是不是对一个传统互联网,对传统一些影视剧制作产生一个非常大的冲击。

另外一个《失恋33天》,950万投入,利用了今年光棍节票房达到了30亿,而且这个片子来源是一个网络小说改编的,推广在网络上做了全国100多个人失恋的一个采访,做了视频进行推广。有新的互联网技术是不是改变我们文化和娱乐产业的生态呢?

古永锵:如果回想5、6年前,看视频就是电视视频为主。5、6年之内基本上PC、笔记本这些全部都成为视频终端。这些影视作品在中国发展,或者说互联网电视也好,互联网院线也好,这些从一个新型媒体成为一个主流形态。现在4.85亿网民里面,大概有75、80%网民都在互联网看电视剧跟电影。

不过,我觉得现在大家去观看电视内容,电视剧也好,综艺节目也好,新闻娱乐节目也好,其实互联网就是点播、联播,互动方式跟传统电视非常互补,产生作为就是一个节目如果要在电视流行,网络必须流行,如果网络不流行,电视很难流行。电视台火,而互联网不火,电视火或者倒过来其实都不存在,每个都是并存的。

主持人陈明健:《男人帮》电视台不火,就是网络就火?

古永锵:今年《裸婚时代》火,如果一个剧像《男人帮》在电视台不火,你说在互联网火我觉得有点滑稽。互联网话题会影响电视台收视率,或者电影票房。因为我们已经进入三网融合的时代。

王长田:我们跟优酷打过电话了,现在市场情况需要一个发展时间,比如说我们电视行业目前总收入是2千亿,广告大概900个亿左右。如果从互联网视频角度来看,看一个数字预测到2013年的时候,差不多70个亿,或者更多,但是跟电视相比仍然有一个差距。但是互联网视频和电视有一点不同,互联网视频比较集中,他就那么几家公司能够占据这样一个市场绝大部分份额,在电视上来讲比较分散。

即使市场没有完全起来,在某一些渠道商,优酷渠道上仍然可以实现比较高的视频内容价值,他是值得我们为他制作一些内容。

主持人陈明健:电视台广告会逐渐转向互联网视频行业广告服务,广电总局限制电视剧中间不能插播广告,这个东西这种政策都会使产品广告从电视端走向互联网端。

王长田:这件事情对大家心理上影响,可能会大于他在市场的真正影响,因为电视台人会有很多对策。我看大家分析这些对策的时候,里面大部分是不靠谱,比如电视剧变成几分钟那种,植入广告也不靠谱,他必须知道什么时间什么频道播。有很多东西分析不太靠谱,所以他心理上影响。

我昨天在国家行政学院讲课,我们实际上现在看我们前几年在电视政策上犯错误,我们继续犯这些错误,三年之后我们回来看的时候,我们自己葬送了电视一个媒体。你想管住,如果你把他管死,这个管住有意思吗?这种政策导向传播出来的信息,需要我们更加重视,而不是现实产生的影响,这个影响是一个持续的影响,是一个长期的影响。

主持人陈明健:刘晓松做A8音乐,国际上那些比较著名音乐网站,都特别太难记了,我想问您这个音乐内容来说,你这个互联网开始做互联网,这个和实际线上线下怎么互动起来?

刘晓松:其实互联网对实体影响最大也是最早,因为互联网最早技术就是传标准文件,音乐又不大,一个标准文件几兆可以传播,即使在窄带的时候,音乐被互联网打的七零八落,这个事情发生在99年。这个时候唱片公司传统力量,其实当时有一个更好的选择,可惜大家没有,结果把这家网站叫K,这是一个天才发明的东西,把他判作非法。

所以很快成天上万P2P网站起来,至于到了今天传统音乐就是传统地面渠道也好,或者说实体发行到今天还没有抬头。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有很多家公司做过很多努力,也有进展。比如说苹果,苹果做的是封闭系统,是不是可以把一首歌放在苹果上面卖很多钱,其实很难。可以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苹果有接近15%左右歌曲,来自于独立制作人,但是远远不够。还有一些努力包括像中国移动的全球运营商开始,中国移动也在做,做了彩铃,但是他对于单一品种渠道上打通,打通以后似乎在这个品位上面我经常叫做彩铃黑白电影,因为他是一个单声道传输音乐,显然不能表达音乐非常丰富的音质。这类单调发展很好。

互联网对音乐内容产生,对实体产生巨大的影响,到今天这个链条还没接起来,我们平均年龄在30岁以上,这群人听音乐不爽,还不至于在CD时代。我把唱片买来,买来就可以听,家里面汽车都可以听到,今天不行,所以从事音乐行业人其实现在有一个重任在肩,很重要一点把这个体验做到操作盗版,操作CD时代,这个一定可以做到。

音乐正式发行过的音乐全部听一遍,要42万年,意味着有非常宝贵的东西没有享受到,没有听到,这个是音乐运营商可以去做很多事情,就是网站音乐网站都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原创,原创越来越人其实不依赖于唱片公司,他可以自己发作品,我们自己是不是有一些更加绿色,更加简便方式。A8音乐就是这样,可以在网上发。我感觉这一半特别富有,视频的春天到来了,这一半动漫、音乐似乎还有点挣扎状态,我想离春天没有太远。

回答你的问题,新技术一定是对的,每一种内容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形势不同而已,音乐也是,而且音乐应该是影响最早,也是影响最深,但是我一直对音乐抱有梦想,我认为这个春天还会来。

主持人陈明健:音乐春天会来,多远的问题,冬天都来了春天还远吗?美国音乐的线下这一块是什么样的状态?比互相比重什么状态?

刘晓松:美国CD到现在还有,还有相当大份量,因为美国MV发展非常好。线上美国也是原来日本发展最好,现在是美国发展最好,包括有几个非常著名的产品,苹果等等这些产品,这些产品很有意思。他其实改变了以前大家简单的知道一首歌曲和歌名听歌习惯,现在对浩瀚曲库,说我提供100万首让你选,其实这个是废话。对于服务提供商来说要做很多事情,给音乐打标签做基因,匹配这些个人喜好这些事情空间非常大。包括像国内多米产品,做的非常好,他在适配人需求方面,他开始起来了,这种模式起来以后真正可以打败盗版的。

主持人陈明健:漆总是我们最年轻的,是做图书发行,但是原来是中国科技大学毕业以后去华为,又进入了文化圈。《失恋33天》作品原作据说在网上,最后成为了拍成一部电影,又在网上做视频推广,这个是不是对网络文学是一个好消息。

漆俊泓:《失恋33天》的成功对网络肯定是一个好消息,他成功的因素是什么?在这个层面来说,我觉得这里面充满各种各样和偶然的元素,我们能看到这是来自于一部网络文学,他利用现代很好网络方式进行了营销,包括他整个可能生产的链条,可能借助很多网络的方式。

但是,我到现在为止觉得失恋33天成功还是一个个案,包括现在很多人研究一个投资不到千万的电影,创造3亿票房,这个生意太好了。我想没有谁说我能复制下一个《失恋33天》,就是反倒我觉得刚才古总提到,今年有一些卖得很好剧,电视剧里面穿越类题材,步步惊心,他们原创作品都是来自于网络文学,我们作为一个传统纸制图书这样一个公司,其实在我们纸制图书领域,就是这种穿越戏应该是05、06年的时候,已经在纸制图书这种卖的非常好。这里面可能有一些必然的因素,我们影视剧行业相对比较滞后。

主持人陈明健:是不是今年如果图书卖好,三年以后可能那类题材电影就会火?

漆俊泓:对,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必然性。

主持人陈明健:你觉得《失恋33天》这种线下和电影互动,以后会成为常态吗?

古永锵:必然趋势,因为互联网在文化产业里面,他的角色开始是一个推广角色,现在越来越是制作角色。因为本身互联网他的可以说从制作成本,以及他传播速度快,所以很快这些话题里面一旦刚才讲城市年轻人有共鸣,很容易形成一种人气。变成热点的时候我觉得每个行业都会牵扯到,这个话题里面讲到美国一些文化产业模式,我们这些虽然很多领域围绕一个话题,如何影视出版、音乐、动漫、甚至主题公园,好多这些好莱坞公司做到的事情,是现在中国慢慢达到。今后互联网很快归纳、聚焦方法,所以我觉得这些方面,我也认为《失恋33天》是一个偶然,但是这种趋势逐渐会越来越多,但是这种案例从很多不同的题材,包括穿越也好,包括裸婚也好,好多这些话题都会从互联网产生。在不同的形态,多媒体形态里面出现,这个是必然的趋势。

主持人陈明健:您是卡酷电视台,大家家里有孩子的恐怕都知道,我们孩子一放学回来就看卡酷?其实咱们现在谈文化产业,大部分都没有考虑到产业特殊性,一般用工艺品思维,或者用纯文化思维,比如中央提出文化大多数在工艺文化层面。但是我们既然说趁东风我们还缺什么?以门票收入为主,他这个产品直接跟你产品挂钩?这里面不同的产品运行模式不一样。

其实我理解,像《失恋33天》这个片子我看过,看得还挺激动。我是觉得这个产业,其实我们中国发展产业,比如说眼光前最好赚钱,由内容转向广告模式,实际上真正比如说要产生大批量,大规模文化产业,他肯定是你的文化一定对象某一类产品,这类产品一定是大宗商品,或者日用消费品。大家都认识动漫,但是国内每做起来,在国际动漫里面都是占GDP很高,像英国第一大支柱产业。动漫做出来肯定让小孩喜欢,然后把对象牙膏、书包等等形成一个庞大产业。在座几位不同文化门类,可能大家运营模式不太一样。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