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人物报道 > 商道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互动论坛--文化产业:我们还缺什么?(3)

2011-12-10 17:51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主持人陈明健:古总去年上市,您是今年上市,我做一个对比,要我来做主持人做一个对比,我发现时代华纳比华谊兄弟和你们市值大20多倍,但是美国比如视频互联网,比你们大大概50%,发现传统文化产业我们的企业差得特别大,就是不是一个量级。就是说我觉得是不是中国互联网领域这些文化产业,文化天地行业是不是有望在不愿将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公司。

古永锵:首先从时间角度像华纳这种公司,可能从历史角度跟国内制作公司时间会长一些。差距就是几年的时间,整个行业才十几年。有些观点在中国做视频,价值链可能比美国还要好,相对而言中国影视产业链非常分散,国内这些网站我跟他们老总谈的时候,他们挺羡慕中国创业环境,包括价值链。比如说我们做电影,现在NFS在电影院播完180天以后才能卖到电影版权,有些电视在家里80到20块钱美元,中国是18人民币。

我们电影院电影三个星期就可以下线了,我们能获得内容,我们版权合作方面可能比国外很多同类视频网站还要先,其实中国网民非常幸福的。电视剧也比较明显,他可能在一个电视剧里面能放最近5、6集,刚才讲《男人帮》这些,当他在电视播完以后,在优酷可以全部看到。在中国用户体验超过美国用户体验,差距为什么那么近,这个是一部分的原因。

刘晓松:刚才讲这些技术公司,有没有机会超越,在文化上面?我们上面一排开就是两类。从艺术家这一块来,基本上技术天才在中国没戏?因为有微软和谷歌这样公司,我觉得这个方面如果说TMT看上去就是三类人,一类是技术,一类是运营,就是互联网服务,或者通过媒体干一种服务,还有一类就是干内容,真正写歌做电影,基本上三类人。第一类人最惨,因为中国技术基础还比较落后,美国人一统天下,日本也没戏,做大的都是通过技术去和媒体实现对用户的服务。全世界三大互联网公司咱们中国有份,视频也有大的,音乐我们,中国电信公司,这个没有问题,中国人多。人多钱少,现在不是,人多钱也多,这个就好了,这个大的领域没有问题。

还有一块就是文化真正内容创作,这个方面实际是这么多年压比较多,没有被体现出来。现在绘画实际一军突起。中国创作这一块在局部突破,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但是我们还有很多艺术的品类,各种各样的我觉得还是有机会往这走,但是总体来说这部分被压制太厉害,这部分就是跟美国差距,美国其实像华纳也不是美国公司,他基本上是全世界。基本上人家把全世界所有版权,这么多上百年积累下来,才有这么大市值,他什么事不干,人家价值还在那放着,这个是多年积累的结果。

所以我觉得中国现在特别活跃,就是服务这一块,而且市场给这部分价值也比较大。逐步各种文化品类这种和这种传播嫁接,我还是承认文化加科技发展模式,让文化加上科技能面对面当然最好,但是真正面对面能挣到3个亿太少了,但是不面对面其实更方便。如果你那个拍成一个片子大概30个亿,我觉得有可能。比如说你一下在微博一放,变30个亿,有可能,这个方面中国特别有机会。而且中国年轻人对这种新的模式,不管什么模式?互联网也好,电子商务也好,接受特别快,特别愿意接受这些东西。

所以,我觉得这两部分结合,可能有机会将来超越时代化。

王长田:其实如果说我们现在是华纳市值是我们20倍30倍,你知道他销售额跟我们差多少?他的销售额差不多是我们200倍以上。实际上这个中国企业我们增长速度会更快,但是这个不能一直这样,你规模上不去,你规模还是要降下来。怎么能做成一个大公司,我们看美国那些所有大传媒娱乐集团,他的模式一模一样,没有例外。都是传媒加上娱乐,渠道加上内容,传媒实际上是渠道,娱乐是内容,都是这样一个结构。所以中国公司这个领域的公司,如果想做大也没有别的路可走。比如说优酷现在是一个渠道,但是优酷将来想继续做大,可能他必须有内容。光线传媒是一个内容公司,我将来也必须做渠道。

另外一个从整个传媒娱乐业发展,还有一个现象,在一个阶段里面最大公司一定是技术驱动公司,技术变革带来的公司。比如说我们去看电视起来以后,原来报纸有大的报纸集团,电视起来以后电视成为最大的传媒集团,互联网成为以后互联网成为最大的集团,一旦新的技术浪潮来了以后,有些公司被淘汰。但是内容公司,就很难做大,如果他不跟渠道结合就很难做大,内容公司有一个上百年延续。美国主流公司全部都是20年代起家,25、26年你看他一直存在。米高梅他是一个例外,即使他破产了,他的品牌仍然存在,但是技术公司早就被大家遗忘。

主持人陈明健:下面进入提问环节,先放一个视频大家可以看一看。

(播放VCR)

王长田:实际就是传达一个信号,我要管起来,但是其实政府在管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考虑不是产业,在他概念里面电业行业不是产业?不能当做产业?要分很清楚。不当作产业你这个广告少一点有什么问题?没有什么问题,大家认为这是问题的本质。

主持人陈明健:这个和我们扩大内需唱反调。

提问:刚才听到大家精彩论述,好象提到图书文化产业基础语句不超过三句,所以我想请漆总谈一下您认为图书产业未来一个前景问题?因为感觉好象现在边缘化产业,大家也不怎么提?也不怎么关注?

漆俊泓:你是来自图书行业还是喜欢图书的人?

提问:我是跟你经历有点像,我原来做技术,后来进入图书行业。

漆俊泓:我们整个图书行业,也算文化产业一部分。说到文化产业我觉得我们看到最大一个本质问题,就是文化产业要发展,你最终体现在一个最大指标,就是这里面无论在文化产业各个领域,都必须出现大公司,然后放到我们图书行业这样一个文化产业里面微观牵带来说,没有大公司。磨铁图书作为图书行业里面最大公司,这个行业是一个特别分散,特别不够集约一个行业。

但是他同时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市场,没有权威统计口径,大约在600亿左右的市场,这个市场在变化,随着新技术出现,数字出版,数字阅读方式对这个市场没有影响。总而言之我认为在未来相当长时间里面,我对这个成长还是很有信心。图书行业阅读是一切文化内容一个起点,无论是演出也好,还是电视剧也好,还是电影也好,还是游戏也好,还是动漫也好,他是一个起点。

围绕这个内容产业,我自己对整个产业还是充满信心,而我相信如果这个行业起来,一定会有几个很显著特点。第一个会有大公司,第二个这个产业一定会走向集约化,就是我们看到现在虽然末铁作为一个所谓能够排在行业里面前列企业,我们也才有1.2%市场份额,将来一定会出现10、20%大企业出现。这是我对这个产业看法。

主持人陈明健:我非常欣赏他的冷静还有嗓音。磨铁从矮子里面当将军,借助资本的力量,真的变成高个子,这是一个必然。王总这么走过来,古总也是这么走过来,你也要这么走过来。希望明年听说你上市了。

漆俊泓:谢谢,明年可能性不大。

提问:王导我是在桂林做象舞的时候,我亲自看你刘三姐,我看了以后叫一个震撼,特别棒。不知道在座有多少人真的到现场看过,特别震撼,而且这种震撼我觉得非常赞同王导说的,是天才的创意者造就出来震撼,这是我第一个观点。第二个观点,我觉得应该感谢王导,因为有他这个创意,在当地老百姓尤其农民给很多就业机会,而且那种就业机会是他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您为当地社会做出很大的贡献。

我觉得您在资源整合上,有很多机遇,但是还欠一点。我觉得以后我们可以探讨,我想问一个问题,您对您未来产业的规划发展,您有什么更宏大,非常超出一般想像的概念是什么?

王潮歌:真的谢谢您,我从这个会场出去我就要去山西,在山西五台山明天我们有一个发布会。我回答您的问题,从明年开始我跟我的搭档,还有张艺谋做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全部回归室内,是叫一个全部是体验式的演出,跟高科技相结合,我相信您没见过。希望大家能体验一下,是一个完全崭新,希望明年我能够完成我这个宿愿,一定是艺术才能创造出的东西。

第二个资源整合,虽然我是CEO,我希望我的企业能跟资本市场能够像企业家一样,带领他往前跑,但是我的脚是我的脚,谁想给我穿小鞋都不行,他要给我脚量身订作一双鞋,所以我不愿意什么时候上市,用什么方法上市,我希望能走出我一条路,这条路或者是荆棘,不管遇到什么?摔倒了我还会爬起来跑,原因是我有一双适合我的鞋。

在传统行业里面遇到最大一个问题,是大家观念理解的问题,比如说又一个印象,你们又复制一个,太讨厌了。我每次都说你看过吗?你看过几个呢?因为他不可能像我7个作品全部看过,都需要几个月时间,花不少时间?所以我觉得大家对这个事情理解,包括媒体和各位理解,给艺术家或者一个新的品牌在多的宽容,在宽泛一个世界,我们会走的更好。谢谢。

提问:也是给王导一个问题,其实我是看过两次印象刘三姐,还去西湖看过印象西湖,我个人长期看戏曲,看昆曲。我前三天在上海看越剧,我在优酷上看戏曲视频,家里电视剧全部是看戏曲。但是我想这里面我注重是刚才王总说这个,我是做培训教育,中国的大的教育背景基本上是有些问题,家庭的教育,比如说我们传统文化家庭教育荡然无存,我自己的女儿不知道怎么教?因为没有环境,学校教育也有很多问题。

但是现在我既希望社会教育,比如说昆曲是一种教育,我觉得王导有这个责任,把传统文化的东西在你演出里面,体验式当中赋予教育的价值,这个非常重要。因为我看戏是因为感动我,其实我看到比如刘三姐我看过几十遍,印象西湖背景断桥什么?我看印象西湖的时候发现,过于玄,视觉感觉,但是缺乏人文的东西,我更关注教育的价值。

王导你的重点当中,什么时候把中国传统文化人文教育落实到禅这些东西。

王潮歌:这个事一般情况下我不干,在往后十来年我也不干,中国文化浩瀚如海角,所以印象的意思就是一点水滴。第二个什么东西活下来,什么东西死去,包括昆曲各种各样戏曲,不是偶然,一定有他的原因。什么叫适者生存,我们不喜欢有价值的东西就死,我们就去救,你救了20年,你发现还是有问题,所以他自身不想长大,希望别人救,永远不可能让他活下去,我更没有这个义务。

第三,作为印象演出很玄一个印象,就是我要追求,我试图用一个真实的阿凡达,我把三维东西在世界上表现真正的天地人在一起,所以我东西是独到的东西,所以不想背着全中国的负担。

提问:首先感谢在座各位嘉宾,刚才带来精彩的思维碰撞。我听了半天,我的感觉是无论是从图书、音乐、还是网络视频,无论面对面,其实最终都是艺术表达方式和渠道的不同。但是我们知道艺术他已经上升到一个精神层面的东西,和其他老百姓衣食住行和我们钢铁基建投资完全不一样的产业。精神层面的东西一定会跟人性有关系,我想问一下,在座嘉宾们每一位回答。到目前为止以您过去的阅历,你对人性的认识是什么?

主持人陈明健:最后说一句今天感谢大家赏光来我们这个会场,尤其感谢嘉宾来我们这个会场。第一希望文化产业越做越大,给老百姓带来更多欢乐。

古永锵:人性不知道怎么回答?如果说从媒体价值观这个角度,优酷有一个观点是我们希望帮助大家实现梦想的平台,所以我们做牛人这些等等,都是为了实现梦想,我们这个平台告诉大家实现梦想。谢谢。

王长田:我基本上很少会思考这么深刻的问题,但是我想可能人性就是你想传达给后代的东西,你自己这辈子做不太好,但是你一定希望后代他们活得好,做得好,你希望后代享受到能够做到东西,其实就是我们所说人性的东西。

王潮歌:人是中性的,善恶一半一半,在任何一个时候,任何一个地点,包括我自己,包括我家人,包括所有朋友,都能看见他们美和丑的一面。在我未来生活中我愿意遵循这样一个座右铭,没有肮脏的世界,只有肮脏的眼镜。如果我的眼镜是美丽,世界就是美丽的。

刘晓松:这个时代是非常好一个时代,就像刚才王总讲如果现在是阿拉伯,可能大家不看这些失恋33天的事,也不想这个问题,可能也没有这个论坛,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大家要珍惜。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家来说,可能有一点责任给自己员工,搭建一个让他发展一个平台,所以A8音乐今天主题叫做创业点燃梦想,这是我们企业一个理念。另外我觉得从文化产业整个来说,我有一个愿望,就是每一个细分都是他独特性,其实每个细分都应该打造一个商业好的生态环境,一个绿色生态环境,比如说定价的问题,比如垄断的问题,比如都能够再一个好的生态环境里面解决。这个文化产业才会有机会,才会发展越来越好。谢谢。

帅民:特别乐意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人性跟动漫无关,人性就是像一个活着,对你仇人宽容一点,对你恩人更好一点。

匡宇奇:人性这个题目太大了,我的感受就是真诚,做动画片也好,做人也好,做别的什么也好,真诚。真诚面对自己,真诚面对观众,我觉得真诚一点就好。

漆俊泓:您这个话题我觉得太高深了,从来没有思考这样一个话题,就是活到现在感觉自己完全不懂人性,一不小心本来学技术出身人,偶入文化产业,我想最后说两句,我想借用刘总作为每个从事文化产业一分子,我在座跟各位年轻一些,这确实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同时我觉得也是很需要大家努力,守望的一个时代。因为本来我们这次论坛很重要的主题,叫制度进化和市场尊严,我觉得对于文化行业来说,这里面有很多属于体制环境的问题,因为文化产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课题。他既牵扯到商业问题,又牵扯到文化问题,同时又跟意识形态相关。

在眼前大契机,我们磨铁图书作为这里面一滴水,我们希望通过我们努力,通过坚持,能够真正为我们文化产业发展最后贡献我们一点微博力量。这个是我们很有信心。谢谢。

主持人陈明健:漆总最年轻,我10月份看王石,在哈弗学英语,还要给万科做国际化,他干了30年把万科做成最大房地产公司,我希望你再30年把末铁做成全世界最大的图书公司。谢谢大家。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