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互动论坛--文化产业:我们还缺什么?(2)

2011-12-10 17:51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主持人陈明健:中国动漫产业比如和英国、美国,他这个差距多大?

帅民:跟美国可能差1千倍到1万倍,中国动漫产业咱们统计方法不一样,美国可能把他衍生品统计进去,中国统计版权收入,版权收入就很低。网络对整个文化这一块影响,其实没有影响,只是说你这种产品究竟采取哪一种主导运营模式,这个我觉得很关键。另外就是大家讲穿越据,说一个东西在图书界流行几年后,马上在网络界反映,这就是在那个区里面没有受到关注,没有受到政府重视,当我们大规模做文化产业的时候,为什么中国大规模企业很少。前几个大老板都上市了,很可能做更大,当我们大规模投入产品的时候,你的内容边界特别关键,因为我很多朋友都在管影视剧,现在比如穿越剧有人会说,我们的观念不知道我做什么是一定好的,那么你做了可能没有人管你,但是做大了之后,包括前几年我们做涉案剧很火,但是大家做尾巴全部被?这就是一个整个文化内容边界,如果发展这个产业边界必须界定。

第二个就是版权,但是这个也是很关键。你说中国动漫和美国差,以前说真的我做的产品没人盗版,那我自己愿意投,因为弄一点小创意,做一点东西应该有,中国这么多人总是有人喜欢。关键你几千万做出来,你产品做出来一下盗版了,那你有什么办法?

主持人陈明健:你们做这些动画片是你们做版权的吗?

帅民:我们以前没有,现在卖了。优酷视频很强的,一般小的都是打包收购。

主持人陈明健:我们的孩子原来是看卡通,回来以后放喜洋洋就看喜洋洋,现在不一样,现在很多时间在电脑屏幕上看,很多时候在出外玩拿ipad看,现在大多数用网络看动画片。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我的感觉上可能看电视动画片时间是十分之一,可能在外面看ipad或者电脑上,他找他想看是9。

帅民:国内看动漫操作是在8岁以下,当你孩子自主选择的时候,他选自己喜欢的内容。

主持人陈明健:我孩子一个4岁一个6岁,自己选。

匡宇奇:整体上来说,4到6岁属于低年龄段,基本上8到12岁年龄段,12虽以上一个年龄段。

主持人陈明健:刚才帅总讲了他意见,您作为一个动漫制作企业,你们去年拍了一部为成人拍的动画片,你讲一下您对这个话题感觉?

匡宇奇:我觉得缺什么?我不敢说文化产业缺什么?动漫产业有体会。很多人会说缺钱?缺一个好的创意,甚至缺技术手段?我认为都不是。总体来看我真正认为就是缺品牌,缺一个世界性的品牌,这是中国动漫行业缺少的东西。要说有品牌的东西,我想原来蓝猫,有孩子都知道,现在的喜洋洋,但是很难说在国际上能立足,怎么就在国际上立足?实际上在我们行业里面来看,我解释大家老爱用一个概念叫大片,什么叫有面子,我们搞文化人。

实际上我们在国外行业中,我们这个行业在国外观众看起来,中国动漫行业是没面子,是相当没面子,为什么?我们出去的东西就像我们的很多产品,我女儿他在美国待了一年,他看到一个地方的人,一个美国人标榜自己的商店,是我这个商店无中国货。大家在国外待时间长都知道,中国产品在国外很便宜,但是很大陆没有品牌这么一个类型东西,买中国货是这样感觉。而动漫产品更是这样,我认为中国动漫缺的,真正的动漫行业咱们看迪斯尼,或者哈利波特这样产品,一个动漫产品他背后产业支持量,一个GDP在大概100到300亿美金。就是因为他们有品牌,而这个品牌是蕴含了我们行业里面作品有强度,是有信息含量的。我说一个作品怎么收信息含量?怎么叫大片。我们小时候都看过日本一休,我很喜欢那个。一个这样的片子大家都知道很喜欢,这样片子很少有人把他列入到大片,为什么把阿凡达列入大片,哈利波特列入大片,这个片子有信息强度,一休这个片子樱桃小丸子很多人喜欢,这个很可爱,这个片子不是不好,但是他形成一个大片含量,他里面的信息量从写作到绘画,这一系列蕴含信息量差不多。如果一个片子是由100个信息量形成一个丸子,还有1万个信息量形成一个丸子,这样不一样。

咱们国内动漫行业追求这个高度不太多,特别是刚才聊到互联网业发展,我觉得互联网对文化产品来说又刺激新的消费模式,就是快销。越来越快销产品,比如说20年前咱们制作动画片是很专业方式,做要花很多钱,但是现在Fls很方便。现在很多网络表情很好,这是一个类型,这个类型不能说明动画片或者我们动漫只有这一个方向,走向快销,我认为不是。实际上同时又两个方向,快晓得东西越来越快,越来越简化,或者信息归纳量越来越大。

但是同时作为经营品的东西,因为越来越精,信息含量越来越大,大到像阿凡达片子。把这些东西做进去观众才会觉得精,中国动漫行业缺乏这种大片级的东西,比如今年我们做的《魁拔》想往这个方向去,你老不往这个方向去,我们今年发行《魁拔》第一年,大家怎么做得在精大家不相信,他不认为中国能出能看得比较称上精品动画片,这个现象让我觉得要追求品牌,或者精品东西,应该还是油市场。

古永锵:我们最近跟美国梦工厂合作工夫熊猫,你觉得中国可以制作熊猫是一个中国形象,中国动漫产业能够产生像工夫熊猫这种品牌,距离多远?

匡宇奇:很认真回答这个问题,分成两个部分,如果在我做出魁拔之前,我觉得离的非常远,会做动画片,和会做达到精品高水平动画片,我认为其实比想像远得多。比如《魁拔》我在6年以前我们公司决定要做这样高水平的东西,积累了6年时间,才能把工艺上怎么能做出高精度东西出来,需要研究和发展。但是现在看来,我认为比如说我们公司摸到门,基本上知道高含量东西称上大片东西怎么做?我现在明白了。我觉得做出来稍微近一点5到10年,我觉得缺不是这个,我现在发行魁拔最大感受,老觉得是品牌,迪斯尼或者功夫熊猫这个片子,为什么在中国这么火?绝对不是这个片子本身,是跟他品牌,或者他品牌占50%以上的功劳。大家设想一下功夫熊猫不是迪斯尼的品牌,不是迪斯尼的推广,有多少人去看。

中国动漫这个行业缺什么?是品牌,而这个品牌一个最大感受,是要用至少3到5年的积累,你一个片子绝对不能说明问题。刚才说失恋33天,像这个很多我觉得很多电影产品,可以把他列入相对于快销,实际是一个快小类型。而动漫行业不一样的地方,他实际不是快销品,动漫行业快销品是网络类型。而我说这种精品品牌积累性的东西,是迪斯尼类型东西。这是个人看法,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认同。

主持人陈明健:如果光说品牌,确实互联网技术会缩短品牌建立的时间,因为迪斯尼走过100年历史,如果真的要有互联网技术时代,可能这个5年10年能建立这样的品牌吗?

古永锵:我们跟梦工厂制作发行去看,从投资资本的角度,以及他制作技术角度,确实是有一定的门槛,真正参观他们里面怎么去做的时候。

主持人陈明健:是技术和理念的门槛还是?

古永锵:在国内这些动漫项目,他这个资金集中度来自于相辅相成,市场越大资源就大。

匡宇奇:实际中国消费市场很大,如果有一个品牌起来,我觉得远远不是这样。很多国外同行都很羡慕中国。

王长田:品牌这个东西跟两个因素,一个跟国家整体民族自信心和国际上影响力有关系。比如说我们原来对很多国家产品都充满兴趣,但是现在这两年有韩国、日本我们逐渐觉得他们不过如此。我们绘画很多领域都能够价钱越来越高,市场越来越好,我觉得这个跟国家有关。第二个其实跟公司品牌有关,因为在任何一个行业里面,都是大的公司在带动,别指望小公司能够带动这个行业走向创造大的市场,不太可能。

即使是美国的动画片,只有4家公司在中国产品能卖,皮克斯、迪尼斯、梦工厂、蓝天工作室,其他公司产品拿来卖,肯定卖不动,这是公司的力量,公司后面有详细市场调查,好的营销策略和执行力,别人对他的信任都是因素。从投资角度来讲,他投的钱不一定比别人高。因为是梦工厂。

主持人陈明健:其实大公司背后就是资本力量,王长田你去年也来这个会场,去年还没上市,今年就上市了,底气就不一样了。我觉得这个确实还是不同,咱们影视制作领域,两年前是一部戏版权多少?40万都算天价了,现在一部剧网络版权都要180万,腾讯刚刚买工商版权一集180万,这后面资本市场推动,把这个文化产品价值可以把做出来。当然你说自己文化人对得起这个价码,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市场做起来了。

王长田:市场拉动了资本,而不是资本推动了市场,应该这么讲。如果没有这个市场,资本为什么要投?所以事实上这个市场起来了之后,资本一定会来,现在很多人说这个行业热钱太多,影视剧,我说有什么坏?热钱多很多公司都可以去做,量上来,上来以后就会冲击经济。很多创作者有机会创作自己的作品,这样他会有成长。所以有一天产品浪费了,没有关系,市场自然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根本没有必要担心。

王潮歌:听你们说很多东西都是跟互联网,跟新型媒体有关,我是最传统。再一个地方占小片山水,最传统行业到今天我特别乐呵,首先创造这个奇迹是我在之处没有想到,第一个剧我们印象刘三姐,今年2011年已经超过150万观众了,如果我请您去你就不能算您150万里,因为你没买票,就是这样。我们第二个雪山印象丽江大概超过180万人今年。这样演出100人这样人看,算这个钱3亿4个亿比你们发行来说,我们有另外一个帐,几乎在剧场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生态链,酒店、餐饮、一条街,还有出租,做小生意,一串人有10万人仰仗我们戏生活。如果我们戏停演,整个市场瘫痪。我们就业也特别好,每个戏有几百个人就业,同时劳动当地就业更打了。因为我做的演出以后,今年茶叶30%产量提高了,卖出去了,价钱也高了。看到他生活变好了,生活很开心,真好。

即便是一个脱离今天互联网,电视这个媒体,这个手机,做我这么传统守地守这个生意,我依然有这么好的前途,文化产业在某一个成本上不跟金融市场有关,不跟国家政策有关,也不跟我们现在推手有关。我觉得跟两件事情关联特别大,第一个就是此时此刻人民生活状态,比如今天大家闲的没事了才会有《失恋33天》这个戏,这个是闲的没事才有。如果今天我们大家失业了,生病在战争焦虑状态,失恋算什么?爱情算个屁。再一个和平社会,在心里没事想有点什么时候,才会有微博,才会有跟我守地守看一场戏,跟人民生活状态有关。

另外一个,跟现在我们想说人家美国怎么样?英国怎么样?他5年,我这个行业你再来上50年,因为他们文化消费意识已经深入骨髓。我花了1千块钱请父母看戏,凭我收入可以指出这样钱数演出票,因为他们演出观念没有,但是请吃一顿饭可以,就是文化消费习惯没有建立。所以在互联网时候你们也有这样问题,我白看也不给你钱,除非你请我白看,你花钱让我买图书,花钱看戏,这个事情非常困难,所以我们坐一片人基本上我认为大家遇到文化消费,这个尺度上有问题。这个怎么看?国民经济更好,大家更有钱,这个闲钱慢慢往文化上走,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是很长历程。

另外一个,就像狮子王一样,有很好的动画片,同时又很好的音乐剧。我认为文化产业最大的问题遇到是我们的天分,智慧不够。有这个天分人,有智慧的人才可以做文化产业,就像我们说有没有好导演,有没有好编剧,有没有好演员,这套系统我们缺的。钱的有了,渠道有了,等你活的时候来回就是那几个导演。谢谢。

主持人陈明健:我想这个市场真的要存在,比10所大学还培养张艺谋,王潮歌。

王潮歌:我还要较真,天才永远不是培养的。我是一个职业导演,我也是学的导演,今天我当成导演,幸运到哪去?我同届毕业的现在还有卖保险。所以金融学校学生毕业2万都有,毕业导演200个多不足,根本没有那么大空间。然后市场不好,慢慢又没饭吃,不知道干什么?慢慢人家流失了。所以我不认为人才一个选拔过程,不是培养过程,是一个选拔过程,在我们机制是优秀的,几乎就是埋没。所以我说未来50万也是这个原因。

主持人陈明健:不是有20多万北漂,搞文艺。

王潮歌:北漂都成艺术家,那艺术家都玄了。不可能是在北大学院里或者伟大学校里培养艺术家,这个艺术家现在可能是一个金融家,可能是互联网里,搞艺术人尤其形象艺术人比较多,他左右脑长的不太对,跟正常人不太一样。他才慢慢出现一个幻觉,他把这个幻觉制作出来给你看,你突然吓一跳你就感觉怎么这个世界这样。所以在脑子产生这种情景的人,比较少,比是正常人每个人都有,所以我说艺术家搞艺术本身是一个天才的事业,没有天分人是不能做。

而我们传统教育告诉你,只要努力你就能成功,不管你现在干什么?所以一个王宝强毁了多少孩子?我什么都不会不要紧?我没有上过学也不要紧,都在北影门口等着,所以只要努力就能成功,太毁人了,搞艺术绝对不这样。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